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档案天地》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中国军火工业的摇篮
杂志文章正文
中国军火工业的摇篮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9        返回列表

杨增艮

1938年,毛泽东亲笔为晋察冀边区题词“抗日模范根据地——晋察冀边区”,高度赞扬冀察冀边区的抗日工作。 唐县就是这个抗日根据地的核心区域。唐县不仅是晋察冀军区和边区首脑机关[本文来自于www.zz-news.com]所在地, 还是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的大本营和冀中军区机关的大后方,而且也是晋察冀军区和第三军分区的军事工业基地。从无到有的晋察冀抗日军事化学工业在唐县诞生,发展壮大,唐县大岸沟化学厂被称为中国军火工业的摇篮。

边区军事工业

1939年4月,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在唐县大张合庄宣布组建晋察冀军区工业部,其机关驻完县(今顺[本文来自于wWw.zz-neWs.com]平)神北村,军区工业部技术研究室驻唐县葛公村。为了反“扫荡”的需要,方便各分区军火供应,根据晋察冀军区的指示,军区工业部对军工业的设立按区域进行布局,以大沙河为界,设立“南厂”和“北厂”。南厂以平山县为中心下设枪炮、枪弹、手榴弹、翻砂等五六个连,每个连约200人不等。北厂以唐县为集中区,以古北岳恒山(大茂山)、白花山、青虚山为依托,形成边区重要军事工业基地,军工队有2000余人,驻唐县的军工厂有弹药厂、修械所、铁厂、煤厂、鞋厂、被服厂、制药厂、化学厂等。

唐县是晋察冀边区的腹地。大岸沟位于唐县西部深山区的青虚山背后,南面是海拔766米的白花山,东南面是海拔1031米的青虚山,北面依唐河。这里沟壑纵横,群山环抱、人烟稀少,植被茂盛。大岸沟呈西北——东南走向,沟内有大小石塘、大岸沟门、王家庄三个自然庄都属于茶叶庄 。从王家庄沿沟至唐河约10多公里。这里山高沟深,隐蔽性好。1940年7月,晋察冀军区工业部在唐县大岸沟建立了化学厂。为了保密,对外称 “醋厂”,也称供给部,习惯上称大岸沟化学厂,厂长黄锡川。化学厂设有3个股:第一股又称原料股,有硫酸班、硝酸班、蒸酸班等;第二股又称半成品股,有硝化班、脱脂班、提硝班、甘油班等;第三股又称成品股,有乙醚班、无烟药班、炸药班等。

唐县大岸沟化学厂,初建时约三四十名职工,大部分是当地招收的女工,占职工总数的60-70%。此后,人员增至100余。1942年,大岸沟化工厂称工业部化工一厂,1944年6月,称工业部化学厂,1944年9月,称工业部直属兵工生产管理处三厂,全厂200余人。大岸沟化学厂的职工大部分住在农户家里,化学厂的同志与村民亲如一家,他们每天早晨在村内仅有的平地上出操训练,日本鬼子“扫荡”时女同志就分散到老乡家里,成了这家的“闺女”或“媳妇”。

研制硫酸

唐县大岸沟化学厂,由于能够大批生产硫酸这一基础化工原料,使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军火生产捷报频传。硫酸是化学工业之母,是制造火药炸药必须解决的原料。晋察冀军区化学厂生产硫酸是克服了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经过了一系列试验才获得成功。

初期实验始于1939年2月,转移到唐县葛公村的冀中军区技术研究社的张方、门本中、张奎元三人在葛公村进行实验室试制硫酸试验,并获得成功。

从实验室到化学厂生产硫酸经历了四代研究实验。

第一代工业法制造硫酸设备 。1939年冬,张方、黄锡川、韦彬、任一宇、张奎元、胡大佛、朱心德七人,开始研制工业法制造硫酸。他们七人说干就干,在神南村“号”水缸、自打孔,建造起一个前有“脱硝塔”,后有“吸硝塔”,中间有“铅室”能制造硫酸的成套设备。实验后得到的不是透明无色的纯硫酸,而是灰色的糊状物。实验未获得成功。此时传来日寇对我根据地扫荡的消息。他们把设备收藏起来,开始打游击。这次反“扫荡”使他们认识到神南这个地方处于要冲,日寇极易到达,不安全,不适合建设化工厂。经过勘查,在青虚山背后与白花山交汇处的大岸沟建立了化学厂,继续做工业法制造硫酸的实验。

第二代工业法制造硫酸设备 。化学厂迁至大岸沟后,进行工业法制造硫酸实验,使用的设备是1939年张奎元按照冀中军区卫生部部长张珍的建议,在曲阳县灵山镇岗北村订烧的3个特种缸坛。这缸坛形状特别,缸体与普通水缸相似,缸口逐渐捏小成茶杯大小的坛口,两肩再各捏出一个管口,3个缸坛斜着摆放,串联起来,通入水蒸汽。这次试验成功。他们把一小瓶硫酸送到军区司令部,聂司令员看了很高兴,鼓励大家继续努力前进。但这套特种缸坛用不了多久就难以继续使用了,他们不得不进行改进。

第三代工业法制造硫酸设备。他们将4口水缸一俯一仰地叠放,将中间两口缸的缸底打穿,叠放后粘好,成为用4口缸叠起来的内部上下贯通的高塔。将几个这样的高塔用瓷管上下交错地串联起来,成为一套制造硫酸装置。最前面和最后面的高塔中将碎瓷片代替小块焦炭。二氧化硫气体、空气以及碳氧化物气体都通入前塔下部。中间空塔内通入水蒸汽。各种液体的循环线路与第一代装置一样。开工后得到的是透明无色的纯硫酸,质量很好,产量大增。

第四代工业法制造硫酸设备。第三代设备虽有改进,但中间各空塔成酸效率还不够高。于是大家动脑,从火硝和硫酸蒸氮氧化气体的铁锅处引余热,在前塔外面对塔身加温,以更好地提高前塔对稀硫酸的增浓作用。在中间各空塔内交错地扣放一些陶瓷饭碗,以强化制酸功能。同时,改用冷水从后塔顶上淋下,吸收前面飘过来的氮氧气体和酸雾。通过如此改进,制造硫酸的“缸塔法”趋于完整。硫酸实验成功,并在大岸沟化学厂正式投入生产,继而为我军生产军火弹药奠定了坚实的物质技术基础。这是晋察冀军区军事工业对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重大贡献。也是我军兵器工业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

研制硝酸

硝酸是硫酸加上硝经过加热脱水产生的,一般浓度达到98%以上,才能用于火药制造。唐县大岸沟化学厂研制硫酸成功后,大岸沟化学厂张方、张奎元、韦彬、黄锡川、任一宇、胡大佛、朱心德等人便開始了硝酸制造。起初,用铸铁硝酸锅和陶瓷制的冷凝弯管蒸制硫酸。后改用大缸蒸制硫酸,用现成的浅陶瓷盆封缸口,用小火加热,将硝酸气引到另外两个串联起来的密闭大缸里冷凝。通过这个装置制出了很浓的硝酸。

研制单基无烟药

有了硫酸这一化工原料后,唐县大岸沟化学厂开始研制单基无烟药。晋察冀军区工业部技术研究室技师韦彬、黄锡川、张方在大岸沟化学厂用浓度合适的硫酸和硝酸配成混酸,制成合用的强火棉和弱火棉。硝酸棉做好了,只靠煮洗不能去净残酸,场内机械加工能力有限,张方便采纳韦彬的建议用村里的石磨磨碎硝化棉。这样硝化棉磨碎了,纤维管就全破裂了,再行煮洗,残酸就去干净了。他们将强火棉、弱火棉、酒精、乙醚按一定比例装入自制筒易胶化器中,转动手柄,混合胶化, 于1941年1月成功地研制出硝化棉和单基无烟药。同年5月,晋察冀军区工业部在与唐县葛公村一河之隔的完县神南镇召开庆祝五一节大会,会上唐县大岸沟化学厂展出了自制的硫酸和单基无烟药。

单基无烟药研制成功是晋察冀军区乃至整个八路军破天荒的大事件,这一业绩载入了中国军工大事记。

研制硝化甘油

在研制成单基无烟药后唐县大岸沟化学厂开始研制甘油和硝化甘油,以便生产双基无烟药和高性能炸药。1942年,张方采纳何振廉的建议,先将提炼轻油的油脂做成钙皂,再从钙皂中洗出甘油,最后经过过滤和浓缩制出合格的甘油。再用水洗去甘油再行分馏,从钙皂中洗出甘油再加蒸浓,用混酸将甘油硝化,制成硝化甘油。甘油是通过对植物油的提取获得。大岸沟化学厂的油脂皂化设备以民间煮饭的铁锅为主,制造硝化甘油的主要设备是瓷盆。这种瓷盆式生产方式被称为“盆式硝化法”。硝化甘油制造过程是将硝酸、硫酸混合置入盆中,然后用铝棒搅拌,使其均匀混合。硝化过程需控制温度不超过23℃ ,如果温度升到25℃,会产生大量棕色烟,会引起爆炸。唐县大岸沟化学厂就是用这种简陋的方法于1943年制造出了硝化甘油

研制双基无烟药

1943年,他们将硝化甘油和火棉按一定比例混合,用自己设计的一对辊筒把混合物压成半透明的薄药片,再切成小方药块。这样双基无烟药便试制成功,用它发射炮弹,效果很好。双基无烟药的研制成功并批量生产,使晋察冀边区制造火药技术和工艺上了一个台阶,它标志着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不仅能制造无烟枪弹发射药,也能制造高能无烟炮弹发射药,开创了根据地制造高能火药的先河。双基无烟药的批量生产,使大岸沟化学厂成为综合性的军事化工生产厂,扭转了边区部队弹药不足的被动局面,提高了我八路军的战斗力,支援了抗日战争,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研制周迪生炸药

1941年,大岸沟化学厂用干馏兽骨的方法提取氨,将其与硫酸反应生产硫酸铵,又一次成功制造出了硝铵炸药。硝铵炸药用于制造迫击炮弹。1943年,硝化甘油研制成功后,大岸沟化学厂以此为主要原料,成功制造出了含硝化甘油的仿周迪生炸药。周迪生是根据地著名的火药研制者,他制造了谷糠粉、硝化甘油、火硝、硫磺粉、二硝基萘等为原料的新型炸药,可作为手榴弹、地雷、炸药包与爆破筒的装药,被称为周迪生炸药。装入36克周迪生炸药的手榴弹可将弹壳炸成130~150块碎片,装入一公斤周迪生炸药的地雷可炸毁铁轨,装入15公斤周迪生炸药的地雷可炸翻火车。周迪生炸药的研制成功,标志着抗日根据地能自行制造高性能炸药。

生产能力

1944年,唐县大岸沟化学厂平均月生产硫酸7200公斤,浓硫酸2400公斤,无烟药360公斤,硝酸甘油炸药7900公斤,成为综合性的军事化工厂,它生产的单双无烟发射药,不仅满足了生产子弹的需要,而且为制造迫击炮弹提供了性能良好的发射药。

晋察冀军区工业部唐县大岸沟化学厂在战火中诞生和发展,自力更生,自强不息,艰苦创业,勤俭办厂,创造出了骄人的业绩。 它为抗日战爭的胜利做出了杰出贡献,成为晋察冀边区化学工业的发祥地,为新中国的军火工业发展奠定了基础,成为当之无愧的新中国军火工业的摇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