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船山诗学批评中“净”的理论内涵辨析
杂志文章正文
船山诗学批评中“净”的理论内涵辨析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120        返回列表

在船山诗学系统中,“净”是在该系统核心概念“意”这种审美情感驱使下形成的一个要求结构纯净、语言省净、韵律纡徐、能达贞情的兼具构成性和审美性特点的诗学理论。它与“韵”“平”“缓”等诗学理论相协调配合,与“纯”“雅”“清”等诗学概念相生成,又能够形成意义更加丰富的诗歌审美评价标准。

王夫之诗学净意审美〖=〗

“净”在船山诗学系统中并非一核心概念,但却是在该系统核心概念“意”的基本内涵中生成了含蕴较为丰富的诗学概念。尽管研究已对船山诗学中比较重要的一些基本范畴做了相当深入的梳理辨析①,但“净”却历来易被忽视,袁愈宗在《王夫之诗学研究综述》即提到船山诗学概念中“雅俗”“净”“缓”“曲”“飞动”②等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本文即对船山诗学中“净”的理论内涵作初步梳理探析。鉴于该诗学批评系统中的各个概念皆有王夫之哲学思维中“相映相涵以相运”③的特点,故本文将从基本的范畴界定出发,着重探讨“净”在整个系统中的位置以及与其他重要范畴的关联性。

一、古代诗歌批评中“净”内涵的简要回顾〖=〗

“净”在古代诗歌批评中并非一个较常见的概念,也并未形成某种固定沿用下来的稳定含义,但各类诗歌批评大体上是将“净”之一词原本具有的纯净、简约义引入文学鉴赏品评的各个方面。钟嵘在《诗品》中分别以“文体华净”“文体剿净”和“词美英净”④评价张协、王巾、王融,开了诗歌批评中以“净”为品评标准的先河。在这里“华净”“剿净”对应着文体结构上的去芜存菁,“英净”对应着诗歌语言上的简练精纯。其后数代“净”都未出现在诗话类作品中,直至明清时期才稍微多见。明胡震亨《唐音癸签》评姚合诗“洗濯既净,挺拔欲高”,评孟浩然诗“浑然省净”,明谢榛《四溟诗话》论作诗提到“或不用学问而明净者”,清洪吉亮《北江诗话》评友人家书“简净明晰”,清厉志《白华山人诗说》论诗言“浅淡之笔,简净之句”,清叶燮《原诗》以水作喻论诗“空虚明净”“莹净彻底”等为明清以来含“净”的诗论。

综上,“净”在古代诗学批评中主要是作为一个构成性概念来评价诗歌的结构、语言、内容,但如叶燮的《原诗》等亦从审美的角度将其作为与风格论、鉴赏论相关的概念进行使用。可见,“净”在古代诗歌批评中使用频率虽不高,其理论内涵的覆盖面却并不狭窄。“净”之一词简约、纯澈、无杂质的核心内涵推之于文学领域,从结构之精省到语言之精纯,从气韵之浑成到意境之莹洁,都可进入其批评范畴。无论是诗歌的结构骨架、肌理血肉还是风骨神韵,皆可以一“净”字作为品评标准。

二、由“一意”而生“圆净”——船山诗学中“净”的核心内涵辨析〖=〗

“净”在王夫之的实际作品批评专著,即《古近体诗评选》中共出现48次,其中《古诗评选》21次,《唐诗评选》12次,《明诗评选》15次。纵观所有含“净”的诗歌品评,可大致分成四类。

第一类直接以一个“净”字评价整首诗。《古诗评选》评繁钦《定情篇》即以一“净”字总括,又说这“净”字“古今人容易当不着,亦容易省不得”⑤。《唐诗评选》评太宗皇帝《咏雨》“净”⑥,《明诗评选》评郭奎《次钱子贞苏门感怀》“大体净”⑦,评贝琼《早春》“净”⑧,评张宪《赠西僧》“亦净”⑨等,都是直接以一“净”字总评全诗。以单字评价整首诗的现象在王夫之《古近体诗评选》中并不少见,评杨慎《扶南曲》只用一“雅”字,评孔天胤《夜坐》只用一“缓”字,评李嶷《少年行》(其一)只用一“平”字,评韦应物《寄李儋元锡》只用一“纯”字等皆是如此。这种以单字总评全诗的方式说明“净”在此时蕴含了整首诗的最主要特点,是一个高度浓缩的整体性评价,涉及了从结构、内容到语言、审美效果的多方面品评。

第二类以“净”专对诗歌体式结构进行评价。《古诗评选》评谢朓《蒲生行》“结构净,推致大”⑩,评王叔之《游罗浮山》“结体之净,送句之严”,评任昉《别萧谘议》“结体净,遣句雅”,评陆机《拟明月何皎皎》“一致则净,净则文”,评湛方生《还都》“纯净无枝叶”,评宋文帝《登景阳楼》“体制俭甚,俭斯净也”,评沈约《古意》的“首尾纯净”;《唐诗评选》评张说《幽州夜饮》“一气顺净”;《明诗评选》评钱宰《拟庭中有奇树》“纯净无枝叶”,评王逢《奉寄赵伯器参政尹时中员外五十韵》“纯净无折叠纹”等皆如此。该类中“无折叠”“无枝叶”是出现频率较高的修饰性语言,由此我们可看出结构之“净”即是结构上的“无折叠”“无枝叶”。

第三类侧重于将“净”与其他概念搭配起来,从审美的角度对诗歌进行风格论方面的品评。如《古诗评选》评曹植《杂诗》“清迥纯净”,评陶潜《和郭主簿》“写景净,言情深,乃不负为幽人之作”,评鲍照《古辞》“纯合净畅”,评谢朓《答王世子》“华净”;《唐诗评选》评杜甫《垂老别》“尤为平净”,评王勃《对酒春园坐》“韵足意净”,评温庭筠《回中作》“唯此作纯净可诵”;《明诗评选》评屠隆《长安明月篇》“匀净”等,都将“净”与其他审美概念结合起来进行诗歌品评。此时“净”与其他概念组合而生成了更丰富也更具多样性的内涵。

第四类以“净”专对结尾收束进行评价。如《古诗评选》评王赞《杂诗》“一结尤净”;《唐诗评选》评僧处默《圣果寺》“一结纯净生色”,评杜甫《宣政殿退朝晚出左掖》“结归纯净”,评刘长卿诗《自道林寺西入石路至麓山寺过崇法师故居》“净得不弱。末二句带出崇法师即收,不另作结”等;《明诗评选》中评刘璟《古意》“起兴超,结束净”,评曹学佺《晦日》“结束平净”,评刘炳《文楼早朝柬程邦民诸公》“结不生意,高净无伦”等,皆以“净”表现诗歌结尾不生它意。

将以上四类对比而观,便可知船山诗学中“净”的范畴大致继承了前代诗歌理论以纯净、简练来对诗歌结构、语言、内容、审美等各个方面进行批评的特点,而有所创新和超越的是,王夫之将诗歌的整个文本结构看成一个有机系统,并将“净”作为这一整体系统的的评价标准而赋予了其更凝练丰富的内涵。王夫之评张九龄《感遇四首·其二》时有“诗惟能净,斯以入化”的说法,可见在他的诗学观念里能以“净”来评价的诗不仅是好诗,甚至是可入化境的绝妙好诗。而“净”的具体内涵到底是什么呢?在其诗学理论专著《夕堂永日绪论内编》中这样一段论述:“自五言古诗来者,就一意中圆净成章,字外含远神”,或可将其作为“净”之概念在船山诗学中的具体阐述。既然“圆净成章”是在“一意”中生成的概念,首先需要探讨“意”与“一意”在船山诗学中的概念。

船山诗学中的重要范畴虽多,但他著名的“以意为帅”论显然把“意”的地位拔到了最高。其《夕堂永日绪论内篇》的具体论述为:“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李、杜所以称家者,无意之诗不得一二。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从这段话中可知,“意”在王夫之的观念里不仅可以跨越创作领域成为写诗、作文通行的准则,还能使有着不同主题、内容的诗歌在艺术性上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在船山诗学这个有机的结构体系中,“以意为帅”便是对诗歌审美创作本质的要求,可统摄创作论方面的其他各个范畴,如“势”为“意中之神理也”,“情景交融”须“唯意所适”,或许只有“诗道性情”的理论可以和它并立而形成船山诗学思想的两翼。

“意”在船山诗学中是一个高度浓缩、内涵极为丰富的诗学命题,它绝不仅仅指诗歌的思想内容,而是基于“意—象—言”的诗歌运作系统,结合情、景、事、理、辞等创作元素而表现出的高级审美感情。无论是“一题、一人、一事、一物”,但凡与诗歌创作相关联的元素,都需要进行一种凝练的整合而通过“意”这种审美感情表现出来。既然“意”乃多种元素整合之下的产物,一首合格的好诗就必然应当将各元素整合得和谐相洽,使全诗形成圆融浑成、意脉相连、首尾一气的特点,而这即是王夫之所提出的“一意”“一气”说,是一种对诗歌整一性的追求。在《古近体诗评选》中有多处言及此。如《唐诗评选》评玄宗皇帝《初入秦川路逢寒食》“一气清和”,评张九龄《感遇四首·其一》“一气在情上托笔,翔折不离”,评王建《寄远曲》“只是一意,终篇乃见”,评杜甫《曲江对酒》“首句即末句,只是一意,如春云萦回,人漫疑其首尾”,以上皆可看出“一意”所体现的浑融完整性。然这种浑融完整、不生枝蔓的“一意”观并无损于诗歌曲折婉转的艺术表现或蕴藉幽深的情感表达,能够于“一意”之内达到回环往复、唱叹不已的效果,恰恰是王夫之所推崇的。如其在《古诗评选》中陆云《答孙显世十首》的第三章下有“自此章而下,林岫芊萰,云烟缭绕,易尽人间耳目矣”的评论,显然他对这种于“一意”之内的曲折幽微写法持赞赏态度。

王夫之在《古诗评选》中第一次以“净”评诗是评繁钦的《定情篇》,而后说世人容易“当不着”“省不得”此“净”字,最后又说只要将繁钦此诗与曹植、潘岳长篇比较而观便能确切理解“净”的概念。既然繁钦此诗是“净”的代表,那么曹植、潘岳长篇在王夫之眼中自然是值得批判的“不净”之诗。试取其对曹植诗作的评价观之,果然有“余皆累垂郎当,如蠹桃苦李,繁然满枝。虽朵颐人,食指不能为之一动”的说法。由此可知,“净”的对立面就是“繁然满枝”,亦即在“一意”之外旁生的枝蔓。王夫之评宋文帝《登景阳楼》又有“体制俭甚,俭斯净也”的说法,可见“净”最核心的含义就是体制结构上的“俭”,而这正是“一意”“一气”说对诗歌结构的要求。就“一意”而生成的“圆净成章”理论,即是以诗歌结构体式“无枝叶”“无折叠”的浑融完整性为核心的对纯美艺术性具有更高追求的诗学理论。

整合王夫之《古近体诗歌评选》中“净”的四类用法,可知“净”即是在“意”这种审美情感驱使下形成的诗学范畴,它兼有“简”与“纯”的特点,核心内涵即是结构上不生它意的“无枝叶”“无折叠”。而与核心内涵相配合,与船山诗学系统中平、缓、纯、雅、韵等颇具审美意味的概念相生相运,“净”的理论内涵又不仅仅局限于单纯的诗歌结构体式评价,又要求语言上省净简约,韵律上流动纡徐,情感上能达贞情。由于王夫之论诗极具个性特点,其诗论在中国古代诗学理论中自可占独特的一席之地,那么由其核心理论“意”衍发而出的“净”这一概念,也便应当具有独特的研究价值。王夫之推崇以“一意”论作为选诗评诗的核心准则,所体现的不止是对作诗之法的思考,更是对诗歌创作精神的一种执着漫溯和追寻,在他看来这种精神非得上溯汉魏甚至三百篇方可得,遂有“偶俗无雅音,志古无下调”之论,如此一来,出于“意”的“净”,其独特价值不仅可以从创作手法与审美艺术的角度进行探讨,更是囊括于王夫之的整体诗学精神之中的,更可从诗学精神的角度进行深入开掘。

三、“净”与船山诗学中其他重要理论的联系〖=〗

从“尤为平净”“清迥纯净”“韵足意净”等诗歌评论中,我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出“平”“纯”“韵”等理论在船山诗学批评中与“净”有着一定的关联性。以下将与“净”相关联的重要诗学理论分别划入诗乐理论系统和诗美理论系统进行辨析,并探讨该理论在具体作家作品品评中的体现。

(一)“净”与诗乐理论系统

船山诗学中,与“净”相关联的诗乐理论范畴有“韵”“平”“缓”。在《夕堂永日绪论》的序里,王夫之就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明于乐者,可以论诗,可以论经义”,将“乐”与“诗”甚至“经史”并提。而他在具体的诗歌批评专著里也多次用到“韵”“平”“缓”这三个概念论诗。

“韵”在船山诗学中主要侧重于表现诗歌韵律的流动性。如《古诗评选》中对蔡邕《饮马长城窟行》有“纵横使韵,无曲不圆。即此一端,已足衿带千古”的评价,而这样“纵横使韵”的诗歌[来自WWW.lw5u.com],在比兴运用上所达到的诗艺效果正是“谓止而流,谓流而止”这样一种流动不尽的诗歌意味。王夫之在评魏后甄氏的《塘上行》时亦指出,诗歌的脉络便是“意内初终,虽流动而不舍者”。而反过来王夫之批判“建安风骨”,也正因为建安诗歌“如鳝蛇穿堤堰,倾水长流,不涸不止而已”,缺少“长行处俱有不尽之意”的流动诗意韵味。既然“净”是以“意”为基础的更高层次艺术追求,那么“流动而不舍”的韵味自然也是“净”之内涵所必然要求的。如《古诗评选》中对王赞《杂诗》的评论“通首净甚,一结尤净!如片云在空,疑行疑止”就给人一种流动的韵致美感。

“平”和“缓”在船山诗学中主要表现诗歌节奏的舒缓纡徐、“不迫促”。“平”通过“用气”来达到诗歌节奏上“不迫急”“不迫促”的效果,而“缓”则是对诗歌节奏特点的直接描述。《古诗评选》中在鲍照的《代白纻舞歌词三首》一诗下对“平”的阐释便比较详尽:“平,故不迫急转抑。前无发端,则引人入情处,澹而自远,微而弘,收之促切而不短。用气之妙,有如此者!”而“缓”实际上即是“平”的要求,“不迫急”正与舒缓含义相近。“平”和“缓”所能达到的艺术效果即类似于《古诗评选》中对何承天《芳树篇》的评价,“流文舒思,妙得从容之巧”。

综上可知,“韵”“平”“缓”皆是对声韵节奏的要求,即对诗歌表现形式的要求。而一定的“意”必然要与一定的表现形式相配合,也就是说,根据一定的“意”而生成的“净”之内涵也应当与“韵”“平”“缓”等诗歌艺术范畴相配合,能以“净”来品评的诗歌在音韵表现形式上也要具有流动之“韵”以及舒缓不迫促的诗歌节奏。“净”与“韵”“平”“缓”相配合而形成的最佳诗美效果或许正如《古诗评选》中对明远乐府的评价,即“吟咏往来,觉蓬勃如春烟,弥漫如秋水,溢目盈心,斯得之矣”,这种流动不止又纡徐雅净、圆融浑成的诗艺境界正是船山诗学中“净”的概念所涵盖的。

(二)“净”与诗美理论范畴

船山诗学中,与“净”相关的诗美理论范畴有“纯”“雅”“清”等,这些概念本身也是比较受王夫之重视的。

“纯”在船山诗学中是最常与“净”连用的,“纯净无枝叶”更是固定被用来评价诗歌体式结构。“纯”与“净”这两个范畴在诗学内涵上的重合度比较高,所不同的是“纯”更偏向于无枝蔓、无杂质的的浑成整一性而“净”更偏向于简约、洗练的精纯性,“纯”与“净”合用能够形成更加完整的诗学评价标准。

“雅”在船山诗学中除了有传统诗学中典雅、雅正的含义之外,更与王夫之的“主情”理论有着极大关联。王夫之的“主情”理论对“诗道性情”时“情”的品格要求甚高。王夫之首先是本着儒家传统文学理论的观点突出了“修辞立其诚”在诗歌创作中的重要性,认为必出于己的真情是诗歌创作的第一要义。其次是将情作“贞情”与“淫情”的区分,毫不留情批评以“淫情”作诗的诗人。“净”本身即带有洗涤净化的含义,与“雅”并用更能体现体现王夫之对高尚“贞情”的推崇。“雅”的反面是“俗”,王夫之在使用“净”这一诗学范畴的时候也不止一次表现出对“俗诗”“俗目”的鄙夷。如《古诗评选》中评谢灵运《相逢行》的“汰音使净,抑气使徐,固君子之所生心,非流俗之能穆耳也”,《明诗选评》中评《奉寄赵伯器参政尹时中员外五十韵》的“固不可与学杜人同传”,都表达了其对俗诗“帖括气”“米盐气”的反感。在《唐诗评选》中王夫之这样评价杜诗:“杜又有一种门面摊子句,往往取惊俗目,如‘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装名理为腔壳;如‘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摆忠孝为局面。皆此老人品、心术、学问、器量大败阙处”,他对杜诗尚且有认为其情感品格不高的时候,更不用说一干学杜诗了。把“净”当作“俗目”所不能解的诗歌范畴,足见诗歌品格批评方面“净”与“雅”具有某些一致的特点。

“清”在船山诗学中纯粹作为风格鉴赏方面的诗歌审美标准。“清”在古典诗学中形成的基本概念囊括范围较广,根据蒋寅的研究,主要包括“诗歌语言的明晰省净,诗人气质的超脱尘俗,立意与艺术表现的新颖,此外还有意境和情趣的凄冽和古雅”等方面,兼之其派生能力极强,派生出的概念就更多了。在王夫之的《古近体诗评选》中,含“清”的诗歌品评条目数不胜数,如“神清韵足”“清神远韵”“清怨不胜”“凄清以洁”“清光萦绕”“淸整”“清润”等。与“清”连用时“净”在船山诗学中显示出的也是类似“澄怀观道”“涤除玄览”“澡雪精神”的洁净、无渣滓、无凝滞的传统古典美学含义。

(三)“净”与具体作家作品品评

“净”与相关批评理论于具体的作家作品品评中的投射,可以王夫之对陶、谢诗歌的评价为例。王夫之对陶、谢的评价与古来重陶轻谢的定评大相径庭,无论从选诗数量(陶17首,谢26首)还是评价标准上都体现了明显的重谢轻陶倾向,对陶诗的择取也与历代选本颇有不同。

素来陶诗为人所称颂之处,在其“平淡”,王夫之却以为这种批评标准是“以近俚为平,无味为淡”,会导致“淫而不返,伤而无节”的后果,陶诗中一些“唯恐愚蒙者不知其意”,只适用于与田舍翁妪酬唱赠答的率性之作便有此病。王夫之对这种“平淡”观的批判,乃其对粗疏近俗、杂冗庸长的批判,亦即对“不净”的批判。而王夫之所推崇的真正的“平淡”,乃“平者取势不杂,淡者遣意不繁”,“势不杂”则“平”,“意不繁”则“净,”这正与其对“平净”的推崇相合。

王夫之对谢诗的推崇,也与其对平缓纯雅之“净”的脱不开干系。王夫之对谢诗的总体评价是“自有五言,未有康乐;既有康乐,更无五言”,更常于品评间赞其诗为神品、极品,可见王对谢诗称许之极。评《登池上楼》“始终五折转,融成一片。天与造之,神与运之”,这是指结构意脉之纯净不繁;评《游赤石进帆海》“心不为溟涬所摇,而幽情自适”这是指心境品性之纯净无杂质;评《登上戍石鼓山诗》“神理流于两间,天地供其一目”,这是指整体风格意蕴之浑融无枝蔓,可见谢诗正符合“净”的品评标准。

四、结论

船山诗学中的“净”是在“意”这种审美情感驱使下形成的要求结构纯净、语言省净、立意高远、能达贞情的兼具构成性和审美性特点的诗学范畴。它与“韵”“平”“缓”等诗学范畴相配合,要求诗歌文本成为一个节奏纡徐雅净而内容圆融浑成的整体。它与“纯”“雅”“清”等诗学概念相生成,又能派生出一些新的内涵。

王夫之对具体的作家作品,如陶、谢、李、杜、储、韦等评价与世之公论颇有轩轾,正在于其自成体系的诗学理论系统,由“意”而生的“净”理论亦是该系统极具特色的一环,其内涵于具体的诗歌品评中多有体现。其对“净”的推崇体现了明显的诗歌文体意识、结构意识,表达了对诗歌创作取意繁杂、造语俗腐、韵律迫促、淫情俗目的反对,更标举了一位易代之际颇具担当意识与使命感的大儒对重建汉魏六朝诗美理想的不懈追求。

注释:

①最早是程亚林将船山诗学中各个概念划入情与理、情与景、意与辞三对核心范畴中进行有目的的逻辑概括和系统构建,继而有叶朗的《王夫之的美学体系》、姚文放的《论王夫之的诗歌美学》对王夫之的美学体系进行研究。进入九十年代以后,萧驰的专著《抒情传统与中国思想—王夫之诗学发微》从“现量”“情景交融”“势”“兴观群怨”“诗乐一体”等多个范畴对船山诗学进行研究。此后的陶水平、崔海峰等都沿着范畴梳理的路子进行了更深入细致的研究,李忠武更是在自己的博士论文《王夫之诗学范畴研究》中对船山诗学中的范畴做了比较全面的统计,将23个常见诗学范畴分为10类进行探究。

②袁愈宗:《王夫之诗学研究综述》,《广西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第2期。

③王运熙、顾易生:《中国文学批评通史·清代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第59页。

④何文焕:《历代诗话》,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9页、第22页、第23页。

⑤王夫之:《古诗选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26页、第104页、第248页、第174页、第188页、第198页、第237页、第150页、第190页、第221页、第229页、第182页、第92页、第25页、第198页、第240页、第13页、第24页、第40页、第43页、第35页、第48页、第189页、第205页、第202页、第203页、第206页。

⑥王夫之:《唐诗选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89页、第102页、第68页、第92页、第223页、第140页、第189页、第85页、第9页、第43页、第32页、第191页、第125页。

⑦⑧⑨王夫之:《明诗选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89页、第104页、第161页、第106页、第156页、第50页、第147页、第246页、第156页。

王夫之:《船山全书·第十五册》,岳麓书社2011年版,第83[来自Www.lw5U.com]9页、第819页、第820页、第826页、第817页。

蒋寅:《古典诗学中“清”的概念》,《中国社会科学》,2001年第1期。

责任编辑潘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