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东屯和东屯高斋考评
杂志文章正文
东屯和东屯高斋考评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48        返回列表

李江

摘要:因杜甫寓居夔州东屯,人们遂援成都之例将东屯之西一段河流称之为浣花溪。根据历代诗家的诗文,东屯的历史、地理特点和专家的现地考证,东屯高斋、瀼西草堂分别在浣花溪东西两岸,库区蓄水,这些遗址都沉没水底。

关键词:东屯 东屯高斋 位置

作者:李江,重庆市奉节县竹园中学教师、夔州杜甫研究会名誉会长、《秋兴》编委,404600。三峡库区蓄水以后,东屯完全沉没库底。2014年5月,参加奉节第三届杜甫夔州诗研讨会的学者站在草堂公路大桥上想一睹真容,但见一片汪洋,遗址了无痕迹,大家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令人深感遗憾。兹就个人研究所得陈述于下,供方家参考。

一、“瀼西”和“东屯”

瀼西和东屯都是以东瀼水而得名。“ 东瀼水,在府城东一十里,公孙述于东滨垦稻田,号东屯。”① “东瀼,在县东,《水经注》:‘白帝城东傍东瀼溪。’《舆地纪胜》:‘公孙述于水湄垦田,号东屯’。” ② “东瀼水,治东十五里,自长松岭发源,由白帝山脚流入岷江(此指长江)。公孙述于此垦稻田,号东屯。杜甫侨寓诗有‘泥留虎斗迹,月挂客愁村’之句,草堂遗址尚在,又名为草堂河。”③ “东屯在县东,《舆地纪胜》:‘公孙述于东瀼水滨垦稻田,因号东屯’。”④

草堂河发源于宝子山长松岭,经汾河、前进下溪谷平川,在旱八阵与石马河汇合,转向西南流经白帝山脚注入长江。整条河流大致可分为上中下三段:上游自发源地至黄连树村口为山溪河流,称东溪河;中游自黄连树村口至旱八阵为遍布河石的宽谷平川,高速公路、草堂公路两座大桥就架在溪上,后人称之为浣花溪;下游自旱八阵至白帝山脚的铁柱溪,因夏季洪水猛涨,水退后两岸泥沙淤积,故称东瀼水。

“瀼西”意为瀼水之西,指浣花溪之西、东瀼水北岸土地岭至头溪河这一地段。从前许多人包括笔者自己都认为瀼西在大瀼水(梅溪河)之西。造成这个误会的原因,是北宋景德二、三年(1005—1006),将夔州城从白帝山一带迁移到大瀼水西岸的奉节老县城,遂致地名位移,因而人们把老县城一带当作杜诗中的“瀼西”。

“东屯”则在浣花溪之东,地势比瀼西要低得多。因为我记得当年从石马河经过旱八阵上浣花溪街上要爬一架石梯。杜甫的“瀼西荆扉”在浣花溪之西,“东屯茅屋”在浣花溪之东。历代志书明确记载“公孙述于东瀼水滨垦稻田”,“ 公孙述于东滨垦稻田”。开垦稻田只能在地势较低的东屯,决不可能在比瀼水地势高许多的坡地瀼西。瀼西既不在大瀼水(梅溪河)之西,也不属东屯的范围。瀼西(包括整个土地岭)基本上都是坡地,没有水源,根本没有成片的稻田。公孙述屯田主要是为了种稻,东屯有百顷的土地可供开垦为稻田是不容置疑的。

2014年5月27日,笔者走访东屯草堂遗址,在距草堂工业园区之西不远的公路转弯处,与当地几位居民交谈,原来此处正是小欧家湾,当时库区水位约为160米,公路下一泓江水,隐隐露出东屯百顷平田的泥土。这里正是观察东屯遗址的最佳位置。

二、夔州的浣花溪

浣花溪本在成都,属岷江水系,经成都草堂正门,萦回曲折,绕园而过。杜甫卜居于此,于是成为名溪。后来杜甫寓夔,三徙其居,最后迁东溪溪畔的东屯。人们遂把寓夔的杜甫、东溪、浣花溪三者联系起来,予以歌咏、纪念,这在历代夔州诗歌中屡见不鲜,例如 “忽思浣花老,又欲向东屯”(元·王冕《雨过》)、“瀼东瀼西花映渠,浣花草堂今有无”(明·郑鄯夫《蜀中歌》)、“又闻杜甫选乔寄,浣花移住夔州城”(明·彭辂《夔州歌 》)、“浣花溪上频年兴,饭颗山前半世愁”(明·童轩《杜子美草堂》)、“浣花溪边草堂好,背郭初成春色早”(清·万象瑛《杜少陵宅》)、“獠奴晴课树,浣女夜归溪”(朱梓·《杜少陵祠堂》)、“遗迹浣花溪,乾坤草堂耳”。(清·张凤翥《唐检校工部员外郎杜甫》)看来,早在元代,人们就把成都的浣花溪“移植”到夔州来了。因杜甫迁来溪边,后人遂援成都之例称之为浣花溪。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重修浣花溪广嗣桥碑》,此碑笔者于1999年冬在浣花溪杜工部祠附近街沿发现,为草堂中学所收藏。广嗣桥重建于清乾隆五十三年(1787),至今已有两百多年,桥不知毁于何年,位置在今草堂大桥下游,即东溪溪口旱八阵处,碑上有“浣花名溪”四个大字,是目前指认杜甫东屯高斋和浣花溪位置的重要文物。其碑文略曰:

浣花名溪

重修浣花溪广嗣桥序

窃以长河万里,必假舟楫;大道千站,首问津梁。苟无一苇之渡,涉川者必至对壑而泣,而况草堂地浣花名溪。经前贤之游寓,为修志所不遗,此所谓地以人传,人以地永也。奈□流多泛滥,地有□□则困之。□□推车负载,望而却步□也。不□□振兴□□□于当年,□□□今数百年……

乾隆五十三年冬月

碑上既云“重修”,则此桥至迟当兴修于明代,表明人们早已把这一河段称之为浣花溪了。这座桥是夔州至巫山的驿道必经之处,向东不远就是一处小驿站——青莲铺。清光绪十五年(1889)三峡峡道竣工之前,洪水季节,经此有另一条翻过山岭的驿道。宋乾道三年(1167)七月,时当洪水期,王十朋卸任离夔就是走的这条驿道。这次行程是七月十七日离夔州城(今老县城),夜宿瞿唐关,十八日至东屯谒杜公祠,随后登上古峰岭,越岭下大溪,换船东下。

还有一点能说明问题的是紧靠溪口西岸(唐代称瀼西,今称土地岭)东南角有一条小街,即以此溪命名[来自wwW.lw5u.cOm]。街上有清末知县侯昌镇倡建的瀼西杜工部祠,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有学校、供销社等。《重修浣花溪广嗣桥序碑》就是在这里发现的。这条街人们习惯称之为“浣花溪”。由此可以看出,利用地下出土文物来印证杜诗,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研究方向。例如2005年出土的《大唐田夫人墓记碑》与杜诗中的记载完全符合。上世纪末从荒野外收藏到草堂中学的《重修杜工部瀼西草堂记碑》中所记东屯高斋为“巨浸所汩,轮奂俱荡”、“迁厥故址”,从而揭示了东屯的准确位置。

三、杜甫诗里的东屯

杜诗多处写到东屯和东屯高斋,其中最主要的是《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其一曰:

白盐危峤北,赤甲古城东。

平地一川稳,高山四面同。

白盐山(今称赤甲山)西侧临江端,与白帝城隔东瀼溪相对峙。白盐山尖高耸。东边瞿塘峡出口处正好在东屯之南连成一道巨大的屏障。在东屯可以仰望白盐山山尖。赤甲即赤甲古城(今称子阳城),以三点相对位置来说,东屯宅恰在白盐连岭的北方,赤甲城的东北。“白盐危峤北,赤甲古城东”这两句可谓东屯高斋的座标[来自www.lw5U.coM]。

“平地一川稳”的“一川”指浣花溪。东瀼溪黄连树以下,皆为宽谷,河床海拔高度,在黄连村口约160米,上坝约135米,杜甫东屯宅外约125米,东屯稻田在浣花溪畔东侧谷地中,杜甫有诗曰:“香稻三秋末,平田百顷间”(《茅堂检校收稻二首》其一)、“东屯大江北,百顷平若案”(《行官张望补稻畦水归》),皆平地一川之证。

“高山四面同”。东屯四面之高山,计有东屯南面之白盐连岭,西面之赤甲连岭,北面之北崦、香山,东面是连接巫山之双潭、茅坪。四周为1000米以上的高山,部分高达1400米以上。须知这是当年杜甫在海拔约125米处东屯宅的感受,现在三峡蓄水以后,水位最高达到175米,难怪有人站在原东屯半山腰海拔约190米处的草堂公路大桥上看水下的东屯,其感觉当然与杜甫诗中的描绘迥然不同!

村诗《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其二云:

东屯复瀼西,一种住清溪。

来往皆茅屋,淹留为稻畦。

明确界定了东屯、瀼西的位置,即东屯、瀼西紧傍清溪两岸。也就是说浣花溪东岸为东屯,西岸为瀼西。杜甫在瀼西刑扉、东屯茅屋之间来来往往,都是为了管理东屯的稻田。

杜甫在《东屯月夜》诗中写道:

抱病飘萍老,防边旧谷屯。

指出东屯是公孙述成家军屯垦戍边的地方,其地在东瀼水之东,“东屯”遂因此而得名。

《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其三曰:

道北冯都使,高斋见一川。

子能渠细石,吾亦沼清泉。

枕带还相似,柴荆即有焉。

斫畬应费日,解缆不知年。

“道北”,指驿路之北。唐夔州城自北宋移城后,仍继续利用,宋称瞿塘关,明称瞿塘卫,驿路皆自瞿塘关北门而出,再沿赤甲山(即子阳山)麓东北行经土地岭,越过东瀼溪,经旱八阵,进入石马河,翻过古峰岭,下大溪,可达巫山县。驿路由土地岭东南角跨东瀼溪过旱八阵之处,原来有桥可通。“冯都使”可能是一位退隐官员。“高斋”,精舍谓之高斋。“见一川”,即由斋中可以与邻居的冯都使一览东瀼溪。

“子能渠细石”,冯都使以溪中细石密布,就地取材,以细石堆筑成沟渠以导水。“吾亦沼清泉”,谓杜老也以细石作渠导水。“枕带还相似”,谓从卧室枕上可见川水。“柴荆即有焉”,谓两家犹有柴门相隔,与冯都使所居相似。

四、东屯的几大特点

(一)东屯是面积很宽,地势很平,连成一片的稻田。

杜甫诗云:“东屯稻畦一百顷”(《夔州歌十绝句》其六)。“香稻三秋末,平田百顷间”(《茅堂检校收稻二首》其一)。“东屯大江北,百顷平若案”(《行官张望补稻畦水归》)。宋人李壁云:“连峰迭嶂拥峥嵘,个里谁知掌样平”(《留题东屯诗》)。宋人洪咨夔云:“荤确嶔岑转石磐,峡天深处得平宽”(《东屯诗》)。瀼西草堂果园一带多坡地,只在溪边才有水田,且不是宽旷平坦,延袤百顷的稻田。只有东溪河东岸的原上坝、八阵两村的稻田才具有畦田百顷,连成一片,田土平坦,如掌若案的条件。

草堂大桥横跨东溪溪口,三峡库区蓄水以前的溪口浣花溪与石马河交汇处河石累积,形成大石滩,故称为旱八阵,自此以北为上坝、八阵村,有大片土地可种水稻,此即东屯所在。处小欧家湾以南,浣花溪之东,三峡水库淹没前为八阵村二组,今已在库区水底。与白帝山的直线距离约3600米,海拔高度应在140—160米之间或稍低处。

(二)东屯高斋前临清溪,后靠崇山。

陆游写道:“高斋负山带溪,气象良是”(《东屯高斋记》),“十月霜凋枫树林,清溪白石称幽寻”(《夜登白帝城楼怀少陵先生东屯,呈同游诸公》)。宋人于写道:“峡中多高山峻谷,地少平旷。独东屯距白帝五里而近。稻田水畦,延袤百顷。前带清溪,后枕崇岗;树林葱蒨,气象深秀,称高人逸士之居,少陵于是卜筑焉”(《夔州东屯少陵故居记》)。这里的“清溪”就是指后来被命名的“浣花溪”。

(三)东屯稻田可以引水灌溉。

杜甫写道:“东屯稻畦一百顷,北有涧水通青苗。”(《夔州歌十绝句》其六)宋人陈邕诗云“群峰竦壁水萦带”(《二月晦,游东屯拜少陵像》)。宋人白巽对此更有详尽的描绘,他在《东屯行》中写道:

雨足稻畦春水满,插秧未半青短短。

马尘追逐下关头,北望东屯转山坂。

一川洗尽峡中想,远浦疏林分气象。

沟塍漫漫堰源低,滩濑泠泠石矶响。

中田筑场亦有庐,翚飞夏屋何渠渠。

李氏之子今地主,少陵祠堂疑故居。

此诗原注:“东屯有青苗坡。”即杜甫诗中“北有涧水通青苗”的“青苗”。只有浣花溪才有“清溪白石"“群峰竦壁水萦带"的景象。而杜诗中的瀼西,今称土地岭的草堂果园一带地势较高,后山没有溪水可供灌溉,果园有时还需从水库里抽水使用。

台湾学者简锦松在上世纪末前后十年中,数次到古夔州奉节现地研究杜甫夔州诗。他不远万里,不避寒暑,亲自到现地进行采访、踏勘,还使用现代仪器进行测量定位。这种寻根究底,认真执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十分可贵。经过多年现地研究,他得出结论:“东屯宅在瀼西宅东北,可能的位置在今蛮洞山南麓,小欧家湾南亦即石马河与东瀼溪会流处的北岸,三峡水库淹没前为八阵村二组,今已在水下,与白帝山顶的直线距离约3600米,海拔高度应在140—160米之间或稍低处,北纬31度4分5·7秒,东经109度35分44·3秒。”“东屯宅周边有三个特征;第一、为盛产稻米,号称平田百顷;第二、可累石为池,有水碓设置;第三、远离城市,住户稀少,林僻无蹊。” “当时有一条驿路,由江边驿站起始,通过夔州城,经过杜甫瀼西宅外,也通过东屯宅之外。”⑤据他测量:东瀼溪流经地理座标为北纬31度4分3秒,东经109度35分47·7秒处,有石马河自东来汇,形成大石滩,称为旱八阵。自旱八阵以上之东溪谷,有大片面积,可种水稻,即东屯所在。东屯经纬位置为北纬31度4分05·7秒,东经109度35分44·3秒。他还测定:旱八阵稻田南界西端:北纬31度3分51·8秒,东经109度35分25·5秒;南界东端:北纬31度3分56·3秒,东经109度35分40·9秒。⑥据此推算东屯稻田的经度东西距离有15·4秒之差,这么大的一片土地,正所谓“稻田百顷”。简锦松的考察、研究,是有目的的现场踏勘的结果,并非凭空臆测,纸上谈兵,且与杜诗原意和古籍的记载大体相符,在一切现场已被淹没的今天,他的研究成果,显得尤为可贵。有人曾对简锦松的考证方法不以为然,似乎觉得是杜诗研究的旁门左道,这种看法有点不近情理。在科学昌明的今天,书斋考据与实地考察相结合,用现代仪器对实地标明海拔、经纬度,用等高线绘制出地形地貌,力求得出完整、科学的结论,这种创新的研究方式无可厚非。

五、杜甫东屯草堂沿革

唐大历二年(767),杜甫自瀼西荆扉移居东屯茅屋,后多在两处往来。

北宋建中靖国元年(1101),黄庭坚为进士李襄作《大雅堂记》⑦,其文曰:

余谪居黔州,尽书子美夔峡两川诸诗,遗丹稜素翁,俾刻诸石,使大雅遗音久湮没而复盈三巴之耳。素翁乃作高屋广楹以庇此石,因请名,余名之曰“大雅堂”,仍为作记。……素翁姓杨,丹稜县隐士也。伊曾请涪翁书工部入夔以后诗,归刻之石,作屋庇之,涪翁取名曰“大雅堂”,此丹稜故事也。而奉节宋进士李襄亦曾作大雅堂于杜工部东屯高斋之地,是为有志乎古。故录此以原其事之所从来云。

南宋亁道七年(1171)陆游《东屯高斋记》⑧云:

独屯有李氏者,居已数世,上距少陵才三易主,大历中故券犹存。而高斋负山带溪,气象良是。李氏业进士,名襄。因郡博士雍君大椿属予记之。

南宋庆元三年(1197)于《修夔州东屯少陵故居记》⑨曰:

峡中多高山峻谷,地少平旷。独东屯距白帝五里而近。稻田水畦,延袤百顷。前有清溪,后枕崇岗,树林葱蒨,气象深秀,称高人逸士之居,少陵于是卜筑焉。……少陵既出峡,其地三易主,近世始属李氏,少陵手书之卷犹在。李子襄颇好事,讲求故迹,复置高斋,用涪翁名少陵诗意,创大雅堂,临溪又建草堂,绘其像。……庆元三年春,连帅阆中母邱公、漕使苏台钱公暇日联辔访古,叹高风之既远,而故居之弗葺,无以致思贤尚德之意。因李氏子欲析居,母邱公捐金市之而归诸官,为田一十一亩有奇。缭以短垣,树以嘉木,斋与堂之欹腐挠折者,从而增葺之。架为凭轩,辟为虚牖,开新径以直溪,而东屯之景物,深窈幽邃,与少陵寓居之日无异。钱公又跨草堂,创为重阁,移置少陵像于其上。凭栏一望,则平川之奇丽,四山之环合,若拱若揖,与宾主相领略,盖东屯至是遂为夔州胜处。

光绪三十四年(1908)冯煦《重建杜工部瀼西草堂记》⑩云:

盖祠建于宋代,迄国朝道光后巨浸所汩,轮奂俱荡……奉节令侯君昌镇鉴彼洪流,迁厥故址。

这段话既澄清了东屯高斋与杜工部瀼西草堂的渊源关系,又厘清了东屯、瀼西杜工部草堂的区别,此碑是东屯、瀼西具体位置的实物见证。

于是东屯高斋遂从浣花溪东岸迁到地势稍高点的浣花溪西岸,更名为“杜工部瀼西草堂”,具体位置北纬31度3分41·7秒,东经109度35分39·6秒。

三峡库区蓄水以后,东屯、东屯高斋和杜工部瀼西草堂遗址完全淹没库底。

①天一阁藏明代方志《正德夔州府志·山川》。

②(清)恩成修、刘德铨著《道光夔州府志·山川》。

③(清)曾秀翘修、杨德坤等纂《光绪奉节县志·山川》。

④(清)曾秀翘修、杨德坤等纂《光绪奉节县志·古迹》。

⑤简锦松主编《夔州诗全集·全集序·夔州诗综论·汉至五代卷下(杜甫·一)》,重庆出版社,2009年版,第236页。

⑥简锦松主编《夔州诗全集·汉至五代卷下(杜甫·二)》,重庆出版社2009年版,第1160页。

⑦⑧⑨(清)恩成修、刘德铨著《道光夔州府志》,中华书局2011年12月版,第615页、617页、618页。

⑩此碑文为作者据出土原碑抄录。

责任编辑 李霞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