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论杜甫诗化用《文选》语句的方式
杂志文章正文
论杜甫诗化用《文选》语句的方式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29        返回列表

路元敦

作者:路元敦,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博士生,泰山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讲师,241000。

[摘要] 通过整理《杜诗证选》《广(杜诗证选)》两篇文献,及笔者新增补的杜甫诗句,已得化用《文选》语句的杜甫诗句共计有397句。这些杜甫诗句从结撰方式看可分为两种情况:一为“借字句”,二为“借意”。而“借字句”包括“直接引用原句” “改变一个字(含增一字、减一字)”“用多个相同的字”“借句式”等四类;“借意”包括“整体化用诗意”“正面化用句意”“反面化用句意”等三类。杜甫对《文选》语句的化用有着极强的“咀嚼为我语”的能力,表现出极大的创新性。

[关键词] 杜甫 《文选》 化用 创新

从前人及今人的研究中,我们已经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唐代诗人杜甫的文学创作深受《文选》之影响。而化用《文选》语句是杜甫接受其影响的一个最直观的表现。在我国古代诗话著作中,有大量的杜诗化用《文选》语句的记载。而近人李详《杜诗证选》及金启华《广(杜诗证选)》是学术史上研究这一问题的两篇重要文献。很遗憾,无论是古代诗话著作中的记载还是《杜诗证选》《广(杜诗证选)》,大多是将杜诗化用《文选》之句、事、理者一一排比、罗列出来,未能很好地揭示出杜诗化用《文选》语句的妙处。

通过整理《杜诗证选》《广(杜诗证选)》两篇文献,及笔者新增补的杜甫诗句,已得化用《文选》语句的杜甫诗句共计有397句。杜甫在精心结撰这些诗句时,使用了多种方式,翻出了许多花样。为了研究的方便,可大致把杜甫所使用的方式分为两种情况:一为“借字句”,二为“借意”。“借字句”是指借用《文选》语句所用的字、句,包括“直接引用原句”“改变一个字(含增一字、减一字)”“用多个相同的字”“借句式”等四类;“借意”是指化用《文选》的诗意、句意,包括“整体化用诗意”“正面化用句意” “反面化用句意”等三类。杜甫对《文选》语句的化用有着极强的“咀嚼为我语”的能力,表现出极大的创新性。在上述两种情况中,杜甫均能凭借其巧妙的艺术构思、高超的创作技法,做到学古能化,化而生新。杜甫化用《文选》语句到底翻出了哪些花样?这些花样有哪些具体表现及带给我们哪些启示?本文拟对此作一探讨。

一、“借字句”之诗句的翻新

先看“直接引用原句”的情况。杜诗中,直接引用《文选》原句的诗句共有3句。如“各在天一涯”是《文选》卷二九《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中的诗句。《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是一首典型的游子思妇诗。全诗共十六句,可分为四个层次,开头四句“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叙述初别之情,思妇与游子已经分离,他们一在家中,一在远方,相隔万余里,故说二人各在天的一方。紧接的“道路阻且长”等六句叙述路途遥远会面难,然后的“浮云蔽白日”等四句再叙相思之苦,最后两句“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以宽慰期待作结。整首诗读来“情真、景真、事真、意真”,使人悲感无端,反复低徊。思妇对丈夫真挚悲苦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

杜甫在进行创作时,直接把“各在天一涯”一句用在《送高三十五书记十五韵》 中:

常恨结欢浅,各在天一涯。又如参与

商,惨惨中肠悲,惊风吹鸿鹄,不得相追

随。黄尘翳沙漠,念子何当归。边城有余

力,早寄从军诗。该诗是一首典型的送别诗。好友高适离京赴陇右、河西节度使哥舒翰幕充掌书记,杜甫写作此诗送别。全诗共三十二句,首四句戒边将穷兵,中间三段各六句分别叙述高适远行的原因、高适初为书记以及诗人对他的希冀,最后十句即笔者所引部分以送别之情作结。仇兆鳌针对最后十句解释说: “方聚而散,故恨结欢之浅。别难复聚,又有参商之感。惊风二句,已不得往,黄尘二句,高不能来,故嘱其寄诗以相慰。”对于此诗的主旨,浦起龙有过恰当的概括: “通首看来,时事忧危之情,朋友规劝之谊,临岐送祷、赠处执别之忱,霭然具见于此诗。”

“各在天一涯”一句在该诗的出现,应当说,不仅非常符合该诗的主旨而且有力地深化了这一主旨。朋友二人方聚复散,从此各奔东西,天隔一方,这让作者极为痛苦,以致“惨惨中肠悲”。此种表述充分传达出杜甫对高适的依依惜别之情。在韵律上,据仇兆鳌的注释“涯”叶音“宜”,与《送高三十五书记十五韵》的其它韵脚同属“支韵”;在节奏上,“各在天一涯”一句是五言诗常用的“二三型”句式,跟诗歌的其它句子相同;在体裁上,二诗均为五言古体。这样,该句就能跟上下文自然地衔接起来。“天涯”“参商”“惊风”“鸿鹄”“黄尘”“沙漠”等意象与诗人对高适的真挚友情有机交融在一起,使杜甫的诗作产生了一种新的诗歌意境。应该说,该句促成了这一意境的产生,并且成为其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同时,由于诗歌特有的韵律节奏,整首诗读来和谐入耳,我们除了跟随诗人一起伤感外,还能感受到一种艺术的美。杜甫对该句的引用是恰到好处的。

另外,杜甫《赠蜀僧闾丘师兄》中“而无车马喧”一句直接引用《文选》卷三O陶渊明《杂诗二首》(其一)中的成句;杜甫《幽人》中“弃我忽若遗”一句直接引用《文选》卷二五郭泰机《答傅咸》中的成句,亦翻新人妙,极为精彩,限于篇幅,不再具体分析。

次看“改变一个字”的情况。杜诗中,改变《文选》语句一个字的诗句共有26句。如“众人皆醉我独醒”出白《文选》卷三三屈原《渔父》:“渔父见而问之[来自wwW.lw5u.cOM]日:‘子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至于斯?’屈原日:“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该句是屈原同答渔父的话,诗人采用的是一种比喻的手法,“醉”指昏聩,而非酒醉;“醒”指清醒、明察。诗人的意思是说屈原之所以被放逐,是因为他有明确的是非判断,而不像其他人那样随波逐流,毫无是非之心。

杜甫把“众人皆醉我独醒”句中“人”字改为“宾”字,用在《醉歌行》一诗中:“酒尽沙头双玉瓶,众宾皆醉我独醒。乃知贫贱别更苦,吞声踯躅涕泪零。”《醉歌行》是杜甫为送别从侄杜勤而作。杜勤落第即将同乡,在东亭饯别,他们喝得比较郁闷,把所带的酒倾饮而尽,前来送行的其他人都醉了,唯独诗人还清醒。“众宾皆醉我独醒”不同于《渔父》中的“众人皆醉我独醒”,前者主要运用“醉”字、“醒”字的本义,侧重客观的叙述;而后者运用“醉”字、“醒”字的比喻义,是一种形象化的表达。“人”字改为“宾”字,更符合本诗的语境,指的是众位宾客喝醉了,而非在场所有的人。仇兆鳌说:“皆醉独醒,公不忍别也。”“众宾皆醉我独醒”于此处的出现,可谓恰当,得体。紧接其后的“乃知贫贱别更苦,吞声踯躅涕泪零”两句,就把惜别的情感推向了高潮,读来感人至深。

其它如杜甫《九日五首》(其三)“西北有孤云”句,改用《文选》卷二九曹丕《杂诗二首》(其二)“西北有浮云”句;杜甫《九日寄岑参》“思君令人瘦”句,改用《文选》卷二九《古诗十九首·冉冉孤生竹》“思君令人老”句;杜甫《沙苑行》“缭以周墙百余里”句,改用《文选》卷一班固《西都赋》“缭以周墙,四百余里”句,亦有其妙处。

再看“用多个相同的字”之情况。杜诗中,用与《文选》语句多个相同的字之诗句数量巨大,共有300句。如“千秋万岁后,荣名安所之”出白《文选》卷二三阮籍《咏怀·昔年十四五》:“丘墓蔽山冈,万代同一时。千秋万岁后,荣名安所之。乃悟羡门子,嗷嗷今白嗤。”该诗乃阮籍的代表作《咏怀》八十二首中的一首,可分为两个层次。“昔年十四五”等前六句为第一层,诗人叙说自己少年时敦悦《诗》《书》,虽然生活贫贱但志向远大,期许成为颜同、闵损式的贤人。推开窗子,面对着四方广大的郊野,登上高处,遥望所思慕的贤人。后六句即笔者所引部分为第二层,诗人由看到的景象而生发出人生的感悟,正如陈伯君对该六句的评述:“昔年之所志如彼,今日之所见如此,因‘思’而”悟’,唯有羡门之徒乃能免于丘墓,固而嗷嗷然今始白笑昔年所志之可笑耳。”诗人借助该诗,主要表达白己由儒家信徒转而接受老庄思想的变化原因。 “千秋万岁后,荣名安所之”两句是说古往今来,任何人都难逃一死,即使成为一圣贤,荣名又在哪里?在此,“千秋万岁”是“死”的一种讳称。

杜甫化用“千秋万岁后,荣名安所之”两句,在《梦李白二首》(其二)中创作出“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这样的名句,其诗云: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三夜频梦

君,情亲见君意,,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

易。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出门搔自

首,若负平生志。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

悴。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千秋万岁

名,寂寞身后事。该诗是乾元二年(759)秋,杜甫流寓秦州时所作。首四句从频梦写起,接下来的六句写梦中之事,末六句慨叹李白的坎坷遭遇,为其深致不平之意。“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是该诗的最后两句,意思是说李白必定名垂万古,但那毕竟是寂寞身后的事情了。杜甫的言外之意是说,人死后进入一种无知无为的状态,即使名声再大,也无补于生前的遭际。此二句与杜甫《醉时歌》中“德尊一代常坎坷,名垂万古知何用”两句意同。“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虽然由“千秋万岁后,荣名安所之”变化而来,但二者有着明显的不同。前者是对一种事实的认定,杜甫以一位诗人的敏感之心意识到李白的美名必定流传久远,同时也注意到他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后者主要是借一假设的情形来阐述一个道理,即:一切都是虚幻的,都是同归于腐朽的,期许成为颜、闵式的人物是愚蠢的。“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脱胎阮籍诗句而来,而写得相当精彩,前一句凸显李白在诗歌史上的独特价值,而后一句意思一转,为李白鸣不平,诗人的怜惜之情也就充分表达出来。这两句让我们深切体会到李杜二人兄弟般的情谊,这就有力地强化了《梦李白二首》(其二)这首怀人诗的主旨。

其它如杜甫《到村》“归来散马蹄”句,化用《文选》卷二七曹植《乐府四首·白马篇》“俯身散马蹄”句;杜甫《兵车行》“哭声直上干云霄”句,化用《文选》卷四三孔稚珪《北山移文》“干青云而直上”句;杜甫《法镜寺》“泄云蒙清晨,初日翳复吐”句,化用《文选》卷六左思《魏都赋》 “穷岫泄云,日月恒翳”句,等等均在继承中有变化,而非一味蹈袭。

再看“借句式”的情况。杜诗中,用与《文选》相似之句式的诗句共有13句。如“主人且勿喧,贱子歌一言”出白《文选》卷二八鲍照《乐府八首·东武吟》,其诗云:

主人且勿喧,贱子歌一言。仆本寒乡

士,出身蒙汉恩。……少壮辞家去,穷老还

入门。腰镰刈葵藿,倚杖牧鸡豚。昔如鞲上

鹰,今似槛中猿。徒结千年恨,空负百年

怨。弃席思君幄,疲马恋君轩。愿垂晋主

惠,不愧田子魂。该诗以主人公自述说唱的口吻,叙写一位有功军人暮年被弃归家的困苦境遇以及他的怨愤之情。首二句“为其时民间说唱常用开头语”,其中的“主人”是指听者, “贱子”是说唱者的谦称。“少壮辞家去,穷老还入门”以下六句写老军人被弃归家后的情形,最后六句抒发感慨。“昔如鞴上鹰,今似槛中猿”中的“鞲”是打猎的臂套,猎鹰站立其上,“槛”是圈兽的栅栏。这两句运用比喻的修辞手法,是说老军人当年像鞲上鹰一样矫捷勇猛,英姿勃勃;如今却像关在栅栏里的猿猴一样穷困潦倒,无能为力了。此处,诗人通过今昔的对比,表现出对老军人的同情,从而突出了该诗主旨。

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一诗借用了鲍照“主人……,贱子……”的句式:

纨绔不饿死,儒冠多误身。丈人试静

听,贱子请具陈。甫昔少年日,早充观国

宾。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是杜甫写给尚书左丞韦济的一首诗。诗歌直抒个人志向,自负才学,却困守长安,故多有壮志难酬之感叹。首二句是全诗的总纲。三四句是提示性语言,诗人指出自己有话要陈述,恳请韦左丞“试静听”。在此,杜甫借鉴了鲍照《乐府八首·东武吟》“主人……,贱子……”的句式,但稍作改变,把“主人”改为“丈人”,从而传达出不同的意义。鲍照的《东武吟》由于是乐府拟作,“主人且勿喧,贱子歌一言”两句是典型的民间说唱开头语,听者是泛化的:而杜甫的诗句却有具体的陈述对象,那就是尚书左丞韦济。另外,杜甫没有像鲍照那样,把这一句式直接放在诗歌的开头,而是先写出诗歌的总纲,再抛出“丈人试静听,贱子请具陈”二句,接下来具体陈述总纲的内容。杜甫借用鲍照的句式,却赋予了它新的内容。

杜甫在《有怀台州郑十八司户》中借用了前引鲍照《乐府八首·东武吟》中“昔如……,今似……”的句式,其诗云:

天台隔三江,风浪无晨暮。郑公纵得

归,老病不识路。昔如水上鸥,今为置中

兔。性命由他人,悲辛但狂顾,,出鬼独一

脚,蝮蛇长如树。呼号傍孤城,岁月谁

与度。此诗表达对老友郑虔的怀念之情。首四句叙述郑虔被贬台州,痛其归期无日。接下来的八句,仇兆鳌解释说:“此遥忆天台景事。前四,恐为人所嫉。后四,恐为物所伤”,表达出诗人对好友的怜惜、关切之情。鲍照“昔如……,今似……”的句式,是一对比的手法,诗人运用两个比喻,传达出老军人今昔不同的境遇。杜甫借用此句式后,略作改变,把“今似”中的“似”字改作“为”字,同样是一对比的手法,同样是运用两个比喻,表达郑虔今昔所处的不同环境。诗人认为郑虔在没有被贬前,如同水上鸥,是自由的;如今被贬官至台州,就像网中的兔子,没了自由。在此,诗人主要强调郑虔如今的遭遇,为后面的抒发情感作铺垫。借用这一句式,诗人极为形象地传达出郑虔如今身处的恶劣环境,以及诗人对他的深情厚谊。

其它如杜甫《太子张舍人遗织成褥段》“客从西北来,遗我翠织成”两句,借用《文选》卷二九《古诗十九首》“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的句式;杜甫《寒硖》“野人寻烟语,行子傍水餐”两句,借用《文选》卷二八鲍照《东门行》“居人掩闺卧,行子夜中饭”的句式,等等都有其精妙之处。

对于运用前人字句,唐代诗僧皎然在《诗式》中有过“三同”(即“偷语”“偷意”“偷势”)的论述,他认为“三同之中,偷语最为钝贼”,并举“偷语诗例”说: “如陈后主诗云:‘日月光天德’,取傅长虞‘日月光太清’,上三字语同,下二字义同。”若依皎然的观点,杜诗中出现的“直接引用《文选》原句” “改变《文选》语句一个字”“用与《文选》语句多个相同的字”“借用与《文选》语句相似之句式”等四类诗句,均为“偷语”之诗句,而杜甫也将成为一“钝贼”。这将与历史的定论产生[来自wWw.LW5U.com]抵牾。显然,皎然的说法是偏颇的,是不适用于杜甫的。前述四类杜诗的解读,已为我们提供了明确的答案。清人薛雪《一瓢诗话》云:“用前人字句,不可并意用之。语陈而意新,语同而意异,则前人之字句,即吾之字句也。”清人吴乔也说:“前人诗句甚多,后人白当有相同者,那能顾虑?但作者严绝三偷,惟求白尽吾意,偶同勿论也。”杜甫进行诗歌创作时,在“借字句”的这四类形式中,可谓达到了上述境界,而丝毫没有蹈袭的感觉。

二、化用诗意、句意的妙处

先看“整体化用诗意”的情况。杜诗整体化用《文选》诗作的有1首,即杜甫《白丝行》整体化用郭泰机《答傅咸》一诗。郭诗云:

皦皦白素丝,织为寒女衣。寒女虽妙巧,

不得秉杼机。天寒知运速,况复雁南飞。衣

工秉刀尺,弃我忽若遗。人不取诸身,世士焉

所希。况复已朝餐,曷由知我饥。

在这首诗中,郭泰机以有才华的寒女白喻,把傅玄一类出身高门世族秉持权势者比喻为衣工。李善注日:“素丝,喻德;寒女,喻贱也。”⑩素丝寒女由于地位卑贱,欲得到衣T的使用,时光渐逝,年岁将老,也未能如愿。之所以会如此,诗人认为原因就在于“人不取诸身,世士焉所希。况复已朝餐,曷由知我饥”。“人不取诸身,世士焉所希”中的“取诸身”,意谓应根据视听口问来了解和体验事物。这两句直指当时以出身高低来举拔人才的制度,是诗人对腐朽的门阀制度的批判与讽刺。最后二句,李善注道:“已朝餐而忘我饥,犹居贵而遗我贱。”⑩诗人又把矛头指向了坐享特权的顽固士族。诗人通篇用比兴,揭露了士庶对立的矛盾,抒发了怀才而不能被荐的怨愤。

杜甫《白丝行》诗云:

缲丝须长不须白,越罗蜀锦金粟尺。象

床玉手乱殷红,万草千花动凝碧。已悲素质

随时染,裂下鸣机色相射。美人细意熨贴

平,裁缝灭尽针线迹。春天衣著为君舞,蛱

蝶飞来黄鹂语。落絮游丝亦有情,随风照日

宜轻举。香汗清尘污颜色,开新何故置何

许。君不见才士汲引难,恐惧弃捐忍羁旅。

这首诗可分为两层,前八句为上层,后八句为下层。上层八句,如仇兆鳌所言:“有踵事增华之意。欲成罗锦,用尺量丝,故须长;所织花草,色兼红碧,故不须白。熨贴裁缝,制为舞衣也。”诗人在该层中有着鲜明的态度,即“已悲素质随时染”,对素丝的随时变质是感到悲痛的。下层八句,仇兆鳌亦有明确的解释:“有厌故喜新之感。蝶趁舞容,鹂应歌声.落絮游丝乘风日而缀衣前,比人情趋附者多。一经尘汗污颜,弃置何所,见繁华忽然零落矣。士故有鉴于此,不轻受汲引而甘忍羁旅,诚恐一旦弃捐,等于敝衣耳。玩末二语,公之不屑随时俯仰可知。”诗歌的末两句可谓点题之笔。

对比两首诗,在写法上,既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点。相同点表现在两首诗都是用白素丝起兴,李详说:“杜甫《白丝行》一诗命名制篇,全用其(《答傅咸》,引者注)意。”不同点表现在两首诗所表达的思想感情是完全不同的,钱谦益对此有过精到的阐释:“此诗用泰机之诗而反之。泰机以白丝寒女白喻,而致憾于衣工之弃我,以冀咸之相荐。公此诗谓白丝素质,随时染裂,有香汗清尘之污,有开新合故之置,所以深思汲以之难,恐惧弃捐而忍于羁旅也。”《白丝行》整体化用《答傅成》诗意,却有了质的变化。

次看“正面化用句意”的情况。杜诗中,正面化用《文选》句意的诗句有44句。如“窗中列远岫”出白《文选》卷二六谢朓《郡内高斋闲坐答吕法曹》一诗:“结构何迢遰,旷望极高深。窗中列远岫,庭际俯乔林。日出众鸟散,山暝孤猿吟。”此诗作于谢眺任宣城太守期间。诗人高斋闲坐,极目远望,思人遥深。全诗共十四句,前六句即笔者所引部分写景,接下来的六句写诗人的闲情雅趣,最后两句抒发一种高洁的情怀。“窗中列远岫,庭际俯乔林”是写诗人坐在高斋向外远望看到的风景,对此,吴小平有过精彩的分析:“一个‘列’,一个‘俯’,用得精心得意,把静止的山峦,矗立的乔木,写得风云挥霍,气象宏达,使它们闪现出飞动之状,带有主动性的色彩。仿佛不是诗人目接神往‘窗中’‘庭际’的山川景色,而是这些景物主动扑人诗人的襟怀、扑人诗人的眼帘一样。”诗人的构思是精巧的。

受谢朓“窗中列远岫”一句的影响,杜甫在《绝句四首》(其三)中写出了“窗含西岭千秋雪”这一名句。《绝句四首》(其三)是一首典型的以景写情的诗。通篇写景即通篇抒情,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与谢朓诗句一样,“窗含西岭千秋雪”也是以窗子为取景框,描写由窗中向外看到的景色;谢眺诗句中的“列”字强调了静景的动,杜甫诗句中的“含”字亦有异曲同工之妙。应该说,谢朓启发了杜甫的诗歌构思。但是两句又有明显的不同,从“远岫”二字来看,谢眺在描写窗外的山峦时,仅从空间角度着笔;而杜甫从时空合一的角度,描写了西山雪岭上终年不化的积雪。

其它如杜甫《忆郑南》“泉声带玉琴”句,正面化用《文选》卷二二陆机《招隐》“飞泉漱鸣玉”之意:杜甫《送从弟亚赴河西判官》“时危异人至”句,正面化用《文选》卷三七孔融《荐祢衡表》“遭遇厄运,劳谦日仄。维岳降神,异人并出”之意,等等亦在承袭中有发展。

再看“反面化用句意”的情况。杜诗中,反面化用《文选》句意的诗句有10句。“今愧孙登”出白《文选》卷二三嵇康《幽愤诗》:“欲寡其过,谤议沸腾。性不伤物,频致怨憎。昔惭柳惠,今愧孙登。内负宿心,外恧良朋。”《幽愤诗》是嵇康因吕安事件牵连入狱,在狱中所作。在所引八句中,诗人叙述自己因正直的个性所造成的种种失误。隐士孙登曾指出嵇康有才多识寡的毛病,后来嵇康入狱,被孙登言中。“昔惭柳惠,今愧孙登”两句是说从前曾白愧缺乏柳下惠那样坚持直道的精神,现在却悔恨为什么不听隐士孙登的告诫。借助该诗,诗人抒发了生平忧郁和对世事的愤慨。

杜甫在《特进汝阳王》中反用了嵇康诗句的意思,写成“终不愧孙登”一句,其诗云:

飘饮惟三径,严栖在百层。谬持蠡测

海,况挹酒如渑。鸿宝宁全秘,丹梯庶可

凌。淮王门有客,终不愧孙登。

此处所引八句作为该诗的结尾,叙述汝阳王对诗人的知遇之恩。王嗣奭对此曾有阐释:“己为淮阳门客,终可不愧孙登。盖嵇康所遇非时,而己所与游则贤王也,亦盛世也。”在此,杜甫虽然反用嵇康诗句之意,但我们能明显看出二者的继承变化关系。“今愧孙登”是说隐士孙登非常了解嵇康的优、缺点,“终不愧孙登”是说汝阳王对诗人接遇甚厚,诗人“喜见知于王也”。他人对诗人异常熟悉,这是二句的共同点,也是二句构思时的触发点。由于杜甫诗句反用嵇康诗句之意,所以它在诗中所起的作用也就与原句完全不同了。嵇康表达的是悔恨之情,有平铺直叙之感,而杜甫借用嵇康的典故,表达的是对汝阳王的感激之情,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

其它如杜甫《扬旗》“休适蛮与荆”句,反面化用《文选》卷二三王粲《七哀诗三首》(其一)“远身适荆蛮”之意;杜甫《陪王侍御同登东山》“无使霜露沾人衣”,反面化用《文选》卷二七曹丕《善哉行二首》 (其一) “霜露沾衣”之意等,限于篇幅,不再展开。

明人宋濂日:“诗之格力崇悲,固若随世而变迁,然谓其皆不相师可乎?第所谓相师者,或有异焉。其上焉者,师其意,辞固不似而气象无不同;其下焉者,师其辞,辞则似矣,求其精神之所寓,固未尝近也。”杜甫“借意”的三类形式,尤其是前两类,达到了“其上焉”的境界,“读之只觉其笔下白有古气,不觉其是学古得来”。杜甫真乃一学习前人的圣手!

三、结语

通过对杜诗中受《文选》影响之诗句的分类解读,我们可以发现,杜甫化用《文选》语句的方式是多样的、独特的。他对《文选》语句的化用或明显.或隐蔽,或照搬、或融化,都是将前人语句化入自己的诗句。皎然称这一现象为“偷”,未免求之过苛。这可以从两个方面得到进一步申述。一方面,杜甫对《文选》异常熟悉,他深谙《文选》之“理”。可以说,《文选》这部前代典籍作为一种遗传基因已经深深积淀于他的心中,深入到他的骨髓,成为他可以白由驾驭的知识资源。杜甫对《文选》语句的化用,是一种非常自然的行为,甚至可以说是来自他潜意识中的行为。另一方面,也是更关键的一个方面,杜甫深谙“文辞气力,通变则久”的道理。何谓“通变”?著名学者马茂元曾解释说:“在文学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就其不变的实质而言则为‘通’;就其日新月异的现象而言则为‘变’。”杜甫于“通”中求“变”,真正达到了如刘勰所说“变则其久,通则不乏”, “望今制奇,参古定法”的境界。同时,在“变”中诗人也极为注重创作主体“我”的加入,所以他“变”得精彩、出新。刘勰《文心雕龙》亦云:“参伍因革,通变之数也。”在沿袭中有所新变,这才是文学获得发展的正确途径。而这也正是杜甫化用《文选》语句给我们的最大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