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试论杜甫咏赞诸葛亮诗的影响和作用
杂志文章正文
试论杜甫咏赞诸葛亮诗的影响和作用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20        返回列表

何红英

作者:何红英,成都武侯祠博物馆,610041。

[摘要] 在历代吟诵诸葛亮的诗歌中,杜甫创作的诗篇最多,评价最高,而且影响也最大。杜甫从明君贤相的视角,以道德是非的标准,受民间口碑的影响把诸葛亮推向了人臣的顶峰。同时开启了后世咏怀诸葛亮的先河。《三国演义》选用了杜甫吟赞诸葛亮诗四首,数量虽不大,而意义深刻,影响很大。杜甫咏赞诸葛亮诗已融入武侯祠的文化内涵中,对成都武侯祠的作用和影响尤为显著:确立了成都武侯祠园林景观的基本特征,成为了解成都武侯祠历史沿革的史料来源,成为丰富武侯祠文化内涵的宝贵资料。

[关键词] 杜甫 诸葛亮 咏赞

在历代吟诵诸葛亮的诗歌中,杜甫创作的诗篇最多,评价最高,而且影响也最大。杜甫先后写下了《遣兴五首》 (之一、之二) 《蜀相》《登楼》《承闻故房相公灵榇,白阆州启殡归葬东都,有作二首》(之一)《武侯庙》《八阵图》《谒先主庙》《诸葛庙》《古柏行》《夔州歌十绝句》之九、《咏怀古迹五首》(之四、之五)《八哀诗·故司徒李公光弼》《八哀诗·赠左仆射郑国公严公武》《阁夜》《寄从孙崇简》《上卿翁请修武侯庙遗像缺落时崔卿权夔州》等18首咏诸葛亮的诗篇。在中国诗歌史上,创作数量如此之多、而且脍炙人口的咏诸葛亮诗,是绝无仅有的现象。

杜甫反复地、深情地咏赞诸葛亮,写下十几首咏赞诗,对诸葛亮进行了高度评价。以往学者多注重揭示杜甫咏赞诗的原因,而对这些诗篇的作用和影响有所忽略。本文则试图分析论述这些诗篇对后人认识诸葛亮,对诗歌史和深化《三国演义》主题,对丰富武侯祠的文化内涵等方面所产生的影响和作用。

一、把诸葛亮推向人臣的顶峰

杜甫不仅写下咏赞诸葛亮的诗篇最多,而且给予了他无以复加的高度评价。其评价之高,超过了史学家陈寿,开诸葛亮并列古代一流人臣伊尹、吕尚之先河。诸葛亮在年轻时,“每白比于管仲、乐毅”,这是他年轻时的抱负,出山从政后显示的才能、取得的功绩是否如其意呢?史学家陈寿在其《进诸葛亮集表》中说:“亮之器能政理,抑亦管、萧之亚匹也”。陈寿认为,诸葛亮是可以和管仲、萧何相媲美的贤臣良相,因为他的才干“于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南北朝时的北魏大臣崔浩却认为陈寿的这一评价偏高。他说:“(诸葛亮)不能与曹氏争天下,委弃荆州,退人巴蜀,守穷崎岖之地,僭号边夷之间,此策之下者。可以赵佗为偶,而以管、萧之亚匹,不亦过乎!”他认为诸葛亮只可以与西汉初年偏安南方的南越王赵佗为伍,比之为管仲、萧何,过分了。不过,史学界一直认为陈寿关于诸葛亮的这一评价是公允的。缪钺先生指出:“王鸣盛又补充说,陈寿入晋之后,撰次《诸葛亮集》,作表奏上,推许甚至,在《诸葛亮传》中,特附《亮集》目录,并所上书表,以表示尊崇,《传》后评中反复称赞他的刑赏之当,……赵翼也举出许多例证,说明陈寿对诸葛亮推崇备至。”虽然陈寿“很崇拜诸葛亮”,但他仍然实事求是地给予了诸葛亮以客观、公正的评价。也就是说,陈寿以诸葛亮为“管、萧之亚匹”的评价已经到顶了。

杜甫则从明君贤相的视角,以道德是非的标准,受民间口碑的影响把诸葛亮推向了人臣的顶峰。他的《咏怀古迹五首》之五一诗最为明显,最为突出。诗日:

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

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

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

运移汉祚终难复,志决身歼军务劳。

诗中的“宇宙”,指四方上下,古往今来;即是说:诸葛亮名满天下,永垂不朽。诗称诸葛亮为“宗臣”而不是忠臣,因为忠贞这一品质能做到的人很多,而能称为“宗臣”的,包括了他的人品、才干、功勋及受到后世尊崇的程度等多方面,这种为人所敬仰的社稷重臣则是凤毛麟角。如《汉书》曾将萧、曹称为“一代之宗臣”。三国孙吴的张俨也称诸葛亮、司马懿“亦一国之宗臣,霸王之贤佐也”。三分割据局面也是诸葛亮苦心谋划的结果,虽然如此,而其“才品之高,如云霄鸾凤,世徒以三分功业相衿,不知屈处偏隅,其胸中蕴抱百未一展,万古而下,所及见者,特云霄之一羽毛耳。”“万古”与“宇宙”相呼应,极言诸葛亮为历代人臣中出类拔萃的鸾凤,不可多得,不可多见,仅一二而已。

“伊吕”二人都是开国元勋,萧、曹二人系西汉初年的著名贤相。杜甫认为,诸葛亮是“大名垂宇宙”的“宗臣”,为世人所敬仰;他的才德功勋之高,独步历史长河;同千古帝师贤相伊尹、吕尚相比,不相上下;而西汉名相萧何、曹参就比之逊色多了。只是汉朝气数已尽,使他抱恨而逝,令人痛惜哀伤。此外,杜甫《蜀相》诗的“两朝开济老臣心”,倾情颂扬诸葛亮开创基业、匡济危时所建立的功勋和所尽职责之一片苦心;《八阵图》诗的“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赞诸葛亮以盖世之才成为三国第一人。杜甫还进一步把诸葛亮与儒家的最高典范周公、孔子相提并论,在《晚登瀼上堂》诗中说:“凄其望吕葛,不复梦周孔”。杜甫以“伊吕”来高度赞赏、评价诸葛亮,是有历史依据的,因为前人也曾用类似的比喻称颂过诸葛亮。蜀汉后主刘禅在诸葛亮死后的《策诸葛丞相诏》中日:“将建殊功于季汉,参伊、周之巨勋。”朝廷评价:诸葛亮在汉代衰落时建立的丰功伟绩,与前代的伊尹、周公比肩媲美。伊周,即伊尹、周公,两人都曾摄政,主持国政。“伊周”连用在《汉书》中有先例,曾称周勃“为汉之伊周”,所以蜀汉诏书沿用称颂诸葛亮。蜀国的彭羕“于狱中与诸葛亮书日:足下,当世伊、吕也,宜善与主公计事,济其大猷。”彭羕称诸葛亮为当代的伊尹、吕尚,也是因《汉书》中曾出现“伊吕”连用。之后两晋的论者也有这样的评赞。西晋张辅在《乐葛优劣论》中说:“余以为睹孔明之忠,奸臣立节矣。殆将与伊、吕争俦,岂徒乐毅为伍哉!”

虽然前人曾称颂诸葛亮如伊尹、吕尚,不过这些赞誉没有受到重视,也没有造成较大影响。是杜甫写出了“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这样的千古名句后,才真正将诸葛亮推向伊尹、吕尚这样的一流人臣高度,并得到广泛认可,广为流传。因为杜诗一出,在他之后同代和后代的评论中,均弃“管萧”之说而称颂诸葛亮为“伊吕”。这既是对杜甫评价、称颂诸葛亮的认同,更是杜诗的影响所致。

在唐代,杜甫之后有沈迥的《武侯庙碑铭并序》日:“在昔君臣合德,兴造功业,有若伊尹相汤,吕望兴周,夷吾霸齐,乐毅吕燕。”尚驰的《诸葛武侯庙碑铭并序》日:“向令伊、吕并世而生,殷、周易地而处,则太甲不放桐宫,而四海咸理,诸侯不誓孟津,而天下大定。但为天不假年,忠尽莫就,生居于后,功绩在其下耳。”裴度在成都武侯祠撰写的《蜀丞相诸葛武侯祠堂碑铭并序》认为:“陈寿之评,未极其能事,崔浩之说,又诘其成功,此皆以变诈之略,论节制之师,以进取之方,语化成之道,不其谬与!……铭日:尚父作周,阿衡佐商,兼齐管、晏,摁汉萧、张,易代而生,易地而理,遭遇丰约,亦皆然矣。”其后宋明清的评论、诗歌均追随杜诗,将诸葛亮比作伊、吕。兹以诗歌为例,举各代一二首于下。宋代陆游《游诸葛武侯书台》诗日: “出师一表千载无,远比管乐盖有余。”元人胡助《孔明草庐图》诗云:“人物白是伊吕徒,甘服巾帼遮长驱。”明人孙承恩《诸葛武侯》诗日:“堂堂诸葛公,道本伊吕匹。”清人仇兆鳌评论说:“少陵题先主武侯诗,特具论世知人之识,从古诗家所仅见者。”杜甫“伯仲之间见伊吕”的赞誉和评价,淹没了陈寿的“管萧之亚匹”的评判。诸葛亮与伊尹、吕尚为俦的形象因杜诗的影响而深入到士人和百姓的心中。

二、咏赞诸葛亮诗在文学上的影响

杜甫称颂、评价诸葛亮的诗句简要、鲜明、突出,为士人们所认同,很快得到流传。千百年来,杜甫在咏赞诸葛亮诗中表达出的思想、情感,对诸葛亮的崇敬、评判,流露出的惋惜、哀怨,深深感染、影响了士大夫和民众。这一影响在文学上明显而深远。

1、对后世咏赞诸葛亮诗歌的影响。

唐代诗人,主要是杜甫的咏赞诸葛亮诗,开启了后世咏怀诸葛亮诗的先河。《诸葛亮研究集成》一书的《诗词曲赋卷》收录历代咏赞诸葛亮的诗歌800余首@,从中可以看到杜甫咏赞诸葛亮诗的巨大影响。“千古勋名垂宇宙”“大名宇宙垂芳久”“吞吴遗恨失堪伤”“宗臣鱼水失吞吴”“谁识当年开济心”“伊周伯仲才难得”“锦官城外柏森森”“翠柏黄鹂自古今”“宗臣遗像在”“丞相祠堂桧柏间”“千年古柏传心事”等有杜诗痕迹的这类诗有近百首,形成中国诗歌史上的一种奇特现象。鉴于此类诗歌之多,仅举一二如下:宋人王十朋《题诸葛武侯祠》:“我来再拜瞻遗像,泪满襟如老杜诗。”明人杨畅《昭烈祠》: “应忆吞吴丞相恨,不堪吊古少陵诗。翠华想象人何在,伏腊与今感岁时。”清人陈廷敬《题运翁先生忠武志后》:“三同枉顾同鱼水,万古云霄一羽毛。”清人邵墩《武侯祠》:“鱼依方得主,龙卧更何期。伊吕追前代,关张共一时。……应偕孙若子,宇宙大名垂。”

这些咏赞诸葛亮的诗篇,有的是在吟诵诸葛亮时联想到杜甫的诗句,有的是模仿杜诗的写法,有的将杜甫咏赞诸葛亮的诗句嵌进或者化人白己的诗里,有的追随杜诗将诸葛亮比作伊吕,或者伊周。总之,杜甫咏赞诸葛亮诗的影响在这一热潮中处处可见。

2、对《三国演义》的影响。

《三国演义》选用了杜甫吟赞诸葛亮诗四首,分别是《八阵图》、《蜀相》、《咏怀古迹五首》之四、之五,以作为塑造人物、表达主题思想和感情的要素。数量虽不大,而意义深刻,影响很大。诸多三国演义专家著书撰文对此进行了阐述。

郑铁生先生其专著《三国演义诗词鉴赏》中举《蜀相》诗为例说: “此诗是《三国志平话》、嘉靖本《三国演义》、毛氏本《三国演义》共同选取的一首论赞诗。从平话到毛本经过几百年,小说中论赞诗的变化很大,为什么罗贯中、毛宗岗都保留了成书过程中留成下来的这首诗呢?我以为重要的一点是这首杜诗感情之深,概括之强,为小说的议论大大增色。‘三顾’与小说三顾茅庐、‘两朝’与辅佐刘备父子开创基业的情节丝丝人扣,把武侯一生的才德、抱负和功业,凝练成一联诗,既典型又概括,且字字浸泪,行行蘸血。‘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警策地[来自www.lw5u.Com]写出了历代人民,包括为正义的事业战斗不幸赍志而殁的英雄,对武侯的追思和景仰。这与小说情节流露出来的倾向和感情是十分吻合的。象这样的论赞诗,既把诗歌的优长发挥出来了,又强化了小说思想的深度。”他认为,《三国演义》借用杜诗,是因为作者对诸葛亮的情感心态与杜甫一样,在崇尚、倾慕的同时,表达出强烈的忧患心态。杜甫诗歌对诸葛亮的赞颂,以及表现出的思想情感都深深影响了《三国演义》的作者。

陈翔华先生也在其专著中指出:“罗贯中突出地描写诸葛亮及其故事,在思想上显然承袭杜甫《蜀相》、《咏怀古迹》(五)……等诗意。今见元至治刊本《三国志平话》与明嘉靖刊本《三国志通俗演义》,也都引杜甫、胡曾等唐人的诗作,成为小说中的艺术描写组成部分。明《清平山堂话本》欹枕集下《夔关姚卞吊诸葛》,除引录杜甫《八阵图》诗外,还写姚卞填词:‘三顾频烦,两朝开济,何处寻遗迹?’‘见说祠堂今尚在,中有参天松柏。巡蜀英谋,吞吴遗恨,俯仰成今昔’等句,也都是从杜甫《蜀相》、《夔州歌》、《八阵图》等变化而来的。以上可见唐代(杜甫)咏怀诗对于后世的诸葛亮故事创作及形象的描写,具有相当大的影响。”毛宗岗在评改《三国演义》后写《读三国志法》,认为该书塑造的诸葛亮形象是一奇,是一绝。他说:“历稽载籍,贤相林立,而名高万古者,莫如孔明。……比管、乐则过之,比伊、吕则兼之。——是古今来贤相中第一奇人。”这简直与杜诗“伯仲之间见伊吕”、“万古云霄一羽毛”一脉相承,可以说是其最好的注脚。

三、对武侯祠的作用和影响

杜甫咏赞诸葛亮诗已融人武侯祠的文化内涵中,对成都武侯祠的作用和影响尤为显著。

1、成为了解成都武侯祠历史沿革的史料来源。

成都最早的武侯祠在少城,西晋时李雄割据四川时所建。现在位置上的武侯祠何时始建,君臣合祀是如何发展而来,现存只有宋绍兴三十年( 1160)任渊的《重修先主庙记》记载了这一状况。碑记说:“成都之南三里许,邱阜岿然日惠陵者,实昭烈‘弓剑’所藏之地。有庙在其东,所从来远矣。大殿南向,昭烈弁冕临之。东夹室以附后主;而西偏少南,又有别庙,忠武侯在焉。古柏参天,气象甚古。”而这种陵、庙、祠在城南相毗邻的状况是何时形成的呢?这还得从杜甫咏诸葛亮的诗中去探寻。

首先杜甫的《蜀相》诗描述了这一位置上的武侯祠,以后在其他诗中提到这里的先主庙(“船移先主庙,洗药浣花溪。”《绝句三首》其二);还有后主祠(“可怜后主还祠庙” 《登楼》)。后来在夔州的《古柏行》诗中说:“忆昨路绕锦亭东,先主武侯同閟宫”,将唐代刘备墓旁的先主庙、后主祠,及与武侯祠相毗邻的状况如实勾勒出来,佐证了宋代任渊关于南郊刘备陵庙与武侯祠在一起的记载。因此,《蜀相》和相关杜诗,成为今天研究成都武侯祠君臣合祀历史沿革的第一手资料。所以武侯祠的专家指出:“(《蜀相》诗)是现存史籍中最早谈到‘丞相祠堂’即成都武侯祠的宝贵史料。它甚至为我们推断武侯祠迁到这里的大概时间提供了佐证!”的确,现在通行的说法,南郊武侯祠的出现在公元五世纪,就是从公元760年的《蜀相》诗中的古柏树龄有两百多年来确定的。

2、成为丰富武侯祠文化内涵的宝贵资料。

武侯祠由祠庙、殿宇、塑像、碑刻、匾联等文化元素组成,而匾联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和书法、雕刻结合,与建筑、园林融为一体,堪称中华传统文化特有的瑰宝。杜甫咏赞诸葛亮的诗句很早就成为匾联内容,融人武侯祠的文化中。这在全国各地的武侯祠中均可看到,不过尤以成都武侯祠为最。成都武侯祠用杜甫咏赞诸葛亮诗句的匾联达12副之多,成为引人瞩目的重要文化特色。

如匾额有:“名垂宇宙”(雍正甲寅,1734年,果亲王爱新觉罗·允礼书) “开济老臣”(嘉庆17年壬申,1812年,朱怀班题),“先主武侯同閟宫”(清人完颜崇实书),“万古云霄一羽毛”(今人徐悲鸿书);楹联有:“伊吕允堪俦,若定指挥,岂仅三分兴霸业;魏吴偏并峙,永怀匡复,犹余两表见臣心。”(康熙壬子,1672年,宋可发题)“唯德与贤,可以服人,三顾频烦天下计;如鱼得水,昭兹来许,一体君臣祭祀同。”(嘉庆庚辰,1820年,蒋攸铦题)“诸葛大名垂宇宙,元戎小队出郊垌。”(集杜句,失名)“仰古柏之森森,典型非远;溯大儒之蔼蔼,笑貌依然。”(清人张清夜题)“管乐自居,竞[来自WWw.lw5u.com]成伊吕;关张同志,已慑孙曹。”(清人张清夜题)“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今人冯灌父书)“三顾频烦天下计,一番晤对古今情。”(上联用杜甫诗句,今人董必武书)“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今人沈尹默书)

此外,还有以杜甫咏诸葛亮诗句命名的庭院,如取意“隔叶黄鹂空好音”的“听鹂馆”,取义“映阶碧草白春色”的“碧草园”,取义“香叶终经宿鸾凤”的“香叶轩”,取义“树木犹为人爱惜”的“爱树山房”等。馆藏文物中还有大量关于这些杜诗的书法作品、诗意画等,其中不少已被定为国家等级文物。如著名画家陈子庄的大型国画《锦官城外柏森森》,已是成都武侯祠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千百年来,杜甫咏赞诸葛亮诗以不同的文学艺术形式融人到武侯祠文化中,不少已成为重要的文物,受到人们的喜爱。

3、确立了武侯祠园林景观的基本特征。

唐代成都武侯祠柏树成林,郁郁葱葱,气象不凡。杜甫抓住这一具有典型特征的视角景观,先从远处眺望进而询问,想象古柏深处的丞相祠堂。于是,他以“柏森森”作为武侯祠外景观的重要特征写出名篇《蜀相》。后来在夔州作《古柏行》,又追忆成都武侯祠的古柏“崔嵬枝干郊原古”,赞其高大壮观。杜诗前后的吟咏,使成都武侯祠的古柏额外受人关注。成都武侯祠古柏是何时、何人所植,今已无资料可考。但因杜甫的吟咏,李商隐于大中六年( 852)来拜谒武侯时,专门写下《武侯祠古柏》一诗;段文吕作《武侯庙古柏铭》,刻石立于祠庙;宋代陆游家藏有武侯祠古柏图,因而作《古柏图跋》;田况著《古柏记》,范镇写《武侯庙柏》等等。他们都因杜甫钟情于祠庙的柏树而纷纷撰文赋诗,后来甚至赋予古柏以灵气,将武侯祠的古柏神化。

至于明清时关于吟诵成都武侯祠古柏的诗赋,更是举不胜举。如:明人薛碹《诸葛武侯庙》之七日:“欲问祠堂何处是,锦官城外柏森森。”明代王越在维修襄阳隆中草庐时,增设十处景点。其中即根据杜诗而特别设置“古柏亭”。修好后,他作《隆中十景·古柏亭》诗日:“锦官城外柏森森,几度曾歌杜甫吟”,以此点明修亭的缘由。清人徐本衷《祠堂古柏》诗曰:“祠堂古柏旧垂名,开元老杜倍关情。森森耸翠争凌拔,落落盘踞讶神明。”

杜甫对武侯古柏的吟咏影响既深远又广泛。因此,“‘柏森森’就成为武侯祠之一大胜景,同时也使后来祠庙园林的维护、建设有了一个文化定式。”@现存庙志专章详细记录了清代重建后补种柏树的情况,如康熙十一年、乾隆七年、乾隆三十九年、乾隆五十三年、道光三年、道光六年等历年补种柏树的数目,以及成活多少,均一一记录在案,足以说明柏树在武侯祠的重要地位。杜甫《蜀相》诗第一次把古柏与诸葛亮联系在一起,使苍翠长青、正直坚强的古柏成为诸葛亮的人格品质的写照。古柏从此受到文人雅士的吟赞,“柏森森”成为了成都武侯祠的一种象征,一个文化符号。

历史学家评判历史人物立足于对历史贡献的大小,对历史进程起作用的大小,而文学家、诗人则更多地以道德是非进行评判,不以成败论英雄。所以,他们根据自己的意愿、理想,取材相关的史实,描写出一个高大的诸葛亮形象。陈翔华先生指出:唐代诗人咏怀诸葛亮的“目的是借以抒发自己的情怀和寄托个人的感慨,而不是作科学的历史评价”。杜甫正是如此,他在寄情抒怀的同时,从期盼明君贤相的角度,有感于士人百姓的口碑把诸葛亮推向了人臣的顶峰,留下了“诸葛大名垂宇宙”,“万古云霄一羽毛”,“伯仲之间见伊吕”,“功盖三分国”等赞词和评语。这些简要鲜明的赞词、评语,深深影响着后世对诸葛亮的评判、认识;这些名篇佳句,至今仍然在三国文化领域闪烁着耀眼的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