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黄庭坚与成都杜甫草堂
杂志文章正文
黄庭坚与成都杜甫草堂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91        返回列表

[摘要] 黄庭坚是“宋诗”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一生喜爱杜诗,学习杜诗,秉承杜诗传统。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也因杜、黄二人之间的师承关系而陈列和收藏了不少有关黄庭坚的文物。本文拟就黄庭坚对杜甫的尊崇谈一点浅见,并对成都杜甫草堂有关黄庭坚的文物藏品等作一简要介绍。

[关键词] 黄庭坚 杜甫 尊崇 草堂文物

黄庭坚( 1045 - 1105)是宋代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字鲁直,自号山谷道人,晚年又号涪翁。他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位杰出人物,在诗词文章和书法艺术方面均取得了很[来自wWw.lw5u.com]高的成就。他早年以诗词文章受知于大文豪苏轼,与张耒、晁补之、秦观并称“苏门四学士”。在宋代诗坛上,苏轼是成就最为杰出的诗人,而黄庭坚则是宋诗特征最为典型的代表人物,《宋史》卷四四四《黄庭坚传》云:“庭坚于文章尤长于诗,蜀、江西君子以庭坚配轼,故称‘苏、黄”。著名学者缪钺先生在其《论宋诗》中也指出:“宋诗之有苏、黄犹唐之有李、杜。元{右以后,诗人叠出,不出苏、黄二家。而黄之畦径风格,尤为显异,最足以代表宋诗之特色,尽宋之变态。”而且,黄庭坚又是宋代最大的诗歌流派——江西诗派的实际开创者。此外,在书法方面,他的书法受颜真卿等人的影响,并自成一家,与苏轼、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

一、黄庭坚对杜甫的尊崇

著名学者钱锺书先生曾在其《宋诗选注》中说过这样一段话:“自唐以来,钦佩杜甫的人很多,而大吹大擂地向他学习的恐怕以黄庭坚为最早。”众所周知,黄庭坚的尊杜学杜除受家庭的影响外,时代风气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杜诗之显,至宋而盛。《蔡宽夫诗话》云:“景祐、庆历后,天下知尚古文,于是李太白、韦苏州诸人,始杂见于世。杜子美最为晚出,三十年来学诗者非子美不道,虽武夫、女子皆知尊异之,李太白而下殆莫与抗。文章显隐,固自有时哉!……老杜诗既为世所重,宿学旧儒,犹不肯深与之。”从这段记载中可以看出,杜诗虽然为世人所尊崇,但还不为“宿学旧儒”所重视。直到王安石、苏轼、黄庭坚等大诗人登上文坛后,这一局面才被彻底改变,尊杜学杜遂成为了整个诗坛的共识,乃至出现了“千家注杜”的盛况。莫砺锋先生认为:“北宋中叶开始的尊杜倾向并不是少数诗坛巨子的个人选择,而是整个诗坛的共识。”杨经华先生在其《宋代杜诗阐释学研究》中写道:“自王安石、苏轼对杜诗的推崇和重新阐释之后,杜甫的地位虽已日益不可动摇,但真正将杜甫推尊到宋诗宗祖的神坛的,却是黄庭坚及其所开创的江西诗派。”对黄庭坚在推尊杜甫过程中的主要作用给予了充分肯定。仇兆鳌《杜诗褒贬》也云:“秦少游推为孔子大成,郑尚明则推为周公制作,黄鲁直则推为诗中之史,罗景纶则推为诗中之经,杨诚斋则推为诗中之圣,王元美则推为诗中之神。”黄庭坚身处在这样的学杜研杜的热潮之中,他不仅深受时代思潮和文化环境的影响,而且还在其中“推波助澜”,大力倡导对杜甫的学习和继承,致力于弘扬杜甫诗学。

宋祁在《新唐书·杜甫传赞》中称赞杜甫说:“浑涵汪茫,千汇万状,兼古今而有之。它人不足,甫乃厌馀。残膏媵馥,沾丐后人多矣。”可以说,杜甫以后的中国著名诗人,没有人不受杜甫“沾丐”的,无人不受其影响。黄庭坚也不例外,他一生喜爱杜诗,学习杜诗,推崇杜诗,他的诗歌创作也是通过学杜而形成自己独特的诗歌风貌的,他对杜甫的学习既有继承,也有创新。关于黄庭坚对杜诗的学习、继承与创新,黄诗与杜诗的渊源关系等,历代学者在有关论著中有许多非常中肯的评论,仅《杜甫研究学刊》就发表有莫道才《黄庭坚论杜甫》,张志烈《杜甫在二十一世纪——从王安石黄庭坚题杜甫画像诗说起》,黄镇林《语不惊人死不休——略论黄庭坚学杜》,陈耀东《黄庭坚论杜甫与寒山子——兼论杜诗中的佛学禅宗意蕴》,陈善巧《诗义与诗艺的[来自www.LW5u.coM]并进——论黄庭坚在蜀中时期对杜甫的推崇》,赵曼、陈景阳《(九家集注杜诗)中宋代宋祁、王安石、黄庭坚三家注杜考》,徐希平《杜甫、黄庭坚与中国大雅文化论——写在纪念杜甫诞生1300周年及四川丹棱大雅堂重建时》等多篇论文,他们分别从不同角度阐述了黄庭坚对杜甫的尊崇和学习,故本文在此就不再赘述。

二、黄庭坚与成都杜甫草堂

杜甫于唐肃宗乾元二年(759)岁末来到成都,并在次年春于浣花溪畔建成草堂。杜甫在草堂前后居住了三年零九个月,于唐代宗永泰元年(765)五月离开成都南下。此后,草堂渐渐荒芜。到唐末,诗人韦庄沿浣花溪畔寻得柱砥犹存的草堂遗址,为纪念杜甫重建了一间茅屋。成都杜甫草堂遗址由此得以被确认。从此以后,历代对草堂进行过十多次培修、重建,其中以明弘治十三年和清嘉庆十六年两次规模最大。这两次重建,奠定了后世草堂依中轴线对称的多重院落式布局的基础,并流传至今。

在今天的成都杜甫草堂工部祠中,正中设有杜甫神龛,东西两侧分别是南宋诗人陆游和北宋诗人黄庭坚的泥塑像。为什么要用他们二人配祀杜甫呢?原因有三个:一是他们三人心迹相同,黄庭坚和陆游在诗歌创作上都十分推崇杜甫,学杜卓有成就,与杜甫忠君爱国思想一脉相承;二是黄庭坚、陆游与杜甫一样,都不是蜀人但都曾经寓居蜀地,写下不少吟咏蜀中风物的诗篇,而且又“去蜀而不忘蜀”,故深得蜀地百姓的敬重;三是殿内若只塑杜甫一人,异乡做客,难免过于孤单,如果三人一堂,既可共论诗艺,免除冷清,又可同受祭礼,以盛香火。三尊塑像均为清代民间艺人所塑。陆游像塑于嘉庆十七年( 1812),黄庭坚像则塑于光绪十年(1884)。杜甫像前有一副清人钱保塘撰、近代商衍鎏补书的楹联:“荒江结屋公千古,异代升堂宋两贤。”下联对黄、陆二人的诗学成就及其对杜甫的配祀作了恰如其分的评价。

成都杜甫草堂现陈列有三通有关黄庭坚的石碑,均刻于光绪十年( 1884)四川总督丁宝桢增塑黄庭坚像之时,是杜甫草堂历史上重要的文献资料和文物。第一通是《捐置杜祠祭基金立案碑》,撰文者、书写者均不详。此碑现陈列于工部祠内,史料价值极高,碑文记述了光绪十年四川总督丁宝桢始行春秋祭礼和创立杜祠基金,以及添置黄庭坚像配祀杜甫的缘起与经过,“卑府更有请者,杜公祠内旁列陆先生务观神龛,既非附祀,又非门人,屈之旁坐,于义未协。拟将放翁神龛移之正面之西,再添黄先生鲁直神龛于正面之东。查黄先生曾为涪州别驾,蜀士慕从讲学,宋史称其诗得法杜甫,则照陆先生之例,与杜公鼎足而三,尤属德邻不孤”。

第二通是黄庭坚后人黄云鹄绘画并题跋的《黄山谷先生小象刻石》,现陈列于工部祠内,碑面右上侧为题名《黄山谷先生小象》,中间为黄庭坚像,左下侧为题跋: “先文节公以涪州别驾,安置戎州,寓蜀最久,风节人所共知,生平诗法一尊杜文贞。光绪甲申,大府援陆放翁附祀之例,列公位于杜公左方,特举亦公义也。云鹄世系为公三十九代裔孙,谱牒昭然,不敢引嫌自匿,尤不敢忘大府表彰前德之盛意,谨摹公像,立石座前,用伸忻仰,并识缘起于后。”简述了黄庭坚像配祀杜甫的缘起。黄云鹄(1819 - 1898),蕲州(今湖北蕲春县)人。清咸丰、同治、光绪年间著名学者,经学家、文学家、书法家。黄云鹄于咸丰三年中进士,授刑部主事,历任兵部郎中、马馆监督、成都知府、四川代理按察使等职。在四川从政二十余年,劝民事,理冤狱,设养济院,勤政爱民,为官清廉,人称黄青天。后以老罢归。主讲钟山、江汉书院数年。著有《实其文斋文抄》、 《兵部公牍》、《花潭集咏》、《实其文斋诗抄》、《念昔斋寤言图纂》、《学易浅活》、《群经引诗大旨》、《归田诗钞》、《粥谱》等。黄云鹄“生平善书,尤喜擘窠大字”,也工写兰竹,在蜀、鄂两地留下的墨迹,至今为人所称道。

第三通是《浣花草堂附祀黄涪翁陆放翁记刻石》,陈列于工部祠内,吴克讓撰文,唐应莹书丹。碑文长达一千四百余字,主要记叙了以黄庭坚、陆游附祀杜甫的理由和过程。吴克讓,清末新津人,生平不详。唐应莹,字斐青,唐焕章之子,清末四川华阳人,曾任开县训导、宁远知县。其生平事迹附载于民国廿三年《华阳县志》卷十五《人物》第七之九《列传·唐焕章》之中。

此外,成都杜甫草堂还收藏着数件有关黄庭坚的书画作品,这些作品大多是清人的绘画作品,如蒋廷锡《兰花图》、钱善言《兰草图》、王溥《山水图》、叶伯子《蔬菜图》、汪恭《腊梅图》、邵琳《南崖秋景图》、王可亭《梅花图》等,其内容有兰草、梅花、人物、山水等,且多为黄庭坚诗意画,这些作品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黄庭坚对后世的影响,以及清人对黄庭坚诗歌的喜爱。以上画作,当以清朝康熙、雍正年间著名的花鸟画家蒋廷锡创作的《兰花图》艺术价值最高。

黄庭坚以诗词文章以及书法著称于世,对后世影响非常深远,故后世许多书法家或以黄庭坚的诗词文章为题材进行艺术创作,或临摹黄庭坚的书法墨迹,从而为后世留下了许多极为珍贵的书法艺术作品。成都杜甫草堂所收藏的有关黄庭坚的书法作品,为数不少,多达68件,其中有不少名家的墨宝,明代书法家则有董其昌书黄庭坚诗,清代书法家则有王文治书黄诗《呈外舅孙莘老二首(其一)》、闵钊书《黄山谷题语》、何绍基书黄诗《咏伯时画冯奉世所获大宛象龙图》、翁同龢书黄诗《题伯时画松下渊明》、陈希祖书黄诗《呻吟斋睡起五首呈世弼五首之一》、梁同书《录黄山谷孙防对话》、赵藩书《集苏东坡黄山谷句联“十年揩洗见真妄,一尊相属要从容”》、文龙书《集黄山谷苏东坡句“蛛丝镫花助我喜,蜡屐长筇枝伴此行”》、曹典初书黄诗《题刘将军画鹅诗》、郭宗仪书《录黄山谷文》等。近代书法家则有李瑞清书黄诗《苦笋赋》及其临黄庭坚书刘禹锡诗《经伏波神祠》,彭聚星书黄诗《岩下放言五首之池亭》、陈宝琛书黄诗《客从潭府渡客自潭府来称明因寺僧作静照堂求予作》、颜楷书《黄山谷诗》、马一浮书黄庭坚《辛酉憩刀坑口》诗句等。而近代书法家顾印愚所书的有关黄庭坚的书法作品,杜甫草堂就收藏有《书黄山谷手札》、《书黄山谷论书法文》等7件。杜甫草堂收藏的现代书法家沈尹默作品共计约70件,仅其有关黄庭坚的书法作品也多达6件,计有《戏题巫山县用杜子美韵》、《黄山谷诗评》、《题玉京轩》、《次韵奉答吉老并寄何君庸》、《黄山谷“自作草书后”》、《黄庭坚句集联“虎儿笔力能扛鼎,燕子日长宜读书”》,由此可见顾印愚、沈尹默对黄庭坚诗歌的喜爱。有的书法家为表达其对黄诗的喜爱,还在其书作之后题写跋语,如清何绍基在其书黄山谷《演雅》诗后评价道: “山谷《演雅》固是绝调。”周肇详也在其书黄诗《梨花诗》后写道:“此黄涪翁《梨花诗》也,余喜诵之,因书。”此外,还有书法家对黄庭坚的书法予以了极高的评价,如清代吴国宝《黄庭坚论书节句“学书端正则窘于法度”》,其作品右侧有沈尹默题跋一则: “山谷书以韵胜,笔圆而意遒,寓刚于柔,且多逸趣。但有习气耳。彼尝有句云:世人但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余以为此语亦可以移赠世之学黄书者,拘于形,似而不得,故相去远矣。尹默题记。”

众所周知,成都杜甫草堂素以收藏杜集版本宏富而著称于世,但其馆藏中还收藏有不少有关黄庭坚的版本,则鲜为人知。据统计,该馆现收藏有关黄庭坚的古籍版本(包括民国时期出版的线装书)多达八十余部,近千册,其中善本也有18部,当是全国收藏黄庭坚诗文集版本较多和较为集中的收藏机构之一。从版本时代上看,最早的版本为明弘治刻本《山谷黄先生大全诗注》,最晚的版本则为民国卅二年( 1943)上海涵芬楼影印本《山谷外集诗注》。从版本的类型上看,则大多数为刻本,此外还有部分手抄本、石印本、聚珍版印本、影印本,以及日本刻本等。明刻本黄集共有5种11部,即明弘治刻本《山谷黄先生大全诗注》,明嘉靖六年( 1527)刻本《黄山谷全集》,明万历廿七年( 1599)张同德校刊《宋黄太史公集选》2部,古吴积秀堂刻本《黄山谷先生全集》。而明刻本《重刻黄文节山谷先生文集》则多达六部,有徐岱编刻本、光启堂王荆岑刊本、光启堂王凤翔刻本。杜甫草堂收藏的明万历廿七年( 1599)张同德校刊《宋黄太史公集选》等三部古籍曾经被《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所著录,足见其版本之珍贵。清刻本黄集数量众多,达四十余部,仅乾隆时期的善本就有6部:即清乾隆刻本《豫章先生遗文》、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树经堂刻本《黄诗全集》,乾隆十四年( 1749)和四十七年(1782)的武英殿聚珍本《山谷诗注》。其余清刻本的种类有:《山谷诗集注》、《黄山谷全集》、《黄诗全集》、《黄文节公年谱》、《黄山谷题跋书后》、《宋黄文节公全集》、《山谷外集》、 《山谷全集》、 《山谷诗注》、《山谷老人刀笔》、《豫章黄先生别集》、《宋黄文节公文集》、《豫章先生七家年谱》、《山谷全书》、《山谷诗钞》、《山谷集》、《宋黄文节公诗全集》等。民国时期的黄集数量也不少,也有二十余部。以上黄集版本,特别是明刻本和清乾隆刻本等均具有较高的历史文献性、学术资料性,其版本价值也较高。黄集版本众多,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明清以来人们对黄庭坚诗文的热爱,及对其诗文研究的广泛和深入。

黄庭坚是为四川的文化建设作出过重大贡献的诗人。他在宋哲宗元祐时期任秘书省校书郎、兼国史编修官等职。公元1094年,黄庭坚因编修《神宗实录》失实的罪名,被贬为涪州(今重庆涪陵)别驾,黔州(今重庆彭水)安置,1098年又被安置戎州(今四川宜宾),直到公元1100年宋徽宗即位后才被赦免东归。在蜀地的六年多时间,黄庭坚尤其推崇杜甫的东西两川及夔州诗作。他之所以对杜甫这部分诗歌情有独钟,一是因为他谪居蜀中,与杜甫流寓四川的生活经历相似,有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共鸣,二人可谓心迹相同。二是杜甫此时期的诗歌代表了杜甫最高的创作水准,备受人们推崇,当然,黄庭坚对此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因此,黄庭坚在谪居戎州期间,就想找一位既有财力又乐意资助文化事业的人,来帮助自己完成尽刻杜甫东西川及夔州诗的心愿。这时,丹棱(今属四川眉山市)名士杨素翁听说此事以后,专程前往戎州拜望黄庭坚,请求从事此事。事情谈妥之后,杨素翁则倾其所有家财,最终完成了黄庭坚所书杜甫诗碑的制作,并建了一座堂屋于丹棱县城南笔架山。元符三年( 1100)堂屋建成以后,黄庭坚亲自为堂题名日“大雅堂”,并作《大雅堂记》。他将此堂题名为大雅,乃有尊崇杜诗为中国诗歌正统之意。可惜的是,大雅堂与碑刻,现均荡然无存。然而,值得欣慰的是,近年,当地政府为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再现黄庭坚的书法艺术风采,促进地方旅游经济发展,计划在原址重建大雅堂,并将以其为核心建立大雅堂文化风景旅游开发区。

成都杜甫草堂是诗圣杜甫流寓成都时的故居,是蜚声全球的中国文学圣地。早在1995年,杜甫草堂博物馆就计划建造一座“杜诗艺术殿堂”以反映杜甫及其所代表的中国诗歌文化,但当时因资金缺乏而未能实施。2000年,建造“杜诗艺术殿堂”的计划又提上了议事日程,最后,经过杜甫研究、历史、美术、建筑等多方专家的论证、研讨,决定利用草堂现有的大雄宝殿建筑,采用雕塑和壁画的艺术形式,打造一座足以表现中国诗歌文化和杜甫一生的艺术殿堂。并且,根据四川省杜甫学会会长、四川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导师张志烈先生的建议,为标举中国古典诗歌的优秀传统,同时为纪念黄庭坚丹棱大雅堂,决定把这座诗歌圣殿命名为“大雅堂”。成都杜甫草堂大雅堂于2002年初建成,并于当年2月10日正式向游人开放。大雅堂占地面积达500平方米,它除了一幅反映杜甫生平及诗作的巨型磨漆壁画《诗圣杜甫》外,还陈列着十二位中国古代杰出诗词作家塑像。《诗圣杜甫》磨漆壁画由四川省多位艺术家倾力合作,耗时3年创作完成。其中,磨漆画的画稿由时任四川省美协主席钱来忠担纲、著名人物画家吴绪经等名家主创,经过反复推敲、修改,五易其稿后才最终定稿。而壁画的制作则是在被中国文联授予“中国十大民间艺术家”称号的四川著名漆画大师司徒华和工艺美术大师吴小融的指导下完成的。此磨漆壁画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大的彩釉镶嵌磨漆壁画,它是在传统的磨漆画技法的基础上,结合现代景泰蓝艺术制作而成的。它不是普通的色漆勾勒与平涂,而是采用金、银、钢丝镶嵌,而后用彩釉和天然色晶石点彩,最后经多层上漆、多次打磨与推光等数十道工序才完成。其作品不但极富宝石的光泽与质感,而且画面有立体感,既保持了古朴凝重的风格,又显现出瑰丽斑斓的色彩,给人一种特殊的美感。整幅壁画长16米、宽4米,以倒“∞”字的方式,将杜甫壮年漫游、困顿长安、遭乱流离、寓居成都、羁留夔府、漂泊湖湘等主要生活阶段表现了出来。

大雅堂同时展出的还有十二尊诗人塑像,由我国著名雕塑家钱绍武、叶毓山等人创作,其中的黄庭坚像也是由叶毓山创作的。十二位诗人是中国诗歌史上的最杰出的诗人,屈原、陶渊明、陈子昂是杜甫的前辈,屈原爱国忧民的思想情感、陶渊明自然质朴的诗风和陈子昂勇于创新的精神都对杜甫产生过深刻的影响;王维、李白与杜甫是同一时代的诗人,都是以诗名世的大家,尤其是李白,他和杜甫被誉为“中国诗歌史上的双子星座”;后来者白居易、李商隐、苏轼、黄庭坚、陆游、李清照、辛弃疾,或承袭了杜甫的爱国精神,或沿袭了杜甫现实主义创作道路,或学习杜甫“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创作态度,都开辟了一片自己的创作天空,在诗坛上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杜甫在中国诗歌发展中则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大雅堂以杜甫为核心贯穿起中国诗歌发展线索,正体现了我国从先秦以来代代相传的优秀诗歌创作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