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古典文学资料汇编杜甫卷(唐宋之部)》补遗
杂志文章正文
《古典文学资料汇编杜甫卷(唐宋之部)》补遗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155        返回列表

刘明华 王 飞

[摘要] 由华文轩先生主编的《古典文学资料汇编杜甫卷(唐宋之部)》辑录了大量有关杜甫的资料,但有所遗漏,笔者予以补缺。

[关键词] 杜甫 资料汇编 唐宋之部 补遗

华文轩先生等编的《古典文学资料汇编杜甫卷(唐宋之部)》 (以下简称《汇编》)由中华书局于1964年出版。该书从诗文别集、总集、诗话、笔记、语录等452种文献中辑录了535位人物的相关著作(其中唐人75位,宋人460位),可谓征引宏丰,是研究杜甫的重要参考文献。关于杜甫资料的收集,编者提出的目标是“唐宋部分求全”。但难免百密一疏,偶有遗珠。中华书局已正式委托笔者主持《杜甫卷》之金元明清时期的研究资料收集整理工作,并补唐宋之部缺遗。现就目前收集的资料对其进行补缺。所补缺的作者依次为舒岳祥、牟巘、何梦桂、刘辰翁、黄仲元、林景熙、熊禾、王炎午及俞琰。这些作者均为宋末元初人,《汇编》收其资料于第三册。本文对以上作者所补遗的材料,其出处如未加说明者,则悉依《汇编》所据版本。

一、舒岳祥

《汇编》辑录杜甫资料4条,现补缺12条:

1.【冠攘之余,谷五斗才易一鸡,衰老多病,资血味以为养,求之弗可得,畜二母鸡,自春抱育,至夏百翼,不减子美生理,喜而有作(节录)】昔有尸乡翁,养鸡盖阡陌。累财千余万,积微利自博。子美居嚷西,此物尚百翮。作诗戒宗文,墙东树笼栅。我今山居中,生理苦迫窄。衰年资食治,时有不速客。海鱼不常储,溪蟹碎难擘。颇欲效两翁,字鸡供日食。

2.【十月五日风(节录)】此日气颇舒,愁新欢得暂。文叔因饥寒,豆粥怀一瞰。劳薪与炼炭,至此成针砭。颇怪少陵妻,粉黛未忘艳。今辰复此日,山庵私酒酽。

3.【往时予有湖湘之游,同年黄东发作者:刘明华,西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400715;提举以清江楮衾赠别,藏之四年矣,山房夜寒,覆之甚佳,乱后不知东发避地何处,作此拟寄(节录)】夜来初肃霜,子美衾似铁。忽忆此青毡,覆我俭且洁。中有布衾铭,此铭无冷热。 (以上《阆风集》卷一)

4.【题潘少白诗(节录)】尽囊六卷要我删,子自得之何必我。燕骑纷纷尘暗天,少陵诗史在眼前。

5.【九日敏求与侄璋九万载酒荪墅,邀予与胡山甫、潘少白及华顶周服之道士周若晦作客,欲摘蕊浮杯丛委草间,未有消息,悯然赋之】五柳先生贫欠酒,不说无花过重九。杜陵野客酒可赊,只恨青蕊成蹉跎。如今风物尤凄恻,绕丛觅蕊无消息。寒螀相吊野水流,病蝶来偎寒日夕。不见金钱将翠羽,惟有悲风吹蔓棘。古人爱汝非无意,志士仁人例憔悴。楚国无人屈子伤,陶杜凄凉唐晋季。此日何日悲更悲,聊嗅青枝记一时。往时好事环辙迹,建业钱塘华尽失。就中内本碧玉杯,欲买黄金惜不得。两都风景今何如,泪堕丛边和露滴。

6.【杜鹃花(节录)】杜陵野老拜杜鹃,念渠蜀王身所变。我今流涕杜鹃花,为是此禽流血溅。嗟哉杜宇何其愚,万事成败皆斯须。(以上《阆风集》卷二)

7. 【自次前韵酬马奥诸丈见和(其二)】久别形容改,相逢涕泪收。少陵歌里哭,元亮饮中忧。岩瀑和冰下,溪楂避石流。故园春早动,归计莫悠悠。(《阆风集》卷三)

8.【冬日山居好十首(其一)】冬日山居好,茅茨不漏风。山厨蒸芋栗,野径扫风蓬。嫩酒篘初白,寒灰拨暂红。编氓吾未免,杜老屡囊空。

9.【山晴】今日新晴好,东风散麦须。山泉中琴瑟,岩鸟合笙竽。总是太平曲,何劳击壤图。谁知花溅泪,杜老独嗟吁。(以上《阆风集》卷四)

10.【九月朔晨起忆故园晚易】晚易图书烬,篆畦花木新。承平三世积,丧乱一朝贫。清晓凭栏意,空山袖手人。平生欲学杜,漂泊始成真。(《阆风集》卷五)

11.【正月十四日小园偶坐】天地元从雪后新,开帘闲坐看回春。谢公梦觉池生草,杜老羹成涧有芹。正是泰和嘉气象,好调寒暖养精神。花前不着多忧客,百舌何妨报事频。(《阆风集》卷六)

12.【遣兴三绝(其二)】读书未尽老骎骎,更把残编往复寻。六籍精微心已耗,只将韩杜了光阴。(《阆风集》卷八)

二、牟巘

《汇编》辑录杜甫资料1条,现补缺12条:

1.【水村图】山色浓还淡,孤村水绕之。俗尘飞不到,野老住偏宜。碲岸疏疏柳,茅檐短短篱。小舟敧反过,便是少陵诗。(《陵阳集》卷三)

2. 【再和(其二)】正思觅食绕诸村,咄咄今朝雪塞门。屋角空困饥雀噪,床头败絮冻鸱蹲。分无醹醁能相熟.赖有符赀仅自存。堪笑少陵穷不死,区区苦欲问黎元。

3. 【十一月朔冬至】鲁僖再闰孰为偏,五载之终似远然。辛亥徒为章首岁,上元直在太初年。未从元凯叩长历,且学少陵吟短篇。一线闲愁随日长,形容空老此江边。(以上《陵阳集》卷四)

4. 【次姚子敬简高司丞】西风小立对晴川,冷笑人闲自圣颠。使事端因荔枝出,归期休在菊花前。平生漫说少陵老,终日谁陪上界仙。应是杜中鸥与鹭,诗情比旧更依然。

5. 【绝句五言(序)】贾节庵冒畏景,越修途,过我苕霅,情谊甚厚。令闻古或无,思大节不可复见,而骨肉消息访问难,真相对,殆感慨不能为怀。青镫夜语,诵少陵“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之句,意甚惘然。其归也,儿曹以此为韵赋诗道别,余亦作焉。衰老拙恶,姑写我怀,且以卜后期云尔。 (以上《陵阳集》卷五)

6.【和本斋亡酒(其六)】病余井臼不任劳,欲饮无钱可是高。一笑犹堪谁空腹,少陵诗里学燋糟。(《陵阳集》卷六)

7.【俞好问诗稿序(节录)】诗直耳目玩耳。自昔诗人,往往以之鈢心掏胃,甚至欲呕其心,而少陵亦有“良工心独苦”之语。夫愁劳其心以娱耳目,如膏自煎,盖可叹。而世且竟为之悲鸣两吻不肯止,岂所苦未易夺所乐耶?(《陵阳集》卷十二)

8.【极圆觉上人诗禅录序(节录)】少陵云“不见曼公三十年”,予于极圆觉上人正复尔。

9.【唐月心诗序(节录)】“特高名千古,去国一身在”,此诗为失对耳。故陈简斋亦欲学诗者,以唐诗掇入少陵,步骤绳墨中,大抵句律是尚。师善以质肃之孙,参简斋之语,千古一月,当印此心。(以上《陵阳集》卷十三)

10. 【题毕良佐山水图】阅寒林多矣,此卷殊佳。叶脱林瘦,远山横陈,垠塄虽露,而犹有蔚然秀杰之气。笔简意足,把玩不能已。少陵云“毕宏已老韦偃少”,良佐岂其苗裔耶?(以上《陵阳集》卷十六)

11.【贺陈察院启(节录)】第一法筵,已竦闻于伟义;二三执政,行径践于迩联。某越在乘轺,喜聆出綍。浓墨大字,愧乏徂徕生之诗;广厦欢颜,第哦杜陵老之句。(《陵阳集》卷十九)

12.【建城南第二桥疏(节录)】堪笑草堂杜老翁,自防颓岸;岂若香山白居士,力去险滩。独未忘情,又还饶舌。把钱作鸿毛看,何事不成;教人在鳌背行,我心亦快。(《陵阳集》卷二十二)

三、何梦桂

《汇编》从明刊本《潜斋集》中辑录杜甫资料9条,其中【侄燁之诗序】、【童明甫诗序】条,四库本《潜斋集》分别题作【姪煜之诗序】、【章明甫诗序】。现依文渊阁四库本补缺9条:

1. 【九日偕府城诸贵人游南山寺分韵和杜工部九日诗(诗略)】(《潜斋集》卷二)

2.【和管雪堂劝农之什(其二)】公堂无事化羲农,闲揖青山入坐中。人羡君侯得诗好,元来杜陆是诗翁。

3. 【赠星史胡达翁】杜甫拾遗终老去,陈平户牖岂长贫。达翁言命未为达,安命方知是达人。(以上《潜斋集》卷三)

4.【最高楼寿南山弟七旬】南山老,还记少陵诗,七十古来稀。清池拥出红蕖坠,西风吹上碧梧枝。趁今朝,斟寿酒,记生时。也不羡鲲鹏飞击水,也不羡蛟龙行得雨。人世事,总危机。扶床正好看孙戏,舞衫不要笑儿痴。更埙篪,三老子,鬓如丝。(《潜斋集》卷四)

5. 【唐月心诗序(节录)】西风万壑,明河在天,水月相涵,上下一碧。有客扣门日月心,亟起揖人,坐之月下,曰:“吾方酾酒邀月,顾影踌躇,自谓三友,旷绝尘表,子以是心至,尚相与酬酌,以问子所见月与我同否欤?‘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太白所见如此;‘只益丹心苦,能添白发明’,少陵所见又如彼。二子之诗,其趣况不同,相去远甚,岂其见月本异,抑月同而境异,境同而心异欤?”

6.【文山诗序(节录)】沙场青冢,千古南音,其所流落人间者,惟有流离中吟啸诗史与狴犴中杜诗集句耳,使人读之至今凛凛有生气。(《潜斋集》卷五)

7.【胡汲古诗序(节录)】胡汲古,余忘年友也,汗漫吴越者十年。归问所业,出袖间诗册,疾起亟读。其辞温润以栗,其思远而优游,夫必有所得。昌黎诗得于潮,燕公诗得于岳,工部诗得于秦、夔、巴、阆。子于何游而诗进若此?践吴跨越,岂果足[来自www.LW5u.coM]以尽四海之大观?然其触目骇心,有感于诗,莫近于是。(《潜斋集》卷六)

8.【何梅境诗序(节录)】梅境早好吟,得意于四灵,人或未之知也。赵白云尝宰乡邑,赏其文,与为忘年交,自是诗声益起。中年进学老杜,故诗日益工。骚人墨客挟策登坛,论诗阀、宗诗派,吾梅境不在王谢风流下也。世变陵谷,冠裳凋谢,房、杜寂寂,盖不特梅境家为然。

9.【胡氏清雅诗集序(节录)】古之诗人以诗闻世多矣,而鲜世其家。杜审言有孙甫,牧之有子苟鹤,谢氏有连、运,陆氏有机、云,然仅间一再世见而已。清溪胡氏一家,四世十二人,皆以诗名。诗集题日《清雅》,盖取开禧诰词褒语也。诗岂独昌于胡氏一家耶?由静轩先生至西塘,凡三世,擢儒科,跻膴仕,联簪迭组,亦华矣。世之纨裤子生长膏粱,弹丝品竹,流连忘返,不知人之笑房、杜于其后者,政自不少也。(以上《潜斋集》卷七)

四、刘辰翁

《汇编》辑录杜甫资料15条,现补缺4条:

1.【芗林记(节录)】屈《离骚》、楚两龚、东都严陵、唐韩杜、宋欧苏极能言之士,赞叹之而不足,虽复德位之尊,福力之胜,名节之高,而风流文采居然有不可得而并者。飘飘乎一林一枝、一代一人,香者未尝一日绝于世,世亦未尝以其变于昔也而不香,虽百年千年之远,所以名当时而夸异代者,犹斯人也。犹斯人也,此所谓品也。(《须溪集》卷五)

2.【赠采诗生序(节录)】唐时采诗盛而童谣绝,猿啼鬼泣,里无歌声。今宋又如唐矣。尝疑李杜以来所不泯没者,非其自致于人,人岂复有喧众口诵百僚上者哉?而近年感慨之作又甚矣,虽《新安》、《石壕》、《秦中》诸篇,何足以尽喻其苦,而亦何可以得回思儿时所诵中苒之言、狡童之刺,不知其国其人,何能自克,盖诛绝之罪也,于是宋诗远矣。

3.【赠潘景梁序(节录)】余谓文者皆不得已也,故传《六经》、《语》、《孟》,非问答即纪事,无作意者。下至诸子、史,或一事反复,或一语酬诘,犹未至无谓,无谓者独建安以来耳。故东汉皆以西都为妄作,班、马视先秦如古人,凡沛然成章而每举不厌者,甚不多见也。杜诗、韩文间以俚语直致,而气始振。然夔、潮以后之论兴而惑者,始不可窥较矣。今言诗,类如子美,散文言者,喏喏《蓝田壁记》为古。异哉,必求其有谓与不得已,庶几羌村同谷之音、滕王阁后记之体,乃与无作之作合。夫言虽技也,道亦不离于言。楚非无周公,仲尼之道,道亦不待周公、仲尼始,而有陈良北学者,彼殆以日用饮食之外为他有事也。今君之所闻于北方者,未有非吾之所欲言也。所陈乎诗若文者,又未有非君之所欲言也。夫道如是而已,自洒扫应对,以达于礼乐,则自周孔始耳。道不得已为言,言不得已亦道,由此虽北宗可也。(以上《须溪集》卷六)

4.【赠刘恭叔问屋启(节录)】南村群儿欺子美,何可复言;东头一间着士龙,亦云不恶。去女去女莫顾,违之违之何如?居然卜三两作邻,亦或笑五十步止。(《须溪集》卷七)

五、黄仲元

《汇编》辑录杜甫资料4条,现补缺2条:

1.【学稼轩集(节录)】“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领此为一元亮。“冬菁饭之半,牛力晚来新”,识此惟一子美。东皋、下潠、官张、杜曲,或视获、或补畦,崎岖往来,奚空自苦?亦日:士而未仕则耕,仕已又耕,常也。今章逢者以首苎蒲、身祓襫为耻;山林者以载嫔息、服疆亩为名。不倡书中有粟之高谈,则出豆落为箕之怨语。回视陶、杜,孰真孰伪?

2.【半山精舍记(节录)】半山博士曰: “昔王文公筑第白下门外,为道之中,后舍报宁人以半山名寺,黄太史遂称公为半山老人。”吾精舍在莒溪山半,因用其名名之,非慕此老也。然则孰名之?曰:杜公康公名之,且大书。然则面势何乡?曰:“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然则经营何始,断手何年?……喜过比邻访故旧,或各隔异方,或无家可问,晨烟夕露,莽苍灭莫,使人意象惘然。甫也草堂,亦无颜色,直有感也夫!(以上《莆阳黄仲元四如先生文稿》卷一)

六、林景熙

《汇编》辑录杜甫资料1条,现补缺1条:

【王修竹诗集序(节录)】《三百篇》,诗之祖也。世自盛人衰,风自正人变,雅、颂息矣。风、雅、颂,经也;赋、比、兴,纬也。以三纬行三经之中,六义备焉。一变为骚,再变为选,三变为五、七字律。盖自晋、宋、齐、梁而下,义日益离。李、杜手障狂澜,离者复合。其他掇拾风烟,组缀花鸟,自谓工且丽,索其义蔑如。……前辈评宋渡南后诗,以陆务观拟杜意,在寤寐不忘中原,与拜鹃心事,悲惋实同。夫同其所以诗之心,则亦同其诗,谁谓务观之后无务观也?(《霁山集》卷五)

七、熊禾

《汇编》辑录杜甫资料1条,现补缺1条:

【同文书院上梁文(节录)】①大矣邺侯之志,谩施万卷之新载;苦哉老杜之心,要见千间之广厦。气求声应,跂翼翚飞。

八、王炎午

《汇编》辑录杜甫资料1条,现补缺2条:

[来自wwW.Lw5u.coM]1.【王宗约干作屋(节录)】平日慕陈仲举,一室茫然;他日求杜少陵,万间安在?此旷世之所通患,岂晚节而可迂疏?惟安成之文献不乏人,而泸溪之节义著于史。

2. 【为族长顺轩干族人整屋买寿木(节录)】杜陵庇天下之寒,用情迂远;邹湛瘗瓦中之骨,谈梦谁何?念此同宗,遗吾一老。得年七十,怅时制之无从;有室数间,历年深而欲压。伤哉贫也,念此惘然。(以上《吾汶稿》卷九)

九、俞琰

《汇编》辑录杜甫资料3条,现补缺2条:

1.简斋抚予背云:“可惜,可惜!早生数年,定当博一领青衫。”予亦自谓:“我生不辰,惟有长吟老杜词赋,工无益之句,以浩汉而已。”

2.自科举之学废,后生晚进皆矜己傲物。吟数句诗,便以为高于李杜;写数行字,便以为自过于羲献,是可笑也,亦可怜也。笑之者何?笑其小器易盈也;怜之者何?怜其未闻君子之大道也。(以上《书斋夜话》卷四)

注释:

①《全元文》,李修生主编。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全元文》所据底本为北图藏清钞本《熊勿轩先生文集》。《丛书集成初编·熊勿轩先生文集》未收入此文。

责任编辑 许世荣

王 飞,西南大学文学院研究生,40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