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杜诗学”文献研究的集大成之作——读张忠纲、赵睿才、綦维、孙微《杜集叙录》
杂志文章正文
“杜诗学”文献研究的集大成之作——读张忠纲、赵睿才、綦维、孙微《杜集叙录》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20        返回列表

梁桂芳

[摘要] 历代杜诗研究文献浩如烟海,对其进行整理的著述也屡见不鲜,然不免存在重收、误收、漏收等瑕疵。张忠纲、赵睿才、綦维、孙微编著的《杜集叙录》,在前人基础上,穷搜广揽,收录国内外杜集文献1216种,不仅考订深入、新见迭出,而且体例科学、查检便利,对杜诗的传播、接受而言亦具有独特价值。作为迄今为止收录杜诗学书目录最为全面、考订最为深入、表述最为准确的一部学术著作,《杜集叙录》在杜学研究史上居功至伟,堪称“杜诗学”文献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关键词] 《杜集叙录》 杜诗学 文献研究 集大成

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工作的人都知道,杜甫作为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历代的研究文献可谓浩如烟海,令研究者望而生叹。目前“杜诗学”作为一门显学,据笔者在撰写近几年《杜甫研究综述》的过程中统计,其著述出版年均在8部以上,论文发表年逾150篇,居中国古代个体作家研究之首。而这些踵武、更叠之作,亟须有力者的整理、编纂,一方面可对“杜诗学”历代研究成果加以爬梳,以明研究走向及得失;另方面可对“杜诗学”文献进行系统搜检,以期为研究者提供一部全面、深入、便利的工具书。面对这样一项极为艰巨、繁琐的工作,现任“中国杜甫学会”会长、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专家、山东大学教授张忠纲先生,携赵睿才、綦维、孙微三位青年学者,穷数年之功,合多人之力,历览国内杜学文献,广辑海外杜学成果,成《杜集叙录》70余万言,由齐鲁书社于2008年10月出版。可以说,此书的问世,不仅对于广大的古代文学研究者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而且在杜学研究史上居功至伟,堪称“杜诗学”文献研究的集大成之作。喜读此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以下几点。

一、资料赅备网罗无遗

详备的资料是一门学科开展研究的基础,它不仅关系到相关结论的准确性,也制约着前进的研究步伐。因此,对于自唐宋迄今汗牛充栋的杜诗学文献,解放后1954年北京图书馆参考研究组编定的《北京图书馆馆藏杜甫诗集书目》首开风气,其后有浙江省图书馆、成都杜甫草堂等单位以及陈炳良、马同俨、姜炳焮、梁一成等个人自行编纂过一些杜集文献目录,但大都具有相当的地域或个人视野限制。其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几乎同时问世的郑庆笃、焦裕银、张忠纲、冯建国合著的《杜集书目提要》和周采泉的《杜集书录》,二书作为20世纪最为权威的收集、整理杜诗学文献的专著,前者收录知见及著录书目等600多种,后者收录达1200余种(实际二书收录书目数量相近,只是收录标准及体例互不相同)。二者各自独立成书,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但难免互有重复,且由于资料匮乏,收录尚不全面,考订亦有舛误。二书出版迄今已20余年,随着学术研究的不断深入和发展,亟须一部更为全面、深入、细致的“杜诗学”文献著录。

《杜集叙录》首先对前贤著述进行了细致梳理,全面订补“杜诗学”文献目录;同时该书编著者亲自走访、考察了国内各地图书馆,广搜博采,并与海外杜学研究专家鼎力合作,终于编撰完成了这部更为完备的“杜诗学”文献著述。全书共收录杜集文献1216种,其中唐五代“杜诗学”文献14种,宋代124种,金元28种,明代171种,清代416种,现当代350种,国外158种,最大限度地钩稽出了到目前为止杜诗文献研究的概貌。《杜集叙录》所收录杜学文献,不仅在数量上远超前代著述,而且在范围上也有所扩展。该书所收杜集,在地域上包括自唐迄今中国(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和国外(包括欧美、朝鲜半岛、日本、越南等地区和国家),体裁上包括有关杜甫诗文的全集、选集、评注本及各类研究著作、文艺作品等,甚至港台等地的博士、硕士学位论文以及海外有影响的论文等一概囊括,可谓穷搜博采,巨细靡遗。其编者备尝艰辛,苦心钩稽数年,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将相关文献聚于一编,使研究者据此可概览杜学研究的辉煌殿宇,了解杜学发展的壮阔历程,堪称“杜诗学”文献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二、考订深入新见迭出

作为一部文献学著述,搜抉遗漏固然是其主要任务,但在资料甄别过程中,势必面临辨识文献真伪、勾勒著者生平、考订版本及卷数等诸多学术问题。《杜集叙录》在撰写过程中,由于秉持尽量亲见原书的原则,故最大限度地避免了因袭旧著、谬误流传之弊;且著者依靠深厚的研究功底,对所收录文献逐条加以考订、辨析,显示出相当高的学术水平,从而使得本书具有了文献整理和学术考证的双重价值。

《杜集叙录》对文献的考订可谓至精至细,不仅包括文献的书名、年代、卷数、存佚、著者等方面,还包括著者的生平、名号乃至相关结论的科学性等内容。现略举证一、二。书名之误如《杜集书录》著录的《杜诗跋》、 《杜还馀论》、《集杜诗》、《杜诗考证》、《杜诗札句》等,实际分别为明代吴思奇《跋杜诗集》、清代傅山《杜遇馀论》、杨天培《西岩集杜稿》、凌赓臣《杜诗考注》及钱吉泰《杜诗摘句》,该书均一一予以勘正。著者之误,如元代董养性《杜工部诗选注》,高儒《百川书志》、晁瑮《宝文堂书目》、阮元《天一阁书目》等皆著录为《杜诗选注》。因国内早已不见原本,便依《天一阁[来自wWW.lw5u.coM]书目》所录董益作为著者,遂导致将董益、董养性视为二人,其书视为两书。实际上元代的董养性,名益,自号高闲云叟,江西乐安人。《四库全书总目》著录其《高闲云集》,然将其与清初山东乐陵撰《周易订疑》之董养性混为一人,后人不察遂致误。《叙录》在这些考订方面创获颇丰,限于篇幅,兹不赘举。

《杜集叙录》在“杜诗学”文献的考订、研究方面,与以往的杜集书目著述相比跨越了一大步,显示出编著者扎实的文献学功底和对相关文献的娴熟程度及其深厚的学术素养。

三、独特价值嘉惠后学

编辑杜诗版本目录,本身就是一种传播行为和文学传播方式。而研究文学传播,应包括对传播主体、传播方式、传播内容、传播观念和传播效果等的探讨,即考问是谁、以何种方式、传播了何种作品、为何传播、有何效果等。因此从文学传播学的视角,可以将《杜集叙录》提供的书目资料盘活为学术研究的有效资源,借以考察杜诗在中国文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是怎样传播的,哪个时期是杜诗研究的高峰,哪个朝代对杜诗相对冷落,而每个时代人们关注杜诗的焦点又各有什么异同,对后世有什么影响等。

首先,《杜集叙录》为读者勾勒出了整个杜诗传播的进程。搜检该书,会发现杜诗传播各代冷热不均,其于两宋及清代为高峰,然其间目的及研究的深入程度差距极大。两宋杜诗传抄较多属于文本辑佚、章句阐释、年谱编订及批点、集句等方面,且刊印杜集有很浓的政治和商业色彩;而清代杜诗研究则带有更多的学者个人偏好,其研究涉及到方方面面,既有集大成的杜诗详注、亦有某类诗选的个人心解,其研究是建立在杜诗已经颇为普及的基础之上的。其次,《杜集叙录》所录每一书目,均可视为一小型传播史。如对于明代王奭嗣的《杜臆》一书,在介绍了著者的生平、著述之后,集中阐释了著者编著此书的过程、目的,该书的卷册、体例及内容特点,特别还点明了该书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流传、刊印情况,足见该书迄今仍广受关注。如果要撰写《杜臆》的传播史,那《叙录》所述既可为重要参考资料,亦可视为其传播史之雏形。另外,考察《杜集叙录》,还可以明晰杜诗哪类诗体最受关注、哪种版本最受欢迎等,这些稍加统计即可见出分晓。

以上只是例举式地说明了《杜集叙录》在文学传播学及文学接受资源方面的价值,其充分的开掘还有待来日。然对从事相关传播学研究的学人而言, 《叙录》不仅是一部可资借鉴的全集资源,更是一部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扛鼎之作。

四、体例科学便于查检

历来“杜诗学”文献目录甄录文献数量不一、差异颇多,其中收录文献的体例和标准不同是一个重要因素。如对同一种著作的不同版本或不同名家批注是否另立条目,对一些普及性质的杜诗批注本是否收录,对于偶尔涉及杜诗注析的诗话类著述是否收录等,各家持见不同,也给读者参阅这类资料造成了很大障碍。

《杜集叙录》编著者综合考量了各家编著标准,对诸家歧见纷呈的许多问题做出科学界定,形成了自身科学的收录标准和编排体例。于文献收录标准而言,对同一“杜诗学”著作的不同版本特别是重要版本都在同一条目内加以介绍,不再分立条目;对于一些著名版本的名家批校本,其中虽不乏精彩之见,然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杜诗研究著述,故不予收录;而对于大量的诗话类著作中涉及的杜甫论述,若非专门论杜者,概不收录。对于文献的编排体例而言,该著述总体以时间为经,以地区为纬;所收杜集,不论存佚,一律按照著者或著作的时代先后加以介绍,计分为六编。每种杜集的介绍,一般包括书名、卷数、著者、著者简介、刊刻时间、序跋、体例、内容、影响等;著者简介则包括生卒年、字号、别号、绰号、籍贯、生平、著述等。可谓详而不冗,做到了科学性和准确性的统一。该著述提供了一个既科学又开放的体系,对于后学依据该体例按照时间推移继续增补杜诗学书目做出了规范样本。

该书著者还处处为读者考虑,除正文前的目录外,书后附录还有两项内容:一是本著述的主要参考文献,二是所收书目的拼音检索目录。研究者若想了解杜诗某些注本的情况,无需四处查阅,只要翻开《叙录》附录,即可清楚而明确地获[来自wwW.lw5U.coM]取该目录相关信息,其相关的外围研究参考资料亦历历在目,省却了许多翻找功夫,避免了因个人视野和条件限制而丢三落四、挂一漏万的遗憾。

《杜集叙录》的编著者本着严谨、务实的优良学风,潜心治学,甘坐冷板凳,在这个几乎到处充斥着商品经济气息的时代,历尽艰辛,不计回报,以数年之功完成了这部“杜诗学”文献专著。这也是迄今为止收录杜诗学书目最为全面、考订最为深入、表述最为准确的一部学术著作。一册在手,整部杜诗学史的波澜尽收眼底。当然,金无足赤。《杜集叙录》在对清代以前杜诗版本目录的收录方面可谓臻于至善,而在现当代方面,则偶有遗珠。如2007年的杜诗研究书目,该书收录了11种。然此外尚有吕明涛《杜甫诗赏读》(线装书局,2007年4月出版)、周慧珺《周慧珺行书杜甫诗选》(东方出版社,2007年8月出版)、葛景春《杜甫与中原文化》(河南人民出版社,2007年12月出版)、封野《杜甫夔州诗疏论》(东南大学出版社,2007年12月出版)等部分著述尚未收录,当然这其中也有部分书籍出版时间推延,至本著述完稿之际尚未上架的原因。然瑕不掩瑜,该著述的巨大成就有目共睹。相信该书的问世,一定会对促进杜甫研究乃至整个中国古代文学领域相关研究的纵深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责任编辑 潘玥

作者:梁桂芳,福州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35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