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废名的杜甫研究述论
杂志文章正文
废名的杜甫研究述论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109        返回列表

张吉兵

[摘要]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废名在吉林大学任教,开设杜甫研究课程,有《杜诗讲稿》、《杜甫论》等讲义著作以及若干篇论文。废名主要从现实主义、爱国主义和人民性三个方面阐发杜诗,他的阐发具有双重视角的特征,即时代的共性视角和融合着个人经历体验的个性化视角。

[关键词] 废名 杜甫 现实主义 诗歌 双重观照

废名晚年的名山事业是讲论杜甫和杜诗。20世纪五六十年代废名在东北人民大学(现吉林大学)任教,开设杜甫研究课程,有《杜诗讲稿》(1955 -1956)、《杜诗稿续》 (60年代初)、《杜甫论》(1963年2月)、《杜甫诗论》(1963年8月,未完稿)等著作。《杜诗讲稿》曾载于《东北人民大学人文科学学报》1956年第一期、第三期和第四期,后收入《杜甫研究论文集》(第二辑)(中华书局1963年2月版),其余几种均为手稿,未曾刊行。此外,还有单篇论文,如《关于杜诗的两篇短文》,载于1957年6月30日《光明日报·文学遗产》第163期,《谈杜甫的<登楼>》,载于1961年10月23日《吉林日报》,《杜甫的价值和杜诗的成就》,载于1962年3月28日《人民日报》等等。全部著述约20万字,经过陈建军、冯思纯先生搜集(已发表者)、整理(未刊之手稿)汇人《废名讲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一书出版,我们从而得以一窥全豹。

废名主要从现实主义、爱国主义、人民性等三个方面阐[来自WwW.lw5u.Com]发杜诗。他的阐发具有双重视角的特征,一是时代的共性视角即现实主义研究方法,一是融合着个人经历体验的心灵生命契认的个性化视角。

一、废名对杜甫诗歌思想内容的阐发

(一)“杜甫是中国封建社会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

1.现实主义观照下的杜甫诗歌

废名指出,杜甫诗歌是现实主义的创作,而且杜甫发展了中国文学现实主义的伟大传统。杜甫之所以能写出不朽的现实主义诗歌,是因为他生活同人民接近,感情上同情人民;当他远离了普通民众的生活,远离了时代,他的诗歌的现实性也减色了。

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精义包括三个方面:一忠实地反映现实(真的尺度);二贯注着阶级意识(善的尺度),三创造了典型形象(美的尺度)。废名分析杜诗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正是从这几个方面展开的。

《杜诗讲稿》第一讲一开头就提出“杜甫是中国封建社会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自京赴奉先咏怀》这首诗“是划时代的现实主义的杰作”。“杜甫的这五百个字,反映了这个时代。”这种反映不是自然主义的描写,而是达到了写本质的现实主义高度。他“暴露剥削阶级的本质”,而不仅仅停留在《自京赴奉先咏怀》以前写的诗里暴露统治阶级的剥削、荒淫、腐败、自私、罔顾人民的事实。“他的诗反映了真实的历史,真实的历史是剥削与被剥削两个阶级对立”。

废名运用阶级论观点分析杜诗,有过别开生面的分析发现。他将《冬末以事之东都,湖城东遇孟云卿,复归刘颢宅宿,宴饮散,因为醉歌》同《无家别》对读,说,这两首诗所分别描写的景象“何曾一个空间一个时间里的事情!”,又说,“又如向来为人所传诵的《赠卫八处士》诗,毫无疑问是在三‘吏’三‘别’同一春天写的,‘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这不很像安史之乱里的‘世外桃源’吗?……在这个地主家庭里的小孩可不少,他们完全不参加战争,都在家里讲礼!而《新安吏》里所说的‘县小更无丁’, ‘次选中男行’,‘肥男有母送,瘦男独伶俜’明明是农民的儿子都选去了。”这一准是一千年来对《赠卫八处士》最不同寻常的解读,但谁又能说废名大谬不然?

这里废名是把《冬末以事之东都,湖城东遇孟云卿,复归刘颢宅宿,宴饮散,因为醉歌》和《赠卫八处士》放置到一个“典型环境”里进行分析解读。所遵循的正是现实主义理论的规范的路数。

他还明确指出杜甫塑造了典型形象。《前出塞九首》和《后出塞》“杜甫把他的时代里农民出身的并写了两个典型”。“杜甫从一开始便是典型环境典型性格”。

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强调真实的力量,强调性格的独立的逻辑的力量,强调和重视作家主观世界对其创作的影响。巴尔扎克能够克服他的偏见,对他同情的阶级施以深刻尖锐毫不留情的批判和否定,正是现实主义文学这一品质淋漓尽致的表现。废名认为,像巴尔扎克一样,杜甫的创作也突破了他“生常免租税,名不隶征伐”的阶级出身的局限。废名也是从诗人和诗作的紧密联系中分析杜甫的创作。杜甫之所以能创造出高度现实主义的诗歌,是因为杜甫“他的思想是真实的”,他的生活同人民接近,他具有爱国爱人民的深厚感情,“他的生活接近人民,他真懂得人民的痛苦”。诗与诗人是一体的。他指出杜甫以三“吏”、三“别”为代表的安史之乱中的诗作,“在杜甫以前的中国文学,连《诗经》在内,没有这样真实具体的作品,杜甫的诗就是在路上写的,题目分明是路上的题目接着路上有一连串的题目哩!”而一旦远离了普通民众的生活,远离了时代,诗歌的现实性也减色了。废名批评杜甫夔州诗有陷溺于文字禅的弊端,夔州诗出现大量文字禅有两个原因,一是杜甫两年夔州生活孤独而安闲,一是“本来汉字因容易作对偶的原故最容易起联想”。废名总结: “诗人不接近人民,不从人民生活取得诗的泉源,他的诗的材料就要窘竭,他就要向故纸堆中去乞怜,他就要向逝去的光阴去讨生活……”“诗人如缺乏生活,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如杜甫,亦不免空想了”。

2.杜甫对现实主义传统的发展

“安史之乱”前后,杜甫创作了大量“即事名篇,无复依傍”的新乐府诗。传统诗歌的主要倾向是抒情言志,杜甫诗歌的叙事因子却引人注目。前人都注意到杜诗的这一变化,所谓以“时事”入诗,“诗史”,诗至杜甫有“古今之别”等等,都是对杜诗这一特点的概括。废名所针对的也是前人已大量论及的杜诗的特点。在废名看来,这标志着杜甫对“伟大的现实主义传统的发展”。

废名从阶级性、时代性和思想内容与形式统一等三个方面界定杜诗的现实主义及其对现实主义的发展。他指出,杜诗具有鲜明的阶级性的内涵。杜诗“反映了真实的历史,真实的历史是剥削与被剥削两个阶级的对立”。“杜甫以前的诗人的诗里所反映的矛盾不超过诗人本阶级内部的矛盾,杜甫的诗……则反映了中国封建社会两个阶级的对立”。他认为在杜甫以前的中国文学,包括《诗经》在内,没有三“吏”、三“别”的这样的作品,屈原、曹植、陶渊明、鲍照等的诗里也没有这样的主题。

杜甫的现实主义诗歌具有强烈的当下性,即时代性,也是前人指出的杜诗的“即事名篇”的特性。现实主义作品文学史上大量存在,但没有杜甫这样贴近现实的。废名说:“杜甫以前的诗(包括《诗经》和乐府)是人们口头创作……人民口头创作是反映现实,但在社会上经过长时的流传,不一定是某个时期里最急迫的东西,好比《孔雀东南飞》的悲剧,《木兰辞》的喜剧,虽是与产生它们的封建社会相适应的,究不能说有一定的时间性和地域性……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到杜甫的时代,有着最急迫的社会现实,应该当下记录的,应该由人民诗人就地作记录,记录出来便是杜甫的三‘吏’、三‘别’……”,“杜甫是伟大的,他是唐代社会要他写诗,他的诗是创造的”。

杜甫对现实主义传统的发展还表现在他对于诗体的开拓和创造上。为了表达“他的时代要他反映的”思想内容,——“从汉魏六朝以来一直发展的诗的主要形式”不够用了,杜甫因而在诗歌形式上作出创造。他的创造过程,先是把诗的体裁扩大,这是在继承的基础上革新,以使既有的诗歌体裁的容量扩大,能够表达时代的社会现实;进而是“有意创造诗体”,“三‘吏’、三‘别’是有意识地创造诗体,同时又是有意识地创造诗的内容”。杜甫的现实主义诗歌是内容和形式的高度统一。

(二)杜诗的爱国主义、人民性

杜甫诗中强烈的爱国主义感情千百年来感动和激励了无数的读者。不同的读者对杜甫的爱国主义的阐释有不同的侧重。废名称呼杜甫是“爱国诗人”。构成这一称号的题中之义有四个方面:热爱祖国的历史文化,忧国,坚信国家不亡,劝勉人民勇赴国难,其中坚信国家不亡是核心义。

废名阐论杜甫的爱国主义有他自己的鲜明的个人特点。

1.废名诠释的杜甫的爱国主义的内涵是他忧国,同时坚信国家不亡。千百年来人们发生共鸣的集中在前半句,忧国。废名观照的重心在后半句。这突出地表现在他对《春望》“国破山河在”以及《登楼》“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的解读上。废名对这两首诗及其中关键用词的训释真是发人所未发。

“国破山河在”,司马光训释:“山河在,明无余物矣。”废名认为司马光没有把握杜甫的思想感情,“国破山河在”并不是表达殷忧的感伤,而是表现一种积极的信心。 “在”与“破”为对读,意为“不破”,即“永在”、“没有动摇”,“在胡骑满长安的时候,自己正陷在城中的时候,则非常沉着地描写祖国的山河‘在’!这一个‘在’确是中国诗人杜甫写的,打动了若干年代的中国人的心!……表现杜甫对恢复山河的信心”。“一个‘在’字,就是他后来在成都《登楼》诗中说的‘北极朝廷终不改’的意思。不过在眼前‘国破’的现实之下,‘山河在’真喊得响亮”。

2.撇开忠君意识的纠葛,即不涉及忠君问题。

中国现代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 (修订本)《绪言》(人民出版社1964年第四版)对中国历史上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作了系统的阐论,这篇《绪言》后以《关于中国历史上的一些问题》为题,收入《范文澜历史论文选集》其中第八节“历史上的爱国主义”。对于探讨历史上的爱国主义者、爱国主义思想这些问题,这第八节是一份原典式纲领性的文献。几十年来学者们谈论历史上的爱国主义话题,基本上都是基于范论而作的阐发。包括谈论杜甫的爱国主义。比如范论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辩证地阐发了爱国与忠君的问题。谈杜甫的爱国就不能回避其忠君,论述杜甫的爱国与忠君通常也就是出入于范论之彀中。废名却搁置了杜甫的忠君,这是废名论杜甫爱国主义的十分突出的特点。

忠君思想是典型的封建意识形态,在极“左”思想盛行的时代,这是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废名的杜甫研究在范论之前,他也不具备范文澜那样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无法独立地像范文澜那样用马克思主义理论阐述清楚爱国与忠君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纠葛;他主要是将杜甫放在异族入侵的国难深处的具体情境中来认识诗人的爱国主义感情的。涉及忠君思想时,他说忠君是“封建社会里一般老百姓的思想”,从而最大程度淡化了杜甫的忠君意识(不惜降低诗圣的境界)。

相比爱国主义,人民性更是废名所极言的。在某种意义上人民性就是杜甫的现实主义,换言之就是杜甫其人其诗。他说杜诗“替人民作了记录,支持封建唐朝唯一的两件事——租和兵,人们是怎样担当起来”。“国家的栋梁应该没有别的人而是缴租税服兵役的劳苦大众”。废名认为杜诗的人民性的基础是杜甫生活接近人民,具有爱国爱人民的深厚感情,这使他能够突破他“生常免租税,名不隶征伐”的阶级局限。人民性造就了杜诗的面貌。废名认为,杜诗是歌德派文学。他固然暴露统治阶级的剥削、荒淫、腐败、自私、不顾人民的事实,控诉以皇帝为首的本阶级即地主阶级,但当写到他所同情的人民时,他是“怀着歌颂的热情写的”,这后者是杜诗的主要价值所在。杜甫“歌颂农民是正义的有良心的,唯有他们是国家的支持者”。士兵都有着高度的爱国观念,在国家危急存亡之秋,都拿出自己的行动来报答祖国,他们是国家光荣的一面。他“把人民的生活痛苦记录下来,而最重要的,在哀我蒸黎的诗中也显示了国家的希望,就是,人们是正义的,有良心的,在自己的生活毫无希望的情况下,人们还是爱国,劳动人民有悲愤,然而没有什么叫做‘消极”’。新的时代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新的时代的文学因此应是歌德派的文学。 “歌德”就是歌颂人民。

二、废名观照杜甫诗歌的视角

废名讲论杜甫杜诗,兼具时代共性和独特的个人化双重视角。前一重视角是显性的,知性的,后一重视角是潜隐的,然而又是生动的存在,使他的《杜诗讲稿》、《杜甫论》保留着一定的个性化特质。时代共性视角就是他自觉运用毛泽东文艺观,即科学文艺观,认识、分析、评价杜甫、杜诗。废名是通过教育学习获得这一理论,并运用这一理论指导自己的学术研究和教育教学工作。然而走进新中国的废名是一个在“特立独行”的道路上走了大半辈子的老知识分子、作家,有着丰富、独特的人生经历和生命体验,这种经历体验融人他的杜甫研究中,形成他个人化的视角。

新中国成立后,从旧时代过来的知识分子都经历过转变以前的学术思考方式,用新的时代共性视角进行研究的过程,这是普遍性的现象。像郭绍虞、俞平伯这些文学研究大家都是如此。表现为他们都关注文学的思想性,重视作品同现实的联系,而对于艺术个性不怎么谈论,有的甚至将其归人形式主义加以批评。这里主要谈谈废名杜甫研究中个性化的因子。

废名的杜甫研究是凝聚着废名作为主体的人生体验、思想感情的对作为研究对象的诗圣的追慕,心灵的契合与共鸣。

废名是在具有了深厚丰富的人生阅历、思想感情沉淀的情况下成为杜甫研究专家的。废名与杜甫,暌隔千载的两个人却在许多方面有可比较的地方:都是社会上的“特殊阶级”,杜甫是“生常免租税,名不隶征伐”,废名是社会上的“特殊阶级”,国难当头,而征钱征粮征不到他们家族,抽兵也抽不到他们的子弟;杜甫十载旅寓帝都亲历了盛唐气象,废名游学京华十五年见证过新文化运动的一代风流;都遭遇了异族入侵中华的战争,两场战争都是历时八年之久,他们的人生都因为战争发生巨大的改变,都被战争抛到民间,亲见亲闻亲历了战火与硝烟中的一般民众的真实生存状态,而他们同时代同侪,如李白战争期间生活在战火未曾燃及也相对富庶的南方,20世纪的知识分子则主要汇集于大后方。他们的思想感情也走得很近,坚具故国不亡的信念;哀我蒸黎,感同身受;劝勉其身家处于浩劫之中的受难的民众勇赴国难,努力事戎行;赞美民众出钱当兵,支持国家抗御异族入侵,是国之栋梁。废名谈杜甫的思想感情基础形成于抗战期间避难黄梅时期。他是由具有相似的生活经历、相通的感情体验的人生准备出发来认识杜甫、识读杜甫,而非单从杜诗文本中寻章摘句,得出对杜甫的理解。

1937年抗战爆发。这之前废名是北京大学的讲师,知名的新文学作家。抗战爆发后,废名回到家乡黄梅躲避战乱。直到1946年重返,他在黄梅乡下度过了近十年的避难生涯。废名回到家乡原为躲避战乱,孰料武汉会战爆发,黄梅变成战区,也陷入战乱。废名亲眼目睹了异族入侵带来的巨大空前的灾难,更真切地认识和感受了硝烟与炮火深处中国最普通最一般民众的生活状况和精神面貌:国难当头,虎狼环伺,而中国农民并未失去他们的欢欣,废止对于生活的讴歌;废名由衷钦佩民众从容镇定的生活姿态。在他看来,中国的命运和前途正蕴藏在这一姿态之中,写照在这一姿态之中,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故国不亡,有如那磐石般的巍然感!④

抽丁当兵抽钱抽粮,是国难当头之际最大的现实和国民责任,因为这是抗战救亡之所资。废名反观诸身,他和他所在的阶级,即知识阶层,从来就没有尽一个国民的责任,兵不是抽他们的子弟当的,出钱出粮也派不到他们。他自己较之同类,成了难民,和民众混杂同处,而其他的人都迁到大后方了,远离了战火,但就算如此,也仍属特殊阶级,兵钱粮没有他的事。恰是普通民众,他们坚忍不拔地维持常态生存,同时尽国民责任,子弟抽丁当兵、出钱出粮支持国家抗战。所以在废名看来,普通民众是国家社会的根本。是中华民族屡遭外侮而不亡、绵延不绝之所由。废名不吝惜语言赞美民众,讴歌民众,在他看来,是怎样赞美讴歌也不为过的。废名的思想因此获得了泰山不易的人民性。而民众自己顽强生存,同时出丁力钱粮支持国家,这也构成废名人民性思想的实质性内涵。

上述废名人生经历和思想感情历程是他契认杜甫,成为杜甫研究专家的培养基。这较之单纯的学养更能成就一个人的学术事业。研究者从对象身上发现的往往是他自己。他体认领悟到的东西往往是他已具备的,而他所具备的则因为新的体认和领悟而被激活,或得到进一步充实,获得提升。这是现代认知心理学所揭示的。废名的杜甫研究正是这种情况。废名论杜甫包括诗论和诗人论,又主要调频到起[来自www.lW5u.CoM]于《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即安史之乱发生前夕,至诗人殒世的后期杜甫及其诗。构成杜甫生活及其诗作背景的是异民族侵略中国的沉重阴影。范围的规定使论者举重若轻放下所谓“盛唐”的负担。但更实质性的原因是废名与这一时期的杜甫有更多谐振。杜甫获得废名最具同情之理解的是诗圣的爱国主义、人民性的思想感情内容,而废名也正是以他的爱国主义、人民性来同构诗圣。

在废名看来,杜诗的人民性表现为它记录了民众自己顽强生存,同时出丁力钱粮支持国家。人民性是列宁文学艺术思想的重要概念。无产阶级文艺观的人民性思想是不是这些涵义呢?并非如此,或者说并非主要如此。废名的解说我们只有从他的本色思想情感中才能寻绎到他的运思方式。因为同样遭逢异族入侵的劫难,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最后都以异族强寇失败我族劫后重生而迎来结局,所以废名对杜甫的坚具民族不亡信念,产生了巨大的共鸣。这是废名所理解的杜甫的爱国主义的核心义。列宁对爱国主义曾作过经典定义,但这显然不是废名议论的出发点和依据。

废名本着他之所见,看到政府和国家军队不可凭借,敌人不但进了国门,而且进了家门了,政府先是叫老百姓逃,后来则干脆弃之不顾;看到知识分子不可凭借,他们是特殊阶级,“做国民的痛苦,做国民的责任,做国民的义务,他们一概没有经验。”战争爆发他们已不在中国的土地上——迁移到远离战火的大后方了;行国家之政的人也不足凭,国家之政他们行得不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譬如基层保甲长,借抽征兵丁钱粮,贪污自肥无所不用其极。而在同民众的交往中他则看到,“中国的民众求存之心急于一切,也善于求存,只要可以求存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就算在沦陷区,或在敌人不断袭扰的情形下,他们也在营生,在自富其家,这同时奉献兵丁钱粮支持国家抗战,尽国民责任……基于这些,他对杜诗的有关记录,发生巨大的共鸣,并发挥说,中国民众“在抵抗异民族侵略中国的时候,他们是唯一的责任者。”“邦国之得以苟活,完全靠劳苦大众支持。”“国家的栋梁应该没有别的人而是交租税服兵役的劳苦大众。”

基于个人生活经历经验的对于杜甫的理解,使他的言说超越了纯粹的文本文献研究,而达到心灵、生命的契认。废名的杜甫研究提出了新观点、新见解,但废名的遗产最宝贵的是他以自己的血肉生命融入学术言说之中。这样的学术活动,是主客体互相激活生成的过程,客体因为阐释而获得了生命力,历史进入了当下现实的对话,作为对象的客体参与了主体的建构。学术活动一旦完成,主客双方再不是原来的样子,而都获得了某种程度的提升和丰富。这其实是深深浸渍着人文关怀的中国学术文化的传统品格。有异于现代学术纯粹的认知论的治学方式。

上文说及中国传统学术品格,不由再赘言几句。陈寅恪曾批评梁启超的陶渊明研究,存“取己身之思想经历,以解释古人之志尚行为”之弊。我对此语曾沉思良久。陈氏自己的著述良有寄慨,若笼统说是弊端,岂独任公?我不得其解,附言于此,冀望于达者惠我。

废名是著名的新文学作家,其作品以独具的风格面貌和多变的文体特征著称。但他本身的职志是一个学者、教授,终其一生未离教席(抗战时期避难黄梅被聘为县立小学,中学教员,此外有两个短暂时期闲赋)。50年代初,他从北京大学被抽调到新成立的东北人民大学,直到1967年去世,是吉林大学非常重要的教授,享有很高的地位。他主要讲授《诗经》及杜甫,他对《诗经》思想内容的阐发,及所采取的视角亦同于杜甫研究。所以,杜甫研究能够比较全面地反映废名晚年教育与研究工作的基本面貌。

废名由一个旧时代过来的老知识分子,经过思想改造变成一个社会主义时代的大学教授。他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指导学术研究和教育教学,比较全面准确地阐发了《诗经》、杜甫现实主义诗歌中所蕴涵的爱国主义、人民性的思想内容。而他对于爱国主义、人民性的理解,又深刻地浸润着他生成于生活经历和人生体验朴素的认知。

注释:

①陈建军,冯思纯(编订)《废名讲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本文引此书均此本,不另注。

②元稹《乐府古题序》。

③范文澜《范文澜历史论文选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年版。

④张吉兵《抗战时期废名论》,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⑤⑥⑦⑧艾以,曹度(编)《废名小说》(上),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

⑨陈寅恪《寒柳堂丛稿初编》,《陈寅恪文集》(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

责任编辑 刘晓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