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龙江教育(高教研究与评估)》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翻转课堂”与古代文学教学改革探究
杂志文章正文
“翻转课堂”与古代文学教学改革探究
发布时间:2018-03-12        浏览次数:30        返回列表

摘要:当前,越来越多的高等院校文学院(系)将其传统中国文学史课程分为文学史与作品选两门课程。但该课程的总学时并没有增多,部分学校还有课时被压缩的现象。与此同时,传统重文学史描述而轻作品分析的授课方法,仍在课堂内外发挥作用。为更好地解决这一较为普遍的教学问题,可以尝试在传统课堂上引入“翻转课堂”模式。文章主要阐述了将翻转课堂应用于古代文学课程的可行性与制约因素。

关键词:翻转课堂;古代文学;教学改革

中图分类号:G642.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4107(2017)09-0042-03

“中国文学史”课程,一直以来都是我国高等院校文学院(系)的核心主干课程。其讲授内容也以各种版本的《中国文学史》为主。但近年来,为全面贯彻落实国家层面的高教方针、配合教育主管部门所提出的深化高教改革举措,许多高校在开设“中国文学史”课程时,常采用一分为二的办法,即将其分为“中国文学史”与“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两门课程。如此举措,显然旨在提高学生对经典作品阅读、鉴赏、分析、评论的能力,并使他们能准确把握各时代的文学思想。但由于传统文学史教学思维的潜在影响,多数授课者仍偏向于对文学史宏观层面的讲授,学生也随即在心中分出轻重,厚此薄彼在所难免。此普遍现象已引起一些专家学者及有识之士的关注,如华中师范大学戴建业先生甚至将其直呼为“本末倒置”[1]。那么,如何在具体实践过程中平衡教学改革后的这两门课程,孰先孰后,应强化文学史教学还是增加作品讲授等问题,已成为整个古代文学授课群体所需思考的首要问题。我们认为,近几年风靡全球教育界的“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或能为此问题的解答,提供较为可行的尝试。

一、“翻转课堂”的内涵及特点

“翻转课堂”是个译介词。它起源于美国教育界,英文名称为“FlippedClassroom”,有中国学者也将其翻译为“颠倒课堂”。2007年,美国科罗拉多州WoodlandParkHighSchool的化学教师JonathanBergmann与AaronSams开始使用视频软件录制PPT讲稿,并附上现场讲解的录音。他们以此种方式,为路途遥远而经常缺席的学生补习功课,取得了良好效果。不久,他们又进一步创新教学模式,即逐渐以学生在家看视频、听讲解为基础,而授课者在课堂上主要进行问题辅导与答疑,或者对实验过程中有困难的学生提供一些帮助。这一颇具创新色彩的教学模式,很快在美国中小学教育中得以广泛运行,随即风靡全球。综上所述,所谓“翻转课堂”,顾名思义,就是将以教师课堂讲授为核心的传统教学方式颠倒过来,即授课者提前将课堂教学内容以视频短片、音频文件、PPT讲稿等形式传播给学生,由学生在课前任意场合通过电子设备自行获取学习,而传统的课堂则变成师生交流、小组探讨、解决问题的场所。简而言之,“翻转课堂”系学习场所与内容的分化与转移,故有学者称其为“一种混合式学习方式,包括了课前的在线学习和课堂面对面学习两部分”[2]。在这种教学模式下,原本就十分宝贵的课堂时间,能够被高效地利用起来。一方面,学生更专注于主动的基于问题、项目的学习;另一方面,教师实时指导也更加有的放矢。师生互利,从而使教学内容获得更深层次的理解。这种学习方式,是现代教育理念的重大革新,其创新意义在整个教育史上都将具有深远的影响。

二、“翻转课堂”与古代文学课程的契合点

到目前为止,我国多数高等院校文学院(系)将传统的中国古代文学课程一分为二,即分为文学史与文学作品选两门课程讲授。但与此同时,课程总学时并未扩大至两倍,有些高等院校(如南京师范大学、上海大学、山东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淮阴师范学院等)甚至还压缩了课时,以便给学生更多的阅读与自学时间。显然,这就是课程矛盾的主要来源。一方面,授课者普遍抱怨时间紧、任务重、讲授内容浅显,常有心力交瘁之感;另一方面,学生则普遍感到困惑,授课内容信息量太大,根本抓不住学习重点,从而出现重史述而轻作品的现象。还有一种情况,即如果授课者同时为某一专业(或班级)讲授文学史与作品选,则更为困惑,两门课程之间的区分点在哪里,区分度如何把握内容才不会出现重复?原本应该趣味盎然、精彩纷呈的课堂,则不可避免地陷入危机之中。

有些研究者甚至焦虑的指出,对普通高校的本科生来说,应对策略在于,“以作品选的学习,代替目前的文学史论的教学,并尽可能增加课时数”[3]。我们认为,如此做法并不可取,在具体教学实践中也难以普及。因为,当前国家层面制定高等教育改革方针不可动摇,随之而来的课程改革也更符合人才全面发展的培养规律。故以此代彼的做法,不仅与改革的潮流相违背,单纯地增加课时也只会积压其他课程的生存空间,最终仍不利于人才的科学培养。作为直面讲台的一线授课者,我们只能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因材施教”。那么,如何合理化解多数古代文学授课者的普遍焦虑,从理论与实践两个层面帮助这一传统课程重焕生机呢?

我们认为,“翻转课程”的出现,或许能为问题的探讨提供新思路。鉴于目前各高等院校文学院(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的整体素质和古典文学基础,我们认为未来的古代文学课程教学,必须要以作品解读为基础。《汉书·艺文志》称“登高能赋可以为大夫”。故从两汉到晚清,文人莫不能诗善赋。但当代中文系的学生,在不借助参考资料的前提下,能流畅阅读古代经典作品已属不易,而擅长古典文学创作者更可谓凤毛麟角。诚然,文学史可以传授系统的知识,却始终无法带领学生窥探古人之文心。这就要求授课者,必须将文学作品作为课堂教学的起点与终点。但如果没有教师的指导,学生既把握不住横向线索,也难以揭示纵向规律,最终很可能在浩如烟海的文学发展史中迷失方向。但作为文学史论的教学,大可不必占用宝贵的课堂时间。我们可利用“翻转课堂”的方式,通过一些视频短片、音频文件、PPT讲稿、word文档等形式,现行将整体知识体系分解,由学生利用课前时间自行学习。授课者可在之前的自学内容中精心设计一些问题,留在有限的课堂时间内集体讨论,帮助学生树立作品为上的观念,形成以作品阅读带动文学史知识体系建构的新思路。

三、“翻转课堂”应用于古代文学课堂的可行性

宋代大儒朱熹说过,“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那么,如何将“翻转课堂”模式融入到当前高校古代文学课程教学实践之中呢?一般来说,整个“翻转课堂”模式的过程,由问题设置、自行学习、问题解决三个环节组成。其中最关键,也是最不可预知的环节是自行学习阶段。学生通过观看视频、PPT讲稿等内容,原有认知结构开始和新的概念知识发生作用,从而完成了知识的第一次内化[4]。而授课者只能通过问题设置,来对此阶段进行间接的干涉。故“翻转课堂”融入课堂教学的实际效果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问题设置这一环节。对此,授课者应该有着清醒的认识。

笔者在2014—2015第二学期参与一项校级教改项目,尝试性将“翻转课堂”的理念引入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取得不俗的效果。兹结合自身教学实践,略举一例。关于陶渊明诗歌的讲授:在绝大多数文学史教材中,陶渊明都享有独占一章的特权,是无可争议的中古第一流大诗人。中文系的本科生很少没有接触过陶诗的,但对于其文学史地位是如何形成的,恐怕很难说得清楚。如果脱离文学史单纯讲作品,多数学生难以窥探陶诗平淡自然风格的伟大之处。故传统课堂教学,可能会用3—6课时,讲授陶渊明的生平家世、创作背景、艺术特色、后世影响等内容,而陶诗本身的魅力则被湮没在诸多信息之中。但陶渊明的伟大,恰恰在于那些不朽的诗文作品。这是我们建构陶渊明形象的最主要渠道。笔者先期制作的PPT讲稿分五个部分:“寒族的后裔”、“五斗米的文化内涵”、“陶诗走向经典化之路”、“文化符号中的陶渊明”、“和陶诗探究”,每个专题使用PPT6—8张,图文并茂,并加有音频讲解。另外,每个PPT讲稿指定阅读2—4首诗歌,推荐阅读5—10首诗歌,让学生在自学过程中适时记录问题,并准备课堂讨论。如此设计,则陶渊明的文学史地位被解构在五个相对独立的专题之中,而旨归明显在于对具体作品的解读上。学生对于这样的专题设置感到满意,随后课堂气氛活跃,讨论十分热烈。陶渊明形象终于离开了故纸堆,并以诗的形式生动起来。这样的教学方式,远较传统的单纯文学史灌输为佳。当然,每一个具体的教学内容,都有各自的特点,授课者在坚持理念的前提下,要学会变通。

南宋诗人陆游曾说过,诗歌创作“功夫在诗外”。对此,我们深有同感。“翻转课堂”本身确是非常新颖的方法革新,但如何在不同学科中践行,实践的最终效果如何,可能谁也无法预测。笔者认为,任何一门课程都具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具体到高校古代文学课程的教学来说,“翻转课堂”模式在实践过程中,至少应注意以下几点。

1.自觉遵循学生的学习规律。心理学常识告诉我

们,一般学生学习时的最佳注意力时限为8—10分钟。在实践“翻转课堂”时,首先要考虑到这一因素。因此不管是视频还是PPT讲稿,所设置的时间都不能太长,以10分钟为宜,切忌喋喋不休、照本宣科,否则学生的自学效果将大打折扣。而没有前期良好的自我学习过程,“翻转课堂”将难以实施。

2.充分调动学生的自学兴趣。由于远离了教师的实时监督,故激发学生的自学兴趣尤为重要。传统课堂繁冗的文学史知识体系被解构成若干研究专题。授课者只有将大量工夫花在专题的设置上,建构语境教学,并充分把握各专题之间独立性与内在逻辑,环环相扣,逻辑清晰,才能不断刺激学生的注意力,激发观阅的兴趣,变被动接收为主动学习。

3.不断强化学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意识。传统古代文学课堂灌输式的教学方式容易引发学生的惰性思维,长篇大论的枯燥内容亦被学生所厌烦。而在“翻转课堂”的观念里,巧妙设置的问题是联系师生的桥梁。以问题为中心,让学生通过文献收集、归纳演绎,自我论证,探索新方法,提出新见解,从而真正提高课堂的效率。

四、“翻转课堂”与古代文学实施的制约因素

纵观国内外的教学实践,当[本文来自于wwW.eKxx.cOm]前运用“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多为理科、工科类课程。此类课程重在实践,知识点明确,知识体系完整,因而很多教学内容只需清楚讲授一道公式、一个概念、一道例题,即可举一反三。但“翻转课堂”作为一种全新的教学理念,其对古代文学课程教学产生的积极影响理应得到重视。古代文学授课者必须具备理论创新的勇气以及实践创新的魄力。但与此同时,这一以网络科技为支撑的新型教学模式,也存在着消解若干优良教学传统的可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制约着该课程内涵的进一步拓展。正如有研究者指出,“人文类课程在授课过程中,会涉及多学科的内容,而且需要教师与学生进行思想上的交流、情感上的沟通才能起到良好的教学效果”[5]。

相对于其他人文学科的课程设置,古代文学可能更偏向于对作家作品“同情之了解”,亦即经典作品的感悟与人文情怀的养成。而学生无论是从知识积累程度,还是作品赏析评论能力,都跟授课者存在不小的差距。在现有基础下,脱离教师的实时指导,学生究竟能将多少知识及时消化,知识体系建构到何种程度等,均要存疑。正如上文所述,如果学生不能有良好的前期自学效果,那么“翻转课堂”必将是无法实现的。

而大量事实证明,学生对某课程兴趣的保持、热情的激发,跟授课者自身的学养、风度、素质等密切相关。杜道生先生在怀念罗庸先生讲授唐代文学时说:“他讲杜甫时自己仿佛就是杜甫,把诗人杜甫在长安慈恩寺塔上所见所闻所感深沉地一一传达出来;用声音,用眼神,用手势,把在高塔向东南西北四方外望所见的远近景物仔细重新描绘出来——同学们都被吸引住了。这样的上课比电影还要惟妙惟肖。”[6]这种情怀与念想,尤其令人难忘。在“翻转课堂”的理念支配下,学生成为学习的中心与焦点,而传统课堂讲授者则成为一种资源的传播者、学习的辅助工具。缺少了师生间的瞬时交流,激情在无形中被克制,人格魅力难以彰显,这可能将是古代文学课堂上一种难以估量的精神损失。

创新的价值需要一个过程才能呈现,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故步自封。虽然“翻转课堂”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它还是应该被引入当前趋于陈旧的古代文学课程教学中来。这是教育思想进步的体现。最理想的改革目标,是以师生、生生间的平等对话为前提,以期真正解放这一传统课程的活力。但以何种方式进行、具体流程怎样设计、问题如何展开、效果评价系统如何健全等,都是值得所有古代文学一线讲授者共同探讨的深刻话题。只要我们对此类消极影响达成共识,群策群力,就能趋利避害,真正让其为我们所用,从而更好地促进古代文学教学实践,达到师生共赢互利的效果。

五、结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仅仅在数年之间,“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就已席卷全球,其迅猛之势如同一场暴风骤雨。2011年,它还被加拿大《环球邮报》(TheGlobeandMail)评为“影响课堂教学变革的重大技术革新”。“翻转课堂”必有其巨大贡献,才能获此殊荣。作为高校的一线教师,我们认为,不管从事何种课程的讲授,都要有开放的教学视野,积极顺应时代潮流,从中汲取有利因素,提升教学质量,促进本职教学工作。但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注意到学科体系与课程设置的特殊性,绝不能照搬理论,走教条主义的老路。而且,新方法的运用可能往往意味着对传统的某种消极解构。如何才能在坚持传统的前提下促进并完成课堂教学改革,恐怕还需要各学科、各课程的一线教师以及专业研究者们的共同努力。但不论如何,“翻转课堂”教学模式都是值得尝试的,这一点至少在当前中国古代文学课程的教学实践中,已经得到证实。

参考文献:

[1]戴建业.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教学现状与反思[J].华中

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4).

[2]何世忠,张渝江.再谈“可汗学院”[J].中小学信息技术

教育,2014,(2).

[3]孙小力.中国古代文学教学存在的问题和改革设想[J].

中国大学教学,2007,(6).

[4]赵兴龙.翻转课堂中知识内化过程及教学模式设计[J].

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4,(2).

[5]张金磊,王颖,张宝辉.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研究[J].远程

教育杂志,2012,(4).

[6]转引自蒙木.文学之外,文学史还有更重要的事——读

“西南联大中国文学史讲堂录[N].光明日报,2015-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