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龙江教育(高教研究与评估)》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美国研究型大学校长任期分析
杂志文章正文
美国研究型大学校长任期分析
发布时间:2018-03-12        浏览次数:27        返回列表

张 欣,张 萌

(江苏师范大学,江苏 徐州 221116)

摘 要:文章主要运用文献法,对美国研究型大学校长的任期进行分析,认为校长的任期长对美国研究型大学在跻身世界一流大学具有一定的正面影响,并从制度性和文化性两个方面来阐释美国研究型校长任期长的原因,以期对我国校长任期普遍较短、更换频繁的现象提供参考。

关键词:美国;研究型大学;校长任期

中图分类号:G6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107(2017)06-0080-04

在美国,大学校长是由董事会选举出来的管理学校日常事物的首席执行官,其职责主要包括:管理大学的财政;管理人事系统;操作和维护学校管辖下的动产和不动产;筹款、辅助企业和校友活动;与董事会和其他大学组织在各种问题上包括大学的未来发展规划等进行磋商、合作;大学公共事务的代表;每年向董事会报告大学的状态;等等[1]。从大学发展史的角度看,大学的发展与校长有着密切的关系,尤其是美国大学校长往往具有长达十几年甚至四十年的任期,保证了校长职责的充分发挥,也使大学的发展形成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2016年“泰晤士报世界大学排名”的前200名高校中,包含美国的43所研究型大学。通过对这43所研究型大学校史的梳理,发现它们基本上存在一个共性:都拥有一位或数位在高等教育史上声名显著,并且任职时间较长的校长。而且这一位或数位校长的任期,往往是处于学校向研究型大学或者世界一流大学转向的时期,这些校长的作用极其重要。因此,本文重点研究这些为学校转向成为研究型大学或世界一流大学做出杰出贡献的校长的任期特点,以揭示校长任期与研究型大学发展之间的关联性。

一、任期与美国大学校长的历史贡献

通过梳理美国43所研究型大学的校史,本文列出了人们认为对这些大学的发展贡献最大的校长的任期,如表1所示。

从表1中可以看出,在这43所研究型大学校长中,任期最长的校长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第12任校长巴特勒(Nicholas Murray Butler)。在其长达43年的任职期间内,哥伦比亚大学快速成为一个卓越的拥有创新教育和学术成就的国家中心[2]。其次是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第21任校长艾略特(Charles William Eliot),任期40年,也是哈佛大学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校长。在他任期的40年间,哈佛大学蝶变为一个对美国,乃至世界高等教育都产生深远影响的现代研究型大学,其最具影响力的改革之一就是选修制的设计与实施。大学生自主选择课程,不仅实现了高校系统内“自然选择的多样性”,而且反过来刺激了开放式课程的开发与实施。这种选课制度明显打破了历史悠久的根据学年指定学生课程的学年制。哈佛大学的实验迅速蔓延全国,就连反对选修制和实用学科最强烈的耶鲁大学,在发表《耶鲁报告》65年后的1893 年全部取消2—4 年级的必修课。这就深刻地应了艾略特的名句:从这时起“教育”意味着什么被改变了[3]。

总体上看,这43位校长的平均任职期为22.4年,最短的是8年,最长的是43年。任职超过20年的校长,基本上都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20世纪60年代之后,很少有校长任期超过20年的。

二、研究型大学校长任期所处的时代背景

美国学者亚瑟·科恩(Arthur M.Cohen)按照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阶段、特点、主题等将美国的高等教育划分为殖民地时期(1636—1789年)、小型学院的发展时期(1790—1869年)、工业化时代大学的转型发展时期(1870—1944年)、美国高等教育大众化时期(1945—1975年)和高等教育体制多元化时期(1976—1998年)五个时期。本文将这43位大学校长任职期间按照亚瑟·科恩的五个时间段进行划分,如图1所示。

从图1中可以看出,促使学校转向发展成为研究型大学的过程中,贡献最大的校长的任期,大部分都在美国工业化时期和高等教育大众化时期,也就是说大部分学校是在这两个时期跻身为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的。

美国工业化时期是美国大学的转型发展时期,这一时期美国高等教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862年《莫雷尔法案》的颁布,推动了赠地学院的兴起,促成了美国高等教育理念的转变。从1865年康奈尔大学建立,到1876年美国建立了第一所研究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成为了美国其他大学转型的榜样。很多老式学院都通过增设研究生院和专业学院,强化大学的研究、教学和公共职能,进而转变成为大学[4]。

在美国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美国联邦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政策来推动高等教育的发展。《退伍军人安置法案》和《国防教育法》被称为美国历史上里程碑式的教育政策,对美国高等教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颁布的《退伍军人安置法案》,使超过220万退役军人进入大学学习,美国高等教育入学人数比战前增长了一倍[5]。这成为美国高等教育历史上的转折点,揭开了美国高等教育大化发展的序幕。20世纪50年代初期,随着东西方冷战的加剧,尤其是苏联人造卫星的发射,美国朝野为之震惊,纷纷指责美国学校教育水平落后,指责学校教育是美国整个防御战略中最薄弱的环节[6]。1958年,美国国会颁布了二战后最重要的教育政策——《国防教育法》,该法案深刻论述了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和国防的关系,并把高等教育视为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性因素。法案规定了增拨教育经费、强调“天才教育”和强化师范教育、提高教师水平等促进教育发展的措施,刺激了美国高等教育的教师数量、资金数量、专利数量、科学研究水平等各个方面的长足发展。路易斯·梅纳德(Louis Menand)将二战后的30年称为美国高等教育的“黄金时代”,这30年是学院和大学迅猛扩张的阶段,包括社区大学在内,本科生入学人数增加了5倍,研究生院增加了将近9倍[7]。伯顿·克拉克(Burton R. Clark)指出:(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前半叶,是所有工业国家的高等教育迅速发展的时期。在这一时期里,高等院校的入学人数是15年前或20年前的三倍、四倍和五倍[8]。

工业化时期和大众化时期是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特殊时期,对学校转型为研究型大学贡献最大的校长也大都集中在这两个特殊阶段。正是因为这批有远见的校长,利用当时的社会形势,为自身所掌管大学的转型发展奠定了基础,或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从而在校史上留下了光辉的记忆。大学要适应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就需要进行实质性的变革,而这种变革往往只能由校长决定,也就是说现代大学的每一次关键性的转折点都离不开校长的决策。正如马克·汉森(Mark Victor Harsen)所说的:处于金字塔顶部的一个人或少数几个人直接控制着决策的过程和全部的有效资料,而且可以知道最终到底选哪一个备择方案[9]。在学校向世界一流大学转变的关键性节点上,这些贡献最大的校长的卓越成就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课程改革;(2)增加大学预算;(3)加强学科建设;(4)强调科研;(5)重视研究生教育等几个方面。因此,作为一流大学的校长,必定要[本文来自于wwW.EkXx.CoM]有战略的眼光、思想的前瞻性、富有远见;卓越的领导才能;能够审时度势,紧紧跟随世界发展的节拍明确办学方向;同时必须清晰学校未来的发展愿景,正确定位学校的发展方向,只有这样才能统筹全局,更加有效地领导学校、教师和学生。

三、长期聘用是大学与校长成功发展的制度保障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是教育规律发挥作用的长期性。对一所大学的发展而言,跨入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需要从量变积累到质变飞跃才能实现的。这43位研究型大学校长能够成为贡献巨大的校长,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任期时间长的制度保障。正如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曾说过的:哈佛大学之所以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大学,原因之一就是校长长期的任期制。大学校长要发挥有效的领导作用,必须要有较长的任期做保障[10]。

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遵循着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样一个不断循环往复、逐步上升的过程。人的正确认识不可能一次完成,人们完成正确的认识过程是需要大量时间的[11]。校长的任期长,可以有效避免短期内做出成绩的“政绩”诱惑。大学的发展离不开校长的决断,而校长决断的实现是以一定的任期为保障的。校长要想在其任职期间实现自己的抱负,就必须制定发展规划,一步步实现计划,而完成目标的过程必定是曲折的,是需要一定时间来保障的。

从制度性因素来看,美国大学实行的是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虽然董事会拥有大学发展的最终决策权,但是很少干预学校的日常管理事务。一般情况下,董事会成员对自己精心选聘的校长很放心,他们重视对校长的聘前考察、推荐人意见和聘期考核,对于有思想有能力的校长,董事会不会刻意规定聘期的长短,相反,董事会对于有业绩、有潜能的校长,一般都青睐于长期聘任,这样也可以节约一部分选聘校长的经费。

从文化性因素来讲,美国大学校长自身所具有的文化品质也是其可以长期成为校长的一个重要因素。美国大学的文化底色是宗教,特别是清教主义对美国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影响深远。美国清教徒的信仰和价值观中,有一条非常重要的信义就是敬虔的人是清醒的、努力工作的和负责任的[12]。这种价值理念塑造了美国人的民族性格,特别是社会精英群体,他们非常强调人内心的自我拘束、建功立业等个人主义情怀,在这种情怀下,校长具有强烈的使命感去“野心勃勃地”成就一番作为,也就不足为奇了。

四、启示

美国研究型大学校长的任期,对正处于“双一流”建设中的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具有很强的启示作用。长期以来,我国公立大学的校长都是具有行政级别的官员,因此大学校长的任期具有明确的限制,教育部在《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中,对校长的任期做了明确规定:“党政领导班子实行任期制,每届任期5年,任期届满应及时换届。任期内可根据工作需要对领导班子成员进行个别调整。领导干部原则上担任同一职务时间不超过两届或10年。”较短的任期制导致大学校长更换频繁,工作业绩一般的要换,工作业绩突出的要提拔,造成大学的发展理念往往因为校长的更换而发生改变,学校的发展思路、发展理念缺乏延续性,已有的规划常常会被改弦易辙。

其实,校长可以视为负有管理责任的学者,是受党和政府委托管理高校、发展高校的“职业经理人”,不必规定任期,只要通过考核,则可以无限期连任。唯如此,才能回归校长办学的本真,他们才能长时间地沉浸于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和科学研究水平的工作中,实现成为高等教育强国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