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龙江教育(高教研究与评估)》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包豪斯教育思想对高校设计教育的影响浅析
杂志文章正文
包豪斯教育思想对高校设计教育的影响浅析
发布时间:2018-03-12        浏览次数:30        返回列表

许岳鑫

(云南艺术学院,云南 昆明650110)

摘 要:文章从包豪斯设计教育思想的形成出发,阐述了我国高校设计教育与包豪斯教育思想的关联,并分析了包豪斯教育思想对我国高校设计教育的影响及现实意义。

关键词:包豪斯;高校;设计教育

中图分类号:G6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107(2016)11-0068-02

一、包豪斯设计教育思想的概述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无论是社会还是经济和文化层面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也随着改革开放不断加速推进。同样在设计领域,中国也开始了巨大的变化,设计作为现代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推进也大大影响着社会的发展。因此设计教育也面临着重大考验,它给设计教育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将设计更好地服务于现代文化产业需求以及人们丰富的精神需求是设计教育的首要问题。关于设计教育的讨论一直都是绵绵不绝的,争论总是越来越激烈,不同的地方都结合自身的特点来进行设计教育改革,它们想法思路都各不相同,但大致都是引进国外的一些教育思想,其中最普遍的就是包豪斯的教育理念,包豪斯的设计教育也经常引出我国许多对设计教育的思考。要真正探索我国的设计教育的发展,首先要了解包豪斯的发展以及它对我国设计教育的现实意义。

20世纪以来,包豪斯的成立无论是在教育界还是在设计界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包豪斯依靠其特有的设计教育理念和教学模式赢得了教育界的尊重,成为现代的设计教育的成功典范。包豪斯的设计理想,就是将艺术家从浮于社会的表面创作中拯救出来,因此包豪斯的教学意图是将艺术形式更好地融入我们的社会和生活,把建筑、设计、手工艺、绘画、雕刻等一切都纳入设计教育之中,使之成为一所综合性的设计学校,其设计课程包括产品设计、平面设计、展览设计、舞台设计、家具设计、室内设计和建筑设计等,甚至连话剧、音乐等专业都设置在包豪斯课程中。包豪斯的原则是“艺术与技术相统一”。设计的目的是人,而不是产品,设计必须遵循自然和客观的原则。根据这样的原则,包豪斯教育注重对学生综合创造能力与设计素质的培养 。

其发展总共经历了三个重大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19—1925年,格罗皮乌斯任校长期间,他制定的教育目标是培养一批新世纪建筑师和设计家,而且首次提出“艺术与技术的统一”,他倡导学生不要单单地进行手工制作,要将艺术教育有效地结合在里面。第二个阶段是1925—1932年,在这个时期里包豪斯进行了重建,并且对设计教育和一些教学方法进行了深化改革,实行将制作和设计进行系统性的融合教学。在这段期间由于当时的校长汉内斯梅耶的激进主义思想使得包豪斯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政治阻碍,后来密斯·凡·德罗接任校长一职,但他也没有改变这一局面。包豪斯在纳粹的统治下被迫于1932年关闭。第三个阶段是1932—1933年,斯密带领包豪斯学校搬迁至柏林的一座废弃办公楼中重新发展,但最终没有成功,1933年包豪斯永远关闭。纵观包豪斯这14年的发展,我们发现包豪斯有着共产主义特征,它将建筑设计与实用主义相结合,并且还赋予了知识分子理想主义的浪漫和乌托邦精神,通过严谨的工作态度展现了包豪斯丰富的精神内容。它倡导自由创作,反对一切模仿和抄袭,强调基础能力的培养,其基础课程主要有雕塑、抽象创作、平面构成、立体构成和色彩构成等。通过手工艺与机器加工的结合,其创造出更高水平的产品,这对后来中国高校设计教育有着极具深厚的影响力。

二、高校设计教育与“包豪斯”教育思想的关联

国内高校的设计教育基础课多以“三大构成”(平面构成、色彩构成以及立体构成)为主,这源自包豪斯创办的教育模式。“三大构成”作为高校的初级阶段的基础课程的确创造了一些成就。再加上高校对于设计学生的选拔是通过美术考试和文化课考试相结合的方式,学生们考上大学都是经过了几年的美术培养,来到了大学通过基础课的学习将自己的美术功底融入到构成基础课的体系当中,更好地为今后的设计打下坚实的基础。这也充分体现了包豪斯所提倡的“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理念。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问题也显露出水面,一些人也对此提出了一些质疑。我们的传统艺术教育匮乏,以及缺乏民族自信和设计教育原型缺乏,都使得我们的设计教育远落后于其他国家。如果我们还紧紧信奉这所谓的“基础课”,那我们的设计教育会永远止步不前。我们不禁要思考两个问题:一是我们是否真正贯彻了包豪斯基础课的美学思想,二是我们所信奉的“三大构成”基础课是否培养出我们民族新时代的设计审美?首先,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问题,对于“三大构成”的基础教育,我们应该先给予肯定的答案,它毕竟在我们设计教育起步阶段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就“三大构成”具体的学习内容看,作为基础课,学生学习这三门课所掌握的技能太浅,时间短,任务少。多数课程都是承接高中美术教育,并没有真正使学生提高创意和艺术的素养。在形式上,大多数采用“规律性”方法练习,摒弃了绘画性训练以及主观创造性的培养。针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我们再来探讨第二个问题,由于基础课教学的一些弊病同样对于培养民族审美有局限性。高校的设计教育不能激发学生的主观创造性,就很难提升民族审美。这种基础课教育的培养是否真正秉承了包豪斯的宗旨?从包豪斯的教育理念中我们发现他们对于学生的个性创造和艺术造诣的培养非常重视,他们早就意识到艺术是不可教的,只有手工制作方法以及技术可以传授给学生。因此他们很清楚想要提高技术必须先提高学生的艺术修养,这也正是包豪斯设立基础[本文来自于wwW.eKxx.cOm]课的初衷。而在国内的高校设计教育中,基础课给予学生自由发挥的空间相对于包豪斯简直太小了,学生大多都是不断重复模仿没有太多原创和自己体会创作初衷的机会。这更像中国匠人的学徒而不是新时代的设计师。同样把“三大构成”理解成我们的基础课也是一种误区,构成主义只是包豪斯基础课中的一个部分并不是全部,设计基础远不是一个构成主义,这就是我们前期对包豪斯设计教育探索的一个现状。

三、包豪斯教育思想对高校设计教育的影响

我们反复提“民族就是世界”的口号,我们也一直想把我们的民族推出去,但是我们没有掌握真正的方法。当我们盲目崇拜西方的“点、线、面”的基础训练时,我们忽略了自己传统文化中的书法和水墨画,它们也是我们传统艺术基础课的代表。后来我们对包豪斯延伸而来的“三大构成”基础课充满了质疑时,我们不禁会思考。这真正是包豪斯对我们仅有的指导思想吗?笔者认为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包豪斯教育思想的精髓不仅仅是这浮于表面的基础课方法。更重要的是它所蕴含的理念。

要想真正贯彻包豪斯的教育理念,首先要树立正确的意识。要了解包豪斯思想的真正精髓。笔者认为它的真正可取的精髓主要有三个。第一“艺术与技术的统一”,第二“设计的目的是人而非产品”,第三“设计者的设计必须遵循自然与客观的法则”。这三条理论不仅在当时是先进的,就算是对于现世的设计界来讲也是有着深远意义的。有许多设计师崇尚的设计理念以及风格都是源自于包豪斯的设计理念。而在我国高校的设计教育方面,笔者认为一切的设计教育都应主要围绕这三条理念。这也是我们做设计的目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包豪斯的这三条理念并不和我们的传统文化背道而驰。它们与中国道家思想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庄子曾说过“行于万物者,道也”,这里的“道”是指“对事物本性的顺应”,这里我们可以理解“技术”是“道”的外在表现,只有通过技术才能把“道”表现在现实生活中,而且需要精湛的技艺来体现。如果没有好的技艺,“道”再高超也无法传递出去。这就和包豪斯的“艺术与技术相统一”的思想一致,缺乏艺术性的技术显得乏味无趣,没有技术的艺术又显得空洞。而这里指的技术并不一定是“三大构成”基础课的内容,我们应该因人而异或者是因地制宜将传统艺术的基础训练融入进去。

第二个理念为“设计的目的是人而非产品”,这一理念的提出更具有时代性的特征。设计发展至今,现在我们的时代都倡导要以人为本,设计自然要符合人体工程学以及心理学和符号学等等,最终目的是服务于人。怎么做才能真正做到设计服务于人呢?“轮偏斫轮”的典故讲述了一个道理,所有事情都应自己去体会,等到熟练的时候才能做成。真正将我们的实践研究得出的有效数据运用到设计中才能真正做到服务于人。这也要借助包豪斯的理念,通过实践来实现。

包豪斯的第三个理念和我们传统文化所倡导的“师法自然”的哲学观念不谋而合,几千多年前的庄子懂得这个道理,包豪斯的教师们也懂得这个道理。它的第三任校长密斯曾说:“必须了解所有的建筑都和时代紧密联系,只能用活的东西和当代的手段来表现。”这就要求我们的设计尊崇时代的变迁,不能循规蹈矩,作为高校设计教育应对外来文化以及过去的设计理念本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意识。

包豪斯的教育理论精髓深深地影响着中国高校的设计教育,我们的设计教育正处于一个非常时期,我们不能一味地崇拜“拿来主义”,也不能固守那些已经过时的教育模式,我们要吸取包豪斯真正的教育理念的精髓,并且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民族艺术审美的教育模式,将我们的传统文化以及民族文化真正地融入我们的设计理念,通过包豪斯对我们有利的影响,做好属于我们自己的民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