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龙江教育(高教研究与评估)》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发展趋势探寻
杂志文章正文
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发展趋势探寻
发布时间:2020-07-11        浏览次数:36        返回列表

(1.东北农业大学,黑龙江哈尔滨150030;2.哈尔滨理工大学,黑龙江哈尔滨150080)

摘要:本文从诠释高等教育研究机构职能定位入手,在分析我国现阶段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发展状况及其在高校发展中的作用基础上,对高等教育研究机构未来发展走向做出预判,得出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发展的两大趋势,即基本职能保持不变和参谋咨询与院校研究职能有所拓展的结论。

关键词:高等教育研究机构;职能;发展趋势;高校

中图分类号:G6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107( 2012)11-0042-02

随着高等教育体制改革进程的加快,高等教育研究对高校发展的作用愈发凸显。作为高等教育研究的载体——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在高校发展中处于何种地位,发展状况如何,其自身的职能定位如何,能否更好地为高校发展服务,这一系列问题迫切需要高等教育研究者给予关注和解答。从诠释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职能人手,对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在高校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进行剖析,就可以对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发展趋势做出科学的预判。

一、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职能诠释

1978年厦门大学设立高教研究所,这标志着我国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步人专门化阶段。目前,我国普通高校基本都设有专门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虽名称不一,但基本职能大体相同,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种。

(一)教育科学研究职能

从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工作范畴来看,教育科学研究包括宏观研究、中观研究和微观研究。

1.宏观研究。运用高等教育科学理论和其他学科理论,进行哲学层面的理性思考和判断,如高校的办学理念、大学精神、现代大学制度等可为国家教育决策提供智力支持,多由研究基础较好的综合性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机构担任。

2.中观研究。运用高等教育管理学相关理论对高校发展的全局性问题进行研究,如高校办学定位论证、高校教学管理制度的确立等可为高校的发展指明方向,是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最重要的研究职能。

3.微观研究。运用教育学相关理论对高校发展涉及的具体问题进行研究,如高校学科建设、课程建设、教学内容与方法等方面具体内容的研究,可为高校日常工作的开展提供理论指导。

(二)人才培养职能

1984年厦门大学高教究所开始招收高等教育学硕士研究生,标志我国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具有人才培养的职能。从目前看,并不是所有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都具备人才培养职能,只有研究基础较强的高校才具备高等教育学硕士、博士授予权,如厦门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北京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等。而一些研究基础薄弱的院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则不具备人才培养职能。同时,部分高校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还承担对高校教师和管理人员进行教育科学知识培训的任务。

(三)参谋咨询职能

高校每一项重大决策和制度的制定都需要进行科学的论证,并需要集体表决。高校领导作为学校的管理者和决策者,受时间和精力的限制,难以对所需决策问题做出系统详尽的分析思考,这时就需要有智囊团对各种问题进行深入的调查、严密的论证,并提供决策方案。高等教育科研机构作为高校内部掌握高等教育知识和规律的权威机构,可以担任高校政策、决策制定“智囊团”的角色。事实证明,我国高校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对高校的发展很好地发挥了参谋咨询作用。

(四)教育科研管理职能

我国绝大多数高校将教育科学研究项目的管理工作纳入到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工作范畴,教育科研管理职能成为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重要职能,甚至在某些层次不高的院校,由于研究职能的弱化,人才培养职能的缺失,参谋咨询职能发挥的不佳,教育科研管理职能成为其工作的全部。

(五)学术交流职能

我国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基本都承担着高等教育科研交流工作,如参加各种学术会议、举办或承办各种教育科学会议、与校外或社会学术团体进行学术交流、编辑出版教育科学研究杂志刊物等,学术交流职能是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基本职能。

(六)院校研究职能

院校研究是以单个院校的实际问题为研究对象,以改进管理实践为目的,具有自我研究、咨询研究、行动研究特征的教育研究。更符合大学决策者建立教育研究机构的初衷,应该成为多数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主要任务,尤其是学术性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更应该加强此类研究。

二、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在高校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分析

(一)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在高校发展中的应然地位与作用

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在高等教育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过程中起到桥梁纽带作用,是高校开展教育科研的理论阵地。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相对于高校其他机构,要清醒地认识到自身为学校发展提供服务的优势,扬长避短,不断提高服务质量。首先,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应立足于学校的发展定位,在学校的办学理念、发展方向上给予科学的理论论证及支持;其次,在学校管理和决策上,应充当“智囊”的角色,为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助力;最后,在教师开展教育教学研究过程中,提供教育科学研究方法的指导。鉴于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在高校发展中的作用,它又应该在学校组织中居于何种地位?笔者认为,在行政机构与科研机构的选择中,定位于科研机构较恰当,以便于参谋咨询职能的发挥,又不干预高校的行政权力。

(二)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在高校发展中的实然地位与作用

现阶段,我国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在大学组织机构中的位置复杂多样,有的定位相当明确,隶属学术科研序列;有的则处于行政与科研二者兼具的位置,这类机构的特征决定了它的发展空间。在学术上不可能与已经基本完成学术化变革的教育学院、教育科学研究院等组织相提并论;行政上不能与完全行政化且初步具备院校研究功能的发展规划处、政策法规处等同日而语。所以,许多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位置比较尴尬,一些地方高校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尤其如此;还有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由于环境和自身条件的限制主要从事行政工作或教学辅助工作,几乎不涉足高等教育研究范畴和咨询服务功能,游离于学校教学与科研工作及管理决策之外,处于学校组织机构的边缘,地位岌岌可危。

三、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发展趋势

高校对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职能要充分认识,保证其在高校内部组织中的适当位置,为其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高等教育研究机构才能更好地担当“智囊”角色。对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发展趋势也要正确认识和把握,为其更好的履行职责创设条件。笔者认为,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发展趋势可概括为以下方面。

(一)基本职能保持不变

1.教育科学研究仍将是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首要职能。教育科学研究是高等教育研究机构与生俱来的职能,不论高等教育研究机构职能定位将如何变化,教育科学研究都是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生存和发展的立足之本,是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本质属性。

2.人才培养仍将是高水平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重要职能。高校决策的专业化和管理的专业化要求大学教学、行政等管理人员也要具有教育专业知识,以提高教学和管理的成效。培养高等教育管理专业人才的任务仍将是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重要职能。随着高等教育专业人才需求的增加,将会有更多的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具有人才培养的职能。

3.教育科研管理职能将淡化,学术交流职能将加强。随着高校内部管理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行政事务管理权限的集中,教育科研管理工作将从高等教育研究机构中剥离,纳入到学校专门的科研管理部门。现在有些高校已经将此项工作并人科研处。学术交流功能是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发展的动力源泉,高校要实行开放式办学,作为高校“智囊团”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也要更加以开放的姿态开展学术交流,不断提高学术交流的层次和水平,及时了解高等教育研究的前沿动态,把握高等教育发展趋势,唯有如此,才能更好地发挥咨询参谋作用。

(二)参谋咨询与院校研究职能有所拓展

1.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参谋咨询职能将凸显。随着高校管理任务的日益繁杂、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逐渐深入和现代大学制度的建立,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参谋咨询职能将会凸显。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可以依据自身教育科研优势参与学校各项发展规划的制定,为学校的发展规划、战略部署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服务;可以有选择地进行教师、学生事务的分析研究,为学校的人力资源管理提供合理化建议;收集掌握学生数据,对学生的生源情况、专业选择、就业情况及时了解,为学校学生事务分忧解难等。

2.院校研究职能将成为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一个新标识。院校研究是以解决本学校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为主要对象,服务于学校的管理和发展,从这一点看来,院校研究近似我国高等教育研究机构教育科研职能中的微观研究。与其又有所不同,按照院校研究协会( AIR)的专业组来判断。到目前为止,院校研究协会经多年实践后确定下来的7个专业组,就是对院校研究范围及研究方向的最基本的界定。这7个专业组是:I招生管理与学生事务;Ⅱ机构效益、科学与结果评估;Ⅲ学术项目与教工事务;Ⅳ资源管理与质量提高;V政策分析、规划与管理;Ⅵ院校研究的理论、实践和伦理;Ⅶ院校研究的技术与工具。由此可见,院校研究侧重于自我研究、管理研究、咨询研究、应用研究。包括院校信息的搜集整理、研究和报告、院校年度报告的撰写与研究、院校日常管理中的专题研究、院校管理中遇到的重大问题研究、院校管理战略研究等诸多方面。

当前,我国许多高校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已经涉足院校研究领域。院校研究将成为高等教育研究机构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将以院校研究为主要手段为学校的发展决策提供理论与技术支持。

总之,高校高等教育研究机构要想在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中能够生存和发展,提高在高校组织机构中的地位,必须要大力开展教育科学研究,尤其是院校研究,更好地为高校发展提供决策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