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龙江教育(高教研究与评估)》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孔子的个性化教学策略及其对当今高校教学的启示
杂志文章正文
孔子的个性化教学策略及其对当今高校教学的启示
发布时间:2022-05-24        浏览次数:79        返回列表

李丽丽(黑龙江大学,黑龙江哈尔滨 150080)

摘要:个性化教学是关注并尊重学生个体差异,使每个学生都能得到充分发展的有效方式。早在我国先秦时期,孔子就创造性地开展了个性化教学实践,采取基于兴趣本位、智能本位以及性格本位的个性化教学策略,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幅生动而富有成效的教育画面,为当今高校开展个性化教学改革提供了跨越时空的镜鉴。

关键词:孔子;个性化教学;高校;策略

中图分类号:G6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107( 2011)08-0026-02

西方学者一般习惯于将19世纪产生于英国的贝尔一兰卡斯特制视为个性化教学的典型形式。其实,个性化教学最早可以追溯到我国先秦时期的大教育家孔子,朱熹曾对孔子的教学描述为:“圣贤施教,各因其材。小以小成,大以大成,无弃人也。”材,指的就是学生的个性差异。孔子从学生实际情况出发,实施个性化教学,造就了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七十二贤人”的教育佳话。 一、兴趣本位的个性化教学 兴趣指的是在爱好、志向、特长方面表现出的心理特征。孔子在教育经历中体悟到,学生之间在爱好、志向以及特长等方面存在明显的差异,如他说:“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臆)则屡中。”(《论语·先进》)学问很好的颜渊总是受穷,不安分的子贡经商却屡屡能猜对行情,这是特长方面的差异。关于学生的特长,孔子了如指掌,《论语》中关于孔子对学生兴趣特长的评定屡见不鲜,如:“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论语·先进》)

“仁”是孔子为复兴周礼找到的最为现实的依据和践履动力,孔门师生谈仁的例子比比皆是。孔子关于“问仁”的回答,具有明显的针对性。樊迟是个志在“学稼”、“学圃”的普通人,当其问仁时,孔子告诉他对别人付出仁爱之心就可以了,即“爱人”(《论语·颜渊》);仲弓有临朝理政的才能,当其问仁时,孔子则告诉他如何施行仁政,即“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论语·颜渊》);颜渊是孔门最富有仁德的学生,当其问仁时,孔子从做人、治事以及社会理想等方面作出了全面细致的解释,即:“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颜渊》)孔子还从学生的爱好、特长出发,推荐其从事相应的工作。孔子认为,子路舅武果敢、喜好军事,任用他管理军事一定能训练有度,于是说“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冉有多才多艺,任用他管理烦琐的内政一定会八面玲珑,于是说“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宰也”;公西华谦虚懂礼,任用他办理外交事宜一定能彬彬有礼,于是说“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论语·公冶长》)。基于此,孔子培养输送人才,得心应手,恰到好处。

二、智能本位的个性化教学

智能,即智慧和才能。孔子针对学生智能水平的不同授以不同程度的学问知识或采用不同的教育教学方法。孔子按智能水平将学生分为四等:“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论语·季氏》)人的智能是存在差异的,这也是被现代心理学所证明的客观事实。

孔子主张,对于中等智能以上水平的学生,可以向他讲授高深的学问,对于中等智能水平以下的学生,就没有必要向他讲授高深的学问了,即“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论语·雍也》)。“孝”是孔子思想立论的基点,也是孔门师生经常探讨的问题。孔子讲“孝”,常按照“问孝”学生智能水平的不同加以区别对待。《论语·为政》记载,当孟懿子问孝时,孔子的答复仅仅是“无违”。孟懿子是鲁国贵族后裔,从小就受到鲁国礼乐文化的熏陶,而且孟懿子师从孔子时已身为鲁国大夫了,可以说是“学而优”,孔子认为孟懿子能够理解“无违”的内涵,所以没有详讲。当孟懿子的儿子孟武伯“问孝”的时候,孔子却给予颇为详尽的解答,即“父母唯其疾之忧”(《论语·为政》)。孔子告诫孟武伯,父母最为担心的事是子女会生病,所以作为子女要对自己日常生活多加注意,少生病,让父母少担心,这才是尽孝道。孔子对孟武伯的教育可以说是符合实际、切中要害的,当时的官府之学已经十分败落,贵族子弟养尊处优、不学无术,甚至为非作歹,惹得父母提心吊胆、日夜操心。所以,孔子语重心长地告诫孟武伯,要体谅父母的爱子之心,凡事都要谨言慎行,不能放纵自己的行为。而当樊迟“问孝”的时候,孔子回答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论语·为政》)孔子告诉樊迟,从父母有生之年直到去世之后,只有时时事事依照“礼”的规范去做才算尽孝。孔子之所以对樊迟不厌其烦地强调“礼”,因为他发现樊迟目光短浅,不明基于礼仪诚信治国的重要意义。对于子游和子夏这样的高足,孔子向他们讲解了“孝养”之上更高层次的孝,即“孝敬”。子游问孝时,孔子答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论语·为政》)子夏“问孝”时,孔子答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论语·为政》)

三、性格本位的个性化教学

性格指的是在态度和行为方面表现出来的心理特征。孔子在教育教学和日常的师生交往中十分重视观察和分析学生的性格特征,他对学生性格特征的掌握可以说是如数家珍。孔子说“由也果”,“赐也达”,“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根也欲”,“师也过,商也不及”,“求也退”,“由也兼人”……(《论语·先进》)有的突出其优点,有的指出其短处,不一而足。

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孔子针对每个学生的性格特征加以区别地点拨化育。据《论语·公冶长》记载:“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孔子指出子贡和自己都不如颜回,都要学习颜回谦虚好学的品质,不但抑制了子贡的自傲情性,也保护了子贡的自尊心。《论语·先进》中记载,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同样的问题,孔子针对不同学生的性格特征给出了不同的回答,即“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四、孔子个性化教学策略对当今高校教学的启示

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在内涵式发展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却忽视了办学环节中最重要的一环——教学环节。许多教师忙于科研,缺乏对个性化教学方法的学习和研究,划一式、灌输式教学仍是当今高校课堂的主流。大学课堂中教师教学策略的不利是影响教学效果的主要原因之一。社会发展需要的是具有鲜明个性和真才实学的人才,高校不脚踏实地地开展方圆各异的个性化教学,难以与社会发展需要相适应。在高校中,教师面对的是在兴趣、智能以及性格等各方面发展都比较成熟和稳定的成人学生,借鉴孔子基于兴趣本位、智能本位以及性格本位的个性化教学策略,对当今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从兴趣人手,有针对性地因材施教。当今大多数高校都实行了导师制或班主任制,任课教师与以往相比有了更多深入了解学生兴趣的机会。借鉴孔子曾经采用的“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以及“盍各言尔志”之类的方法来了解学生的兴趣爱好,相信“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立足于学生自身的兴趣加以因材施教。教师也要通过巧妙设计教学、提高自身的教学艺术使学生产生并保持浓厚的学习兴趣。

关注并尊重学生的智能差异,有针对性地长善救失。同一群体的大学生,虽然学龄一致,但受地域、家庭、个人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他们在智能上的差异还是十分明显的,甚至是非常悬殊的。教师在教学中切不可硬性地整齐划一,要根据学生智能水平的不同施以不同程度的教学内容,采取不同的教育教学方法,运用不同的评价标准,使每个学生都能得到最适切的发展。我国高校文理科的本科教学,主要采用的还是班级授课制,基于智能本位施行个性化教学有一定难度。但是,有些学校尝试实行本科教学导师制,以公共课为试点实行分级教学,将讲授法为主变为讲授法、谈话法、讨论法等各种教学方法巧妙结合……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关注到学生的智能差异,能有针对性地长善救失。

注意观察和分析学生的性格特征,有针对性地补偏救弊。性格是个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生活状态,还会影响到一个人的职业选择与事业发展,能决定一个人的前途和命运。随着社会环境的日益复杂化,大学生的性格特征也变得日趋多样,高校中“特立独行”、“另类”的学生越来越多,给高教工作带来挑战。性格虽然是比较稳定的个性因素,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一定不要忘记自己“教书育人”的职业使命,在传道、授业、解惑的过程中,抓住教育时机,有针对性地补偏救弊,帮助学生形成积极乐观、健康向上的性格。

孔子享有古今中外大教育家的美誉,不仅仅因为他在中国乃至世界教育历史上创造了“七十二贤人”的教育奇迹,可以说,他基于兴趣本位、智能本位以及性格本位的个性化教学策略,为当今高校开展个性化教学改革提供了跨越时空的镜鉴。

【责任编辑 包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