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龙江教育(高教研究与评估)》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美国大学教授协会对我国大学教师发展的启示
杂志文章正文
美国大学教授协会对我国大学教师发展的启示
发布时间:2022-05-24        浏览次数:57        返回列表

朱峰博(河南工程学院,河南郑州 451191)

摘要:美国学术自由的维护与教师权利保障及职业稳定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美国大学教授协会( AAUP)作为美国学术自由的立法者与捍卫者,教师人事制度的制定者,为保护教师学术自由与学术权利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在我国,教师学术权利保障机制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本文从AAUP的经验出发,结合我国高等教育和学术职业现状,从加强法律保障、促进制度创新、加强组织保障及提高自觉维权意识方面,对照自身进行相关理念与实践的借鉴。

关键词:美国;大学教授协会( AAUP);学术自由;学术权利

中图分类号:G64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107( 2011)00-0036-02

学术自由作为美国大学的重要理念,对美国大学的发展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而美国学术自由的显著特征表现在学术自由与教师权利保障及职业稳定的紧密相连。美国大学教授协会( AAUP)自成立以来所践行的维护学术职业的标准和规范,被美国乃至世界学术界大力提倡并遵照实施。对AAUP的深入研究和了解,不禁促使我们对比、反思自身不足,积极寻求有利于我国高等教育健康发展、教师权利得以更好保障的理论基础和实践途径。

一,完善学术自由权的法律保障

AAUP确立的学术自由原则和终身教职制度在美国能得以维系,除了协会自身的作用以及制度本身的科学性外,还得益于美国司法的支持。美国联邦法院从20世纪中期开始介入学术自由事件,起初主要以AAUP制定的政策声明作为法律依据,处理有关大学教师的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是涉及大学教师聘用合同和终身聘任制的问题.1957年,联邦最高法院在斯韦泽(Sweezy)诉新罕布什尔州( New Hamp shire) -案的判决中对教师所享有的学术自由的实质性权利作了最为详尽的阐述。这个判例的意义不仅在于它确立了学术自由在宪法中的地位,而且也在于法官们的意见反映了学术自由是公民言沦自由的重要内容,以及大学机构的自由(四项基本自由权利)是学术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思想,因此都将受到宪法的保护。这个著名案例经常被引用作为学术自由以及终身教职制度的司法支持。1967年的凯西安( Keyishian)案,美国最高法院援引以上案件的法律判决,并对第一修正案与学术自由之间的关系进行理性而系统的阐释,使学术自由真正上升到权利的高度。

我国宪法和法律承认学术自由的一般原则,但并没有对教师学术自由权作出详细的说明和限制性规定,使教师在从事具体学术研究或学术权利遭侵害时没有明确的条款作为依据来行使保护自己的权利。鉴于此,我们要加快完善学术自由权的法律保障,制定出详尽的学术自由权法律条款并加以贯彻落实。另一方面,我国教师的学术自由权还没有上升到司法高度。将我国《教师法》第39条与第11条进行对比分析发现,《教师法》规定教师遭受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权益侵犯时,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理范围,不能提起行事诉讼。而民事诉讼渠道对保护学术自由权而言,作用微乎其微。因此,应尽快拓展学术自由权的司法救济渠道,将学术自由法律条款引入司法程序,在有关教师学术自由和权利保护案件的受理、程序设置、判决说理等方面应致力于教师权利保障的目标。公开公正的依据和程序一经确立便可作为以后审理相关案件的审理依据,从而提高案件审理效率,并避免反复审判造成学术自由法律标准的模糊化。

二、通过制度创新,保障大学教师学术自由和学术权利

学术自由,不仅是一种信念,一种价值,也是一种制度环境。没有制度的保障,学术自由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回顾AAUP的历程不难发现,为维护学术自由尤其是教师学术自由,AAUP在制定以终身聘任制为核心,涉及解聘程序、分享共治、教师经济等方方面面规章制度的制定与改革上,作出了巨大贡献。

终身教职制是一项保证学术自由的基本制度。在AAUP的大力提倡下,日、英等许多发达国家建立了终身聘用制和教师投诉听证制等。我国高校在长期计划经济体制下实行的也是一种终身制,但这种终身制与AAUP建立在保护学术自由意义上的终身制完全不同,这种教师一经聘用就拥有铁饭碗的旧体制不利于教师工作积极性的提高。目前我国高校聘任制逐步走向深化。北大教改试图把国际上的终身教职这个制度引进来,一部分人通过努力,考评和筛选可成为终身教员。华东师大为建设一支稳定的学术骨干队伍,推动重大原创性科学研究的开展,也在2003年推出了“终身教授聘任制”。这些终身教职保证教授不必受学校一定时间段内教学、科研工作量的考核,没有被解聘的压力,可以全身心投入科研与教学工作。可见,为保障学术自由而建立的“终身教授”职位在我国已出现。虽然争议不断,但他们的出现可以看做是一个方向,标志着以保障教师学术自由为指向的制度创新已在我国高等教育实践中有所体现。

与美国相比,我国高校教师聘任制还存在诸如行政权力过大、学术评议机构泛行政化,致使学术自由表达不通畅、教师利益得不到制度的支持等弊端。因此,当前教师制度创新,应以教师利益为着眼点,加快改革学术评议机构,限制行政权力,增强学术权力,促进教师聘任程序的民主性和公开性。坚持以改革聘任制为核心,加速教师考核、薪酬、奖励等制度创新,为教师学术自由和学术权利的保障构建一个完善的制度体系,营造一个良性的制度环境。

三、教师权利需要有形组织的切实保障

教师利益的维护需要依附于一定载体,即有形组织的保障。组织的优势在于将个体利益凝聚成集体利益。在学术自由和职业安全的共同利益遭到威胁时,AAUP有助于将个体的真实呼声和利益诉求进行提炼和融合,通过制度化、组织化的集体行动来表达集体意志,从根本上改变教师个体“单兵作战”的弱势地位。AAUP为教师提供的组织保证还体现在法律保障和工会维权上,得到了以判例法为主的美国司法制度的支持,这样的组织优势,可以有效保障制度的实施,还能在较大范围内吸引其他团体和个人参与其间共同保护学术自由。同时,工会化优势可以使教师有实力在适当时机运用强硬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高等教育领域确实出现了一些教师社团性组织,如中国教育学会和高等教育学会等,并在近年有加速发展之势。但我国的教育、教师组织无论是在思想认识上,还是在操作层面上都存在着一些问题,如主体性缺失、专业性不强、权威性不高等,严重框限我国教育协会的影响力度。

高校教师专业组织作为教育中介组织,在促进高等教育革新、提高高等教育专业标准方面具有独特的作用。教师的一些首要权益,虽并不是建立教师组织即能迎刃而解的,但具有影响力的教师协会若能与教育行政机关保持对话,并争取立法上的保障,将会对教师权利起到最有效的保障作用。然而教师组织发挥积极作用的前提条件是要独立自主、公平公正、自律互益,否则专业组织的副作用就会显现出来。因此,我们要加快政府职能转变,以立法和政策形式保障教师专业组织的合法地位,增强组织的专业实力及自身管理机制,同时革新观念,完善组织维权方式,使各类教师中介组织在和谐、宽松的环境中充分发挥组织效用。

四、大学教师要增强权利保护的自我意识与自主性

AAUP是美国的特产,它的产生和发展与美国崇尚民主与自由的基本特征有关。美国移民在北美殖民地是先有社群,后有政府,集体力量首先体现在地方民主。因此,对社团组织自主性的推崇成为美国政治文化的一个鲜明特征。美国教师也是如此,他们偏好自觉组成利益集团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在美国,大大小小的教师组织在保护教师权利方面起着重要作用,而且,美国公民追求个人本位、平等和权利的精神也通过美国的教育事业代代相传,美国教师对侵犯自身权利事件具有相当高的警惕性和敏感度,对自由和公正的追求也表现得更为迫切,更为自觉。

在我国,受儒家学说的影响,社会赋予的崇高使命使教师时刻以提高自身素质、提高服务自觉意识等为己任,相对忽视自身权利保障意识的培养。我国法律、法规和规章对其权利维护及权益救济途径作的一些规定并不成熟。同时由于自觉维权意识的缺乏和法制意识的淡薄,许多教师对这些政策法规不甚了解,更无法援用之来捍卫自己的权利。诚然,完善教师权利保障机制是保护教师利益的必要途径。但理性告诉我们,个体遭受侵害时的屈服只能导致更多的侵害,最终为权益侵害的正当化与合法化提供“赞助”。因此,争取自己的权利也是一种责任。教师权益的实现,在根本上要依靠各个学术主体亲身实践。只有从权利保护主体出发,培养教师为权利斗争的精神,提高教师维权意识,主动寻求途径保护自身权利而非等待国家政策援助,才是有效保护教师利益、建立健全教师维权机制、加速完善教师组织的根本所在。

【责任编辑 李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