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龙江教育(高教研究与评估)》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论“三型校园”的内涵及三者之间的关系
杂志文章正文
论“三型校园”的内涵及三者之间的关系
发布时间:2022-05-24        浏览次数:62        返回列表

罗跃军(黑龙江大学,黑龙江哈尔滨 150080)

摘要:本文以中国高等教育处于从精英教育走向大众教育、从跨越式发展走向内涵式积淀的深刻转型为背景,分析“三型校园”的理论内涵与启示,从而指出“三型校园”理论不仅要讨论作为表层的校园建设问题,而是要探讨深层次的大学精神与理念。

关键词:三型校园;内涵;关系

中图分类号:G64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107( 2011)08-0041-03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无论是从大学的数量和规模上看,还是从大学生的人数上看,中国的高等教育均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并逐渐使其从“少数精英的象牙塔”转变为“大众化的育人平台”。1998年全国的普通高等学校共计1022所,而到了2006年高等学校的数量则达到了1867所,出现了大量多校区的综合性大学以及上万人的巨型大学;1998年高等学校在校的本专科人数是340.87万,而到了2006年本专科人数则达到了1738.87万。然而,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这种跨越式发展,又衍生出一系列新的令人担忧的危机性问题,比如,大学之大是在于规模之庞大还是在于大师之多呢?大学之功能是在于弘扬文化还是传授知识呢?大学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当代大学生呢?什么才是大学的真精神呢?正是在探讨这种风险与机遇并存的高等教育模式的转型之中,正是由于中国高等教育处于从精英教育走向大众教育、从跨越式发展走向内涵式积淀的深刻转型时期,“三型校园”理论才得以提出。因此,“三型校园”理论不仅仅是要讨论作为表层的校园建设问题,而是要探讨深层次的大学精神与理念。

一、“三型校园”的内涵

“三型校园”理论中所说的“三型”包括“文化型校园”、“关爱型校园”与“节约型校园”。所谓“文化型校园”指的就是以“文化的传承、文化的启蒙、文化的自觉、文化的创新”为大学核心精神和理念的文化校园。这种“文化型校园”理念的提出主要针对的是当前高等教育文化与精神向度的缺失:一方面,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高等教育的内容日益偏重于工程技术、管理等应用性学科,从而造成了斯诺所说的“人文文化”与“科学文化”的分裂;另一方面,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背景下,高等教育机构自身也面临着一系列的“生存危机”,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大学精神的失落或大学文化本质被遮蔽。所以,建设“文化型校园”的真义就是要重新找回失落的大学精神,并消除人文与科学两种文化之间的鸿沟。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文化型校园”不同于我们通常所说的“校园文化”。前者所含的“文化”一词应理解为动词,即英文中的culturalize,因而其含义是使校园中弥漫或充满一种无形的、浓郁的文化精神;而后者中所提到的“文化”一词是名词,即英文中的culture,其含义是校园中的文体活动。

一般说来,“校园文化”指的是在课堂教学活动之外所进行的社团活动、学术讲座、体育活动等。换言之,它是在不改变原有教学模式和知识传授方式前提下的一些“添加剂”,是课堂之外的一种“附加物”。毋庸置疑,这种校园文化的展开对于丰富广大师生的业余生活来说的确具有一定的益处。但“这种附加性的、表面化的、主体残缺的校园文化活动,必然造成校园文化自身的内在分裂,在校园内形成一个个‘文化孤岛’……;必然造成校园文化主体的‘分流’和‘旁观’,在校园内形成一大批校园文化的‘旁观者’……使校园文化被人们误解为专业学习之外可有可无的文体活动”。

然而,构建“文化型校园”则是在搭建一个全方位的、深层次的育人平台。在这一平台中,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无论是在课堂之上还是在课堂之下,无论是大学的建筑还是大学的活动,都应当彰显出深厚而浓烈的作为大学之命脉的文化气息。因此,从“校园文化”向“文化型校园”的转变,不是语词顺序的颠倒,而“是大学对文化规律的遵循和大学文化本质的回归”。

所谓“关爱型校园”指的是以关爱、感恩等传统美德为基础,把校园主体培养成具有敬畏生命和关怀他人等关爱意识的和谐校园。不可否认,“爱是一种人生和社会不可或缺的伟大力量”。西方的基督教宣传“爱邻人如己”,中国的儒家教导“仁者爱人”,而大诗人雪莱则在一篇名为《论爱》的散文中宣称:“爱的需求或力量一旦死去,人就成为一个活着的墓穴,苟延残喘的只是一副躯壳。”因而,可以断定,在高等教育中,如果只重视知识的传授和思维的训练而忽视了传授者与接受者本身的心灵修养,那么培育出来的只不过是一台具有知识的机器,而不是具有道德良知的人。

这种“关爱精神”的弘扬主要针对的是如下几个问题:第一,相对来说,当前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都是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由于家庭结构的原因所致,这些学生大多都需要被关爱,但自身却缺乏一种关怀他人的胸怀和感恩之心;第二,在世俗物质主义和社会陌生化趋势的冲击下,大学校园里教师和学生的伦理道德底线都受到了尖锐的挑战,他们纷纷躲进自己的内心世界或几个友人所交织的世界之中,而忽视了那些需要关爱的陌生人,从而导致校园内的各种矛盾连绵不绝;第三,在传统教育模式中,往往太过关注师生们在知识上的讲授和学习,而对师生们的内心世界以及道德良知缺乏足够的关怀和相应的引导,以至于师生之间、教育机构与学生之间经常会产生一些冲突。因而,构建“关爱型校园”不仅仅是要培养“学高”和“身正”的教师,而且还要培养智力和道德全面发展的学生,使他们成为具有关爱意识的社会主体和公民,从而真正化解教育机构、教师和学生三者之间的各种矛盾与冲突。

所谓“节约型校同”则是指以勤俭和节约等传统美德为基础,把校园主体培养成具有节俭意识的环保校园。众所周知,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安身立命的传统美德。俗谚有云:“节约节约,积少成多,一滴两滴,汇成江河。”但由于当代大学生大多属于独生子女,加之长辈们的溺爱,使他们几乎没有机会去体验艰苦年代的生活方式,更不可能直接体验到现代社会自然资源的缺乏,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养成了大手大脚、喜爱高档消费、肆意浪费公共资源等不良习惯。因而,在当代大学生中弘扬勤俭17约和艰苦奋斗的美德,并培养他们珍惜资源和保卫地球的生态意识就显得尤为重要。

同时,随着高等教育的跨越式发展,大学的占地面积不断扩大,大楼的数量以及固定资产的数额也日益增多,但由于教育理念和管理理念发展的相对滞后,从而导致现有的资源得不到有效的整合、学校运行成本高昂以及损失浪费现象比较严重等问题。这就要求高校应把“节约型校园”的理念纳入到学校的整体发展规划之中,从而形成由“全员”参与的“全方位”和“全过程”勤俭节约的长效机制,“使勤俭节约、艰苦奋斗、关爱自然、珍惜资源、爱护环境成为每一名大学生、每一名教职员工健康科学的生活态度和自觉的生活方式”。

总的来看,提倡“文化型校园”、“关爱型校园”和“节约型校同”建设,其目的是引导高校中的主体——教师与大学生“如何对待自然、如何对待他人、如何对待自我”,从而全面提升他们的道德水准、思想境界、人文素养以及综合素质。

二、“三型校园”之间的关系

在上述的分析中,我们对“三型校园”的理论内涵给予了解读,下面将探讨“三型校园”中这三种类型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概而言之,三者的关系既有“三而一”的方面,又有“一而三”的方面。

首先,从本质上来说,“文化型校园”、“关爱型校园”和“节约型校园”是一种“三而一”的关系。通过上述定义,不难看出“节约型校园和关爱型校园都是文化校园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l61,因为“关爱”与“节约”作为一种美德都属于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这种角度看,“三型校园”理论是统一的和一体的,它所要回答的问题不单单是建设什么样的校园问题,而且还要回答建设什么样的大学问题,因而它的理论精神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时期的大学。

众所周知,现代意义上的university诞生于西方的中世纪时期。尽管由于人们的种种误解使得中世纪似乎成了黑暗和愚昧的代名词,但它却给后世留下了最可贵的文化遗产——大学的传统。随着12世纪左右城市的兴起,逐渐在城市内部出现了由一批教师和一群学生所组成的行会组织-universitas。这些教师和学生大多来自不同的地域,而且可以自由地在不同大学之间游学,于是逐渐形成了大学的高贵文化品格,即,“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借用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的话来说,“大学是一个由学者与学生组成的、致力于寻求真理之事业的共同体”。尽管中世纪处于基督教意识形态统治之下,尽管大学的理念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几经更迭,但大学的这种基本精神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在寻求真理的过程中注重自觉地文化传承、启蒙和创新。所以,“三型校园”理论强调的主旨是在当前高等教育从外延式发展转变为内涵式发展的过程中秉承大学的文化本质和追求真理的传统,从而真正使中国的高等教育能够迈向世界。

其次,从现实层面上来说,“文化型校园”、“关爱型校园”和“节约型校园”是一种“一而三”的关系。如果说“三型校园”理论首先回答了应当怎样定义大学的问题而成为转变高等教育改革理念的灯塔,那么它也指明了如何按照灯塔所指明的方向前行的路径。换句话说,大学的本质恰恰体现在大学校园的各种课堂教学、学术讲座、体育活动以及其他社团活动之中,体现在大学校园的管理部门与师生之间、教师与学生之间以及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互相尊重和关爱之中,体现在大学校园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当、日常办公经费支出节俭以及岗位机构设置合理等方面上。

简言之,作为大学传统的文化本质正是在构建文化校园、和谐校园和环保校园这三个方面之中才得以充分体现出来,前者是无形的精神,但它不是无,而是孕育和培育后三者的土壤和根系,后三者则在诸如课堂改革、学术讲座、管理服务、建楼造舍等活动中处处凸显出大学的这种文化精神。

此外,就“三型校园”是全方位的育人平台而言,这三者也处于三与一的辩证关系之中。因为“三型校园”理论强调高等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不仅仅懂得各门类的科学知识与专业技能,而且还具有关爱精神和节约意识等各种美德;他们不仅仅是掌握专门技术的专家,也是具有人文修养的社会主体。所以,在不同层面上展开的“三型校园”建设是缺一不可的,否则就无法培育出以追求真理和传承创新文化为己任的、具有勤俭节约和感恩之心等美德的“自为之人”。

三、“三型校园”理论的启示

通过上述对“三型校园”的内涵以及三者之间关系的分析,不难看出“三型校园”理论所倡导的文化校园、和谐校园以及环保校园的建设具有深远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

首先,“三型校园”理论打破了对“校园文化”的传统理解方式,从学理和实践的双重角度出发对“文化校园”与“校园文化”这两对范畴作了深入分析,即,不再把校园文化中的一系列文体活动简单地看做是校园主体在课堂学习之外的调味品或添加剂,而是把它们看做是承载和表现大学的文化传承、文化启蒙以及文化创新之本质的载体,从而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背景下深受世俗主义与功利主义冲击的当代高等教育找到自己的精神传统和理论根基,并指明了当前高等教育改革从外延的跨越式发展向积淀的内涵式发展的方向,最终“建立一种既能与市场经济体制良性互动,又能充分体现教育本质和教育规律的现代高等教育体制,使大学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

其次,“三型校园”理论改变了过去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手段单一的模式,把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融人到三型校园的整体建设之中,“把思想政治教育从高等学校的一项具体工作转变为渗透到高等学校所有工作和所有方面的共同任务”,这既充分地调动了思想政治教育队伍和全体教师的热情与积极性,又增强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感染力和吸引力,从而为新时期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提供了一个有力而稳固的基础和载体。

再次,“三型校园”理论把教育的内在本质与外在功能、广义的教育与狭义的教育以及求真教育与职业教育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为培养全面的人才提供了一个科学合理的育人平台。美国著名教育家科南特曾经说过:“大学的荣誉,不在它的校舍和人数,而在于它一代一代人的质量。”多年以来,高校教育的主导思想还是以一种传统观念为指导来培养人才,结果导致所培养出来的人才要么与现实生活和社会需求脱节,要么是只具有专门技能的“单面人”,而在“三型校园”指引下的高等教育观则是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符合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人”和“全人”。

最后,“三型校园”理论引领了当代中国社会精神和价值的走向,因为“三型校园”理论中所说的三型校园建设实质是社会整体建设的一个缩影。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深化、社会主义市场体系的建立与完善以及政府行政体制上的革新,使当代中国社会面临着各种精神上、价值上的选择与冲击,因而呼吁全体中国人民去建立一个“文化型”、“关爱型”和“节约型”三位一体的小康社会,而作为“人类社会火车头”的大学的三型校园建设毫无疑问会成为重塑当代中国社会精神与社会价值的灯塔和指南针。

【责任编辑 李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