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湖北农业科学》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JST 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数据库(日)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现状、制约因素及路径选择
杂志文章正文
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现状、制约因素及路径选择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闵锐+盛欣+王慧青

摘要:湖南省是世界油菜原产地之一,更是中国油菜生产大省,承担着本省乃至全国食用油安全责任。在论述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的必要性与紧迫性的基础上,梳理了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的现状与存在的主要问题;分别从产前、产中和产后三个阶段,分析了制约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的因素,从而提出了培育推广良种、扩大生产面积、培育经营主体和加大扶持力度等方面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油菜产业;制约因素;对策分析;湖南省

中图分类号:F316.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6)23-6091-05

DOI:10.14088/j.cnki.issn0439-8114.2016.23.021

Abstract: Hunan is one of the world's rape origins,moreover its a large province producing rape, it takes responsibility for the edible oil security of Hunan province and even the whole country. based on discussing the necessity and urgency of rap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in Hunan province, the status and main problems of rap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were summarized. From 3 stages before, in and after production, the factors constraining the rap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in Hunan province were analyzed. Thereby, the policy countermeasures for fostering and promoting the improved seeds, expanding production area, cultivating management main body, and increasing supportive efforts were put forward.

Key words: rape industry; constraints; countermeasure analysis; Hunan

湖南省是世界油菜生产发源地之一,也是中国油菜核心优势产区,理应为中国粮油安全承担主要责任。对湖南省油菜产业进行研究,不仅对该省油菜生产实现产业化经营的个性化成长问题有所助益,也能对其他油菜主产区乃至全国油菜生产的共性化问题起到一定经验借鉴作用,同时对解决“谁来种田”的粮食安全问题提供替代式解决思路。本研究使用数据除来源于《中国农村统计年鉴》等相关年鉴外,若无特殊说明,皆来源于调研数据。其中,主要宏观统计数据来自相关政府部门,微观农户数据则获取自国家油菜现代产业体系湖南试验站的微观调研数据,该数据平均历年调查湖南省15个主产县的270户油菜种植农户,实地田间调查油菜面积155.7 hm2,调研规模较大、方法严谨,数据具有较强的代表性与科学性。

1 湖南省油菜产业化发展的必要性与紧迫性

1.1 承担食用油安全责任

2010年以来,中国油菜播种面积每年超过730万hm2,油菜子产量在1 400万t左右,按42%的出油率[1],国内菜子油供给量约588万t。但是,42%的出油率为理想值,国内大部分油菜子出油率仅为35%甚至更低。国产植物油仅能满足35%左右的国内消费量,国产植物油第一大油源——菜子油占國产油料作物产油量的55%左右,承担了国内食用油安全的主要责任。湖南省是全国油菜种植面积超过1 000千hm2的三个省份之一,不仅要满足同为人口大省的省内菜子油需求,更要承担向省外菜子油输出的食用油安全责任。

1.2 兼顾粮食安全问题

在确保粮食安全生产的前提下发展油菜产业,成为湖南省油菜生产的发展战略。粮食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关系到国计民生、安全稳定。湖南省地处长江中游,为大陆性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水、光、热资源丰富,气候适宜种植粮油作物。目前湖南省内冬季作物除现有油菜外,仅有少量蔬菜、马铃薯、蚕豆等应季农作物。而湖南省油菜耕种主要有“稻-油”、“稻-稻-油”、“棉-油”等几种模式,油菜主要是冬季作物,种植时空均不与该省主要粮食作物冲突,保证了粮食生产与供给。

1.3 构创农业收入增长极

粮食作物与经济作物轮种的模式,有效解决了“谁来种粮”的问题,为潜在兼业农民解决了种粮以外的生产决策问题,也为农村劳动力无序外流的现象提供理性思考的空间。湖南省也是重要的养猪大省,2016年生猪存栏量为3 781.3万头,生猪产量全国第二。湖南省每年产菜饼约60万t,粗蛋白含量24万t,可节省各类粮食饲料如稻谷约350万t,小麦约200万t、玉米约260万t。每公顷双低油菜所产菜饼可供15头猪的蛋白饲料,该省所产菜饼理论上可降低养猪成本3亿元[2],增加油菜产业链附加值,也能为该省生猪产业节能增效。

1.4 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

从资源与环境可持续的角度来看,“一亩油菜肥三亩田”,油菜是利用冬季闲田的典型养地作物,其根系能向土壤分泌有机酸,起到改良和增肥土壤的作用。此外,油菜根茎、果壳及落叶落花回田,每年油菜生产能为每公顷种植地带来10.5 t以上的有机质,使农户获得包括节省成本在内的纯增收益 7 500元/hm2。这与湖南省综合改革试验区的的两型农业理念是一脉相承的,符合“生产过程环保、提升产品品质、降低生产成本、增加市场效益”的“两型农业”发展要求。

2 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现状

2.1 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的经验与成果

种植面积和产量增长。湖南省油菜播种面积从1995年的763.30×103 hm2到2014年的1 298.21×103 hm2,增幅70.1%。2004年开始湖南省油菜播种面积占全国总播种面积超过10%后,这一比例在2014年增长至17.1%并不断上涨。从油菜种植在湖南省农业产业的地位来看,湖南省油菜播种面积占该省农作物总播种面积比例从1995年的9.73%上涨到2014年的14.81%。与此对应的是湖南省油菜子产量的突飞猛进,从1995年的91.32万t到2014年的202.65万t,20年增幅121.91%,年均增长6.01%。

生产集中度提高。油菜生产在湖南省内的区域集中度不断提升,既是油菜主产省的特征,也是油菜生产优势积累的经验体现。湖南省油菜产区主要集中在洞庭湖及周边地区,总计21个油菜生产重点县,其中13个位于洞庭湖片区,其播种面积及油菜子产量均超过全省总量的50%。从湖南省县域视角来看,2014年该省122个县(区)中,仅2个县(区)未见油菜种植数据,且油菜子产量过1万t的县(区)有57个,其中不乏桃源县、澧县、汉寿县等油菜大县,当年油菜子产量分别为10.42万、9.10万、7.42万t。

新技术应用普及。良种技术方面,双低油菜的推广与普及实现了湖南乃至全国的油菜生产质量的转型[3]。国家油菜现代产业技术体系对湖南省270户油菜种植农户调研数据显示(以下简称农户调研数据),2015年双低油菜覆盖率超过95%,绝大部分农户全面实现优质双低油菜。改进栽培技术方面,1992年湖南省粮油生产局编制了全国首个《单低、双低油菜栽培技术规范》标准后,湖南省农业厅于2007年编制完成了《双低杂交油菜栽培技术规程》标准,机械化轻简栽培技术、用地养地技术等先进生产管理技术成为趋势,油菜种植技术不断提高。

产业化成效显著。截至2015年,湖南省食用植物油加工企业共计105家,年处理能力553.9万t,同年总产值204亿元,利税9.1亿元。湖南省菜子油加工重点企业主要有湖南金健米业股份有限公司、湖南油中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及长沙植物油总公司等。“帅牌”、“油中王”、“金健”等品牌的崛起,结束了湖南省食用油“小而不规范”的历史。部分龙头企业带动能力较强,如2010年湖南盈成油脂工业有限公司与国内著名油菜育种栽培专家官春云教授发起成立盈成油菜专业合作社,建有绿色标准化基地4.3万hm2,带动农户12.7万户,实现油菜收购3.7万t,产值2.75亿元,带动农民增收7 511万元。

2.2 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问题与增长空间

生产潜力有待继续释放。从播种面积来看,湖南省近年来油菜种植面积仅为恢复性上涨,实际上2008年以前该数据呈现缓慢下降趋势;同时,湖南省油菜子单位面积产量长期接近或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并始终低于邻省湖北省。2008年湖南省油菜单产为1 328.26 kg/hm2,同期全国平均水平及湖北省油菜子单产为1 562.41 kg/hm2和1 972.17 kg/hm2。至2014年,湖南省油菜子单产为1 560.97 kg/hm2,比同期全国平均水平和湖北单产分别少498.457、 1 167.147 kg/hm2。

菜子油供需缺口明显。湖南省近年来未见有对外油菜子及相关产品输出,但2015年该省进口油菜子3.92万t。省内菜子油消费方面,湖南省对内油菜子产能供不应求。2014年湖南省常住人口6 737万人,其中城镇人口3 320万人,乡村人口3 417万人。按城镇居民每人每年需食用油19.27 kg、乡村居民每人每年需16.18 kg计算[4],湖南省内食用油年消费量为11.93亿kg。当前湖南省油菜子年产量20.27亿kg,按照35%的出油率计算,菜子油总产7.09亿kg。湖南省优势食用油菜子油尚不能满足本省市场,供求缺口较大。

产业比较效益偏低。2014年政府公布的油菜子托市收购价格为5.1元/kg,但实际市场价仅在4.0元/kg左右。该年油菜子平均产量为1 560.97 kg/hm2,单位面积总产值为6 243.88元/hm2。调研数据显示,仅单位面积主要生产物资费用一项就有约3 555元/hm2,每公顷净收入2 688元。若另计包括家庭用工折价及雇工费用在内的人工成本5 325元/hm2,每公顷亏损高达2 636.12元/hm2。国家给予小麦生产良种补贴、直接补贴和农资综合补贴每公顷可达上千元,而油菜种植仅为固定的150元/hm2。在湖南省主要农作物中,油菜种植效益相对较低[5]。

3 湖南省油菜产业发展制约因素

3.1 产前阶段

从种植意愿角度分析,近年来湖南省油菜種植农户生产积极性有待提升。其一,较高的生产成本、农民用工与雇工的直接经济成本与间接机会成本,极大地压缩了农户收益,微薄的油菜良种补贴难以起到激励与引导农户行为的作用[6]。其二,据2015年农户调研数据显示,仅25.92%的农户对国家公布的4.4元/kg的油菜子收购价较为满意,其他农户对“合理”油菜子价格预估平均值为7.4元/kg。2015年6月国家取消执行了7年的油菜子托市收购政策,油菜子零售价格大幅下降,极大地挫伤了农户的种植积极性。其三,油菜种植茬口矛盾突出。湖南省油菜种植多为轮种模式,油菜的播种和收获时间与同年前期、次年后期的种植品种相互限制,尤其是种植比例较高的“稻-稻-油”模式[7]。目前能满足该种植模式的早熟油菜品种较少,与之配套的栽培技术也有待完善[8]。综合因素导致农户油菜种植意愿不强烈,调研结果显示,明确表示对种植油菜有信心并愿意继续增加生产面积的仅49户,占样本总量的18.15%;意向减少种植面积甚至退出生产的农户为23户;持观望态度及可能维持种植面积的农户为198户,分别占0.09%、73.30%。

从农户生产决策角度来看,湖南省油菜产业化特征并不明显,主要表现为:第一,种植规模小。大部分油农种植油菜主要目的为自家食用,仅使用边角耕地种植油菜,种植规模偏小难以发挥规模效益。农户调查显示,2015年农户油菜种植面积仅0.58 hm2/户,播种面积0~0.33 hm2的农户180户,占样本容量比例66.3%;第二,油菜用种缺乏引导与集中。湖南省油菜种植“双低”覆盖率已近100%,但同为“双低”油菜,农户群体选用具体品种较为零散,选种决策较为随机、缺乏引导与选种集中化[9];第三,本土培育油菜种子品种并非全覆盖。使用本土培育的种子能极大地提高环境与技术吻合度,技术采纳成本与交易成本优势明显。而在全国14个省份的油菜育种基地所培育的188个在售油菜品种中,湖南省仅有12个。湖南省杂交油菜用种仅有40%来自于本土培育[10],其余60%皆来源于省外市场。

3.2 产中阶段

湖南省油菜生产劳动力供给不足。其一,劳动力供给数量有限。2015年受访的270户油菜种植户中,平均家庭人口数4.72人,家庭劳动力人数为4人,平均外出打工人数为1.4人,占家庭总人数的30%,占家庭总劳动力的35%。每户仅有2.12人从事油菜生产,占家庭总劳动力比例仅53%;其二,油菜生产用工不足。2015年油菜大田生产平均除草1.12次、抗旱1.12次、清沟排水0.82次、中耕次数0.46次,远达不到油菜精耕细作的要求;其三,用工成本较高。2015年油菜种植用工约为81个工/hm2。在抢收抢种的农忙季节,2015年雇工费用为120元/工甚至更多,进一步限制了劳动力投入的同时,也降低了农户油菜种植意愿;其四,劳动力质量有待提高。农户调研数据显示,油菜种植生产决策者平均年龄为56.62岁,60岁以上老人有92户,占所有户数的34.07%,其中,年龄最大的生产决策者为80岁。

油菜生产经营方式较为粗放。种植方式方面,受劳动力供给限制,湖南省油菜种植多采用直播方式。这种方式虽省时省工,但产量较低,调研农户油菜单位面积产量平均为2 100 kg/hm2。而在安徽、江苏等地,农户大多采用移栽方式种植,油菜子单产可达2 650~3 000 kg/hm2。直播相对移栽方式而言,油菜苗株距、行距均无序,即使农户间苗,后期仍会限制根系、枝叶和角果生长。另外,相对其他大田作物而言,湖南省油菜生产的机械化程度是最低的。油菜播栽方式方面,2015年270户油菜种植户中,253户为人工播栽,17户为机播。油菜收获方式方面,171户采用纯人工收割,62户选用了人工加少量机收方式,仅37户使用了纯机械化收割模式,三种收获方式占比分别为63.33%、22.96%和13.70%。尤其在收获阶段,农户劳动强度大、作业效率低,人工“割-运-晒-脱-扬”工序繁琐,油菜子损耗在10%以上。

3.3 產后阶段

油菜子品种混杂,菜子油加工效益“先天不足”。一方面,油农选种决策依据与加工企业的目标不尽一致,选种过程缺乏技术指导与政策引导。2015年调研农户在挑选油菜品种时最关注的几项指标分别为节省劳力、抗病性与产量,所得票数分别为205、193和189票,而粮油加工企业可能会更关注的选种指标,如出油率和千粒重,仅获得农户80和121票,分别占样本总容量比例的29.62%和44.81%;另一方面,油菜种植农户选择具体品种较为分散、多样化,再加上部分不适宜种植的劣种混杂其中,湖南省内油菜种植混种、混收现象较为普遍。即使同为“双低”油菜,不同品种菜子混合加工会导致芥酸含量升高3%~5%,同时硫苷含量提高20~30 μmol/g。这种现象极大地阻碍了湖南省油菜产业实现标准化生产进程,不利于该省油菜绿色生产产业及基地的建设。

油菜种植农户力量分散,市场谈判能力弱小。其一,油菜专业协会和合作社等中介组织激励不足、服务能力有限。受访的270户油菜种植户仅49户表示常住地附近有专业协会和合作社,仅86户油菜种植户曾接受过技术培训、80户参与良种购买、54户曾借助其销售油菜子、50户接触过市场信息服务、60户接受过组织病虫害防治指导等活动,分别占调研农户样本总容量的18.15%、31.85%、29.63%、20.00%、18.52%、22.06%;其二,农户油菜种植零散化,市场地位弱势。调查农户户均油菜种植面积仅为0.33 hm2,户均油菜子产量711.08 kg,平均油菜子商品率仅为45.12%;其三,私人上门收购占绝对比例。2015年农户调研数据显示,选择农贸市场直接销售的为30户,其中6户兼顾私人上门收购,选择订单农业预订合同销售的有4户,而选择依靠私人上门收购的农户多达239户,占调查样本总数的88.52%。销售渠道单一、农户力量分散导致农户处于谈判弱势地位。

产业链条短,油农难以分享更多产业利益。一方面,即便龙头企业与农户签订了生产与购销合同,但企业与农户合作关系并不紧凑,较少有企业采用类似先签订一次结算的合同,并在加工销售后根据盈利情况拿出部分收益用于农户奖励的形式来促成双方合作凝聚力。另一方面,农户种植品种分散,导致企业混储混加工,收益降低,合作期望与成本恶化,使得企业与农户关系成为“劣币驱逐良币”的柠檬市场。另外,菜子油加工企业精深加工技术较为落后,油菜子加工仅停留在初级加工阶段。实际上,油菜子加工成油后,其副产品依旧极具开发价值。油菜子饼粕中含40%蛋白质、3%左右的多酚、2%~3%的植酸都是富营养高价值的医用、饲用和工业原料。湖南省油菜加工业产业链条短、加工技术落后、精深加工缺乏,油菜加工增值率不到60%,远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同类型企业200%~400%的水平[1]。

4 湖南省油菜产业化创新发展路径选择

4.1 促进研发,落实良种繁育基地和改变升级油菜品种

建立规模化油菜种子繁育基地。湖南省杂交油菜育种研究单位和企业数量居全国之最,不仅有湖南农业大学、湖南省农业科学院、湖南省作物研究所等具有多年研发历史的科研单位,也有为数众多涉及良种开发的新兴企业,如亚华种业、金健米业等。应发挥湖南省油菜育种技术的优势,开发与完善本土适用的优质“双低”油菜种子,建设优质杂交油菜种子生产基地,为湖南省油菜产业可持续快速稳定发展提供基础保障。

改良升级油菜品种。针对湖南省油菜生产单位面积产量未显示优势的现象,应加强本土油菜优质品种提升单产的研发与应用。此外,首先应重点开发早熟油菜品种,以解决“稻-油”、“棉-油”,尤其是“稻-稻-油”耕作模式的茬口问题;其次,油菜子含油率提高3%,等同产量提高10%,提高油菜子出油率很重要;另外,提高油菜品质,将理想食用油标准,即其含量成分“油酸75%、亚油酸8%、亚麻酸8%”作为现阶段目标。

4.2 科学规划,扩大油菜种植面积

在现有油菜播种面积基础上扩种。湖南省现有耕地4 153.22×103 hm2,冬油菜播种面积1 298.21×103 hm2,其他冬季农作物不足400×103 hm2,尚有冬闲田2 400×103 hm2。其中,适合种植油菜的至少有800×103 hm2,扩种潜力较大。针对湖南省油菜种植集中度较高的事实,还可适当向省内非油菜种植密集区域扩展,以提高冬季土地利用率。

油菜生产面积也要重视其种植质量。加快建立优质油菜杂交种子准入制度,政府及农业技术推广机构适时公布和引导选用适合本地种植的油菜种子。继而引导农户成片种植、同区域统一化种植,从源头上改善和解决不同油菜品种“混种、混收、混储、混加工”低水平均衡、效益不良恶性循环等问题。此外,也要推进优质油菜生产基地的建设,推动油菜产业化进程。

4.3 緊凑链接,培育产业经营主体

扶持油菜产业龙头企业。针对产业链主体关系松散的问题,龙头企业作为关键链接点应着重其力量建设。要淘汰生产规模不足1万t、带动能力不足的小型加工企业,同时以科研资助、产学研项目等形式,促进大型龙头企业与科研院所及高等院校研发新型节能增效技术、改良现有生产工艺与设备,巩固与扩大产品品牌知名度、影响力,抓好油菜子产品精深加工,提高产业效益。

提高农户与龙头企业的链接紧密度。继续扩大龙头企业生产基地建设,同时优化龙头企业与农户订单农业的履约率,多元化双方合作形式,如龙头企业向农户提供“双低”优质油菜种子、提供产中技术指导,不仅可解决企业原料来源问题、油菜子品质问题、混收混加工问题等,还能降低农户生产成本、解决技术需求问题。

大力发展中介服务组织。为便利农户生产决策及提升农户与龙头企业关系稳定性,应促进湖南省油菜行业协会、合作社等中介服务组织的建立与发展。一则可促进农村土地平整、油菜种植农技推广、基础设施建设等;二来能促进农户、专业技术人员、企业、科研机构之间的联系,推进行业发展。

4.4 提升效益,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提高油菜种植生产效益。通过稳定农资价格、奖售优质种子、化肥等形式,降低农户生产成本;适当引导市场提高油菜子收购价格,稳定油农生产积极性。加大油菜生产补贴的同时,采取“双低”优质油菜种子“农业定向、政府采购、免费发放”的形式,落实良种补贴、促进良种种植的挂钩形式。推广油菜种植轻简化生产技术。节省油农劳动力也能极大地降低油菜生产成本、增加效益,可以示范推广系列油菜高产高效技术。如小型机械化设备可帮助农户提高生产效率,推广抗倒伏、抗裂荚、适合机械化生产的油菜品种、示范推广免耕直播等轻简化栽培技术等,都能起到提高劳动效率效益的作用。支持油菜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建设。从政策方面规范专业大户与家庭农场的认定标准并设立注册等级制度,区分其与普通生产经营主体,从身份认定角度提升其生产积极性。同时,对油菜专业大户及家庭农场加大惠农力度,如补贴其利用冬闲田、开发滩涂地,扩大播种面积,并加强技术指导与服务,提高其经营管理水平。

参考文献:

[1] 熊秋芳,文 静,李兴华,等.中国油菜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J].中国农业科技导报,2014(3):14-22.

[2] USDA.Oilseeds:world markets and trade monthly circular[EB/OL].http://fasusda.gov/oilseeds/circular/current.asp,2010-05-11.

[3] 张乐平,刘德林,邹朝晖,等.湖南油菜产业发展战略的思考[J].湖南农业科学,2009(7):102-104.

[4] 何杰夫,张 博.中国食用植物油的供应量和消费量究竟是多少?[J].中国农村经济,2011(4):87-92.

[5] 张 芳,程 勇,谷铁城,等.我国油菜种业发展现状及对策建议[J].中国农业科技导报,2011(4):15-22.

[6] 郭燕枝,杨雅伦,孙君茂.我国油菜产业发展的现状及对策[J].农业经济,2016(7):44-46.

[7] 唐海明,肖小平,汤文光,等.湖南稻田现代农作制特征及发展对策[J].农业现代化研究,2016(4):627-634.

[8] 田 丰,朱飞翔,周安兴.湖南油菜生产的发展趋势与策略[J].湖南农业科学,2010(11):99-101.

[9] 李万君,李艳军.基于企业视角的湖北省油菜良种补贴效果评析——以统一供种为例[J].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2):47-52,136.

[10] 陈卫江,李 莓.湖南油菜种子产业化浅析[J].作物研究, 2003(4):178-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