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卷宗》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托马斯·索维尔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回归与超越
杂志文章正文
托马斯·索维尔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回归与超越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54        返回列表

李文一

摘 要:经济自由主义思想对于市场经济的发展有重要作用,尤其是我国正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以对经济自由主义思想进行研究十分必要。托马斯·索维尔是芝加哥学派的代表人物,他的经济思想具有保守的自由主义特点,因此对其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研究即可追溯源头,又可观其变化,这对于我国当前的经济金融改革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托马斯·索维尔;经济自由主义;回归;超越

1 托马斯·索维尔个人生平

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1930年6月30日出生于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的加斯托尼亚,是芝加哥经济学派的代表人物,他不仅是经济学家,也是社会理论家、政治哲学家和作家,目前在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担任高级研究员。

(一)早期经历

托马斯·索维尔的父亲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而他的母亲是一位女佣,已经有了四个孩子,是一个传统的黑人家庭。托马斯·索维尔曾在他的自传中回忆道:由于自己生活的范围基本局限在黑人当中,几乎不与白人交往,以至于不知道头发的颜色可以是金色的。9岁那一年,托马斯·索维尔全家从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迁往纽约的哈莱姆区,在这里他度过了直到自己有能力可以独立生活的岁月。尽管他成为家中唯一一个能够超过六年级(Stuyvesant High School)学习水平的孩子,但是由于家中的经济状况非常困难,托马斯·索维尔不得不在17岁这一年辍学,并开始打零工的生活。托马斯·索维尔曾经在机加工车间工作,做过西部联盟电报公司的邮递员,甚至尝试去参加布魯克林道奇队(1948年)。1951年,正值朝鲜战争时期,托马斯·索维尔凭借自己的摄影经验,作为一名摄影师,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尽管如此,他的点45手枪射击能力也达到了海军陆战队的水平。

退役后,托马斯·索维尔在华盛顿获得了一份公务员的工作,通过在霍华德大学夜校的学习,他还获得了普通教育证书。由于在入学考试中的优异成绩和两位教授的推荐,托马斯·索维尔进入到哈佛大学学习,并在1958年以优等生的成绩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1959年又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文学硕士学位。托马斯·索维尔认为二十岁到三十岁的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最早发表的文章也是对马克思的思想和马列主义实践的深入研究。但是1960年夏天在联邦政府实习的经历,让托马斯·索维尔开始接受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并放弃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在这期间,他发现在波多黎各的糖业工人的最低工资水平上升的同时,该行业的失业率也出现了上升。通过研究这个特殊现象,托马斯·索维尔发现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只是政府雇员为了保住自身饭碗的政绩工程,而不是对穷人困境的认真关注,缘于对此的研究,他在美国劳工部担任了一年多时间(1961年6月-1962年8月)的劳动经济学家。

(二)职业生涯

从此以后,托马斯·索维尔就开始了经济学的研究生涯,他先后到罗格斯大学的道格拉斯学院(1962年9月-1963年6月任讲师)、霍华德大学(1963年9月-1964年6月任讲师)、康奈尔大学(1965年9月-1969年6月任经济学助理教授)、布兰迪斯大学(1969年9月-1970年6月任经济学副教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1970年9月-1972年6月任经济学副教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1974年7月-1980年6月任经济学教授)教授经济学。在1962年开始教授经济学到1980年开始担任胡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期间,托马斯·索维尔不仅从事教学工作,还到美国电话电报公司(1964年6月-1965年8月)做经济分析师,在城市研究所(1972年8月-1974年7月)担任项目主管,尤其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教授的同时,他还兼任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1976年7月-1977年3月)和胡佛研究所(1977年4月-8月)的研究员,并以经济学访问教授的身份到阿姆斯特学院(1977年9月-12月)进行交流。而在康奈尔大学担任经济学助理教授的经历终于让托马斯·索维尔获得了充分的学习机会和成长空间,因为他得以在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之后继续师从乔治·斯蒂格勒(198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1968年托马斯索维尔获得了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托马斯·索维尔获得了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的职位,仅次于他的导师米尔顿·弗里德曼(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被评论杂志认为是芝加哥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2 托马斯·索维尔主要观点和理论著作

在经济领域,托马斯·索维尔主张通过自由市场实现资本主义,认为美联储在避免经济衰退和抑制通胀上的作为是失败的。除此以外,他还研究种族与私有化的问题,他曾亲眼目睹并反对1968年康奈尔大学黑人学生对学生会大楼(威拉德直厅)的暴力占领,并称其为降低学术标准的流氓行为,以求保护康奈尔大学避免种族歧视的指控。托马斯·索维尔在自己的撰写的专栏文章中写道:相比其他的标签,自己更愿意被贴上“自由主义”的标签,但是对于自由主义者的一些运动持保留意见。在枪支管理问题上,托马斯·索维尔通过大量的研究认为,枪支控制法律实施之后,枪支数量并没有得到控制,暴力犯罪率也没有下降,反而容易陷入种族问题的纠葛。在对爱因斯坦综合征的研究中,托马斯·索维尔以自己孩子的成长经历为切入点,并通过对50多家类似家庭的深入调查,纠正了人们对语迟儿童的误解,并提出了清晰明智的建议。

从1972年到2014年,托马斯·索维尔的写作的已出版专著有40本(含再版),内容涵盖经济、种族、文化、社会、教育等诸多领域。直到2000年,托马斯·索维尔整理之前所有关于经济问题的研究,出版了专门研究经济学的理论专著《Basic Economics》的第一版。这一本书的出版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托马斯·索维尔关于经济问题的研究一直和种族问题、移民文化、政治法律等等牵扯到一块,没有明确设定自己研究中经济学的伦理界限,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三十多年的研究恰好是托马斯·索维尔寻找经济学伦理界限的一个过程。《Basic Economics》一经出版就成为了畅销的经济理论专著,不仅在于其写作方式的通俗易懂,而且它做到了“让普通人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于是2004年、2007年、2010年和2014年该书分别进行了再版,2009年还专门拓展出关于房地产市场的研究,出版了一本畅销书《The Housing Boom and Bust》,这本畅销书和原书第三、四版均已译成中文。作为一个专栏作家,托马斯·索维尔还出版了关于社会问题研究的专著《Ethnic America : A History》、《Migrations and Cultures:A World View》《Intellectuals and Society》、《Intellectuals and Race》等等,阐述了他对于美国种族、移民、文化、社会等问题的观点。endprint

3 回归与超越

(一)回归:向古典经济自由主义的回归

托马斯·索维尔认为正常的经济发展过程是一个从不均衡状态向理论中的均衡状态无限靠近的过程,因为均衡状态一旦实现,所有需求都得到了满足,资源的稀缺性的问题也就得到解决了,这就意味着激励作用的消失,经济发展也会失去动力。但是现实经济中,对经济均衡状态的追求成为国家干预经济的主要理由,而人们也愈发不能容忍任何市场失灵现象的出现,任何以主张自由放任的古典经济自由主义为目的的经济思想都受到了严重的质疑。托马斯·索维尔通过对美国大萧条以来的经济危机的研究得出:不管经济危机被定义为市场失灵还是政府失灵,市场或许比政府更能让经济走出危机,我们不应该把市场看做中央计划或政府控制的对立物,市场其实是一个人格化的沟通机制。虽然经济危机不是受控实验,但是托马斯·索维尔还是认为这种对比具有提示性:“在1929年股市崩盘后的12个月内失业率从未达到10%。但是在一系列的政府干预之后,失业率却在35个月内激增到20%”,“需要提到的还有发生在1987年的非常类似的股市崩盘,这次政府没有干预,崩盘之后是小而短暂的衰退,与在1929年股市崩盘之后的几个月发生的一样。但是,在1987年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持续20年的经济增长、低失业率和低通货膨胀率。总之,尽管这两次股市崩盘很相似,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却极其不同”。

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人类文明会走向更加现代化的未来,经济发展是否应当继续保持自由放任的古典主张,或者通过政治过程做决定更加道德?托马斯·索维尔对此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市场道德与否跟在它里面活动的人道德与否是一样的。政府也是如此。当有些人相互之间进行交易时,我们就称他们的集合是‘市场,而当有些人运用政治权力来凌驾于他人之上时,我们就称他们的集合为‘社会,但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把那些在道德或其他方面有缺陷的第一群人自动地交由第二群同样有缺陷的人来统治的决定就是正当的。像经济学一样,市场并不是拥有自己价值观的某一独立实体。市场其实是人们各自作出独立的决定,进而相互之间再加以调整。当人们就市场是否会提升人们的道德行为,以及他们是如何对个人或群体的贪婪或公平产生影响来看待市场时,道德和社会问题就出现了”。托马斯·索维尔没有否定人类社会的进步性,但是市场中最根本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人性是不确定的。

(二)超越:经济自由主义从启蒙到理智

古典经济学时期是经济自由主義思想发端的时期,是自由主义运动对“人”的概念扩展以后,对利益分配的规则重新界定,简单来理解就是自由主义负责对“人”的概念进行解释,经济自由主义负责对“规则”进行解释,当然这只是暂时限定在经济领域。如果从宏观角度观察从古典经济学到托马斯·索维尔这一阶段的历史发展,可以抽象出“暴力”、“非暴力”两个基本元素,因为随着“人”的概念的扩大,暴力对人类的伤害日益明显,人类文明的发展逐渐要求驱逐暴力元素,尤其是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以后,凸显出这两个元素在各个领域的普遍存在,所以历史的进程、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发展,可以概括为:要摆脱暴力,并且运用理智,设定规则,进行利益分配。

暴力可以理解为一种解决非暴力范围之内暂时无法解决的矛盾的快速处理手段,非暴力范围内的人类社会可以抽象为三个互相影响的元素:人、规则和利益,如果人的内容、规则的形式、利益的格局都是可变的,那么三者之间通过充分的交流可以实现稳定的动态,保持一种活力,或者三者各自保持固定的状态,由于人性是不确定的(这或许也是自由主义萌发的原因之一),必须通过某种力量控制三者关系的稳定,以解决人性的不确定性问题,这种力量就是暴力。而从古典经济学时期开始,不论是宗教改革,还是霍布斯、洛克、亚当·斯密、约翰·斯图亚特·穆勒、边沁、卢梭、孟德斯鸠等等对于人的感情、行为、权利、主义等等方面的探究,都是“人”的概念的扩大化过程,并且这些思想逐渐塑造着一个以“人人生而平等”为第一宗旨的社会结构,也就是一个启蒙的过程。

人的内容的变化,意味着人、规则和利益三元素模式就要发生改变,三者就要进入一个动态的过程,因为由于三者的互相影响,规则的形式和利益的格局都是未知的,三者就要通过充分的交流信息实现模式的稳定。虽然人的内容是主动的元素,是自认为最丰富和最有创造性的,但是一旦人通过设计定制了规则的形式和利益的格局,三元素模式如果要达到稳定就意味着人的内容就要固定,人的发展就要受到限制,于是就出现了一种尴尬局面:人的发展限制了人的发展。而这种尴尬局面的原因就在于,人以为人的内容是可以掌控一切的,人的内容具有完全的知识,可以确定规则的形式和利益的格局,但是人没有意识到人的内容不具有人的内容的完全的知识,换句话说就是人类的知识获得了极大丰富,人的能力开始得到快速延伸,人类获得了运用已知解决一切问题的自信,甚至是自负。

这种自负也是古典经济学时期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一个特征,而在古典经济学末期西方社会产生的愈演愈烈的经济危机就是对这种自负的最好证明。

而在托马斯·索维尔的经济思想中可以看到他对自由主义的理智认识,他强调保守的理念,认为市场是信息交流的机制,主张对政府的合理要求,呼吁知识分子有正确的担当,这些都是经济自由主义思想走向理智的明显标志。他逐渐从对三元素模式中人的内容的自负中清醒过来,尽管人的内容的丰富是非常重要的,而人还必须认识到如何理智的对待未知的东西要比自负地运用已知的知识更加重要,即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人、规则和利益三元素是互动的,是自由的。因此,托马斯·索维尔除了强调知识是稀缺资源以外,他还重视洞察力的作用,认为远见卓识是更加稀缺的资源。

4 借鉴意义

虽然自由主义是从西方文化中抽离出来的理念,但这不是简单地把它剥离出来作为一个独立的整体的概念,然后围绕这个理论进行社会实验,而是在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文化里有关的概念逐渐被重视起来,所以要从原来的文化基础上解读和理解自由主义,因此这也意味着任何人类社会都可能存在萌发自由主义的元素,都具备衍生出不同形式自由主义的可能性。而在西学东渐的时期,严复对于传统文化的弃而复索,通过中西比较中找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自由主义元素,更加说明了自由主义本身是可以被中国文化接受的,也就说明了自由概念是普遍存在的,自由主义并不是与中国文化格格不入。endprint

从当前经济领域新自由主义思想再次兴起的历史背景可以看出它跟古典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兴起有共同之处,都是以复杂的政治革命为背景。所以推动我国经济自由主义的发展也就可以借鉴西方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发展的历史过程,特别是其中自由主义兴起过程中关于财产权是人的基本自然权利的内容,通过允许私有制来丰富生产的组织形式,通过约束政府以更多的避免公有制带来的经济低效率。而托马斯·索维尔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借鉴之处则在于其生活背景与我国社会状况的相似性,因为美国的社会结构是一个新自由主义时代多元种族文化的熔炉,这一点类似于我国社会的多民族文化交融,因此托马斯·索维尔经济思想中的保守主义倾向和运用古典自由主义的远见卓识,对于我国处理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和进行下一步的经济改革会有重要帮助。

注释

[1]http://en.wikipedia.org/wiki/Thomas_Sowell

[2]大约相当于中国的小学六年级。

[3]美国非常有名的一支职业棒球队。

[4]0.45英寸口径的自动手枪,一般就是M1911手枪。

[5]托马斯·索维尔:《知识分子与社会》(张亚月、梁兴国译),中信出版社,2013年9月第1版,第224-228页。

[6]托马斯·索维尔:《语迟的孩子》(顾鹏、王文卿译),湖北教育出版社,2013年11月第1版。

[7]http://en.wikipedia.org/wiki/Thomas_Sowell

[8]《房地产的繁荣与萧条》(吴溪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3年11月第1版),《诡辩与真相》(罗汉、田菊莲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年5月第1版),《通俗经济学》。

[9]托馬斯·索维尔:《通俗经济学》,第386 页。

[10]托马斯·索维尔:《通俗经济学》,第387 页。

[11]托马斯·索维尔:《通俗经济学》,第464 页。

[12]霍布豪斯:《自由主义》,第二章对自由主义概念总结为公民、财政、人身、社会、经济、家庭、地方、种族、民族、国际、政治等等诸多方面。

[13]暴力不仅指生物学概念上的伤害,也包括制度性的伤害,是对概念逐渐扩展的“人”的伤害,暴力与非暴力的范围也是随着历史发展而不断变化的。

参考文献

[1](英)霍布斯:利维坦,[M],商务印书馆,1997年;

[2](英)亚当·斯密:国富论,[M],华夏出版社,2005年;

[3](英)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M],商务印书馆,1997 年;

[4](英)大卫·李嘉图: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M],商务印书馆,1962 年:

[5](英)约翰·斯图亚特·穆勒:论自由,[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

[6](英)哈耶克:自由宪章,[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 年:

[7](英)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 年;

[8](英)约翰·格雷:自由主义,[M],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 年;

[9](英)巴里·布赞:人、国家与恐惧,[M],中央编译出版社,2009 年;

[10](美)米尔顿·弗里德曼:资本主义与自由,[M],商务印书馆,1986 年;

[11](美)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年;

[12](美)托马斯·索维尔:诡辩与真相,[M],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 年;

[13](美)托马斯·索维尔:实用经济学,[M],中信出版社,2010 年;

[14](美)托马斯·索维尔:被掩盖的经济真相,[M],中信出版社,2008 年;

[15](美)托马斯·索维尔:美国种族简史,[M],中信出版社,2011 年;

[16](美)托马斯·索维尔:知识分子与社会,[M],中信出版社,2013 年;

[17](美)托马斯·索维尔:语迟的孩子,[M],湖北教育出版社,2013 年;

[18](美)托马斯·索维尔:房地产的繁荣与萧条,[M],机械工业出版社,2013年;

[19](美)托马斯·索维尔:通俗经济学,[M],机械工业出版社,2012 年。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