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科技资讯》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万方收录(中) 国家图书馆馆藏 上海图书馆馆藏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从杨絮成灾谈城乡造林绿化树种多样性的意义
杂志文章正文
从杨絮成灾谈城乡造林绿化树种多样性的意义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22        返回列表

殷学波

摘  要:杨树雄株产生的花粉和杨树雌株产生的飞絮对广大城乡造成了很大的烦扰。防治杨树花粉飞絮污染,可以从杨树树种本身寻找解决办法,更重要的是从更新增加绿化树种方面想办法,提高绿地自然化比例及城市生物多样性才是正道。

关键词:杨树花粉飞絮  城乡造林绿化  树种(生物)多样性

中图分类号:S7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19)09(b)-0053-02

我国是世界上杨树人工林面积最大的国家,特别是在北方各地平原地区,不论营造防护林、用材林还是用于城市绿化,杨树都是最主要的树种。然而每年春天,由杨树雄株产生的花粉和杨树雌株产生的飞絮所导致的过敏及环境问题,也给人民群众以及社会造成了很大的烦扰。

1  杨树花粉飞絮的危害及产生

据统计,北京地区的呼吸道过敏病人中约有1/3至1/4对花粉过敏。而且由于环境污染和现代生活方式改变导致人体免疫力变化,我国对花粉过敏的人群数量还在快速增长。杨树飞絮对部分人群造成过敏反应,严重时可引发哮喘、支气管炎等呼吸道疾病。漫天飞舞的杨絮还会堵塞汽车空调滤芯,影响汽车水箱片散热。而且杨絮在遇到明火会迅速燃烧,极易引发火灾。简言之,杨树花粉、飞絮成灾已经成为一个社会关注的问题。

相对而言,杨树雄株产生的花粉和杨树雌株产生的飞絮,后者的危害被人民群众和城市园林部门关注的更多。 杨树为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杨柳科杨树属落叶乔木,全世界有100多种,我国50多种。北京的杨树种类主要有毛白杨(Populus tomentosa)、加杨(P. canadensis)和小叶杨(P. simonii)三种。杨树为雌雄异株,雌雄均为柔荑花序,无花被。春天杨树还未长出嫩叶时,雄株上的雄花率先开放,发育成熟后,花药裂开,花粉飞散传粉。雌株上的雌花序上的每朵小花发育长成1个小蒴果,小蒴果里面是由胚珠发育而成的长满白色絮状绒毛的种子。小蒴果成熟后2~4瓣裂,白色絮状的绒毛便带着种子随风飘扬。落到河滩冲积的细沙或其他潮湿的土壤上,就有发芽成苗的可能;飘到大街马路上,就成为恼人的杨树飞絮。作为农田林网的杨树,杨树飘絮时间正是小麦扬花、授粉的关键时期,杨絮落到小麦的花穗上,阻碍小麦传粉、灌浆,最终影响小麦产量。

柳树(Salix spp. )的花序比较短直,有蜜腺,能够依靠虫媒传粉,所以空气中的花粉量不大。但是柳树雌花序成熟结出的小蒴果成熟后释放出来的柳絮,与杨树飞絮一样会给人们造成烦扰。区别在于:因为柳树很少被作为用材树种,所以数量远少于杨树,柳絮危害也就不如杨絮严重。那么采取什么措施才能防治杨树花粉、飞絮的问题呢?

2  从杨树树种本身寻找解决办法

防治杨树雌株的飞絮,最急切的措施是在一些受杨絮影响较严重的区域,采用带有高压喷头的洒水车,在夜间给杨柳树“洗澡”,逼迫杨柳絮落地,从而减轻飘絮。

其二,在当年春天,杨树雌花序长到4~6cm时施药,通过药剂的作用在杨树雌花序的基部形成离层,使小蒴果在成熟开裂前已连同整个花序提前集中垂直降落,从而不再飞絮。该法对施药技术要求严格,施药时间早了晚了都不好,而且由于杨树树体高大,喷药过程中的严重漂移现象,还会对空气环境会造成较严重的污染。

如果不怕辛苦,可在冬季对杨树雌株进行修剪,采取“去强留弱”的办法,剪除杨树雌株将要结蒴果的枝条。 或者在上一年飘絮结束后不久注射,可预防第二年杨柳飞絮的产生。对杨树雌株树干注射药剂,如“抑花一号”主要成分是赤霉酸,根据原理,药物随树木蒸腾作用到达顶稍,可以抑制花芽的形成,从而减少杨絮。这样每次注射仅一年有效,也是费工费时,费用也不低。

此外,还有人提出在杨树雌株上高位嫁接雄性枝条,可是那样不仅费用更高,还会严重破坏杨树的景观效果,使其失去高大挺拔的树姿。

在栽植杨树的当年,使用杨树雄性不育品种,如南林3412杨等等,不育的花粉落到杨树雌株的雌花上,不会让雌花蒴果发育,不会让带飞絮的种子长成,飞絮也就相应减少了。可是一样有杨树花粉对广大过敏群众的影响。

在杨树扦插育苗时,只从雄株上剪取插枝,培育的树苗都是雄株。即便是某个区域的杨树都剩下的是雄株,是不会散发飞絮,可是其早春散发的花粉,还是一样对广大过敏群众造成困扰。无性扦插的杨树,成熟快,雄株没有几年就会开始长出花序,开始散发花粉。

本来,如果不使用扦插繁殖,而是直接利用杨树带有飞絮的种子直接繁殖杨树树苗,即使用实生苗,具有性成熟晚的特点,也就是飘絮树龄晚的特点。可是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实生苗又有遗传分化的缺陷,没有扦插苗能保持亲本优良性状的特点。所以推广实生苗培育杨树苗,也是不可行。

世界就是这样巧妙,可能因为人类几乎不给杨絮长成树苗的机会,杨树就越早越多产生楊絮,来给人类造成烦扰。

3  从更新增加绿化树种方面想办法

由上可知,防治杨树花粉飞絮污染,就杨树树种本身还是没有真正有效的解决办法。解决杨树花粉飞絮污染问题,最根本的方法还是逐渐更新造林绿化树种,增加绿化树种多样化,营造混交林。

其他一些非杨柳科的树木虽然也是风媒花,但是它们的雌花序并不是柔荑花序,结的并不是以数量取胜的大量的蒴果,或者榆树结的是翅果,枫杨也是翅果,桦木、槲树、辽东栎是坚果。松树、侧柏花分雌雄,但并非雌雄异株,所以花粉并不需飘飞太远;圆柏常为雌雄异株,有花粉风媒,但无大花序坠地,而且圆柏树少,花粉污染也不严重。虫媒树种中花粉不易随风飘散,椴树、黄栌,是核果;刺槐、国槐、皂荚、合欢是荚果。海棠、杜梨、稠李是肉质果,君迁子、金银木是核果或浆果,是鸟类的食源植物。楸树的长蓇葖成熟后,里面也有仅一端带冠毛的种子,对人根本造不成烦扰。

只有多样性,才有稳定性,才有均衡制约,才不会让一种泛滥成灾,这是一个最基本的生态学原理。混交林和杂交林等多树种组合,不仅可以滋养多类生物物种,还可以遏制病虫灾害的发生。林木的真菌、细菌病害以及昆虫螨虫类害虫都是森林生态系统的必要组成部分,也是病菌、害虫的天敌——其他细菌如苏云金杆菌,其他昆虫、鸟类以及其他小动物生存和繁殖的基础。由多种树木、灌木及自生草本植物构成的生态系统,才是健康的。即使一两种树木得了病,生了虫,别的树木也不易感染,即使感染了也不至于成灾。如果都是国槐,油松纯林,毛白杨纯林,那就免不了会分别有蚜虫、松毛虫、光肩星天牛对它们造成严重灾害。严重依赖化学农药灭虫的城市,人们就少有福气见到美丽的蝴蝶和飞鸣的鸟雀。

然而在城乡绿化造林过程中,要想增加绿化树种多样化,就要首先保证苗木供应多样性。可是一直以来,苗圃喜欢生产畅销的大路货,而生产的种类越来越少,许多树种即使设计上有,也无法找到苗木来源。何况一些造林规划、园林设计者对新植物重视不够,设计中对新植物使用不够。

我国每年的植树节活动,不应该只是组织人们栽植现成的一般的苗木,而是也可以有播种林木种子等待发芽出苗的体验活动;或者组织参观移栽上一年或几年出苗的小树苗。城市绿化,也不能只有栽植大树苗,也应该可以栽植小树苗,也应该可以有播种措施。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城乡造林绿化,一样需要提前从苗木抓起。 如果当前着急进行绿地建设,可是还缺少需要的苗木。也可进行城市绿地封区育林,首先是“封”,其次是“育”,在封了之后,配合撒播、播种目标树木的种子,让它们自己出苗成树。各地城市的城郊之间一般都有大批过渡地带,可规划建设防护林带、环城林带,形成绿色网络和生态廊道,并使其与城区绿地系统联系起来,促进城市绿地自然化。

4  从绿地自然化到城市生物多样性

自然化的城市绿地,能够自我更新,能够自然形成混交林,经过较长的时间,还能逐渐演化成当地的地带性植被。如在京津冀,平原丘陵是北温带的落叶阔叶林,高海拔山地为各种针叶林。自然演替形成的地带性植被是自然界物种长期适应、调节形成的稳定状态,有其合理的结构和功能,并具有自我维持和调节的能力。

树种的多样性和稳定性是城市绿地建设工作中最重要的长期决定性因素。评价城市环境建设与城市环境质量优劣的重要指标之一是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现状。一个城市的生物多样性指标还算高,才能说明这个城市的环境质量还行。

当前,全国各地多在进行美丽乡村建设,各地城区也有棚户区改造工作,北京更有拆违腾退,留白增绿行动。所以,城乡造林绿化,一定要从“不擇树种,增加绿量”转变到“丰富树种,提高绿质”的轨道上来,同时也要摒弃那些“只为景观,人工做作”的观念,转变到“师法自然,生态优先”的观念上来。

所有“虽有人作,宛自天开”的作品,其实都是师法自然的结果。

参考文献

[1] 太原市园林植物保护站.一种杨柳飞絮催花催种胶固微粒垂降剂[P].中国201310727710.X.2013-12-24.

[2] 王建红,车少臣,邵金丽,等.北京杨柳飞絮治理现状、问题与展望[J].北京园林,2011(1):48-50.

[3] 雒正泽.城市园林绿化与生物多样性保护——以陕西地区为例[J].花卉,2017,27(3):456-460.

[4] 吴立栓.杨树开花习性及其致敏性研究[D].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2014.

[5] 王茂华.浅谈杨絮与杨树雄株花粉污染——建议苏北营造混交林[J].农民致富之友,2016(16):114.

[6] 王和祥.增加生物多样性是建设生态园林的必由之路[J].中国园林,1999(5).

[7] 叶功富,洪志猛编著.城市森林学[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