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科技资讯》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万方收录(中) 国家图书馆馆藏 上海图书馆馆藏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情景式化学应急研究性实战演练设计探索
杂志文章正文
情景式化学应急研究性实战演练设计探索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20        返回列表

马腾博 程玉龙 王小东 崔玉玲

摘  要:目前突发事件应急演练以决策领导层、現场处置层、公众响应层等各层级之间协同响应演练为重点,现场处置等技术性环节往往局限于工厂内部,难以统筹社会性救援力量。重特大化学事故现场处置往往依托专业应急力量协助完成,因此,专业应急力量需结合化学事件处置的特殊性、技术性和专业性,定期开展情景式化学应急研究性实战演练。进一步明确典型情景的构设要点,并以共识性演练设计程序,从演练准备、演练实施和演练评估总结3个方面,探索实战背景下的化学应急研究性演练设计方法和要点,为专业应急力量开展化学应急研究性实战演练提供借鉴。

关键词:化学应急  研究性演练  实战演练  演练设计  专业应急力量

中图分类号:D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19)07(b)-0163-05

Abstract: Emergency response drills focus on collaborative response drills at various levels, such as decision-making leadership, on-site disposal, and public response. Technical links such as on-site disposal are often limited to the inside of the factory, making it difficult to coordinate social rescue forces. On-site disposal of heavy chemical accidents often relies on professional emergency forces to assist in the completion. Therefore, professional emergency forces need to combine the specificity, technicality and professionalism of chemical event disposal to conduct regular situational chemical emergency research practical drills. Further clarifying the key points of the typical scenario, and use the consensus exercise design procedure to explore the design methods and key points of the chemical emergency research drills in the actual combat background from the three aspects of drill preparation, drill implementation and drill evaluation. Providing reference for conducting chemical emergency research practical exercises.

Key Words: Chemical Emergency; Research-based Exercise; Practical drills; Exercise Designation;Professional Emergency Forces

危险化学品事故或特殊化学事件是典型的化学类国家突发公共事件,针对此类事件的应急演练是检验各级应急预案有效性、合理性、完善性的重要手段,更是锻炼和提高专业应急救援队伍自身应急能力、完善平时应急准备的重要环节。在国务院出台的《突发事件应急演练指南》中将应急演练定义为“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组织相关单位及人员,依据有关应急预案,模拟应对突发事件的活动”。政府开展的应急演练活动往往涉及多级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团体、企业、救援力量、医疗卫生和后勤保障等多个部门及群众,涉及面广,实施难度大,多以桌面演练为主,实战演练难以细化,拟在检验各部门的协同与任务归属,完善流程与分工,提高责任意识和风险防范意识,同时起到宣传和警示作用。企业开展的应急救援演练,一般按照《安全生产法》《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演练指南》等法规文件要求定期举行,各级参演人员事先明确预案与演练脚本设计,往往重演而不重练。社会性救援力量,如区域联合救援队、消防、武警及军队防化力量等,在大型应急演练中,往往为多个参演力量之一,作为附属角色参与联合演练,或自成一体独立开展战术演练,注重响应机制的磨合以及通用型技战术能力,忽视结合行业、地域、产品、工艺等特点的现场处置研究性演练[1-4]。该文以专业应急力量(防化兵)为主要演练对象,结合化学事件处置的特殊性、技术性和专业性,以共识性演练设计程序,探索实战背景下的化学应急研究性演练设计方法。

1  情景式研究性实战演练概述

西方国家按照不同的层次和序列,将应急演练分为指导讨论会、操练、桌面演练、功能演练和全面演练5类[5-6],在我国《突发事件应急演练指南》中,从不同的角度对应急演练进行了不同的分类,与西方国家5种分类方式差别较大的是按目的作用分类,将应急演练分为检验性演练、示范性演练和研究性演练。在应急演练的惯性认识中,应急演练最主要的目的是检验已有应急预案,但研究性演练并不一定依照已有预案来实施,在其定义中我们可以看出,“研究性演练主要是为了研究突发事件应急处置的有效方法,试验应急技术、设施和设备,探索存在问题的解决方案等而组织的演练”。研究性演练可作为新预案制定和完善的依据,同时可作为平时训练专业应急队伍的一种重要手段。突发化学事件的现场处置是专业应急救援队伍的重要职责和任务,因此,研究性演练作为专业应急队伍的日常训练的一种,适用性和实用性较强,研究性演练也可分为桌面演练和实战演练,该文所讨论的情景式研究性实战演练就是由一种组织或若干机构内部组织的小规模现场综合演练。

2  现场演练情景的构设要点

2.1 现场演练情景构设类型

化学事故情景构设应首先考虑情景规划的事件分级、事件本身的强度和应对的难易程度,主体内容是应急准备任务设置和应急响应能力要求,可分为重大突发化学事故情景设计和常规化学事故情景设计[7],重大突发化学事故情景影响范围广、响应层级多、牵涉部门多,多以桌面演练形式为主,将各层级(决策领导层、现场处置层、公众响应层)响应的风险实例化,突出各层级之间和层级之内的统筹协调。常规情景设计更加侧重于事故现场的情况,突出现场处置操作,体现业务、技术和指挥协调的综合能力。常规情景设计更适用于专业救援分队实践训练活动,一是能通过沉浸式现场情景的构建让专业救援人员能够身临其境;二是通过处置关键点和技术操作环节的设计,充分提高救援人员的现场处置能力。因此,为提高现场应急实战演练的真实性、可操作性与可检验性,锻炼应急救援分队的专业处置能力,应基于现有专业应急力量基本单元的实际能力评估,通过模拟真实事件要素,限定现场行动制约条件,细化关键技术环节等设置事故情景,以达到以点带面、以细见深的效果。可根据技战术处置的需要列出情景事件清单,以串联或并联的方式构设综合场景。

2.2 典型情景构设方法与依据

2.2.1 情景信息收集与分析

通过查阅新闻资讯、行业报告、文献资料以及现地调研等方式,尽可能多地收集近年来我国所发生的化学事故典型案例,案例要求详细描述事件的起因、发展过程、后果等,将近乎海量的数据进行梳理和聚类,统计分析、总结提炼具有典型化学事故类型、事件起因、发生经过、后果等案例,按化学事故分类统筹分析、按时间序列建立逻辑轴、按事件群规律提炼特征要点、按演化主要动力学建立层次和结构,为构设典型化学事故突发场景提供支撑。例如,从化学事故类型着手,针对事故发生的不同环节,从赵来军(2005—2008)、吴宗之(2006—2010)、李健(2011—2013)、李铁虎(2011—2014)化学事故统计分析的结论中看出[8-12],最常发生化学事故的环节为生产、运输和储存,尤其是生产和运输两个环节通常所占比重最高,生产环节爆炸是发生最多的类型,运输环节泄漏是发生最多的类型;针对事故物理表象,潘旭海等对重(特)大泄漏事故、黃金印等对典型气体槽车泄漏事故进行了统计分析[13-14],重点对事故泄漏原因、泄漏介质、泄漏部位、泄漏模式、泄漏影响因素等进行了分析和探讨;针对不同危化品类型,魏国等对非爆炸类危险化学品事故进行了统计分析和对策研究[15]。通过收集已有信息数据,运用软件和统计学方法进行分析评估,更贴近地还原化学事故本质,才能更好地构建典型常规情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2.2.2 响应与处置案例收集与评估

此部分的收集重点在两块:一是化学事故发生后响应过程、每一层级(企事业单位、政府、救援力量、公众等)的响应动作,伴随过程中各要素响应,如交通、后勤、气象、通信、媒体等部门的响应动作与相互协同;二是现场应急处置的力量分配、处置程序、具体实施方法,以及整个现场处置过程涉及装备器材、后勤保障等必需要素,应重点关注现场处置的技战术细节和难点。此类信息收集难度较大,多存在描述不详细、处置过程不清晰或缺少关键要素等问题,要求收集者必须参与实地处置或与现场主要应急力量深入沟通,以便获取第一手资料。

2.2.3 现场处置实际能力评估

从广义上讲,化学事故应急救援涉及多层次、多领域、多部门,需要整个社会力量的响应与协同,政府管理层、政府各部门、企业主体、应急力量之间是否职责明确,响应迅速、指挥有力、分工清晰等对救援行动能否成功实施起到关键性作用;从狭义上讲,化学事故应急救援能力的重要表征应为事故现场应急处置能否迅速有效完成,而现场处置效率和效果应主要基于现场应急力量(尤其是第一应急力量)的实际能力,在典型情景构设的考虑上,必须明确训练对象任务的定位,军队防化力量参与化学事故应急救援的实际任务、潜在任务和切入点。王岩、滕珺、张春明等人分别对军队可能承担的化学救援任务以及军队参加化学事故应急救援技术能力撰写了研究报告和文章[16]。由于军队防化力量参与非战任务的不确定性、紧急性、复杂性,在情景的设计上应更注重:军民交叉领域化学危害;前沿化学物质与高毒化学物质;技战术的综合应用;突发情况应变能力;与其他部门的联动响应等。

3  情景式实战演练准备

3.1 评估演练需求,明确演练目的

一是基于前述演练对象能力和可能承担的任务,对演练对象参与此类行动需求进行评估,进一步对预设情景下化学事件的风险、次生危害等进行评估。二是描述需要锻炼的能力,如具体专业技术、新装备操作、指挥协调、灵活应变能力等,可根据以往演练经验进行总结分析,进行重要度和优先性分级排序。根据需要可区分单个人、班组、分队能力评价指标。三是探索合理的响应程序和处置流程。四是明确不同职责与行动预期效果。

3.2 制定演练方案

3.2.1 确定演练范围和目标

确定突发化学事件类型、位置,结合前述情景设计方法,考虑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可设计多场景备选,以串联或并联方式构成模块,含主要事件和次要事件。每个场景选择一个危险能够真实发生的模拟地点,例如,可模拟化工厂(该场景布设须有硬件基础:废弃化工设施等)、储存仓库、运输槽罐车、重要设施或交通关口化学毒袭等。

演习需求通常可以转化成目标,研究性实战演练可以设置若干个目标,每项演练目标都要有相应的事件和演练活动予以实现,但整体目标不可拆分太细,应遵循SMART原则,尽可能简单明了、可量化、真实可实现、任务导向,具体详细的量化目标实现应在评估方案里展现。

3.2.2 编制演练情景说明和过程系列事件

演练情景说明是整个应急处置行动的逻辑起点,为演练人员提供初始条件和初始背景。对于突发化学事件,因为难以预警,应在描述事件要素和特点的同时,增加对突发化学事件环境细节的描述,以及获取的第一手现场资料。比如,附近化工设施情况,邻近水源污染情况,接警出动情况等。情景说明基本要素参见表1。

3.2.3 编制过程系列事件

演练情景说明一般是在应急行动启动之前宣布,根据突发化学事件的客观规律和应对经验,事件的发展是动态的,事件的管理和处置也是在一步一步向前推进的,而研究性实战演练中,重在研究不同情况的处置措施,更应该设计组织一系列事件,此类事件包括新的情景事件(次生事件)、控制或导调信息或突发状况等,将该系列事件按照时间顺序或逻辑发展列表做成清单。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某些导调信息是根据演练预期行动或易出错行动设计,在实际演练中,应视演练进展情况对清单中事件进行选择性导控。

3.2.4 列出预期行动清单和评估指标体系

预期行动是指参演者实施的展现其能力的行动或决策,与演练目标和评估指标紧密相连,演练目标规定了总体预期行动,演练分目标可分解为若干个预期行动来实现,预期行动的实现需通过评估指标进行详细评估。整体评估结果可以反映演练总体目标的实现情况,演练目标是否实现也直接表征演练结果(见图1)。

评估指标体系通常是对整个演练全过程全方位全要素的评估,所有参评要素按照内在逻辑形成的评估指标体系,研究性演练是组织者对专业应急队伍的应急能力的考核和训练,评估指标更侧重于对演练实施环节的评价,往往不再专门对设计者、组织策划者、控制人员进行量化指标评价。

评估指标体系的确定应首先选择评估标准,“是否”类评价指标客观性较强,较为简便,应用较广,美国国土安全演习与评估项目(HSEEP)也采用了“是否”的评价指标[17-18],缺点是这种评级标准无法表征指标完成程度和指标重要度。细化标度数值可表征指标完成程度,有主观印象类、客观时间类等,但仍无法表征指标重要度,因此需对指标赋予相应的权重。研究性演练更适用于主观赋权,目前应用较多的层次分析法也可用于研究性演练评估,承奇等就以南京某石化企业苯储罐特大事故演练为例,提出了基于层次分析法的化工事故应急演练模糊综合评价方法[19-20]。对规模较小研究性实战演练,也可细分指标后采用“是否”评价方法。

3.3 参与人员角色安排

3.3.1 组织策划人员

负责研究性實战演练全过程,组织策划组必须由熟悉化学事件应急处置的人员和专家组成,如专业应急队伍单位领导、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参谋和该领域专家构成。按照职权不同,可分为指挥组、策划组、后勤保障组等,承担整个演习策划、演习方案编制、演练进程控制、后勤保障等工作职能。在小规模的研究性演练中,2~3人也可承担此类任务。如规模较大的研究性演练,需要人数较多时,可划分成各个小组,尽量将职责细化。

3.3.2 参演人员

该部分人员是应急演练的主体,是研究性演练需要检验和训练的主要对象。一般由专业应急队伍承担,应尽可能对模拟的化学事件情景在规定时间内做出最真实的应急反应和处置,根据实际任务需要,可设指挥组、检测组、警戒组、巡测组、封堵控制组、医疗救护组、化验组、公共疏散组、洗消组及预备队等;各行动组需设组长一名,负责该组救援行动的组织指挥及与指挥机构的通信联络。

3.3.3 模拟(仿真)人员

在情景构设中,需安排专门人员模拟某些情景要素,如模拟被困人员、伤员、急需疏散的危害区公众等,以及模拟其他应急力量或上下级组织,实现对参演人员与其他组织机构沟通协调、请求支援、上报进程等能力的检验。模拟人员还需承担某些场景布设功能,如使用发烟饼、发烟罐或发烟机等烟雾发生器,使用点火装置构设火情,布设泄漏化学物质等。

3.3.4 控制(导调)人员

负责整个演练过程的导调和控制,一般由演练负责人员或组织策划人员来担任,控制(导调)人员必须在熟知整个演练方案的基础上,对演练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处置瓶颈、意外情况等都会提前有所考量。按照情景事件清单合理导控系列事件发展,给出关键信息。若演练中参演人员应急行动离预期差距较大,也可由控制(导调)人员及时引导调控。

3.3.5 评估人员

评估人员需全程伴随演练实施,观察参演者行动并进行文字记录或影像备份。评估人员一般由该领域专家或组织负责人来担任,需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可对整体演练(演练准备、演练实施、演练后续)进行系统性评估,包括对组织策划人员、模拟(仿真)人员的评估。研究性实战演练中也可只对参演者表现进行评估,此时往往由组织策划人员来担任评估人员,他们对演练目标、演练方案、评估指标等最为熟悉,能更好地针对演练实施阶段参演人员的表现进行评价。

3.4 确定演练现场规则

现场演练规则是为确保演练安全,对演练过程相关事项、启动和控制条件触发要求、各类人员职责、实际紧急事件、演练结束事项等的规定或要求。应包括以下内容。

(1)演练启动和结束的触发条件:以宣布任务、特殊信号或模拟(仿真)人员的某些行为等规定启动时机。如现场开始冒白烟、接到上级传达任务等。

(2)突发化学事件研究性实装演练,需要运用大量装备和车辆,现场处置人员往往需要穿戴个人防护装备,视野受限,极易造成安全隐患,必须提出具体要求或设置专门的安全员来保障参演人员的人身安全和车辆安全。

(3)规定演练模拟的真实性,说明仿真的危险条件或信息,参演人员应将演练事件或信息当作真实情况采取应急行动。

(4)演练信息的获取必须通过规定的应急响应信息渠道,并有合理的判断依据或明显标志。

(5)演练中如出现真正的紧急情况或突发意外无法使演练持续进行时,应制定立即终止演练信号规定,转为真实应对状况。

(6)若演练中参演人员应急行动离预期差距较大,也可提前规定相应信号,如由控制(导调)人员发布信息等,及时引导参演人员采取预期的应急行动。

3.5 后勤及物资保障

3.5.1 场地保障

在演练方案设计过程中就应对现地进行勘察,选择能够尽可能模拟真实情景的演练场地,包括邻近场景和设施也尽可能考虑在内,根据情景系列事件和应急演练预期行动,演练场地必须有足够的空间和要素(水源、消防栓、电源等),便于应急演练人员展开应急行动,研究性演练预期行动往往不是单一或固定的,选择性和探索性比较强,应在场地设置时留有行动多样性的空间,同时保障各要素演练的正常进行,具有良好的交通、生活、卫生和安全条件,尽量避免干扰公众生产生活。

3.5.2 物资和装备器材保障

需在三方面做好保障:一是准备各类人员的演练材料,如针对参演人员,可发放演练人员手册,详细介绍演练情景说明、演练现场规则、演练时间安排、标准和法规附件等。二是准备必要的模拟装置和设施,如发烟装置、危化品、检测点、模拟设施、标牌、重要标志物、服装、袖标等,应在演习方案里列出清单。三是需补充的救援装备和器材,要注意根据应急处置工作内容、技术措施、装备保障要求、执行任务人员数量等确定装备器材种类、数量,并确保其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

3.5.3 通信保障

应急演练过程中应急指挥机构、策划、控制人员、参演人员等要有及时可靠的信息傳递渠道。根据需要可以采用无线和有线公用或专用通信系统,必要时可组建演练专用通信与信息网络,确保演练控制信息的快速传递。

3.5.4 安全保障

演练领导小组应高度重视演练组织与实施全过程的安全保障工作。对于重型防护、车辆使用、模拟火情、模拟泄漏等危险性较高的情况在安全方面应给予特别的关注和重视。必要时可制定专门的应急预案,采取预防措施,并对关键部位和环节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进行针对性演练;根据需要对演练现场进行封闭或管制。当演练出现意外时,演练领导小组经商议可提前终止演练。

3.6 参与人员训练与动员

针对专业应急人员的研究性实战演练,通常安排在日常训练周期的最后阶段,因此,演练训练应在前期训练环节依次展开,训练方式包括集中授课、操作训练、单项科目训练、桌面演练等。训练内容包括化学应急基础知识、应急响应程序、现场处置措施、装备器材操作、指挥协同、通讯联络等。根据个人或小组将要承担的职责任务和实际装备情况,有计划地安排日常训练。

演练动员应在一次研究性实战演练之前,目的是让所有参演人员了解此次演练目的、演练目标、演练规则、演练情景及各自在演练中的职责任务,在研究性实战演练之前,制定应急行动预案(方案)。

4  情景式实战演练实施

4.1 演练启动

按照演练方案安排时间节点,组织策划人员、模拟(仿真)人员、后勤保障人员等预先就位,准备工作完成后宣布情况。以语音通报或发烟信号等规定为演练启动信号。

4.2 演练执行

演练总指挥(可由组织策划组兼任)负责演练实施全过程的指挥控制。按照受领任务—修订预案—检查物资器材—机动至现场—现场应急处置的顺序展开行动,各行动组按照演练方案要求,遂行化学事故现场处置任务,完成各项演练活动。控制(导调)人员应充分掌握演练方案,并根据实际演练情况,及时发布控制信息,导调参演人员完成各项演练。研究性演练可分阶段进行,每个阶段完成后进行讲评,如无必要,为保证演练的整体性和连贯性,尽量一次性完成,组织策划人员、评估人员等,需全程观察参演者行动并进行文字记录或影像备份。

4.3 演练结束与终止

在预设的整体目标完成后,由演练总指挥宣布演练结束,或规定好任务完成的特定信号,自行判断演练任务完成,向总指挥汇报后演练结束。按照预定方案撤收装备、清理和恢复现场及进行总结讲评。按照现场演练规则,演练中如出现真正的紧急情况或突发意外无法使演练持续进行时,应根据立即终止演练信号终止演练,转为真实应对状况。

5  情景式实战演练评估和总结

5.1 及时性总结讲评

在演练的一个或所有阶段结束后,由演练组织策划人员、评估组组长、分队指挥员或重要参演人员等在演练现场有针对性的进行讲评和总结。内容主要包括本阶段的演练目标实现情况、参演人员的现实表现、演练中暴露的问题、解决问题的办法等。

5.2 演练评估

在演练结束后可通过组织评估会议、填写演练评估表和对参演人员进行访谈等方式对演练进行评估,评估人员需根据演练组织实施过程中参演人员的表现对照评价指标进行细化评分,整体目标和分目标的实现效果评价,此次评估应充分结合平时训练情况、装备操作、技术应用、指挥素质、技战术融合、灵活处置、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等几个方面进行评估。在评价指标的设计上,可以按照考核的要求分类设计指标和权重,不必完全拘泥于对响应过程的考核,评价方法和指标必须经过专家审议通过,有一定的权威性。

5.3 事后总结

在演练结束后,由组织策划组根据演练记录、演练评估报告、应急预案、现场总结等材料,对演练进行全面总结,并形成演练总结报告。可开展一次复盘桌面讲评,解决演练中实际存在的问题,并促进参演人员深层次思考,为下一次演练积累经验。

情景式化学应急现场处置研究性实战演练的设计难点主要在于典型情景的构设、演练过程的控制以及评估指标体系。典型现场情景要想构设的真实、合理,必须有较充分的环境设施等硬件为支撑,因此应提前做好规划,做好硬件保障。研究性演练没有固定的脚本,属于边研究边训练边演练,在演练实施过程中不一定会完全按照预期进行,需要导调人员提前做好预知预想,并能及时引导演练进行,起到研究、训练和检验的目的。评估指标体系的指标构设和权重难以面面俱到,应有重点、有针对性地进行设计,突出训练和演练的重难点问题。

参考文献

[1] 姜传胜,邓云峰,贾海江,等.突发事件应急演练的理论思辨与实践探索[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1,21(6):153-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