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科技资讯》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万方收录(中) 国家图书馆馆藏 上海图书馆馆藏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球类领会教学法的教学原理及发展历程研究
杂志文章正文
球类领会教学法的教学原理及发展历程研究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241        返回列表

程丽艳

摘 要:在健康中国上升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学校体育责无旁贷,而好的体育教学方法至关重要,球类领会教学法以游戏或比赛形式来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已经深受国内外学者的关注,通过梳理球类领会教学法教学原理,包括球类比赛、比赛赏识、理解战术、做适当觉得、技能执行、比赛表现六个部分;其发展经历简易化模式、修订教学模式及扩展模式三个历程,以清晰认识球类领会教学法,以期为学校体育教学法的发展做出贡献。

关键词:球类领会教学法 教学原理 发展历程

中图分类号:G807.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17)07(a)-0156-02

球类领会教学法作为一种逆向思维的教学方法,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在全球各地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国内的香港地区和台湾地区也得到了认可和推广”[1],但“有关学者调查显示我国内地球类领会教学法的开展程度十分低”[2],通过梳理其教学原理与发展历程,为国内球类教学方法的提高提供有效参考,有助于推动国内教学方法的创新性探究。

1 概念界定

球类领会教学法是由战术到技能的教学,英国学者Bunker与Thorpe(1982)提倡“通过游戏或比赛的形式,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掌握球类比赛的战术战略之后进行专项技能练习”[3]。对学生在认知、技能、比赛表现以及情义表现等方面产生影响。

2 球类领会教学法的教学原理

球类领会教学法最早是在19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由英国罗浮堡大学的Thorpe等提出,打破传统教学中过分强调技巧、忽视球类运动项目本身特点的技能教学法;将其重心转移到对球类运动的战术教学上,首先让学生树立完整的球类运动体系,然后再逐个去体会战术意识和技术技能的培养。Thorpe等人积极将理念转化为实践,于1982年提出球类领会教学法的流程模式图,以球类比赛、比赛赏识、理解战术、做适当决定、技能执行、比赛表现等六个概念形成循环,最终以球类比赛的形式作用于学习者身上。

球类领会教学法的基本流程:第一、球类比赛即教师依据学生年龄、性别、能力、人数的不同,制定出一些符合学生当前状况的比赛或游戏;第二、比赛赏识是指学生在参与简化修改的比赛过程中,学习和理解比赛规则,更从比赛过程中,充分得到游戏的乐趣,提高学生的积极性;第三、理解战术是指学生在比赛中的思考,学习如何在未持球的情况下移动,并配合持球队员进行合理的跑位,促成战术的成功及比赛的胜利;第四、做适当决定是指参与者在执行战术时,遇到复杂情况时的临场应付方法,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第五、技能执行即在理解战术和做出适当决定之后的执行能力,通过一次次的尝试来达到巩固技能的目的;第六、比赛表现就是学生整场比赛的综合表现,包括战术意识,技能水平等诸多方面因素。

到1989年Thorpe和Bunker又介绍了有关“球类领会教学法”的四个教学原则,即游戏取样 、代表、夸张和战术的复杂性。其中“游戏取样”是指从大量的游戏中抽取不同的游戏方案,这样可以给学生机会寻找游戏的差异,通过不同游戏的尝试帮助学生将他们所学到的技能转移运用到不同游戏中。“代表”是将具有相同战术结构游戏的高级形式凝聚到同一个游戏中(如减少参与成员,或者修改游戏设备等)。“夸张”表示为了强化某个特别战术的训练,修改游戏的第二规则(比如延长和缩短课程,扩大或缩小战术目标等),来提升游戏的战术针对性。“战术的复杂性”是指针对正处于发展水平的学生,寻找符合这类学生的游戏进行教学。有些战术对初学者来说太复杂以至于很难理解,虽然随着学生对战术问题的理解能力和解决能力不断培养提升,与此同时游戏的复杂性也会随着增加。因此所有被设计出来的游戏及游戏形式都应切合学生的发展。

3 球类领会教学法的发展历程

球类领会教学法自1980年发展至今,由最初单纯在球类教学上尝试改进到经历体育教学从事人员的应用与发展,逐渐建立起新的教学风潮。随着参与“球类领会教学法”的研究学者及应用教师的增加,模式的应用也因国情的不同、教育文化的差异和思考方式的不同而有新的改变。例如1997年,Griffin等学者将最初的模式图简化为三个部分,包括“修改简易化的比赛→战术意识的培养(做什么)→技能的执行(如何做)”[4]。精简明了的阐述球类领会教学法的教学模式。

2002年,Kirk与Macphaill根据球类领会教学模式改良,在改良的过程中增加许多项目,使得流程图更加清晰,又添加了“产生理解、线索察觉、技巧选择、技巧发展、合理的参与共六个版块”[5],形成球类比赛→产生理解→比赛赏识→理解战术→线索察觉→做决定→技巧选择→技能执行→技巧发展→比赛表现→球类比赛的环形模式,最终以球类比赛的方式作用于学习者身上;为教师在教学实施中提供更大的空间准备与计量。这套教学模式的提出,是对最初球类领会教学法模式的一个有效补充,使每个模块的联系更加紧密合理,有利于球类领会教学法的推广与实施。

虽然球类领会教学法的模式图,经过很多的专家进行改进和延展,但是有两个关键部分一直被研究者所忽略。第一、Thorpe et al.(1986)提出的四个基本战术原则:游戏取样,修改-代表,修改-夸张和战术复杂性,没有得到广泛考虑。另外,学习者在教学模式中一直处于中心地位,但是学习者的学习过程并非为学术讨论的核心部分。由于这些限制,Holt et al.(2002)重新制作了一个扩展式的模式图:包括环形模式:球类比赛→比赛赏识→战术理解→做适当决定→技能执行→比赛表现和4项基本教学原则:游戏取样,修改-代表,修改-夸张和战术的复杂性,这种扩展模式体现了学习者学习过程的全貌。学者们需要寻找学习者为中心的特征,特别是集中在情感领域,因此建议未来的研究更多考虑球类教学在认知,情感和行为领域的影响。

4 结语

梳理球类领会教学法原理,探本溯源,有助于深入认识球类领会教学法的精髓,从球类领会教学法三个模式图的变化中可以看出球类领会教学法已引起学者的广泛关注,并不断的在实践中逐步探索完善,通过整理其教学原理,梳理其发展历程,探索其本质内容,拓宽球类领会教学法的研究深度,建议增加球类教学在认知、情感和行为等领域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阙月清.理解式球类教学法[M].台湾:师大书苑发行,2008.

[2] 王峰,王驰.试析“球类领会教学法”在球类教学中的应用[J].湘南学院学报,2005,26(2):109-111.

[3] Griffin,L.L,&Butler,J.I.(2005).Teaching Games for Understanding: Theory,research, and practice.Champaign, IL:Human Kinetics.

[4] Kirk,D&McPhail,A.Teaching games for understanding and situated learning:Re-thinking the Bunker-Thorpe model.Journal of Teaching in Physical Education,2002(21):177-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