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理财》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做个受欢迎的二流富豪
杂志文章正文
做个受欢迎的二流富豪
发布时间:2018-04-11        浏览次数:59        返回列表

手头拮据的普通人,看着富翁日进斗金,忍不住会艳羡:“我要是有那么多钱,就早早退休,什么都不用干,多好啊!”当然,这是小丸子的想法,而不是马云的。马云就算是富可敌国,也不会停下构筑自己财富王国的脚步,因为他告诉我们“财富其实就是分享的责任”。但普通人难免会有另一种猜测:据说,一个人的财富多到一定程度时,就只剩下数字的意义。所以就会有富豪榜的出现,每一次新鲜出炉的榜单及位数的变动,在引世人驻足观望、啧啧称叹的同时,难免也要牵动榜单上人的神经。

明代的严世蕃,就是一位对财富榜比较上心的富豪,甚至亲自操刀,排出了一份榜单。严氏财富榜分首等、二等,资产白银五十万两以上,才能入首等。首等十七位富豪,包括蜀王让栩、黔公沐朝弼、太监高忠、太监黄锦、成国公朱希忠、魏国公徐鹏举、都督陆炳、太监张永的两个任职锦衣卫的侄子、山西的三位(原榜单未具名)、徽州的两位以及贵州土官宣慰使安仁等(王世贞《弇州史料》卷三十六“严氏富赀”条)。

严世蕃自己高居榜首,而且他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官二代,财产每积聚到一百万两,都要开一个盛大的庆祝酒会,让大家分享他的喜悦。这样的庆祝派对,一共开了五次,但据说严氏被抄没家产时,还不止这个数。可能是严公子没来得及开最后一个派对,或者是到后来,财富来得太容易,连他自己也厌倦了。

当时富豪中最有名的是江苏溧阳人史际,但在严氏的豪华阵容榜单中,也只能屈居二等首位。王世贞没有继续透露严氏榜单的二等行列,只是补充了几位江南的富豪上榜。他没有说明这份榜单得自何处,但他是史学家,于当代的史料搜集尤为用力,而且与严氏父子还有杀父之仇在,对严氏的材料掌握,不免又较他人要详尽些。

位居财富榜二等的史际,为什么名气最大,能被一般人想起呢?没错,他就是那种到处做慈善、会被人首先想到的富豪。

史际,字恭甫,江苏溧阳(今属常州市)人,嘉靖十一年进士。他的官阶不高,在职只做到吏部主事,《明史》无传。查继佐在《罪惟录》里揭露:“吏部主事史际以建醮并蒙殊宠。”嘉靖皇帝爱那些会建醮设坛、青词写得好的臣子,借此上位是一条捷径,但也由此为士议所不容。万历十八年,他被御史洪垣上疏论:“史际、白悦、皇甫涍等皆庸流,不可使辅导青宫。”(《明史·洪垣传》)当年8 月王廷相主导京察,随即以“浮躁”之名,将史际及其他一些官员黜退了(《实录》)。

官员史际的黑历史至此结束,接下来是富豪[来自www.LW5u.com]史际的光辉人生,到处都是他乐善好施的身影。

关于史际的财产来源,倒没有巧取豪夺、贪赃枉法之类的负面记载。史际的父亲史后,曾任给事中,县志载其曾出粟三千石赈灾,可见他家本就是缙绅豪族。史际在南京求学时,就已经追随王守仁与湛若水,算是王门弟子。嘉靖初,他把位于长安街西的宅子捐出来作书院,给时任礼部侍郎的湛若水作讲学用,这个书院便是京城王学讲会的重要根据地——新泉书院。

书院的讲学活动持续了三四十年,直到万历初年,张居正下令毁天下书院,新泉书院便首当其冲,被一并给拆的拆、卖的卖了。最遗憾的是书院内一块古摹“南岳碑”被毁,传说这碑被临淮侯买去置在南京园子里了,但据可靠考证,临淮侯园里的碑,只是湛若水弟子后来摹刻的(周晖《金陵琐事》)。好好的捐赠遇上了强拆,西长安街的豪宅便这么没了。

除新泉书院外,还有捐建在家乡的嘉义书院。书院所在的阳县救荒渰,也是史际在荒年时出资围污造田的成果(唐顺之《救荒渰记》)。书院建于嘉靖二十九年(1550 年),主要功能是做王学讲会之用,王襞、徐大经、陈三谟和钱德洪子钱应度、应量、应礼、应乐等,都是嘉义书院定期讲会的常驻学者,每次讲会都不下百人。这样的讲会当然不需要缴纳会费,富豪史际贴心地设了学田,资助书院的一切开支。

书院的另一功能是祭祀王阳明,立其神位,春秋奉祀(钱德洪《王文成公年谱》)。王阳明的从祀孔庙,有一个从下到上、漫长的讨论与推进过程,从嘉义书院早在嘉靖年间就奉祀这点也可以看出。

通过探索史际的捐赠轨迹,觉得可以把他的捐赠理念概括为:帮助他实现理想。因为史富豪总是能不专有其美,让自己的每一项捐赠,都能变成主政官员的理想与政绩,而且也让百姓得到受赠的实惠。

太仓沿海一带大水,[来自wwW.lw5u.cOM]邻近几县都有灾情。身处江南,遇到过水灾的人大都明白,水灾不比旱灾,吃饭立刻成问题。身处明代的话,政府赈灾粮的发放恐怕还得等,饥饿的灾民即时就有性命之忧,地方官的压力可想而知。好在有史富豪,即刻运谷两万石赈灾,而且分送到崇明、嘉定等县仓库。真是太贴心了,以至于《嘉定县志》《崇明县志》《苏州府志》等等,一个不落地都要为他的义举立传。

嘉靖三十四年倭寇入犯江南,史际首先助兵饷五千石米入官,又募兵击倭,军饷全部自给。应天巡抚立刻上书为其请功,竟以军功升太仆寺少卿,以四品服色致仕。退休后升官,真是少见,王世贞把这件事记入了《皇明异典述》里。

海瑞为了疏通吴淞江,在隆庆三年的奏疏里咄咄逼人,要求杭、嘉、湖、苏、松、常六府库银要听其调用,预计要用银“七万六千一百二两二钱九分”,但海青天其时已先期接受了史际的捐赠:谷两万石。其年为荒年,米价每石至八钱五,史际的捐赠早于拨款,实在是令人感动。清刚如海瑞,用褒扬的语气,将史际的义举写在了奏疏里。

福建人林楚于嘉靖四十年新任阳县教谕,当时该县的贫困生已经有专项资助,还是这位史际出资,每年从义庄拨六十石米为助。但没有正儿八经的学田,教育事业亟待完善。据林楚的《学田记略》记载,林教谕当时只是心里疑惑,觉得怎么会没有学田呢。想不到史际很快就写信来,商量说要捐设学田两百亩,用作学校的日常伙食开销;有剩余的话,则用作科举考生的路费。也就是说,贫困生专项资助外,另设了师生伙食补助与优秀奖学金。感动得林教谕发动学生,为他在县学中立了生祠。信息社会的王思聪给人终身免费爆米花,毕竟还需要有人@ 他。史富豪却能在书信时代,先写一封信解答他人心中的疑惑,并给出圆满的答案,也难怪他虽居富豪榜二等,却受着一等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