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理财》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高学历一代最终成了“啃老”一代
杂志文章正文
高学历一代最终成了“啃老”一代
发布时间:2018-04-11        浏览次数:112        返回列表

刘 军

28 岁的法国青年唐吉不仅一表人才,而且聪明绝顶,天文地理样样精通,甚至有剩余精力研究日文和中[来自wWw.lw5u.com]文。唐吉自幼生活环境优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心只读圣贤书”。在父母一路悉心呵护和温馨关爱下,一晃到了“而立之年”。蓦然回首,唐吉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独立生活的能力,不得不“小鸟依人”般地赖在父母身边。这是十几年前法国电影《超级孝子》讲述的一个“好玩的故事”。如今, 越来越多的西方青年人成为“唐吉”,但他们的故事并不“好玩”。

根据法国一家民间教育基金会的统计,法国有130 万25 岁以上的年轻人仍然与父母同住。欧洲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在18至34 岁年龄段中,36.5% 的法国人住在父母家,而至少有45% 的同龄段比利时人与父母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其中男性为49.8%,女性为40%。20 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青年以“经济、行动和人格独立”为荣,到了成年还猫在父母身边是“缺乏独立性”的象征,被社会所耻笑。那么,该如何解释如今这种“啃老”现象?

比利时列日大学人类与社会学院社会学家克莱尔女士认为,西方社会出现“啃老族”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这一现象与社会经济结构调整、学习期延长、就业困难、房价昂贵等诸多因素有关,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求学期延长。如今,为了在就业市场得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许多学生追求高学历,走上从学士到硕士到博士的漫漫求学路,而在求学阶段很难有稳定的经济收入,所以他们不得不求助父母在经济上的支持和帮助。其次是近年来经济不景气,不动产市场价格飙升。即使有许多闲置房出租或出售,仍让许多家庭,尤其是有两个大学生以上的家庭望而却步,许多家庭采取“让孩子在家多住几年省钱”的策略。而对于那些没有上大学的年轻人来说,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或只能打些短工,父母家理所当然地成为他们的“避难所”。另据比利时媒体报道, 比利时有1/5 的家庭月收入在2000 欧元之下,全家在一起生活的确可以减少开支。

25 岁的伊奈斯2015 年6 月大学毕业,在比利时纳慕尔市文化中心找了份法语代课教师的工作, 但合同到11 月已结束, 目前每周只在中心工作两个小时,微薄的收入不足以让她独立租房住。尽管大学期间她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小寓所,但大学毕业后,她不得不再次回到母亲身边,重新住进“小时候的房间”。伊奈斯说,她是幸运的,有许多家长不愿意与成年的孩子“同在一个屋檐下”,家庭矛盾时有发生。

伊奈斯说[来自WWW.lw5u.com],母亲愿意她回来同住,条件是她负责做饭和洗衣等家务活。她对前途感到渺茫,因为就业市场疲软,签不到长期工作合同就没有稳定的收入,也就不可能很快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安乐窝”。

说到底, 还是经济问题在作祟。对于富裕和贫穷的家庭来说,子女在外独立生活都不是问题。富裕家庭可以负担得起孩子的各种学习费用;贫穷家庭的孩子为了获得“自由”会想尽各种办法打工赚钱;唯有众多的中等收入家庭左右为难。随着欧盟扩大到2 8 个国家, 欧盟成员国的青年人在各国自由流动、择校学习、寻找工作、相亲相爱、其乐融融的美好蓝图被希腊债务危机、俄乌战火及欧俄之间的制裁与反制裁、国际恐怖主义袭击、非法难民潮等残酷的现实所取代。这些“ 大事” 都没有解决, 有谁会去关心大学生的“就业与安居工程”?

据悉,2016 年,欧洲一些国家将取消对大学生和青年失业者提供住房补贴。2014 年,21% 的法国25 至30 岁居住在父母身边的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2016 年,这种状况将可能进一步加剧。看来,欧洲的“啃老族”将会越来越多。(本文转自《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