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理财》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从“民怨”到“民权”
杂志文章正文
从“民怨”到“民权”
发布时间:2018-04-11        浏览次数:40        返回列表

文/杨倩

老百姓有了怨气怎么办?社会有了矛盾怎么办?政府应该如何应对百姓怨气?如何给老百姓一个消解怨气的渠道?

我们这个社会应该回到常识。民主应该是常识,法治应该是常识,权力有效监督是常识,有怨有处申,也应该是常识。

茅于轼先生在《同舟共济》杂志发表文章《全社会必须恢复讲理的风气》,文章开始,茅先生就提出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社会的怨气特别大,矛盾也特别多。马路上吵架的人也多,火气大,动不动就想打架。一方面大家生活都改善了,另一方面怨气又这么大,到底是什么原因?

茅于轼分析说,这个社会正在越来越不讲理,或者要讲理却没有地方。一些人愤闷焦虑,就将情绪发泄在他人身上,造成社会冲突,甚至心理极端者会走上街头、走进校园,制造流血事件。民间社会的败坏,已是严峻的社会问题,各种极端恶性事件频繁发生,就是一些地方民间败坏造成的民间自残。 理是理,但难说服人 在这个社会矛盾日益深化的时期,茅于轼一直是弱者的代言及社[来自Www.lW5u.com]会观察睿智者的身份出现,但此文的字里行间有着微妙的语言结构,可以看出作者的无奈。

中国有“维稳”机构,这个是比较明显的中国特色,也体现出国家机器的管理者信心不足和深知社会底线而不得不为的一个机构,恐怕全世界也只有咱们中国有这样的机构,就文革那个乱劲,毛爷爷也没有想过维稳,为什么呢?因为他了解群众,尤其是中国的群众,善良、甚至懦弱、忘我、忍让、容易迷信、精神至上、报恩。

现而今的社会怨气大,矛盾多,茅于轼归结为普遍存在不讲理,地方政府的不讲理是主要原因。其实是得分析出地方政府不讲理的根源在哪里。有些年代,为什么地方政府不敢不讲理?在某些年代,不讲理只是存在于民间,比如骂街的悍妇、悔棋的臭棋篓子、欠钱不还的无赖,如果上升到地方政府,那绝对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政府是彻底的人民政府,是毛爷爷“为人民服务”几个字思想贯穿的政府!再看看现在的地方政府,首先得仰着鼻息维稳、竭尽全力保CDP,乌纱帽才是最真切的东西。

有个说法,让全国人民都享受到3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嗯嗯,改革开放30年,我吃了不少肉,看了不少西洋景,按说成果大大的。但你看看下午7点去菜场拣菜回家煮的低保户,你看看为了买套房子付首期而吃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80后90后,你看看马加爵认为穿的囚服就是他最好衣服的遗书,你看看跪下来求着城管的小贩,你看看那个拒绝拆迁而敢于自焚的女人!看看你的身边,你享受到了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吗?肆意为之的公权其实就是最大的罪魁祸首。试想,没有公权的妄为哪有现在的需要“维稳”?

当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出现严重悖离28原则的时候,那是很危险的。80%的资源被20%的群体掌握,本是科学,但咱们身边可以如数家珍看看这个28原则:北京车展几千万的豪车被抢购、一个股票信息促生一个千万富翁、一个工程养活几代人,更不用说垄断行业,你见过汽油降价吗?你只是见过猪肉偶尔会掉价(那是老百姓养的);你[来自wwW.lW5u.coM]见过政府官员捶胸顿足说不好意思花了纳税人的钱吗?你见过部队高管或省委书记被判刑吗?算了,别说了,求求这个社会,哪怕遵循10:90的原则也好啊。

当然,茅于轼说的也有道理呢,他说: “这个国家越来越难治理了,根源就是有些官员自以为有武力,不讲理。这样—个社会恐怕很难长治久安,必须赶紧找出办法,改变现状。”非常赞同!但不是有些官员,是“相当有一些官员”!

民怨背后是对民权表达的呼唤

“民怨”就是民众的怨气。老百姓完全可以平平安安、安分守己的吃饭,工作,睡觉。没有必要自欺欺人积淀怨气。只是,老百姓自己“不折腾”,不代表外部环境就风平浪静,一帆风顺。 “躲猫猫”、“楼脆脆”、“桥脆脆”、“钓鱼执法”、 “年轻人就该买不起房”、“刁民”、“屁民”、“卵民”等等,一些单位机构和名人名官的言行却阵阵玷污民众视觉、侮辱民众听觉,刺痛民众中枢神经。一次两次,民众可以忍气吞声,三次四次恐怕民众就要开始积蓄并表达“民怨”了。

在我们的社会中,有些人总是惧怕“民怨”,害怕“民怨”威胁其自身利益。不惜用尽手段掩盖并抹杀“民怨”,结果则是南辕北辙,适得其反, “民怨”越积越大,一时手足无措,以致终究“聪明反被聪明误。”

心理医生常常对我们自然人讲,心情难过郁闷了一定要通过第三方来释放自己心头的郁闷。同理,作为民众而言,有怨气是很正常的,社会本就是个生态系统,民众有顺心就有不如意。只是,站在政府机构的角度讲, “民怨”一旦产生,就要放低重心,努力试图寻找“第三方途径”来倾听并化解“民怨”,而不是想一些自以为是的点子“捂盖子”,更不能依靠自己优先的发言权对民众进行语言暴力和语言绑架。每个人都明白, “民怨”的释放有利于加强民众与政府机构的接触和相互信任,有利于政府机构自身的良好运转,更有利于塑造良好的政府形象和政府公信力。

“民怨”的积蓄实质上是对民权的呼喊。民众需要的是和握有优先话语权的一部分人在一个平面上“促膝而谈”,不再遭受“刁民”、“屁民”、“卵民”的训斥还“有苦不能诉”。法国社会学家卢梭曾说, “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促使民权高奏凯歌,那么人类的福祉便终是南柯一梦。”足以见得使民权“高奏凯歌”有多么重要。现代公民社会的民权往往不是那些且空且大的论述,很多时候仅仅只是期盼和一部分人平等对话、公平竞争而已。

从“民怨”到“民权”,虽只有一个字的差别,但内涵里需要付出的实在太多。 “民怨”的产生并不可怕,试图堵住“民怨”才是真正的可怕。期待政府部门能有作为,不需要大作为,小小的令民众感动一下下就好。■

(作者单位:安徽财经大学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