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理财》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跟风投资的生物学解释
杂志文章正文
跟风投资的生物学解释
发布时间:2018-04-11        浏览次数:19        返回列表

对金融市场疑问的最有趣回答,有时候还是来自于科学实验室。《当代生物学》杂志(Current Biology)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当别人说某个东西比你原来想的更有价值时,你就有可能越是看重这件东西,当别人说这个东西没有你原来想的那样有价值时,你眼中这个东西的价值就下降了。更令人注意的是,如果你对这件东西价值的评估和其他人所说的一致,那么你大脑中一个专门处理奖励的部分就立马高速运转起来。

文/马凯华

从2月到5月,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Dow JonesIndustrial Average)几乎是不间断地上涨,累计涨幅超过1,000点。然后在5月6日遇到了“闪电崩盘”,整个5月份就一天天地节节下跌。现在到了6月中旬,过去七天市场有六天都在上涨。

这种潮起潮落原因何在?投资者为什么如此经常地表现得像一群鱼一样,全都一窝蜂地改变方向?

对金融市场疑问的最有趣回答,有时候还是来自于科学实验室。 《当代生物学》杂志(Current Biology)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当别人说某个东西比你原来想的更有价值时,你就有可能越是看重这件东西,当别人说这个东西没有你原来想的那样有价值时,你眼中这个东西的价值就下降了。更令人注意的是,如果你对这件东西价值的评估和其他人所说的一致,那么你大脑中一个专门处理奖励的部分就立马高速运转起来。

也就是说,投资者常常随群而动的原因,从最基本的生物学层面来讲,在于随大流感觉很好。从众不仅让投资者有一种“人多势众”的安全感,而且还能感受到快乐。

这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市场情绪可以如此快速地转换,为什么真正的反向操作者如此难以找到,为什么投资者对华尔街的“共同观点”如此在意。

在这个实验里,来自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和丹麦奥胡斯大学(Aarhus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让28人各自提交一份名单,名单上列出哪些歌曲是他们希望在网上购买的,然后让他们确定最想买哪些。然后,参与者们看到了两名音乐专家对同一批歌曲的打分。与此同时,一部磁共振成像仪记录了他们大脑的活动方式。最后,作为测量专家观点影响力的一种方式,参与者有机会变更他们最想买哪些歌曲。

脑部扫描结果显示,当人们知道自己选择了和专家一样的歌曲时,腹侧纹状体的细胞变得极度兴奋。腹侧纹状体是一个负责奖励的中心,连接着响应糖和性等愉悦感的多巴胺神经元。

研究人员之一、伦敦大学学院的费里思(Chris Frith)说,如果有人同意你的选择,给你的奖励在实质上相当于食品或金钱带来的奖励。

为什么其他人对某种东西的评价有可能导致你改变自己的评价呢h这是因为,他们的评价有可能让你不确定自己对不对;当你和其他人意见一致时,你可能会变得更受欢迎;或者是因为和专家意见一致有可能让你觉得自己也是专家。费里思说,我们是非常社会化的生物,我们渴望成为群体的一员。

牵头研究人员、奥胡斯大学的坎贝尔—米克尔约翰(Daniel Campbell-Meiklejohn)说,当有人影响你的时候,速度是非常快的,不到一秒钟;这种机制可以在一个人群里非常迅速地传播。

实验还显示,当某人知道专家们的意见相互一致时,不管自己是否同意专家的观点,大脑的岛叶部分就活跃起来,而这个区域跟疼痛和身体知觉加强有关。这说明,其他人达成的一致意见可能有一种抓住我们精神注意力的特殊能力。难怪很多投资者几乎不可能忽略某个共同观点。

价值投资宗师格雷厄姆(BenjaminGraham)写道,市场并不是一个称重器,不是每件东西的价值都以一种精准、客观的机制根据它的具体素质记录下来。相反,市场是一个表决[来自Www.lw5u.Com]器,由无数个人提交他们的选择,这些选择一部分是理智的结果,一部分是情感的结果。格雷厄姆明白,从众是人类局限性的一部分。

所以,如果你买个股,你应该注意到大流是什么,然后反向而行。你应该在投资者蜂拥逃出、把一只股票的价值踩扁的时候注意到它。52周新低名单是一个粗略的指引,告诉你这个表决器最近是在抛弃哪些股票。然后启动你自己的称重器,研究这家公司的财务报表、产品和竞争对手,来确定[来自www.lW5u.coM]其业务的价值——同时忽略该公司股票的当前价格。然后从头到尾地记下你做此投资的推理过程并永久保存。通过这样做,在人群开始要把你裹挟而去之前,你自己就已经站稳了脚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