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蒲松龄研究》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画狐画皮难画骨一《画皮Ⅱ》传统文化探索发微
杂志文章正文
画狐画皮难画骨一《画皮Ⅱ》传统文化探索发微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92        返回列表

赵银芳

(中国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北京100081)

摘要: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植根于深厚的民族文化土壤,在被广大读者奉为经典文本反复阅读的同时,近年来,其中的故事又不断被搬上荧幕,以新的面貌呈现在观众面前。电影《画皮域》光怪陆离、凄美哀怨,竭力探索文化创新的新路子,貌似成功,但“中国的才是世界的”,挖掘其背后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因子,经典大片必备元素缺乏,如创作上无强有力主题,结局牵强,插曲尚需雕琢且有硬伤等,难成影视经典。

关键词:蒲松龄;聊斋志异;画皮Ⅱ;传统文化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粤

蒲松龄才华卓越,与同时代的大多数人一样,崇尚“学而优则仕”,汲汲于科举和功名,十九岁便参加“童试”(清代科举考试分“童试”、“乡试”、“会试”、“殿试”),考出县、府、道(相当于今天的省内考试,清代在省以下、县以上设道、府两级)三个第一来,获得了“秀才”身份。一时之间声名鼎沸。蒲松龄大受鼓舞,便接着去参加“乡试”,也就是全省规模的考试,却再也中不了榜了,从二十一岁一直考到六十三岁,清代乡试每三年举行一次,他考了十次,却始终考不上“举人”,这就意味着他成不了国家在编人员,只能在乡间给大户人家教书为业,心里那个烦闷呀,别提了。于是,在教书之余,他创作鬼怪故事,抨击[来自wwW.lw5U.com]不合理的科举制度,以此排解心中的忧愤,用鬼狐变成的美女红袖添香一下,写出了一部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蒲松龄非常喜欢这本书,可是当时却并不怎么受认可,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七十六岁他老人家去世。没曾想,后来这部书却越来越火,无数人传阅不说,现如今,还被人改编成了各种各样的新式“玩意儿”,比如说电视、电影、游戏之类。

听说《画皮域》横空出世了,基于《画皮玉》从传统文化中挖掘和探索中国电影的新路子的良好印象,我也跑去电影院,隆重观赏了一下。

故事在一个壮美而宏阔的背景下展开,光怪陆离,亦幻亦真,人、妖、狐、鸟,还有那个蛊惑人眼球的“天狼国”。爱情是主线,公主和侍卫霍心之间的爱情,像一个原本瘪着的气球,因为有了狐妖和天狼国的存在,逐渐膨胀而丰富起来,从幼年结情到心有千千结,到悲观绝望,再到绝处逢生,再到携手相随,既“凄”又“美”,“凄”在爱的一波三折,“美”在团圆的结局,虽然3D是虚拟的世界,但效果确实不错。

导演在试图画一个圆,尝试着从传统文化的深厚土壤中找出一条再创作的路子来。表面上看来,他成功了,从传统文化中汲[来自wwW.lw5u.cOm]取了丰厚的营养,加上陈坤、周迅、赵薇的演技不错,还比较圆满,比《画壁》强出许多倍,和《画皮玉》相比也丝毫不逊色,但也存在一些很突出的问题。

其一: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主题。当然,主要是主题后面的理念。爱情,这是人类共同的话题,但是在这部片子里仍然是浮光掠影式的表现,既没有深刻揭示出人类在爱情上的共性,也没有做出一个中国式的但是又能让世界接受的强有力的“爱情”揭示,所以它注定成不了经典大片,只能在国内火一把。但这种探索是有益的,正是因为这些探索才使其跻身为国内一线电影的行列,正像俗语中说的那样:“别人骑马,我骑驴,后面还有推车滴”。

和《画皮域》相比,国产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夜宴》之类更为逊色,无不是“中国人外国心”,《夜宴》简直是《哈姆雷特》的翻版,只是一群中国人在一起演绎罢了。综观大片或是流行的韩剧之类的,无不在强有力地传递出他们的理念,如《斯巴达三百勇士》,而这种理念虽然未必适合我们,但又被我们所理解,所认可。

其二:结局不合情理。故事的最后,公主和她心爱的人过起了幸福生活,也就是赵薇扮演的靖公主和陈坤扮演的霍心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只能是短暂的,因为,从之前天狼国的来势汹汹和仅仅几个回合就把边疆守城将军击败的形势上看,天狼国只要得到和亲公主被抢走的消息,必定会猛烈进攻公主的“祖国”,以靖公主愿为国和亲的“前科”,以及影片中所塑造的为国守边城的霍心将军的义薄云天的个性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他们俩不会像传说中的范蠡和西施那样,“小舟从此逝,江海度余生。”

其三:关于片中的插曲。《画皮玉》的主题曲《画心》委婉动听,《画皮域》继续采用了,但缺乏创新,几乎原样照搬。另外一支曲子《知心》虽然是新创作的,但是创作者曲调和歌词显然都不够用心,曲调抄袭自电影《孔子》中王菲唱的那首《幽兰操》,歌名也和《画皮玉》一样,都摘自“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古语,但“知心”却没有“画心”摘得高妙。而歌词则是化用《诗经》名句连缀而成,前半部分取自《诗经·小雅·采薇》,后半部分取自《诗经·王风·黍离》,还有一些杂句,也源自《诗经》。在片中,抱着琵琶的狐妖小唯口中这样唱道: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靡靡。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天地悠悠,我心纠纠;

此生绵绵,再无他求。

求之不得,弃之不舍;

来生他生,无尽无休。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靡靡。”是《诗经·小雅·采薇》中的结尾,其中,“矣”、“思”为语气词,无实际意义。表述的内容像一幅不断变换的风景画,生动、形象地反映了古代守边将士的苦楚,去边疆之时尚是满眼绿色,杨柳随风摇荡,应该是春夏时节,归家之时,已然是天降大雪,正值寒冬。数月、一年、甚至是数年都过去了,时光在将士们孤寂的守边生活和期冀的目光中逐渐被消磨掉,亲人分离、爱情缺失、强敌攻伐、征战之苦,甚至还有功业难成的烦恼,将人折磨得喘不过气来。这正像范仲淹的《渔家傲》中描绘的那样“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所以,这几句话用在这里,是合适的,只是缺乏艺术加工。令人遗憾的是,电影里原文照抄,但是没抄对,把原诗中的“雨雪霏霏(音f佶i)”错用为“雨雪靡靡(音m佾)”。我不知道是作词者给记错了,还是故意的,“雨雪霏霏”是大雪下得纷纷扬扬的意思,不知道这个“雨雪靡靡”是什么意思,大概是作词者觉着把“霏”改成“靡”比较顺口、押韵的缘故吧。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大概是我国古文献里最早描写“故国之思”的诗句了,因为这首诗的开头就是“彼黍离离,彼稷之苗”,因此又叫“黍离之悲”,表达的是故国情怀。

话说公元前771 年,西周在周幽王的手里灭亡了,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带领遗老遗少们被迫离开原来的首都镐(h伽o)京(今西安长安区附近),跑到洛邑(今洛阳),以之为都,建立了“东周”。从此,每当原西周人今东周人走到原来西周的地盘上,睹物思人,顿感物是人非,心想,“老子”当年可是阔多了,诸侯国都要来朝拜我们的,现如今竟然地位低于他们,甚至于还要被他们欺凌,自然是满心愤懑、分外悲伤。这和李煜的感伤是相似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所以,西周的遗老遗少们当然要慨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意思是说,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明白我心里难过,为家国的灭亡而悲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莫名其妙,看到黍(北方称之为“黄米”,比小米稍大)和稷(高粱)之类的农作物都会难过起来呢。而“求之不得,弃之不舍”句,也是《诗经·国风·周南·关雎》中的句子,“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也就是说追求爱情而得不到,白天黑夜都睡不着觉,“服”是语气词,没有实意。这样看来,无论是“黍离之悲”还是“求之不得”,用在这里,让小唯唱给边关将士听都是合适的。只是作词者太懒,不想打磨和雕琢罢了。

无论如何,感谢导演让我们在这个对文化如此淡漠的社会中再次瞩目《聊斋志异》,再次想起蒲松龄。

(责任编辑 谭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