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蒲松龄研究》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新马汉文报刊所载《聊斋志异》相关资料辑补
杂志文章正文
新马汉文报刊所载《聊斋志异》相关资料辑补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94        返回列表

李奎

(山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山西临汾041000)

摘要:新马汉文报刊中刊载了一些与《聊斋志异》相关的资料,弥补了学界缺少研究文献的缺憾。笔者首先整理其中资料,公之于众,期待对学界研究“聊斋学”能有所帮助。

关键词:汉文报刊;聊斋志异;新加坡;马来西亚

中图分类号:I207援419 文献标识码:粤

文题所说新马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史上曾办有多种汉文报刊,这些汉文报刊中载有许多与中国古代小说相关的资料,《聊斋志异》即属其中。

昔朱一玄先生辑录《〈聊斋志异〉资料汇编》[1]出版,成为《聊斋志异》研究者必备的资料。在该书第四编《评论编》中辑录清朝、民国时期对《聊斋志异》所作评语。笔者近年来致力于新加坡、马来西亚汉文报刊文学(1815-1919)研究,与《聊斋志异》相关资料散见于《振南日报》(新加坡)、《总汇新报》(新加坡)、《南侨日报》(新加坡)和《槟城新报》(马来西亚)之中,内容较多,但所涉内容多是评论性文章,还有一篇以蒲松龄为主人公的短篇小说。后笔者撰写《新加坡〈振南日报〉载〈聊斋志异〉相关资料述评》[2],进而发现朱一玄先生并未收录所涉材料。

今笔者不揣鄙陋,将这些资料整理校对,加以汇录,称之为“辑补”。因材料字数颇多,故分次公布给学界同仁。正如笔者上篇文章所述,学界尚无研究《聊斋志异》在新马的传播,将自己之发现公之于众,以期对研究“聊斋学”有一些微薄之助。资料如下:《聊斋志异》之狐(评林栏)[3]

清[来自www.lW5u.coM]初,当气焰可炙之时,最忌人言胡字,以汉人历史所举胡字,皆针对彼族而言也,是故吕留良、曾静、汪景祺、查嗣庭、胡中藻,诸文字狱皆与胡字有关系。此稍治掌故学者之所能知也。愚谓满人无学,智虑短浅,徒逞淫威,亦就文字中之显然言胡者,而后责备之耳。若稍诡随其词,隐约其义,彼不惟绝无所觉,无从责罪,反随同拍掌喝采。冀附解人者,固有之矣。即如蒲留仙所著《聊斋志异》十六卷,凡谈狐者十之七八,有正言,有反言,有华言,有风言,而究之皆寓言也,皆喻言也,皆谐声格也。狐,即胡也,自康熙末年,流传至今,彼满人又孰从而禁之哉!其文字价值且远出《红楼梦》之上。彼满人但知《红楼梦》为厉己,亟思除而去之。独不解《聊斋》之,日置其前,曾不一动念又何说耶,甚矣。满胡之无学,故易欺也。

无方先生所著聊斋评语,若接连刊之,可作二十余续。需一个月乃可了也。惟每日未完,虽是记者引人看报便诀。然亦有时极讨人厌,非可一概论也。他人不敢知,若无方先生自己自言,则极讨厌此等未完之小伎俩者,因己度人,故宁裁短己作,皆各成篇。有首有尾,不沾泥,不带水,在禅家谓之解脱了离,在文家亦是札记体所应有。《聊斋》原始札记体,今评《聊斋》,亦取用是体,或可无过耶!

《聊斋志异》书后(评林栏)[4]

山东蒲留仙明经,著《聊斋志异》一书,传世二百余年,固为有目者所共钦其美矣,阅者亦知当日成书之不易乎!初留仙既不得志于有司,然以研精训典,究心古学,老宿名流,如施愚山、王渔洋诸公,时加刮目,故亦私心自喜,不敢妄自菲薄。又因目击清初乱离时事,官玩民偷,风漓俗靡,思欲假借狐鬼,纂成一书,以抒孤愤。而谂识者,则己之词章才调志节,皆与之俱传矣。每当授徒乡间,长昼多暇,独舒蒲席,大树之下,左茗右烟,手葵叶扇,偃蹇终日。遇行客渔樵,必遮邀烟茗,谭谑间作,虽床第鄙亵之语,市井荒俚之言,亦倾听无倦容。人以其易亲,故乐近之。初尝效东坡强人妄言,殆后不必用强,甚有如韩门弟子,凭空造作奇闻,以来取悦昌黎先生者矣。晚归篝灯,组织所闻,或合数人之话言为一事,或合数事之曲折为一传。但冀首尾完具,骨节玲珑,以博人之观听。其文一朝所猝办,其事亦非一日多网罗也,集千狐之腋以成裘,运亿个之砖而成塔。经历二十年,稿凡三四易,始得此高不盈寸之著作,其专门用心如此,又安有不传者哉!故叙一佳狐丽鬼之事。必使本传中人由生至死,复由死而至生,其于离合也亦然,所以极其层累曲折之致也,遂令人有观之不尽、兴味无穷之思。想其下笔时,亦几费经营。始获此“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境界。粗心人断领会不到此耳。至其喜发牢骚,语侵试者,自是为己功名遂起见,头巾习气,难为之讳。其行文驱遣成语,运用典籍,全化襞袭痕迹,殊得唐人小说三味。袁简斋《新齐谐》,欲以荒事之笔,与之争长。虽矣,惟纪晓岚阅微五种可以并驱,且其诮留仙不知著书体例,只是聘才。语甚的当,不为苛也。留仙之孙立德序《聊斋》齐云十六卷。与今之传本合,或云尚有余卷。当日其家以所传多明清革代逸事,惧触文网,因为删去,毋复存矣。乃上海书坊近年忽有原本聊斋出现,托为真稿。余未见其彼善于此,殆好事者为之儿。

聊斋之所谓通(评林栏)[5]

蒲留仙自己是北人,尝不满于南人,曾于志异中一再寄意。其《司文郎》篇中阴托为北人登州宋姓,反唇以稽南人余杭生曰:“北人固少通者,然通者亦未必是足下。”按此数语,若作应对词气,即云南人固多通者,然通者未必是老兄;北人固多不通者,然不通者未必是小弟,亦复文从字顺,无乎不可,乃留仙偏于老兄小弟寻常称谓而亦靳之,易之以小生足下,川字煞有分寸,为北人预占身分。虽片辞矢口,亦不肯失却便宜如此。真嬉笑怒詈之雄哉!至《五通》题之首篇结语曰:自是吴中止存一通,不敢公然为害矣。此篇结语曰:“则吴下仅遗半通,宜其不足为害也。”按一通且不许,甚之以半通。谑而近虐,未知吴下阿蒙观此,将何以为情耳?惜能悟到此意者少也。

南京金陵为人文渊薮,有清一朝均为八股时代,每科直省墨选出,人必争观江南元作。大抵名元,出产金陵为多。《聊斋》有《三仙》篇,略言士人某,赴试金陵,经三仙洞,洞中有蟹蛇虾蟆三物,幻为三秀才,自表姓字,一介秋衡,一常丰林,一麻西池,各拟闱墨一篇授之。士人入闱,三题皆恰好用得仙作,以是擢解。余按此篇,文义自明,当时闱墨,必有首艺是做十比格,次艺是做前中后三段落格,末艺是做四比格者,故以蟹蛇虾蟆。诸鳞介,各肖阴体格,而嘲辱之,乃以仙幻诸语。自言其詈人之迹,阅者不察,诩为美谈。且有辑人感应果报诸书,以为士人真得仙助,必其祖父积有隐德,始能遘此奇遇,何异痴人说梦,斯诚《聊斋》所应讥为不通者哉!

囊年上海坊买、同文书局点石印《聊斋志异》,加图咏焉。其于此篇曾为题诗云:定是胡芦有夙因,不然遇合抑何神?文章出自仙人笔,得意秋闱第一人。使留仙有灵,见此绝句,定嗤为吴蒙易侮,南粤易降也。(按:同文书局股东多广州人,其编订之主任则属苏沪一派之当时名士云。)留仙自以不得志于有司,牢骚愤激,不平则鸣,宜也。惟仍不知八股是无用之物,无一语直捣巢穴,推倒窠臼。窥其意,似又以得傍八股家归胡之门墙,为沾沾自喜者。抑何见识之卑陋乃尔。记者尝谓使留仙幸而得志,不过平添一个八股奴隶而已。细思此言,并不过刻。唐贤韩昌黎下笔惭为进士文。此意当非留仙所晓。若晓,则不怨自己之不中举人也。

《聊斋》笔墨,全是以纤巧胜,观其篇中附刻之小品诗词赋判,制艺破承,正如匡说解颐,戴辨夺席,其长处在此,其短处亦即在此。试看他之文笔,果能任一篇大题目否?其短处在此,其长处亦复在此。以为小试,一挑半剔,左萦右拂之工夫,必是投无不利耳。留仙文中,好嘲笑他人之秀才降落四等,自己必常居于一等者也。据《学政全书》,清初时,秀才岁考,分级六等,廪生为最上等,而岁贡尤居廪生上。留仙是白蜡明经,岁贡了矣,固已升到七级浮屠巅矣,亦足自豪矣,宜其成日自负为通。盖此通字之资格,是根据《学政全书》,满清承受前明之遗制而钦定者。有本说来,故蒲先生沾沾而自喜也,究其眼光到处,亦岂限于此而止乎,无亦为世俗炎凉所推移,有不能自主者乎?惜哉!陋已,蒲先且然,况乎余子!

答客问《聊斋》(评林栏)[6]

或问:“先生毫仑《聊斋》,顾蒲氏之才,虽沉博绝丽,无如事迹皆狐鬼不经之谈,近日文明大开,科学思想已普及一切,此等古作,行且有废置之一日矣。先生其谓之何?”菽园答:“甚哉足下之拘也,子犹以《聊斋》所谈之鬼狐,为真鬼狐乎?恐聊斋意中,不如子意中所云也。我明告子,蒲留仙于狐鬼,乃属寄托的,而非迷信的。固可以一言决耳。且文字之幽香冷艳,非鬼莫状;情致之灵警骀荡,非狐莫喻。近代欧洲诗豪名:索士比亚,文豪名:哈葛德,其著作风行一时,亦多神怪之迹,正与《聊斋》相视莫逆,又美术家之图画,尤喜描写神话时代之故实。彼等岂真与科学相戾耶!抑亦各行其是者耶!愿足下思之出。”

《聊斋》薄关羽论(评林栏)[7]

明末清初诸名士,最不满于关侯,如《聊斋志异》之蒲松龄留仙氏,其尤著者也。《聊斋》中,偶亦记及关侯之威吓,如《董公子》一篇,言侯显灵诛判奴事,其事甚怪,颇类三代以前之无稽神话,殆出于里巷附会之口,犹之云雷击隐恶者耳。且即以董公子之事论之,不过门内下人,灭裂家规,虽甚可愤,然非关系宗壤合境之平和也。仅仅一家之中,一门以内,有不安分自作孽之奴婢二人,遂动烦二千年前之陈死人显灵干涉,能使坐镇三天门之大帝,席不暇暖,亲移銮驾,躬执龙刀,而代为谋,不已亵而渎乎?岂神果有灵,当时君国中事,无更大更愤于此者耶。抑大者不必理,而小者偏不遗耶。倘小事尽类乎此者,而动烦圣驾,日驰不遑,星奔不暇。三大门之锁钥,又付谁镇乎?彼时周仓、关平、王灵官及花蕊夫人之前夫伪张仙,此四营将者何在?何致帝自踽行,既欲手挽人头还中诸公子之颈,又欲手挺大刀截此淫人之床,四营将独不能分劳耶!是以今日之新学眼光观之,种种疑团,不击自破。《董公子》一篇,断为附会之谈,可无疑也。意者留仙氏之寓言,但冀文笔醒豁,神威凛然,以写其惩创恶人之思,而于事实之真否?皆从后焉。抑亦有别样寄讽,存乎其间,谓享盛名。居帝位,称伏魔,尊忠义者,亦均有名无实。第能躬亲细事,理人床底之过而已。余如宗庙朝廷,反非所问。若是乎?留仙之志苦矣,恐非寻常小说家所易辨也。至于《聊斋》不满关侯之实据,字里行间,偶然流露,所在多有,或先扬而后抑之,或褒中而带贬之,或如绵里之金针,或如徘优之谲谏。吾久久不阅《聊斋》矣,未能尽记也。今所略可忆录者,则《商三官》篇有云:愿天下闺中人,买丝绣之,其功德当不减于奉壮缪也。又《细柳》篇亦云:寿亭侯之归汉,亦复何殊!顾砂子而行,亦天下之忍人也。

两段皆以妇人来比关侯,是出有意,是出无意,不得而知。岂其有见于曹操之表封关羽为亭侯,以此亭侯封号。在汉朝掌故中,实为妇人始膺之。由高祖封一妇人名许负者为鸣雌亭侯为最先也,因是留仙乃关侯于妇人欤。细柳盖一不幸之女子,留仙偏以侯来相儗。批评《聊斋》诸家,有但明伦氏者,见此亦会致讶,而不知著者先已不满于关侯其人,而后放笔为此不庄之语耳。究之,关之为人,醇中有疵,未尝不可议。陈承祚《三国志》正史关传论赞,既许其国土,而复嫌其骄,是评最为允叶(疑为“中允”),乃后代时君,利用教忠之术,附会左传之观。帝之不已,而且君之;君之不已,而且圣之。山西一人,俨欲与山东一人比迹,陋儒阿世,承顺时王,遂有关夫子及武圣极号。晚明渐露其端,清初遂崇其礼,盖清人之乐得为此,非真有爱于关侯,亦非心钦乎明制,纯是利用手段。一则从俗教忠,一则遮发岳飞。留仙知之,无法明言。郁而莫泄,激而旁射,故其侮辱关侯,等于弱妇。择言尤谲,良以此故,后之览者,宜谅其志焉。

聊斋闲述(评林栏)[8]

蒲留仙之笔,纤佻刻薄,长于微词,其著《聊斋志异》也。一腔孤愤,藉此发泄,足偿其毕生偃蹇之憾,并快其文字恩怨之私矣。而讽刺世情,亦因之体贴入微,人无遁形焉。独至明清鼎革之交,此一大事。去蒲未远,长老传述,宜有所详,乃仅轻描淡写及之,遗此好题目,未敢骋其秘闻,抽其幽绪,洋洋洒洒,作出十来篇长文,抑又何耶?余尝蓄此疑以询侪偶,或告我曰:“子之疑是也,然君幸勿遽责留仙为。仆曾闻诸先辈矣。《聊斋》之刊,非蒲氏自刊之也,后来刊此者将《聊斋》关涉清朝事迹之文,尽为删却。即目录编次之先后,亦任刊者之意进退之。非其旧矣!”余按此说颇可信,纪晓岚著《滦阳续录》于嘉庆初年,其至末年一则有言:前时《聊斋》尚未有刊本,纪之亡子汝佶,颇喜学《聊斋》谈怪之文,亦于纪门人朱子颖都转处得览抄本而已。据此,是《聊斋》先有抄本将近百年,乃获好事者为治付刊也。以《聊斋》逸荡奇丽之作,何至难遇赏音如是。如果世不悦之,又不应传抄尔许之久,其中必多涉忌讳,初时无人敢代刊播无疑。况复中间经过康熙、雍正、乾隆时代,严办违碍书籍,文字之狱虑起,而乾隆尤为谨切。收藏者且有祸,遑敢出名任刊乎?意至乾隆时之抄本,已被抄书者先行删去违碍清朝之说久矣,故终得好事之家任刊有世。略[来自wwW.lw5u.cOM]易篇次后先者有之,非必至此时为删定也。从前抄者代为删定,亦是保全昔人之著作之一番盛心也。

以上几条原始资料均是来自《振南日报》中,其余资料下次再续。上述资料作者均为“无方”,应为笔名,查不出真实姓名。本文所载资料均为对《聊斋志异》所作品评,由此可以推知作者“无方”对《聊斋志异》非常了解,并且与《振南日报》编辑邱菽园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对于这些资料分析详见笔者撰述前文。

由于笔者功力有限,在资料校勘之时难免有不周之处,期待专家学者提出批评和指正。笔者也期待本文的资料为学界研究《聊斋志异》传播提供一些新鲜材料。

参考文献:

[1]朱一玄《. 聊斋志异》资料汇编[G].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85.

[2]李奎.新加坡《振南日报》载《聊斋志异》相关资料述评[J].蒲松龄研究,2012,(3).

[3]无方《. 聊斋志异》之狐[N].振南日报,1915-12-25(13).

[4]无方《. 聊斋志异》书后[N].振南日报,1915-12-27(11).

[5]无方《. 聊斋》之所谓“通”[N]. 振南日报,1915-12-4(13).

[6]无方.答客问《聊斋》[N].振南日报,1915-12-6(11).

[7]无方《. 聊斋》薄关羽论[N].振南日报,1915-12-7(13).

[8]无方《. 聊斋》闲述[N].振南日报,1915-12-8(13).

(责任编辑 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