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蒲松龄研究》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燕瘦环肥各不同一《聊斋志异》与《阅微草堂笔记》女性描写之差异
杂志文章正文
燕瘦环肥各不同一《聊斋志异》与《阅微草堂笔记》女性描写之差异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90        返回列表

赵玉霞

(淄川区教育中心,山东淄博255100)

摘要:《聊斋志异》与《阅微草堂笔记》———清初文坛两部文言短篇小说集。在女性描写方面,选材侧重点不同:前者多写花妖鬼狐,后者多写凡女。创作方法不同:前者为浪漫主义,后者为现实主义。前者在具体手法上学唐传奇,描写细致,情节跌宕起伏,往往是大团圆的戏剧结局;后者为纪实手法,直面严酷的社会现实。由此而给人的审美感受不同:读《聊斋志异》,给人一种惊喜的艺术享受;读《阅微草堂笔记》,使人对封建社会现实及伦理关系有大幅度认识上的加深。

关键词: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不同;选材;创作方法;审美感受

中图分类号:陨207援419 文献标识码:粤

在清代文坛上,有两部放射着夺目光采的文言短篇小说集,一部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一部是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两部小说都写了不少女性,但由于创作主张不同,创作方法不同,在女性人物塑造与描写方面也有很大差异。

首先,在选材上,侧重点不同。《聊斋志异》多写鬼狐花妖;而《阅微草堂笔记》多写凡女,特别是婢女与童养媳,写狐鬼也不少,但多是惊鸿一瞥,着墨不多。

其次,在创作方法上不同。《聊斋志异》采用的多是浪漫主义创作手法,在现实社会中不能实现的事情,靠想象,靠鬼狐、仙界来求得一个完满结局。如连城:生而死、死而生,终与乔大年结成连理——这是写爱情的成功;如黄英:种菊贩菊,既兴家立业,又美化生活——这是写事业的成功;如细柳:寡居抚育二子,巧用挫折教育,最终使两个儿子一富一贵——这是写教育子女的成功。不管多么坎坷曲折,最后皆是大团圆的喜剧结局。像《公孙九娘》一篇肃杀凄楚的悲剧结局是很少见的。

《阅微草堂笔记》则不同,材料多来自见闻,采用的是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结局皆悲惨。不是夫妻因饥荒战乱被迫离散,就是童养媳被折磨,婢女被摧残。如卷七《如是我闻》一,写一小女奴因母亲患病,偷了主人三千钱为母治病,被主人发觉,残酷毒打,打得梁上狐仙都嚎啕大哭,说实在不忍,“不觉失声”,惊得主人把鞭子扔在地下,好几天面无人色。——讽刺地刻画出主人的残酷;如卷二十三《滦阳续录》五,写沧州贫士董华夫妇情深,然因饥荒,为奉养老母,只得卖掉妻子。妻子虽得新夫宠爱,却不忘旧情,只盼着饥荒过去,年老的新夫死后,还能与董华团聚。不想后来董华母子还是一起饿死,董华妻得知消息,失掉了维系生命的希望,便毅然投窗跳楼而死。——这是写贫穷演化出的人间惨剧;再如卷十七《姑妄听之》三,写一位少妇因小姑加害,被厉害的婆母所不容,逼着儿子休妻。少妇被休,娘家亲故皆无,无家可归,只得到尼姑庵栖身,算是戴发修行。丈夫不忘旧情,时来偷偷约会,被老尼察觉赶走,并训斥少妇,丈夫不敢再来,少妇便也郁郁而死。——这是写吃人的封建礼教拆散了少年夫妻,并夺走了少妇年轻的生命。总而言之,这是笔记小说,也是纪实文学,这些小说展示的是:社会现实残酷,故事情节残酷,结局亦残酷。

[来自wWw.LW5U.com]因此,从审美感受上说,看《聊斋志异》,情节虽惊险、奇特、跌宕起伏,有时还令人感到阴森可怖,但每每读完一篇,都让人感到赏心悦意,这大概是作者故意挖掘或制造出个好结局,以给人世添几抹亮色,给人们增加点希望吧?而读《阅微草堂笔记》,则越读越令人心情沉重,悲怆之气萦绕于怀,这大概是作者出于“文以载道”的目的,直面这严酷的现实,以冷静的笔墨去坦露它、揭示它,以促使人去反思和猛醒,希图对社会人心有一点救赎教化吧?另外,《聊斋》中描写女性的动人篇章,如《青凤》、《鸦头》、《聂小倩》等等,手法上多学唐传奇,以传奇法志怪,描写具体细致,人物形象丰满,栩栩如生。如《婴宁》篇:

穿花小步,闻树头苏苏有声,仰视,则婴宁在上。见生来,狂笑欲堕。生曰:“勿尔,堕矣!”女且下且笑,不能自止。方将及地,失手而堕,笑乃止。生扶之,阴捘其腕,女笑又作,倚树不能行,良久乃罢。

——短短几行字,行动、语言、神态种种描写具备,将一个爱笑的婴宁描写得活灵活现。

而《阅微草堂笔记》多平实记事,多以叙述方法记人物行迹、遭遇、命运,简单勾勒轮廓,不肯多着笔墨。还如卷十七《姑妄听之》三:

有姑出其妇者,以小姑之谗,非其罪也。姑刚愎,仓促度无挽回理。而母家亲党无一人,遂披缁尼庵,待姑意转。其夫怜之,时往视。妇亦不能无情,庵旁有废园,每约以夜伏破屋,而自踰墙缺私就之。来往岁余,为其师所觉。师持戒严,以为污佛地,斥其夫勿来,来且逐妇,夫遂绝迹,妇竟郁郁死。——短短111 字,便完成这个悲惨的故事,仅仅写出梗概,更多细节留给读者去想象。

如果以绘画做比,《聊斋志异》的好多篇章是工笔画,而《阅微草堂笔记》是速写,虽也传神,但形象总显单薄、苍白,立不起来。这样,后者也就谈不上出色的典型形象的塑造,在艺术感染力上,也就大大地逊色于《聊斋志异》了。

但是,《阅微草堂笔记》每当写完一个女性人物,篇末往往有精辟深刻的议论,目的在于抨击违背事理人情的风俗和礼教,暗寓警世之言;辨析繁难的礼法,探幽发微,见解独到,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令人佩服作者高超的见识和魄力。

所以,读《聊斋志异》,让人感受到一种惊喜的艺术享受;读《阅微草堂笔记》,则令人对封建社会的现状、伦理关系有大幅度认识上的加深。

这正是:

一为丰腴一娉婷,

[来自wWw.lW5u.CoM] 燕瘦环肥各不同。

文言小说两国色,

清代文坛传美名。

(责任编辑 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