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蒲松龄研究》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2006年蒲松龄研究综述
杂志文章正文
2006年蒲松龄研究综述
发布时间:2018-02-03        浏览次数:156        返回列表

吴兴兰

(蒲松龄纪念馆,山东淄博255120)

摘要:综观本年度的研究,学界关注的重点依然是《聊斋志异》,在艺术、文化、叙事等角度做了较为多的讨论;比较研究的视野较为宏阔,既有国外小说,也有明清之才子佳人和公案小说;聊斋俚曲仍是以语言学的研究为主,聊斋诗文研究也有佳作。

关键词:蒲松龄;聊斋志异;俚曲;诗文;综述

中图分类号:I207.41

文献标识码:A

2006的蒲松龄研究成果,在数量上比2005年有所减少。据初步统计,中国大陆全年公开发表的蒲松龄研究论文有180余篇。综而观之,《聊斋志异》依然是重点关注的对象,研究视角也较多,俚曲逐步为学界所认知和重视,诗文仍是门前冷落。综观本年度论文,引人注目的主要体现在[来自wWw.Lw5u.coM]以下方面:

一、《聊斋志异》研究

《聊斋志异》历来为专家学者重视,用力最多,成果也最为丰硕。本年度此一方面的论文有150余篇,占论文总数的绝大部分。综观本年度的研究,值得关注的论文有:

叶旦捷的《(聊斋志异)的造境艺术》以中国传统的意境理论为依据,分析《聊斋志异》写意小说的艺术和成就。文章指出,首先蒲松龄巧妙融合小说与诗歌的艺术手法,创造性地建构了具有传奇小说特质的“虚实相生”法。其一,是运用传统思维创造“虚实相生”的艺术效果;其二,是运用结构技巧创造“虚实相生”的艺术效果;其三,利用修辞技巧创造“虚实相生”的艺术效果。其次,蒲松龄用诗性思维来处理传奇所寓之“理”,使之成为造境之“理”。其一,蒲松龄使小说之“理”具有了意境之“理”的丰厚含蓄性;其二,蒲松龄使小说之“理”有了意境之“理”的深远性、哲理性。总而言之,他融合了我国传统的文言小说与诗歌的艺术精神,建构了用传奇写“意”以创造与诗画意境同构但又具有小说特质的意境的艺术模式,《聊斋志异》中的写意小说超越了前代小说“局部性”地创造意境的水平,通篇“整体性”地创造了意境,将我国古代的写意小说推向了顶峰…。

王晶红的《解析(聊斋志异)中的“异类婚”口承叙事原型》从中国民间口承叙事原型的理论角度,以《聊斋志异》中《张鸿渐》及其民俗俚曲版《富贵神仙》、《姊妹易嫁》为案例,分析它们所蕴涵的“异类婚”口承叙事原型特征,并进一步探讨作家作品情节的复杂性与口承叙事原型交织融合的密切关系。文章认为,“异类婚”原型叙事这般以类型性特征生存在民间口承叙事中的众多民俗原型往往会交织融合在一起形成文人叙事的复杂性特点,它们如“意识团”那样共同影响着一个地区的审美价值取向,甚至开拓一个时代的叙事风格。众多民间口承叙事在“原型”意义上为作家文学提供了文化核心;它们的交叉融合给文人叙事作品的创作提供了大量的叙事线索,在叙事的时空观上,为作家文学提供了潜在的叙事结构、叙事张力。

杨棣的《简析蒲松龄对“狐鬼精魅”及其婚恋故事的文化定位》从文化的角度,以《聊斋志异》“狐鬼精魅”女性形象及其婚恋故事为案例,探讨乡村文化环境与氛围对蒲松龄文化心理及审美向度的浸润与影响。具体表现为:坐实了“狐鬼精魅”与天地自然相依相存的生态基础与文化特性;定位了“狐鬼精魅”的乡野民间文化品性;融入了农民文化及其心理欲求。因此,狐鬼形象及故事“就低”的审美趣尚拉近了文人与农民的文化及审美距离。蒲松龄及《聊斋志异》主要通过这类形象及故事秉承与坚守了由上古神话传说所孕育的那种与天地自然、乡野民间息息相通的文化基质,而没有完全步着唐传奇及话本小说趋进“城市文明”的路径而行。从某种角度说,正是乡民们面对苦难命运的韧性、通脱与务实,为他提供了化解“精神危机”的动力和能力。这也是《聊斋志异》能够用文人与农民的双重视角承续幻奇文化传统并赋予异类幻化女性形象以自然乡野文化品位及情趣的重要原因[3]。

比较研究。对《聊斋志异》做比较,既是作品地位的明证,也是研究发展深入的体现。一些学者做了这方面的努力。

陆万胜的《蒲松龄与爱伦·坡小说之比较研究》和李锋的《落魄的举子与无奈的小职员——蒲松龄与莫泊桑之比较》都是与国外作家的比较。陆万胜对蒲松龄和爱伦·坡这两位杰出的小说家作了比较,重点分析了二者的相似处。文章指出,在身世遭际方面,两位作家生前皆落寞孤独,身后却名声远播;在小说创作领域,两人都表现出对神秘恐怖题材的偏嗜,且在表现手法上极其相似:善于用一些“普通物件”使读者产生陌生的幻想、关于报复的故事、犯罪的自我举报和惩等。

刘富伟的《女性造型:理[来自wwW.Lw5u.com]想寄托与诗意拯救——明清才子佳人小说与(聊斋)情爱小说比较研究之二》认为,明清才子佳人小说与《聊斋》情爱小说都产生于封建文化发展到烂熟的阶段,其作者也都属于落魄文人阶层,因此就昭示出相近的诗心文心,彰显出共同的价值旨归。邓忠的《试论清代公案小说两大高峰之异同——(聊斋志异)、(三侠五义)之比较》认为,《聊斋志异》与《三侠五义》两部作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1.表彰清官循吏,痛斥贪官污吏;2.塑造了一批有血有肉的平民形象;3.情节曲折、生动、错综变幻。同时,二者所表现出的思想倾向、批判精神、写作手法等方面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聊斋志异》中所描写的公案故事,大多是审案者经过严密的推理、认真的分析、仔细的观察最终查出案件的真相,具有现代侦探小说的特点。而在平民化的《三侠五义》中,一些公案纯属误打误撞,案件中间充满了鬼神迷信色彩,作者强调的是因果报应,而不是客观的推理和判断。‘”。

聊斋戏研究。据专家统计,根据《聊斋志异》编演过的戏曲有三百余出,涉及近四十个剧种,是改编最多和涉及剧种的中国古代小说,因之聊斋戏成为聊斋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

徐大军的《南开新剧(仇大娘)浅析》对周恩来根据《聊斋志异·仇大娘》编纂整理的南开新剧《仇大娘》作了考察,分析了该剧在人物设置、情节设置、主题表达和时空操作上与小说《仇大娘》的密切关联和变异之处;在编剧技巧和人物塑造手法上,借鉴了西方编剧艺术和我国古典戏曲艺术的经验,组织戏剧冲突、结构情节、设置场次。结构上有头有尾、线索清楚、情节曲折、悬念伏笔较多,能引人人胜。由此可窥见出作为早期话剧的南开新剧所具有的中西戏剧观念、思维交融杂糅的“过渡”特色。郑秀琴的《清代(聊斋志异)戏曲改编及其研究综述》对“聊斋戏”进行了界定,并梳理了清代“聊斋戏”的创作情况,对建国以来的相关论文、专著进行了评介[9]。李希今的《(宦娘)戏评》和《(陆判)戏评》详细梳理了《宦娘》和《陆判》的改编情况。

二、聊斋俚曲研究

本年度的聊斋俚曲研究论文约有16篇,视角较之往年较为多样,涉及歇后语、格律、演唱、人物、思想、语法等多方面。

聊斋俚曲经后人递相传抄,出现了许多衍脱错讹之处。董绍克的《(聊斋俚曲集)误字举例》一文就根据现存的抄本对《聊斋俚曲集》中的37个字在“路本”、“盛本”、“蒲本”中的误字做了考察,指出其错误根源及性质,并一一做了辨正。邵吉志的《蒲松龄俚曲中泼性妇女的“麻辣三味”》分析了俚曲中塑造的众多的女性形象指出她们绝大多数不同程度地表现出“泼性”,“体现了蒲松龄体察社会人生的辩证观点”。

三、聊斋诗文研究

聊斋诗文研究比较薄弱,相比热闹非凡的《聊斋志异》研究显得非常冷清。本年度约有聊斋诗文研究论文6篇。

邹宗良的《对传为蒲松龄儿孙抄本的两种(聊斋诗草)的考察》对日本庆应义塾大学聊斋文库收藏、传为蒲松龄儿孙所抄的两种《聊斋诗草》进行考察,考辨了抄写年代、抄本系统以及对聊斋诗编年的重要价值。文章认为:一、传甲本《聊斋诗草》的抄写年代在康熙末年至雍正三年之前的数年之间,传乙本抄成的时间估计是在雍正三年之后到乾隆初的这段时间。从以上对这两种《聊斋诗草》的抄写年代所作的推考看,其抄成的时代也恰与蒲松龄诸子及长孙的生活年代相合。二、这两种《聊斋诗草》有着不同的来源,是两个相对独立的聊斋诗的早期抄本。即传甲本《聊斋诗草》所收的诗,在写成之后又经过了作者进一步的修订,属于聊斋诗的定稿本系统。而传乙本《聊斋诗草》中的诗作,从诗题到诗句都处于创作的原初状态,属于聊斋诗初稿本系统。三、传甲本《聊斋诗草》对聊斋诗编年的重要价值。传甲本绝大部分诗作都写于康熙九年庚戌至康熙十三年甲寅之间;较为严格地按照写作的先后顺序排列。收有为《聊斋偶存草》所不载的蒲松龄南游期间的诗作三十七题四十七首,为目前较为混乱的蒲松龄南游诗的编年提供了重要依据。周新凤的《(聊斋文集)佚文六篇》根据河南省图书馆庋藏的清抄本《聊斋文集》(系道光二十六年钱塘人邢祖恪抄本),公布了该抄本中有一些不为路大荒先生编辑的《蒲松龄集》和盛伟先生辑校的《蒲松龄全集》所收录的作品,分别是:《信侯瑞贺安子人泮》、《代人通用启》、《通用启》、《谢亲启》、《复启》、《为毕信老与友澄启》[14]。

王茂福的《蒲松龄辞赋考论》指出,蒲松龄的辞赋作品共有25篇,其内容有铺写名胜古迹,抒写身世之感,刺世讽世劝世,单纯咏物、描写灾荒,描写日常生活情态六类,部分作品足以与赋史上最有名的篇章比肩;其艺术成就主要体现在题材、主题的开拓与创新,风格的多样性,具有明显的情节性、故事性因素、体式、语言的灵活运用四个方面。

参考文献:

[1]叶旦捷.《聊斋志异》的造境艺术[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4).

[2]王晶红,解析《聊斋志异》中的“异类婚”口承叙事原型[J].上海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6,(3).

[3]杨棣.简析蒲松龄对“狐鬼精魅”及其婚恋故事的文化定位[J].蒲松龄研 究,2006,(1).

[4]陆万胜,蒲松龄与爱伦·坡小说之比较研究[J].齐鲁学刊,2006,(2).

[5]李锋,落魄的举子与无奈的小职员——蒲松龄与莫泊桑之比较[J].淄博师 专学报,2006,(2).

[6]刘富伟.女性造型:理想寄托与诗意拯救——明清才子佳人小说与《聊斋》 情爱小说比较研究之二[J].蒲松龄研究,2006,(2).

[7]邓忠,试论清代公案小说两大高峰之异同——《聊斋志异》、《三侠五义》之 比较[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S1).

[8]徐大军.南开新剧《仇大娘》浅析[J].蒲松龄研究,2006,(4).

[9]郑秀琴.清代《聊斋志异》戏曲改编及其研究综述[J].蒲松龄研究,2006,

(4).

[10]李希今.《宦娘》戏评[J].蒲松龄研究,2006,(4).

[11]董绍克,《聊斋俚曲集》误字举例[J].语言科学,2006,(4).

[12]邵吉志.蒲松龄俚曲中泼性妇女的“麻辣三味”[J].山东社会科学,2006,

(5).

[13]邹宗良.对传为蒲松龄儿孙抄本的两种《聊斋诗草》的考察[J].蒲松龄研 究,2006,(1)、(2)

[14]周新风.《聊斋文集》佚文六篇[J].蒲松龄研究,2006,(4).

[15]王茂福,蒲松龄辞赋考论[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3)

(责任编辑李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