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陕西教育》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小说《浮躁》英译本的翻译方法与策略浅探
杂志文章正文
小说《浮躁》英译本的翻译方法与策略浅探
发布时间:2020-10-01        浏览次数:131        返回列表

武海平

【摘要】文章对小说《浮躁》英译本中人名的直译方法和意译方法进行探讨,并对小说中民俗翻译采取的归化策略和异化策略进行分析,目的在于找出陕西乡土文学翻译的方法与策略,使得陕西乡土文学可以更好地对外传播。

【关键词】直译意译 归化异化 乡土文学 翻译策略

项目名称:陕西省教育厅科学研究计划项目,项目编号:14,K2104。

《浮躁》是贾平凹的早期代表作之一,小说以农村青年金狗和小水之间的感情经历作为主线,描写了改革开放初期暴露出来的问题以及当时整个社会的浮躁状态和浮躁表象下的空虚。小说英译本Turbulence是由美国著名的汉学家葛浩文译成,葛浩文在翻译中使用了灵活而生动的语言,尽可能地保留了原文的风貌。本文从《浮躁》英译本小说Turbulence的翻译着手,解读小说中人名和民俗在英文翻译过程中的特点,探讨葛浩文在翻译贾平凹小说《浮躁》过程中采取的翻译方法与策略。

人名的直译法和意译法

人名不仅是一个符号,经过漫长的文化积累,人的名字往往包含着特殊的含义。中国人的名字是先姓后名,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文化里重视家族传承。在英美等国家,人名是先名后姓,这与他们崇尚个人主义、尊重个体独立的价值观有关。在翻译人名时根据具体情况可以保留先姓后名的顺序,这样有利于中国传统习俗的传承。直译可以完美保留原作的风格和民族特色,而意译主要在原语与译语有较大的文化差异时使用。在人名翻译中要根据具体情况采取相应的翻译方法。葛浩文在翻译《浮躁》中出现的“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名字时采用了直译的方法,中文的名字在英译时采用了汉语拼音,姓译成一个词,名译成一个词,在上例中的人名直接用汉语拼音“Mao Zedong”、“Zhou Enlai”和“Zhu De”进行了直译。

葛浩文把小说《浮躁》中出现的“陈世美”译作“ChenShimei”,并且加了解释“who abandoned his wife for anotherwoman”,以便英美读者更好地理解这一人物。陈世美是传统戏曲《秦香莲》(又名《铡美案》)中的人物,他在进京考取状元后被招为驸马而抛弃了妻子秦香莲,是贪图名利、虚伪奸诈的反派人物,最终被包拯送上了龙头铡。译者在翻译这一中国传统戏剧中的人物时采用了直译加解释法,这种弥补的方法可以帮助读者见到其原有的意义、风格与形象,还可以让读者进一步理解其潜在意义。

大部分人的名字并不只是一个代号,小说中人物的名字往往具有不同的含义。有的暗示了人物的坎坷命运,有的则可能是对情节发展的一种隐喻,有的总结了人物性格的某一些特质,有的是对人物为人处事的尖酸讽刺等。为了让读者对《浮躁》的人物性格以及命运有准确的认识和把握,译者往往要对那些有特殊含义的人名进行意译,比如,“金狗”译作“Colden Dog”,“小水”译作“Water Girl”,“田老六”译作“Tian the Sixth”,“宋江”译作“bandit chief(土匪头)”,“李逵”译作“henchman(帮凶)”,这些意译的名字可使读者更好地理解这些人物以及他们的性格。

译者葛浩文在翻译“高仓健式的”时并没有直译,而是意译为“macho tpe”,这样翻译可以使目标语读者更好地理解这一人物以及他身上传达的精神。高仓健是日本著名男演员,1978年他主演的《追捕》影片讲述了为人正直的检察官杜丘的故事:他被人诬告犯有抢劫罪、强奸罪,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他一边躲避警察的追捕,一边坚持追查事情的真相。在精神世界比较贫乏的那个年代,该片一经上映就在中国大陆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电影中的杜丘的鸭舌帽,身上的风衣,还有其冷酷的表情都成为当时的时尚,人们甚至展开了寻找像高仓健扮演的杜丘那样的男子汉的风潮,所以,在当时在人们的心中高仓健便是男子汉的代表。

不光是人名,一个句子、一个段落、一个章节、一个作品的翻译一般都会涉及直译和意译。在一个特定的上下文中,译者往往要在两者中挑选比较合适的一个,当译文的语言与原文的语言可以用相同的表达方式体现同样的内容,就用直译。反之则意译。

民俗文化翻译中的归化与异化策略

中外学者在研究不同语言的互译中,提出了不少忠实传达信息的规律。1995年,美国翻译家劳伦斯提出了异化和归化的翻译策略。“异化”是在翻译过程中保留原始文本的内容和特色,“归化”是在翻译过程中对原始文本的内容和特色进行转化,以便目标语读者可以在自己的语言和语境内轻松理解原文作者想表达的内容。民俗文化是指民间民众的风俗生活文化,陕西关中民俗是中华民俗中的一部分,它包括民众的信仰、生活、政治、经济、艺术创作等全方面的文化,乡土文学由于其浓厚的乡土气息,让中国读者在阅读中体会民风、民俗,感受社会的变迁,在对其翻译时也要充分反映其代表的独特文化特性,让外国读者也产生同样的心理感受。

对于“炕”这一具有传统文化特色的独特寝具,译者葛浩文在《浮躁》英译本中按照中文的语言习惯异化翻译作“kang”。这是因为国外读者能够根据小说故事情节理解“kang”类似于英美国家的“bed”,在阅读时不会产生困难。而译作“kang”又凸显了“炕”在中国民俗文化中的独特性。又如:

和尚就瞅着小水问道:“你是属啥的,几月的生辰?”

小水说:“属羊的,九月初十半夜生的。”

和尚沉吟了半日说:“女属羊,命不强,九月羊,草叶黄……”(《浮躁》:162)

The abbot looked at her. “What sign were you bom un-der? What´s your birthday?”

“The year of the goat.1 was born late at night on thetenth day of the runth lunar month.”

The abbot moaned softly for a moment before saying,“Bornunder the sign of the goat,a weak-fated maid,a Septembergoat,grass and leaves fade--”(Turbulence: 185)

在中国的传统习俗中,十二生肖是中国与十二地支相配以人的出生年份的十二种动物,随着历史的发展逐渐融合到相生相克的民间信仰观念,表现在婚姻、人生、年运等。人们往往会通过自己的属相来判断自己以后的命运。在民间有女子属羊命运不佳的说法,如“十羊九不全”“属羊女人守空房”“女属羊、命不长”“女属羊、家里没有隔夜粮”等。然而在西方的文化当中,并没有这样的说法和民俗。所以,在理解属相这种文化信息上对于外国读者来说属于空白的。相应地,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要最大地保存原作中的民俗文化,于是采取了异化的翻译策略来有效地解决这一问题。

由于乡土文化具有独特的内涵,完整、确切的翻译必须建立在对乡土文化、习俗的深刻理解和体会上。葛浩文将小说《浮躁》中出现的“阎王爷”译作“Yama, the king of the hell”,译者借用了印度神话中的“Yama”,“Yama”是掌管阴曹地府的阎摩。用他来替代中国民俗神话里的阎王,属于归化策略,这样翻译可以使得外国读者直观地理解原文作者想表达的含义。

在翻译过程中,是选择归化的策略还是异化的策略,最终的译文是靠近读者还是作品的原作者,这些都需要译者在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靠近原作者时,不要距离读者太远;在靠近读者时,不要离原作者太远。归化时保留原文的特色,异化时又要让作品通俗易懂。陕西乡土文学由于其蕴涵浓厚的地域特色和文化意象而深受读者喜爱,而且已经迈出了异域传播的步伐,如何把这些国人喜闻乐见的作品翻译介绍给外国读者,需要译者们不懈的努力和坚持。

结语

其实翻译也是一种交际活动,在翻译过程中,作为译者要准确地理解原作中表达的真实含义,在此基础上再根据译文读者的语境来正确选择相匹配的翻译方法与策略。直译和意译看似水火不相容,却是异曲同工、利弊互补的。归化与异化也看似格格不入却也是共存共荣的。在翻译中,归化与异化属于宏观上的策略,而直译与意译属于微观上的方法,它们是殊途同归、相辅相成的。

作者单位:西安外事学院 陕西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