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陕西教育》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从语言哲学的角度看汉语成语的英译
杂志文章正文
从语言哲学的角度看汉语成语的英译
发布时间:2020-10-01        浏览次数:125        返回列表

谢岩

【摘要】翻译是一种跨越语言、跨越文化、跨越社会的活动。在传统的翻译理论中笔者认为翻译的过程就是寻求对等的过程。可事实上,绝对对等、完全对等很难实现。成语是一种非常独特的语言表达方式,因而也常常成为翻译中的一个难点。本文从语言哲学角度出发,讨论汉语成语在英译过程中如何利用语言哲学基本命题在不同语境中实现成语的合理翻译。

【关键词】成语翻译 语言哲学 文化 对等

语言哲学和翻译

语言无论是在中国古代哲学还是西方古典哲学都受到了格外的关注。早在公元前七世纪,我国先秦诸子最早谈及语言哲学的基本问题即“名”与“实”。

西方古典哲学对语言的关注也有很长的历史。欧洲自古就有许多哲学家认为语言是现实的反映。古希腊的著名哲学家赫拉克利特( HeracLitus,535-475 BC)和柏拉图(427-347 BC)都谈到了词的起源、功能和使用问题。所以说,无论是西方还是我国的古代哲学家都对语言有着与生俱来的浓厚兴趣,同时他们要把对世界的认识和对问题的解释用语言加以描写。这是哲学和语言相互联系的基本原因和内在因素。

翻译是和人类历史一样古老的活动。世界各地的人类在劳动过程中创造了各自的语言。在此之后由于交往的可能和需要,翻译活动也就必不可少了。因此可以说,翻译的历史,从各地的原始人类开始以不同的语言作为工具而进行交流的那一天就开始了。翻译的历史与语言的历史同时开始。(陈福康,2000)因此,翻译和语言的密切关系自不待言。在进行翻译实践活动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将哲学中关于语言问题的认识和语言的客观规律加以利用,研究这种存在和规律借以推动和深化对译学的研究。翻译的语言哲学,也可称之为翻译语言学的哲学视角,即借助语言哲学的有关理论,铺垫翻译语言学深层结构的理论基石。(刘宓庆,2001)我们可以断定,将语言哲学作为科学研究手段应用于翻译理论,一定会进一步深化翻译理论、扩充现代翻译语言学深层理论和论证手段。

本文论证从语言哲学的角度,我们不但能够探讨翻译学研究的认识论和价值观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利用其中的基本客观规律和语言逻辑来解决在翻译过程中遇到的成语翻译的难题。

“本位观照,外位参照”

在语言哲学中,一个基本的命题就是“本位”和“外位”。所谓的“位”,就是人的基本的立足点。人们观察事物一般都是从自身的角度出发。身处东方的中国人称欧洲为“西方”。欧洲人看中国,称东亚地区为“Far East”。这种从自身角度出发看问题的方法在语言中都有着深刻的体现。语言中不计其数的词语都是各个语言群体从自己的“本位”角度出发创造出来的。这样的语言体现着一定的价值观、伦理观、历史观和行为特征。成语作为体现文化的标志性语言,更加具有这样的“本位”特点。例如,汉语中的“班门弄斧”“破釜沉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等都是中国人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总结出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语言。

“外位”相对于“本位”而言。在本文中“外位”主要指从外国人看事物的角度出发去思考问题。“外位”在翻译实践中有着重要的意义。因为翻译活动本身就是双语甚至三语之间的交流和转换。如何让异域文化的读者能够没有障碍地接受和理解本土文化中特有的东西,“外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翻译研究绝对不能只顾及本位(本国、本民族及语言群体的语言文化、历史社会等)方面问题。翻译如果只顾本位,不顾外位无异于闭门造车。

我国著名学者刘宓庆在其著作《翻译与语言哲学》中,提出了“本位观照,外位参照”的语言哲学观点。“观照”( contempla-tion)指人作为主体对外在客体(物质的或非物质的)全局性审视、剖析、思考、推断、定夺和抉择。“观照”着眼于对整体的、全方位的及多维透析,排斥局部的、权宜的片面考虑。(刘宓庆,2001)在翻译研究领域,我们首先需要的是要立足本国本民族的文化的意识,即就是“本位观照”。

“参照”通常都是具有求证的目的性。参照还具有很高的选择性,因为参照本身是一个非自足客体,对主体不存在归属性和制约性。缺乏“外位参照”对“本位观照”的“最大限度的完善加工”,则本位观必然无法涤除,扬弃其局限性。

成语的特点和常见的翻译误区

表面上看,汉语成语和英语习语之间建立了一一的“对等”关系,短语的意义也没有太大的出入。甚至有人会认为此举不但传达了短语的意义而且还消除了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障碍。例如:

虚张声势:to cry wolf

生死之交:Damon and Pythias

杀鸡取卵:to kill the goose that lays the golden eggs

口蜜腹剑,笑里藏刀:He is an evil man who hasa mouththat praises and a hand that kills.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You can not judge a book byits cover.

这山望到那山高:The grass always looks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忠言逆耳,良药苦口:Truth hurts.

以上这些例子都将汉语成语和英语习语画了一个绝对的等号。这种过度重视“外位”,忽视“本位”的一概而论的误解看似可取,实际上却忽略了外来文化读者的真实感受、期待心理和阅读习惯。通常,一种文化的读者除了想要没有障碍地理解另一文化的信息和没有误解地交流之外,都渴望对非本族文化有一个原汁原味的、深入的了解。我们毕竟是生活在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之中的,目的语读者应该有权利有机会通过翻译体验不同的文化认识。因此,这种片面地对文化异质的消除,实不可取,而且徒劳(孙艺风,2004)。

霍尔(Edward Hall)指出,文化是一种沉默的语言,只为特定文化系统内的成员懂得的语言,外人即时会他们的语言,也无法理解其文化。除了文化语言之外再加上时空的因素,文化距离会进一步加大。翻译在力图缩短外来文化距离的同时,还要设法保留其文化身份。所以说,上例这些成语翻译虽然使异域文化的读者易于理解,但是在翻译的时候无形中也损失掉了源语成语中乘载有的文化特质。由此看来,所谓陌生性是相对于目的语文化中的规范而言的。由于各种规范已经内化于译文读者,因而归化和异化往往可以依靠译文的读者的感受来进行判断。这也正是语言哲学中“本位观照,外位参照”在翻译实践活动中的合理应用和生动体现。因此,作者在这里建议将上面的汉语成语翻译作如下修改:

虚张声势:to make an empty show of strength

生死之交:friends that are ready to die for each other

杀鸡取卵:to kill the hen to get the eggs

口蜜腹剑,笑里藏刀:honey-mouthed but dagger-hearted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A man can not be judged byhis appearance, nor can the water in the sea be measured by abucket.

这山望到那山高:It is always the other mountain that lookshigher.

忠言逆耳,良药苦口:Good advice often jars on the ears;bitter pills have good effects.

结论

语言哲学的基本命题“本位观照,外位参照”,可以指导我们的翻译实践活动。在进行成语翻译时,我们应适当地把握“外位参照”的程度。笔者的观点是:通过译者创作出的译文,一方面首先应当使异域的读者能够接受(所谓的“外位参照”),另一方面又不能使异域的读者觉得过分熟悉而索然无味,使他们失去了通过文本传递的异域文化的新鲜感和好奇心理(所谓的“本位观照”)。换句话说,翻译的文本理所应当地具有“异”的成份,但同时又不能过分地标新立异。一个译文应当保有一些它本土文化的风味和情调。当然这是一定要控制在一定的限度和范围的,超过了这个限度,就过而不及,变成了错误的译法了。这也就是我们前面所提到的“本位观照,外位参照”这一基本命题所能解决的成语翻译的问题。

例如,在我们的文化当中就有这样广为接受的“外来”成语:

ivory tower:象牙塔(脱离现实生活的小天地)。

olive branch:橄榄枝(和平的象征,和解)

the sword of Damocles:达摩克利斯宝剑(持续的威胁;迫近的危险)

armed to the teeth:武装到牙齿

crocodile tears:鳄鱼的眼泪

以上例子都具备浓厚的西方民族的文化色彩,它的基本含义已经被大多数的中国人所熟知。所以,翻译的使命是突破文化交流之障碍,给予想象及译入语读者的期待造成一种强大的冲击,同时也给译人语系统在文体、修辞和文化诸方面带来生机。这就是翻译的目的,也是文化交流的宗旨。

作者单位:西北工业大学明德学院外语系 陕西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