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文学界》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书城有路
杂志文章正文
书城有路
发布时间:2018-02-06        浏览次数:73        返回列表

文/段玉洁

“曾有七次我鄙视了自己的灵魂:第一次是在她可以上升而却谦让的时候;第二次是我看见她在瘸者面前跛行的时候;第三次是让她选择难易,而她选择了易的时候;第四次是她做错了事,却安慰自己说别人也同样做错了事;第五次是她容忍了软弱,而把她的忍受称为坚强;第六次是当她轻蔑一个丑恶的容颜的时候,却不知道那是她自己的面具中之一;第七次是当她唱一首颂歌的时候,自己相信这是一种美德。”

--纪伯伦

他七次鄙视过自己的灵魂,他是黎巴嫩诗人纪伯伦。许多人看过他的华彩篇章,读过他的经典诗句,但真正理解了吗?我看未必。有人说,凡是动辄引经据典的人都不能与博览群书打等号,我虽然不解,但我还是选择相信。就算穷极我们的一生,能遍览这浩瀚的书城吗?我鄙视着自己的无知,每一次。

这颗在胸膛里热烈跳动着的心,多么渴望走上那条通往书城的路啊。我曾经多么的迷惘,因为我在你用书籍堆砌而成的高墙边不停徘徊,却又总是找不到通向的道路。我幻想着有一天你的大门会突然敞开。我甚至可以听见那里面鸟儿在歌唱,可以闻到五月里花朵的芬芳,可是我依旧无法前往。因为,我的脚下有一条条看不见的锁链,牵绊着我,阻挠着我。

我一心只想着你,想得自己心酸泪落。我的哭泣是多么得可怜,但是你却一再坚决地拒绝我。可你又总是亲切地呼唤着我,让我在寂静的夜里睁开困倦的双眼寻找着。当我在时间的洪流里痛苦地挣扎时,你又总是在远处敲响希望的钟,使我不能不鼓起勇气。当我上得岸边,站在丛林繁花里聆听,你又变得无声无息。我是多么渴望走上那条通往你的道路,可是我的身体是那样的困乏,而你的踪迹又是那样的渺茫,我不禁抬头狂呼:“啊--书城无路!”

“真的无路吗?”我喃喃地问自己,又沉沉地睡去。可是,你却出现在我梦里。你说:“只有真正地具有那些你所忽略和轻视的东西,才能靠近我、找到我,否则我们将是永别!”说完,你的影象渐渐模糊。我焦急万分,“我所忽略和[来自wwW.Lw5u.coM]轻视的东西使我追求而又得不到你,是这样吗?不,不是这样的,请你别走!”我大声嚷着。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要靠近你,不能只专注于你墙上的书籍,更多的力量还要从生活中汲取!

在生活里,心是无畏的,头也抬得高昂;

在生活里,思想还没有被狭小的家园的墙隔成片段;

在生活里,真理从语言中产生;

在生活里,不懈的努力向着“完美”伸臂;

在生活里,理智没有沉没在荒漠之中;

在生活里,心灵是受你的指引,走向那不断宽泛的思想和行为[来自Www.lw5u.Com]……

我甜蜜地合上双眼,沉睡在生活的怀抱里。最后,我睁开眼,我看见你站在我身旁,我的睡眠沐浴在你的微笑之中。我从前是如何地惧怕,怕“生活”这条道路的遥远、艰辛,怕在途中渐渐失去了走向你的力量和勇气。但我却万万没有想到,“无字之书”的卷轴早已在我的脚下铺展开了。一定要成为文字、陈列上架、被万人称颂的才是书吗?殊不知在它们成为文字以前,就已惠泽过多少个生命、开启过多少扇心灵和头脑的大门?它们幸运的便成了文字,而没有用文字卷册表现出来的那些呢?无字的书也是书,它们和数以万计成卷成册的书一样,同是在浩瀚书城里闪烁的恒星!生活就是构筑这庞大书城的母体,就是通往这神奇所在的路!

希望和信心,开始一点一滴占据我的灵魂;绝望和自卑,开始退却。尽管我钦佩那些学识渊博的人,但我从不迷信学问;尽管我没有博览群书,难道书城的大门就永远不会为我敞开吗?尽管百分之九十九的提问,我都是一问三不知,可是我还有机会和时间去求证和解答啊。

“为什么要迷惘,为什么要痛苦,为什么要挣扎?为什么不能清醒一点,为什么不能快乐一点,为什么不能多勤奋一些呢?”我问着自己。正如清人张潮所说:“善读书者,无之而非书。山水亦书也,棋酒亦书也,花月亦书也。”要知书,就应先做一个善读书之人。这条路就在我们的脚下,再也不必去舍近求远,在也不用去苦苦追寻,只要我们认真去做,只要我们大声地欢呼:“书城--有路,书城有路,书城--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