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文学界》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浅谈《西方文化史》教学中对学生情感态度的培养
杂志文章正文
浅谈《西方文化史》教学中对学生情感态度的培养
发布时间:2018-02-06        浏览次数:69        返回列表

李 虹

(西安文理学院历史系, 陕西 西安 710065)

摘要:《西方文化史》是历史系学生的专业课程,其教学内容体现了人文知识的综合性。教学中可以通过丰富的文化素材,培养学生独立的个性、自由的精神和有益的价值取向。以此有意识地对学生进行有益的情感态度的培养,使学生在学 习《西方文化史》的同时,也能从中汲取一定的精神营养。

关键词: 西方文化史;教学;情感态度;培养

中图分类号:G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111(2012)02-0265-02

《西方文化史》是历史系学生的专业课程,这门课程主要讲授西方文化演变的历史,在使学生了解西方文化的内涵和西方文化演变过程的同时,还兼具丰富学生文化知识、提高其人文素养的作用。

《西方文化史》的教学内容体现了人文知识的综合性,在突出学科知识体系的同时,它还与其他人文学科有一定的联系、渗透,包涵与本课程相关的文学、艺术、哲学、宗教等诸多方面的内容,因此,在授课过程中,笔者在教学主旨之外,以这些丰富的文化素材为媒介,有意识地向学生灌输一种理念--与主流社会保持一定程度的疏离,培养自己独立的个性、自由的精神和有益的价值取向。针对这门课程中有趣的、可以进一步探求的教学内容,笔者尽力挖掘其中的内涵,作广度、深度的延伸,使之呈现出新意和深意,以此拓展学生的视野,引起学生的思索,使其浸入笔者授课过程中营造出的课堂氛围,而这种氛围更多的是与学生的心灵相沟通,触及学生的精神世界,使学生在一个较为纯净的精神世界展开思考、判断,启迪其心智,使其得到更高层次的提升和感染,从而获得美好情操的陶冶和积极的价值取向。

比如,讲授犹太文化史上的“第二经典”《塔木德》。

在讲授《塔木德》的特点时,笔者有意突出了这么几点来传达主旨,涵养学生的情志。一,强调《塔木德》的思辨性。《塔木德》启迪了犹太人应该思考什么和如何思考,它以[来自wwW.lw5u.cOm]其思辨性塑造了犹太人的视点和心智,使犹太人具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智慧和洞察力。而这种思辨性也是我们中国学生应该学习和具备的,有了思辨的能力,学生才可以面对如今多元的价值,判断虚实,厘清真假,形成自己的是非标准。二,《塔木德》的教诲性。犹太人在学习、践行《塔木德》的过程中,从中“找到了思维、求索的方式,秩序和价值,而正是这些指导了人们(犹太人)如何去处理公共事务和个人生活。”[1]三,《塔木德》带给犹太人异乎寻常的抵抗力和凝聚力。来自《塔木德》的这种力量使犹太人在极其恶劣的外部环境中保持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坚韧,使之成为了一个流而不散的民族。这种坚韧的精神对任何一个民族都是最可宝贵的,更不必说对我们的学生,在他们的学习和以后的生活中,面临任何艰辛困苦时,相信保有坚韧是最为有效的一剂良药。

通过这样的讲授,学生更了解《塔木德》的特点了,也对犹太民族、犹太文化的伟大有了深切的体会和认识,激发出积极向上的情感态度。

再比如,讲授浪漫主义文化中的画家柯罗。

柯罗是法国19世纪中期最出色的风景画家,笔者在简述他的生平之后,特别强调了他对大自然的热爱和他师法大自然的创作态度。由于柯罗怀着深厚的感情去仔细地观察和认真地体味大自然,因此,他的风景画蕴含着浓浓的诗意,似乎法兰西浓郁的浪漫主义风格赋予了柯罗与生俱来的浪漫气质和诗人情怀,使浪漫、诗意的情愫时时弥漫于他的画作中,令人产生强烈的艺术共鸣。他的风景画不事夸张,在色彩方面,运用最多的是银灰色和褐色的调子,而这类色彩往往会营造出宁静之感。柯罗画风景常常喜欢表现傍晚或清晨阳光不太强烈时的山川原野,使人沉浸在梦幻般的世界中,感受到大自然的幽静和神秘。

此外,笔者特别指出,柯罗的作品还具有一种独特的抒情意味和想象力,它不但表现了大自然外在的美,而且也表现了大自然的“心理”,他以自己手中的画笔将大自然丰富的“心理”、“气质”和“性格”全部透过人的主体精神展示了出来,使他的每一幅画都成为对大自然的一次发现。这种幽深的意味,如同扎根于现实世界的梦境,不仅感染了观者,也一定深深打动过画家本人。为了使学生对柯罗及其绘画风格有较为直观、深刻的认识,笔者以多媒体课件展示出柯罗的代表作《孟特芳丹的回忆》,辅以较为详细的鉴赏分析。《孟特芳丹的回忆》这幅画作于1864年,是柯罗晚期最成熟、也最能代表其艺术风格的一幅风景画,孟特芳丹位于巴黎以北桑利斯附近,柯罗当年曾涉足那里,感受过那一片花园景色的美,这幅画就是画家对这一美景的回忆。画面展现出湖边森林的一角,晨雾初散,清新的林地与湖面的水气勾勒出一种温暖湿润的大自然气息。右侧是一棵巨大的树,占去画面约五分之三,对面一棵小枯树与它相呼应,加强了画面的平衡感。树枝朝着一个方向倾斜,显得和谐而富有节奏。两树之间是一片平静的湖面。和煦的阳光从树叶间散落到草地上,点醒了四处绽开的小花。一个穿红裙的妇女面朝着左侧的那棵小树,仰着头举着双手在采摘着树干上的什么东西,旁边还有两个小孩,三个人物被画家处理的疏密有致,使整幅画显得趣味盎然。妇女的红裙是全景中的亮点。柯罗画风景,常常喜欢在前景画上几棵柔弱斜倚的树枝,来加重画面的抒情性,这幅画中左侧的那棵小树,也属这种情况。小树倾斜的枝干更显出婀娜多姿的舞蹈美,给整幅画作平添了一丝诗意。柯罗将一种色彩与另一种色彩之间的过渡处理得及其动人、微妙,就像他的为人,谦逊而不着痕迹,他似乎以一套新的手法捕捉到了景色中的闪烁的光线和发光的烟雾,在一片银灰色的基调中,色彩不仅没有隐退,反而显得愈发和谐。整幅画简直就是一首大自然的赞美诗,一切都显得那么纯洁、清新、平和,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共处,更使浪漫气息洋溢于画面。柯罗在风景画中形成了自己的“柯罗风格”,他独创了一种在未干的油彩底上描绘物象的新技巧,就像中国的写意山水在宣纸上运墨一样,使物形的边线和远景融和在一起,产生出一种朦胧的美。

柯罗风景画中含蓄、温和的美,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魅力,使人迷恋,这点也与他为人处事的风格相一致。在法国当时艺术界出现的具有先进思想的流派和保守的学院派之间的斗争中,一般看不到柯罗的身影,对于一些使同时代的人感到激动的政治事件,他大多是避而远之,1871年发生巴黎公社革命时,柯罗感到巴黎已经安放不下他平静的画架了,于是他离开了巴黎,去往外地旅行作画。一些艺术史家也认为,柯罗是用天真无邪的眼睛去捕捉光线的、最完美的画家。的确如此,柯罗一直与实现世界保持着一种疏离,心无旁骛,以平静、温和、纯净的态度去画大自然,保持着自己内心深处对大自然的那一份无邪的、单纯的爱。因此,他的画作总是将这份平和、纯净融入其间,洋溢着诗歌[来自www.lw5u.CoM]般抒情的韵味。柯罗曾说,艺术中的美就是他从大自然中感受到的美,他唯一的爱人就是大自然,他终生对它忠贞不二。确实,像他所说的那样,柯罗把大自然当做了他唯一的爱人,他终生未婚,临终弥留之际,柯罗手里仍然握着画笔,嘴里还念叨着,他希望在天堂里也有绘画。正是像柯罗这样的人,其艺术作品至今还能影响人们的灵魂,重塑人们的精神结构。笔者在此指出,我们的现状是令人担忧的--心灵逐渐被喧嚣所占据,自然的静穆、平和正在退出人们的视线,真心地接触大自然、感受大自然蕴含的美已经成为忙碌的现代人的一种奢望。会有多少人愿意放弃现代生活的热闹繁华,而去成为一名纯粹的大自然的守望者呢?还会有多少人愿意在柯罗的画作中留连,为柯罗的那份自然的情怀和诗意的浪漫而感动呢?柯罗已经离我们远去,我们也离自然越来越远……笔者期望学生此时能领悟到,人应该与大自然维系一种亲近的关系,因为人与大自然的亲近可以使人在精神上得到澄清,获得美感,获得启示,也获得活力,从而更有信心去面对未来。此外,柯罗高洁的品行、低调的为人、温和的性情也如同他的画作一样,在带给我们一份清新、宁静的同时,也提供给我们另一种生活的示范,从某种程度上提示我们,我们与像柯罗这样的名人之间的差距,并非单单是艺术、思想深度上的问题,更有着人格德操的有无和多寡,相信这点会对学生产生一定的触动和启迪的。

正是通过以上这种方式,笔者在《西方文化史》这门课程的授课过程中,有意识地对学生进行了一些有益的情感态度的培养,诸如:思辨、坚韧、浪漫、低调、温和等等,期望与学生产生精神共鸣,使学生在学习西方文化史、把握西方文化实质的同时,也能从中汲取一定的精神营养,这也算是《西方文化史》这门课要达到的教学目标之一吧。

参考文献:

[1]徐新. 犹太文化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P152

[2]同上书,P154

[3][苏]盖多凯维契.柯罗?艺术家?人.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P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