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文学界》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文体学在英美文学教学中的应用
杂志文章正文
文体学在英美文学教学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8-02-06        浏览次数:78        返回列表

张 进

(武汉东湖学院外语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1)

摘要:本文针对高校英语专业英美文学教学中学生对文学经典作品理解与阐释的困难,探讨运用文体学中语言学研究方法,帮助学生增强理解英语语言及其使用,提高文学鉴赏和解读技巧能力。

关键词:英美文学教学;文体学;语言学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111(2012)02-0269-03

Abstract: This article in view of the the difficulties in understanding and interpretation of British and American literature classics among college students in English teaching classes, discusses the method of using stylistics research in linguistics, to help students enhance understanding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its use, thus improve their literary appreciation and reading skill.

Key word: British and American literature teaching; Stylistics; linguistics

1.引论

当前在本科英语学位课程的教学中,通常会要求学生们阅读大量的文学作品,而如何确定文学作品的选择标准,在教学过程中至关重要,它影响到教学质量与学生的知识视野的深度与广度。一般而言,对文学作品的选择标准是该作品在英语文学中的地位如莎士比亚的作品。对本科生而言,尽管英美文学名著理解起来难度很大,但它却是本科英语学位课程的教学中的必读文章。

尽管学生们尚且还未掌握理解难度较高的文本所需的分析方法,比如该文本含有大量低频的古体的词汇,变异的语法结构,以及微妙的文学手法,但是学生们被要求写出相关的文学评论。由于他们缺乏信心和相应的技能来尝试对作品进行个人解读,所以必然地求助于已出版的评论文章。许多英语文学的测试也仅仅只是对一些著名学者的观点的释义练习。因而通常的情况是,学生们写出的评论文章甚至没有经过阅读相关作品。

母语学习者有时也会重新包装他人的评论观点,那么非母语学习者对自己阐释评价文学经典的能力缺乏信心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经过恰当的训练,英语学习者可以掌握必要的技能,找到理解高难度文学作品的自己的方法。

2.文体学是什么?

文体学是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学科,是一门研究文本体裁的特征、本质及其规律,介于语言学、文艺学、美学、心理学等学科之间,方兴未艾的综合性边缘学科。如李龙植的《文体学与语言实践》:“文体就是在特定的交际领域。通过有目的地选择所产生的表现手段和表达方式的总体。它是在历史上形成的,同时被整个社会所接受的完整体系。文体学就是研究和探讨这些体系的科学。它是为了更加有效地表达思想,对选择和运用语言材料的原则进行研究的语言学的一独立分科。”英国哈特曼和斯托克《语言与语言词典》:“Stylistics是应用语言知识去研究风格(style)的学问。”《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Stylistics是对于表达风格的语言手段(如修辞格和句法模式)的研究。”英国A.布洛克等《现代思潮辞典》:“Stylistics研究在不同语境下使用语言的特点,尤指文学语言,并试图确立能够说明个人及社会群体在使用他们的语言时所作的特定选择的原则。”

竹内敏雄《美学百科辞典》认为:“最近出现新动向,即从作品语言结构的兴趣出发重视文体问题,企图在文体学中探求语言学和文艺学的媒介作用。”有些文学评论家发现,在研究文学作品语言现象时,语言学的方法和理论往往无能为力。因此他们试图从文体学的建构中去寻找一种新的方法和手段,以适应所有语言现象研究的需求,并使文体学成为文艺学和语言学这两门学互相沟通的媒介和交汇点。我国王佐良先生的《英语文体学研究及其他》(1978)一文,也主张尽快促成一门包括语言学又涵盖文学的新的文体学的诞生。他认为:用现代语言学的方式来研究文体是一个成就,然而在文学语言面前,特别是形象语言面前,语言学家都望而却步了。在这种时候,人们不由得不想到那门老的,可以至少上溯亚里斯多德的修辞学,想到在二十世纪对于文学语言进行了精湛分析的文学批评家(I.A.Richards, William, Empsom, Cleanthbrooks等人,想到Curtius与Learis等)把刷新文学语言同欧洲或英国文化前途联系起来的有抱负的文学研究者了。

这就是说,早就从亚里期多德开始,历史上的一些修辞学家、文学批评和文学研究者,就已经对文学语言进行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研究,一门完全涵盖语言学、文艺学的新的文学早已在历史中得到长期孕育,文体学是时代文体高度发展的产物,是现代语言学、文艺学相互渗透、融合的必然结果。它的成熟和独立是水到渠成的事。

作为一门横断众多领域的边缘学科,文体学具有的特点是,应用一门科学的方法去研究另一门科学的对象,使得不同的科学方法和对象有机地结合起来。文体学生长于若干学科的交界处,并不断渗透以扩展自己的领域。它把有些表面相互独立、彼此分离的学科从[来自www.lW5U.coM]横向沟通起来,打破了学科间的传统疆域,从而使某些学科如语言学、文学批评等的面貌为之一新。文体学使不同领域边界衔接、融合的性质,促进了不同学科相互交叉和渗透,并逐渐趋于一体化。文体学的边缘性,也是近代科学技术发展趋向的一种体现,即科学技术的高度分化和高度综合、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互相渗透、科学技术化和技术科学化、科学的整体化和传统学科的解体。

理解文体学,首要的是消除对语言和文学的人为的隔离。马克瑞(1997)曾批评将文学研究与语言学习分隔成不同科目的做法:“在全球的大学教育体制中,文学研究常常被视为与语言学习无关,前者被看作较高级学科,后者被视为较低级练习。然而,两者应是相互依存[来自WwW.lW5u.com]的,而且,在整个教育过程中的所有阶段都应被视作互相补充。”

魏多逊(1975)认为文体学不是一门单独存在的学科,而是两个学科领域的连结:语言学和文学评论。他用下列图表显示出文体学的居间作用:

据此模式,学生可从语言或者文学任一学科入手,经过中间的文体学阶段,进入语言学或文学评论领域。布鲁菲特和卡特(1986)也认为文体学与文学评论存在某种重叠,二者间的基本差异在于“对语言分析的细节化的系统关注程度”。 肖特与坎德林(1986)认为文本分析中涉及的对语言的关注使其对非母语学习者尤为适用:主要的优点在于,与母语学习者不同的是,外语学生已学会如何用语法分析句子并充分意识到英语的音韵结构,于是,相比母语学生,他们对于语言结构有更明确的意识,从而对语言结构及其与意义之间的关系进行更好的分析。

文体学不仅包含语言分析,同时促进了学生文学能力的发展。拉扎尔(2005)认为,具备文学能力的学生,“熟知某些传统,对其有着深刻的内在理解,使得他们能够领会某一剧本或文学作品的辞章并转化成文学意义”。相关的传统包括体裁,修辞手法以及阐释技巧。也可以说,非母语学生一开始缺乏文学评论所必需的直觉意识的情况下,文体学可以(通过语言分析)提供解读方法的系统训练, 从而“通过语言不断增强对作家的语言艺术性的鉴赏”(布鲁菲特,卡特1986)。因此,文体学可视作培养直觉能力的帮助及文学鉴赏的准备。

3.话语习俗与语法结构

在诗歌中,会经常看到作者对某一语义领域的持续使用。文学文本与其他写作体裁的重要区别在于作家创造性地打破常规规则与传统,James Joyce 即是一个极端的例子,甚至通俗作家都会欣喜地发明一些新词,将名词转化成动词,将不及物动词作为及物动词或者玩弄词语搭配规则的游戏。

文学作品中,作者的启始句中常有对代词的非常规使用。大部分教师都会引导学生意识到文本衔接,注意代词及相关的物主形容词的使用,作为首语重复法的参照。非文学文本中,传统常规清晰明了:代词都是回指之前提到的人、物及事件。

以Thomas Hardy 的During Wind and Rain为例,

仅仅读诗的第一段,开头出现的they, he, she, 我们不知道究竟其所指,直至往下读到第二段,Elders and juniors指的是年青人与老年人,第三段Men and maidens指成年人新婚夫妇,由此可知,一、四段的He, she 分指男人、女人,经历了二、三段中的青少年阶段与成年阶段进入第四段的暮年期,体现时间的流逝,生活中饱经风霜。由此可见,文学作品中技巧高超的作者故意隐瞒关键信息以引起读者的好奇促使我们持续阅读下去。

与之相反,新闻记者知道报纸读者需要的是具体迅速的突出事件。有效的课堂活动中可以让学生阅读两种不同体裁的文本-一为新闻报道,另一为短篇故事或长篇小说的开头-并让学生对比分析里面代词的使用。很可能的是,在新闻报道中,所有的代词都回指文本前两段提到的人或事件(在已知关键事实后,常常不必将整篇文章读完)。而文学文本中的代词或高频一般名词在文本的后半部才可确认。通过这一活动,学生可意识到文艺散文的重要特征。其后跟进的活动可直接引导学生注意新闻体裁对名字与单词的重复使用以及文艺作家创造性地选用近义词和比喻以避免重复。

4.The Love Song of J. Alfred Prufrock的文体学分析

文体学包括对句子结构与词汇的分析以理解作家在创作过程中利用语言的含糊性表面上说一件事情而实际意指另一件事情。

以The Love Song of J. Alfred Prufrock为例,

第1步 结构、情节分析 让学生们从总体宏观上概要总结出诗文里德情节过程:胆怯(1-3节)--假装(4,5节)--犹疑不定(6-9节)--热望(12-14节)--自我贬抑(15节)--空想(16,19节)--幻灭(20节)。

第2步 找出指示代词“You”,“I”,“We”, 引导学生们理解这些指示代词使该诗具有普遍意义,“You”和“I”分别所指“id本我(指潜意识的最深层)”以及“ego自我(性格中的成人部分)”。

第3步 分析诗文的正式性特色:从诗体形式来说,由押韵句与非押韵句共同构成;语言形式上,出现大量句节、提问和句子结构的重叙。

第4步 让学生们分组讨论,找出诗中的意象:

-- evening as a patient etherized upon a table

-- streets

-- yellow fog/cat

-- sprawling on a pin (pinned and wriggling on the wall)

-- a pair of ragged claws scutting across the floors of silent seas

-- mermaid

从以上意象推导出Prufrock的自我贬抑和分裂。

第5步 找出诗中的典故引用或隐喻

-- epigraph. Dante‘s inferno

-- Andrew Marvell’s “To His Coy Mistress”

-- Greek poet Hesiod‘s Works and Days

-- Shakespeare’s Twelfth Night and Hamlet

-- The Bible: Mark 6 17-28 and Matthew;14.3-11: Like16.19-31 and John

-- Michelangelo

-- John Donne,“The Relic”

-- Petrach

第6步 讨论诗文中讽刺性独白与戏剧性独白的运用-反讽标题与内容产生强烈反差实现反讽效果;“J. Alfred Prufrock”乃是一个沉闷乏味的名字,而“love song” 意味着罗曼蒂克的浪漫。“Alfred”= “All + afraid”代表缺乏勇气的人,“Prufrock”= “Prud + frock”意指拘守礼仪和教士穿的长袍,喻指没有付诸行动的能力。从上面的大量反讽和典故运用,归纳出T.S. Eliot该诗的主题是Human Paralysis(人性的瘫痪)。

多数学生对于文学大师的作品表达个人的观点评论感到犹豫不确定,他们常会觉得更为安全的做法是响应专家的观点,即老师或评论家的。从以上文体学分析例证中,学生们运用语言学知识洞悉文学作品的创作过程,其经验帮助学生们建立信心,体会到成就感,从而更顺利地过渡到外国文艺作品的阐释阶段。

5.结论

各地高校英语专业的学生在缺乏文体学基础的情况下,面对文学评论的要求,由于缺少分析方法和自信,难以提出自己的观点,往往依赖于已经存在的评论观点。但是,求助于发表的评论文章的不成熟做法意味着学生会失去来自于解读高难度文本的乐趣。如果仅仅告知学生们某一文学作品的内容,为什么重要,有那些优点与弱点,则很难培养出其文学鉴赏能力以及让他门信任自己解读技巧的信心。他们仅会关注专家们说了些什么,而不去仔细地阅读文学作品本身。其结果是,帮助他们增强理解和使用英语语言的裨益大受限制。

也许会有认为文体学分析耗时较多,课程大纲里的文学内容则因此而减少。这样的权衡可以减少文本的数量,换取解读技巧与更高的自主学习能力的获得。经过此课程学习,学生对于某些评论家的观点也许较少知道,但是会成为主动积极地运用独立方法阅读文学文本的读者。因为该课程没有将文学研究这一“严肃”科目与语言学习强制性地区分开来,学生的英语演讲与写作能力将大幅提高。

参考文献:

[1]Brumfit, C. J. & R. A. Carter. 1986/1997/2000. Literature and language teaching.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nd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s Education Press.

[2]Lazar, G. 2005. Literature and language teaching: A guide for teachers and trainer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McRae, J. 1997. Literature with a small ‘l’. London: Macmillan/ Prentice Hall.

Short, M. H. & C. N. Candlin. 1986. Teaching study skills for English literatur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4]Widdowson, H. G. 1992/1999. Practical stylist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nd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s Education Press..

[5]A.布洛克等编《现代思潮辞典》,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88年版

[6]哈特曼(R.R.K.Hartmann)和斯托克(F.C.Stork)主编《语言与语言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

[7]李龙植,文体学与语言实践,《语言教学与研究》1981年第2期。

[8]《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1年。

[9]王佐良,英语文体学研究及其他,《外语教学与研究》,1978第1期。

[10]竹内敏雄主编《美学百科辞典》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