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现代语文(教学研究版)》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省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中学语文朗读教学含义初探
杂志文章正文
中学语文朗读教学含义初探
发布时间:2018-12-19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一、朗读教学的必要性

我国朗读教学的历史源远流长。春秋战国时期,朗读这种教学方法就已出现,孔子的《诗经》就是当时的朗读教材。继《诗经》之后的《离骚》及先秦历史散文、诸子散文因其符合汉语语音的特点,读起来节奏鲜明、朗朗上口,成为当时主要的朗读材料。朗读材料的充实说明了人们对朗读教学的重视。韩愈也强调,“读书要反复诵读,反复玩索,深入理解词语和思想内容,汲取精华”,“沉潜于义训,反复乎句读”,“口不绝吟”,[1]读书为学才能有成。宋代著名的理学家朱熹说,“凡读书……需要读得字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牵强暗记;只要是多诵数遍,自然上口,久远不忘。”[2]宋代蒙学教育发达,“三、百、千”成为主要的朗读教材。清代学者崔学古要求学生自己诵读琢磨,口诵心惟,教师可采用探读、熟读、温读的教法。

由此观之,朗读法是我国古代语文教育的重要方法,时至今日,朗读法依然在语文课堂上发挥着作用。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曾经强调:“文学的教育,有时声音及其重要,这声音是对生命的一种触动。文学是感性的,而不是理性的。所以,读,让学生感动,用心朗读是感受文学的一个重要方式。”[3]语文特级教师于漪老师也非常重视朗读的作用。她认为,在语文阅读教学中不能只重视默读,要将朗读与默读的能力同时进行训练,“教学中教师要善于把课文中无声的文字通过师生的共同努力,变成有声的语言。”[4]可见,朗读对于语文教学十分重要。语文教学的领军人物韩军老师大力提倡语文教学不要太“花”,而应竭力追求“本真”和“素朴”。而“本真”和“素朴”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回归语文教学的“朗读”之本,他的课堂既重视学生的读也重视自己的读。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 1版)》总目标要求学生“有较为丰富的积累和良好的语感”,学段目标要求七~九年级学生“能用普通话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教学建议“各个学段的阅读教学都要重视朗读和默读。”各学段关于朗读的目标中都要求“有感情地朗读”,这里的朗读要让学生在朗读中通过品味语言,体会作者及作品中的情感态度,学习用恰当的语气语调朗读,表现自己对作者及其作品情感态度的理解。朗读要提倡自然,要摒弃矫情做作的腔调。评价建议“能用普通话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是朗读评价的总要求。根据阶段目标,各学段的要求可以有所侧重。评价学生的朗读,可从语音、语调和语气等方面进行综合考察,评价“有感情地朗读”,要以对内容的理解与把握为基础,要防止矫情做作。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 实验) 》( 以下简称《新课标》)也给朗读教学提出了不同方面的要求,在“课程目标”“实施建议”“评价建议”等几部分,共有8处对朗读教学做出了说明。例如:在必修课程“阅读与鉴赏”的课程目标中,《新课标》提出了“用普通话流畅地朗读,恰当地表达文本的思想感情和自己的阅读感受”的目标。该表述不仅在语音技巧层面、言语表达层面对高中生朗读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肯定了朗读教学具有提高高中生对文学作品的感悟,并能生成自己的个性体验的功能。

更重要的是,从学生自身来考虑,在朗读中学习不仅有助于培养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提高语文素养,而且可以培养学生的审美能力。

总之,从古到今,人们都重视朗读教学,在当前的实际教学中我们应对此加以重视。但是,从目前中学语文朗读教学的现状来看,由于认识和实践上的不足,语文教学要注重朗读这一宝贵经验并未得到真正的开掘,在实践中暴露出诸多弊端。所以,对中学语文朗读教学进行探究是非常必要的。

二、朗读教学的含义

首先,关于朗读的含义,众说纷纭。

朗读,清晰响亮地把文章念出来。[5]

朗读是用语言的声音形象表达文章的思想感情的方式之一。[6]

朗读是出声的阅读,把诉诸视觉的文字语言转换为诉诸听觉的有声语言,并通过喉头、声带和嘴唇的发声动作读出词和句子的阅读活动,这是一种眼、口、手、脑协同动作的过程。它绝不是见字读音的直觉过程,而是一个有着复杂的心理、生理变化的驾驭语言的过程。[7]

与朗读相关的是朗诵,二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徐世荣先生认为“朗读”和“朗诵”的区别在于,“文学朗诵是一种艺术形式,是表演出来供大家欣赏的,它和戏剧表演性质相近。大家欣赏了表演者的艺术,也欣赏了原作品。通过这个形式,大家获得生动活泼的美的享受,既有声音的美(诗歌的韵律、文句的节奏、语气的摹拟、情绪的流露……)也有形象的美(眼神的交流,面容的表情、手势的活动,‘特定情境’的处理……),可以把听众的感情、思想引入一定内容的情境中去。朗诵者就是诗人、作家的化身,同时又是歌手,他的表演有如放声歌唱……听众也随同他掀起了心底的共鸣,接受了原作的思想,受到深刻的教育。”而课堂“朗读”呢,“完全不需要眼神、手势,更不需要什么面容、体态,又要注意运用声音,把原作读好,忠实地发挥原作的精神,用声音表示出原作的语言运用、修辞手法。文章结构体现作者的意图,达到教学目的就行了。”

《朗读、默读、背诵》福建黄伯荣、廖序东先生主编的《现代汉语》(甘肃人民出版社85年版)这样说明:“朗诵是指舞台上的朗诵表演,它不仅在语言表达的幅度上比朗读大,同时,还需要运用一定的表情和手势来强化它的表达效果;而朗读则指课堂上或在播音室里的朗读而言,它的夸张越接近生活语言的真实越会使听者感到亲切,也越会唤起听者的共鸣。同时,由于朗读场合不同于朗诵,一般不大运用表情和手势来强化效果。”

二者的不同之处主要有:第一,朗读是一种教学方法,朗诵是一种艺术表演;第二,朗读侧重于传授知识,思想感情较淡,朗诵侧重于艺术感染,思想感情较浓。而教学是指教的人指导学的人进行学习的活动。进一步说,指的是教和学相结合或相统一的活动。[8]综上所述, 笔者认为朗读教学指的是在语文课堂中,以教科书为主要学习对象的阅读方法,这种阅读方法在形式上是教学方法和学习方法的统一,在内容上是指教师学生通过感知觉运用理解想象等思维方式进行的师生之间、生生之间、师生与文本之间的心理对话的过程,从而加强学生对书面语言的感知和理解,深入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

朗读教学是一种阅读教学方法。语文教学有听说教学、阅读教学和写作教学之分。其中,阅读教学是重中之重,它以课文教学为中心,目的是让学生通过阅读掌握运用语言表情达意的方法,从而获得言语发展。即让学生感受、体验作者的思想感情,领悟、学习作者的感知方式、思维方式。只有在作品的言语形式转化为学生的语感时,阅读教学才算真正完成了它的任务。所以启发引导学生感知、体验作品的言语形式,是阅读教学的中心环节。“按其声音的有无,阅读教学可以分为‘阅’的教学和‘读’的教学。前者诉诸视觉,即主要通过视分析器和言语运动分析器两个系统来处理信息,具体说就是默读教学;后者则多了一个言语听觉分析器作为功能器官来共同处理信息,可称为朗读教学。”[9]

朗读教学不同于朗读学。作为阅读教学组成部分的朗读教学不等于学习朗读,朗读教学的目的是让学生的言语获得发展,能深刻体会文章的思想感情。朗读教学中的朗读是一种教学方法,也是学生学习的一种方法,对学生来讲,也是学习内容。“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实际上是不可分割的。正如黑格尔所说,方法并不是外来的形式,而是内容的灵魂和概念,‘方法与其对象和内容并无不同’。”[10]作为教学方法的朗读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运用朗读,作为教学内容的朗读,我们可以理解为能够朗读,运用朗读可以表现为两个方面:教师运用朗读来教语文,如教师范读、放录音、组织学生朗读等;学生通过朗读去学语文,如课堂上的群读、个别读、小组读等等。能够朗读指的是朗读的方法和技能,即通过对停顿、重音、语气、快慢等朗读技巧的掌握和获得朗读能力。朗读教学就是指在语文课堂上对作为教学方法的朗读的运用,和对作为教学内容的朗读的学习和指导。具体说,就是包括运用朗读和能够朗读的一种教学形态。其中,能够朗读是运用朗读的基础,只有掌握一定的朗读方法、获得一定的朗读能力,才能在具体的课文教学中很好地运用朗读,而这又能反过来促进朗读能力的提高,但朗读教学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提高朗读水平,而是通过朗读去感受、体验课文的言语形式,以实现言语能力的获得。所以它不同于朗读学中的朗读。“朗读学是为了解决把文字作品转变为有声语言的过程中存在着的各种基本问题,给朗读者以正确的理论指导,使朗读作为一种语言艺术再创作,达到表情明意、言志传神的目的,同时,为听者由有声语言中获得情操陶冶、知识积累和美感享受提供某种标尺,从而使朗读的作用发挥得更充分。朗读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属于技巧性的问题。”[11]朗读学的主要目的是提高朗读者的朗读水平,而朗读教学的目的是发展学生的言语水平和能力。

注释:

[1]转引韩愈:《士兵部侍郎书》载《中国古代教育史》,四川教育出版社,2003.

[2]周元庆、于源溟:诵读法的历时演变与现时解读[J].中国教育学刊,2004,(10).

[3]刘泽华:《语文教学要重视读》[J].文学教育,2006,(06).

[4]于漪:《语文教学谈艺录》[ 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07).

[5]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K].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

[6]冯淑惠:朗读漫谈[J].宁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3,(01).

[7]朱智贤:心理学大词典[K].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0l).

[8]李秉德:教学论[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09).

[9]张洁:朗读与朗读教学辨析[J].赣南师范学院学报,2005,(04).

[10]王尚文:中学语文教学研究[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229).

[11]张颂:朗读学[M].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1999.

参考文献:

[1]陆澄照.“朗读”、“朗诵”界说质疑一一兼及语文“朗读教学”之得失[J].沧州师范专科学校学报,1989,(01).

[2]钱加清.语文课程与教学论[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

[3]李允.课程概论[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6.

[4]董蓓菲.语文教育心理学[M].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

[5]刘永康.语文教育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6]翟启明.新课标语文教学论研究[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5.

(杜凯丽 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 273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