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机制探究——基于主体认知的分析视角
杂志文章正文
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机制探究——基于主体认知的分析视角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104        返回列表

吴献举

[摘要]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是社会认知的一种,是主体对客体国家的风土人情、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社会环境的认识,必然有“人化”的因素,其生成受到客体、主体、中介和情境等因素的影响和制约。从认识论的角度看,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是主体在一定情境下通过中介获取客体国家的信息,经过自身的文化选择,从而形成对客体国家认知的思维建构过程,可用文化透镜模型来表示。来自客体国家的信息,经过主体文化透镜的折射,必然渗透着主体的需要和价值观念。因此,对客体国家事实抽样是否正确、基本信息利用是否充分、主体的跨文化理解能力怎样等,会影响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的结果。

[关键词]国家形象;跨文化认知;文化透镜;生成机制

[作者简介]吴献举,广东财经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广东广州510320

[中图分类号] G206;D8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4434(2017)02- 0065 -06

国家形象体现为一种主客体关系,是人们(主体)在一定条件下对一个国家(客体)由其客观存在和属性所决定的外在表现的总体认知和评价。作为国家形象的一种表现形态,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属于社会认知的一种,是主体对客体国家的风土人情、政治经济、人口、文化、社会性质等属性的认识。人所认识的外部环境由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两大类组成。社会认知(social cognition)属于社会心理学研究的重要内容,在国外又被称为社会知觉(so-cial perception)、人际知觉(interpersonal percep-tion)等,其主要是研究人对社会环境的认识,包括人对社会中各种人物、各种群体、人与人的各种关系、各种社会事件以及人本身等诸方面的认识。这种认识不同于人对自然环境的认识。人对自然环境的认识,如对山川河流、日月星辰等的认识,属于人对物的认识,这些认识过程比较简单,不同主体的认识结果往往容易达成一致。社会认知是人对社会环境的认识,社会环境中必然有“人化”的因素,因此,社会认知涉及人对人的认识,认识过程比人对物的认识要复杂得多。

一、影响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的基本因素

从主体认知的角度看,影响国家形象生成的因素很多,基本因素包括客体因素、主体因素、中介因素和情境因素等。这些因素共同决定着主体对一个国家的认知,某一因素的变化都会影响国家形象生成的结果。

(一)客体因素

客体是主体认知的对象,也是信息的来源和信息的发出者,因此,客体本身的特点对于主体如何认知客体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不同的客体,由于本身的特点不同,会发出不同的信息,主体的认知结果也会不同。例如,韩国和朝鲜虽然为同一民族,但由于两国经过六十多年的分治已形成不同的国家特征,因此,同一主体对这两个国家的认知结果有很大的差别。

主体所认知的对象是客体国家,但作为认知出发点的并不是客体国家本身,而是作为客体国家属性呈现的国家事实。这是因为,国家本身作为一种客观存在并不能作为主体认识的出发点,作为认识出发点的只能在主体的意识领域之内,这就是事实。那么,什么是事实?通常的理解是,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事物。一般来讲,所谓事物就是各种东西和对象。但这些东西和对象并不就是事实。所谓事实,“顾名思[来自www.LW5u.coM]义不是指一个个事物、东西,而是指一个个事物、东西的某种实际情况”[1]。正如著名哲学家罗素所言:“当我谈到一个‘事实’时,我不是指世界上的一个简单的事物,而是指某物具有某种性质或某些事物有某种关系。”可见,事实与客观存在的事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事实不是客观事物本身,而是客观事物的一种感性呈现。这种感性呈现总是与人们的认识和实践活动联系在一起的。“自然界本无所谓本来面貌,而只有现实形态——所谓‘本来’根本无法确立:而现实形态就是自然界在特定时空区域向处于一定方位的人所呈现出来的面貌。”所谓现实形态,就是客观事物通过人的认识和实践活动所呈现出来的面貌,也就是事实。事实与人的认识和实践活动联系在一起:离开了人的认识和实践,就只有客观事物,没有事实或客观事实。就国家形象的生成而言,国家的现实形态就是指客体国家通过作为主体的人的认识和实践活动所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同时又被主体认知和评价,成为国家形象的两种表现形态。认知和评价的对象都是事实,区别在于:认知的对象是客体事实,即国家的客观事实:评价的对象是价值事实,即客体国家与主体的价值关系。

作为认知对象的国家的客观事实与主体的感觉直接联系在一起。客体国家的状况、特点、属性等信息形成对主体感官的刺激,使主体在大脑的相应部位产生相应的意识,这就是感觉。感觉是主体与客体国家相联系的直接通道,而客体国家事实则是主体感觉的直接综合呈现,是国家的状况、特点、属性等信息向主体意识的直接转化。通过客体国家事实这种形式,国家的客观现实转化为主体的意识,这便是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因此,客体国家的属性、状况、特征等信息对主体感官进行何种刺激,直接影响着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一般说来,客体国家的状况、特点、属性等不同,其对主体的感官刺激也有差异,主体通过感官所呈现的客体国家的事实就不同,因而主体对相应的客体国家的认知也不同。例如,人们对不同的国家进行认知时,这些国家的属性的差异,如面积大小、人口多少、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社会制度等对主体会形成不同的刺激,进而影响主体对这些国家形成不同的认知。

(二)主体因素

影响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的另一重要因素是认知主体,主体本身的心理特点,如主体的需要、人格特征等影响着认知的结果。主体的心理特点不同,其对同一客体国家的认知结果也会不同。另外,主体的认知经验,如认知图式等也影响着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

不同主体由于需要、人生经验的不同,他们对同一客体国家往往会产生不同的认知。尽管客体属性是不以主体的存在为转移的,但主体的需要、人生经验常常影响其认知的结果。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布鲁纳(Jerome Seymour Bruner)曾做过一个有名的实验,实验对象是来自两种家庭的孩子,一种是经济富裕的家庭,另一种是经济贫困的家庭。先让他们一起观察两种不同社会价值的圆形,一种是圆形硬币,一种是与硬币形状、大小相同的硬纸片。然后移去这些物品,让这些孩子画出刚才看到的硬币和硬纸片。结果他们画的硬纸片的图形与实际的硬纸片的大小相差无几,但所画的硬币图形却比他们看到的真正硬币大得多,尤其是贫困家庭的孩子。这一实验表明,主体的需要不同,其对同一客体的认知结果亦不相同。实验者认为,经济贫困家庭的孩子对金钱的需求大于经济富裕家庭的孩子[4]。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也是如此。主体的需要不同,对同一客体国家的某一方面的认知结果也会不同。

主体的生活经验不同,也会影响其对客体的认知结果。美国心理学家巴克拜(Bagby)做了一项实验,他以美国人和西班牙人为实验对象。在立体镜中放入两个不同图像,一边展示着斗牛图,另一边则出示棒球比赛图。尽管给所有的被试者左右两眼同时看着两种不同图景,但他们看到的结果却大不相同。70%的西班牙被试者说看到了斗牛情境,而84%的美国被试者说看到了棒球比赛。这说明,主体的生活经验与生活方式等因素对认知结果有重要影响[4]。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也是如此。主体的经验和生活方式不同,其对客体国家的认知结果也往往相异。例如,关于对美国文化的认知,生活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人,由于民族信仰不同,价值观相异,因此决定了他们对美国文化的认知是不同的,甚至是对立的。

另外,主体已有的认知图式对其认知结果也产生重要影响。图式(schema)是认知心理学的一个中心概念,这一概念最初是由社会心理学家巴特莱特(Bartlett,1932)提出的。他认为,认知图式是对“过去反应或过去经验的一种积极组织”。图式是人们对已有知识进行组织的心理框架,是人们对世界进行认识和解释的信息组织方式。人类对外界信息进行收集和加工时,所用的就是结构化的图式。由于主体认识和把握外界事物需要具有一定的知识背景,因此,可以把图式看作人脑中的知识单位,或进行认知活动时的“知识结构”。

社会心理学家泰勒(Taylor)和克劳克(Crock-er)把图式区分为人的图式、自我图式、角色图式和社会事件图式四种类型。人的图式描述了典型或特别的个体,如“内向者”图式、“外向者”图式、“独立者”图式等。自我图式指个体根据经验将自己加以分类和描述的概括性认知结构,如把自己归为“聪明的”“独立的”等。角色图式是一种关于人们用恰当的标准和行为所组织起来的认知结构。具有特定身份、职业、年龄等特定人群在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等方面的社会认知表征,具有一定程度上的稳定性。每个人都有人种、性别、宗教团体、社会阶层和专业群体的图式。例如,很多人认为女儿是体贴的、细心的,等等。事件图式是指人们关于某类事件发生、发展的一种认知结构,是对各种社会事件中的典型活动按先后次序所做的有组织的认知。如去餐馆吃饭、去医院看病等事件图式。

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也是以一定的图式为知识背景的,并把既定的认知图式延伸并运用于客体国家上,不论是对客体国家政治、经济的认知,还是公民的认知都是如此。来自客体国家的信息很多,主体不可能完全把握这些信息,只能对某些信息进行选择和加工,而认知图式是主体对信息进行选择、组织和加工的内部认知结构。图式对来自客体国家的信息起着过滤作用,它就像一种过滤网,当主体对客体国家进行认知时,客体国家的信息必然受到认知图式这张“网”的筛选,主体因而接受与图式一致的信息,忽视或排斥不一致的信息。可以说,认知图式是主体的社会性认知器官,它决定着不同的主体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层次上整理、加工来自客体国家的信息,并对客体国家形成自己的认知。

(三)中介因素

主体和客体国家作为认知结构的两极,它们之间当然可以直接发生联系,例如,主体到客体国家去访问、旅游,可直接接触当地人民,可对客体国家的政治、经济、[来自WWW.lw5u.com]文化、生态等近距离观察。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主体与客体国家之间并不是一种直接的、简单的二项式关系,而是还有一个把它们连接起来的中介系统。从广义上讲,“中介系统包括工具系统和操作工具的方法系统。它们又可以分为物质工具和操作物质工具的方法与思维工具和操作思维工具的方法”。这里,中介的外延很广泛,不但包括物质工具,而且把概念、范畴、判断等思维工具以及属于主体认知经验的认知图式等都囊括进去了。我们这里所讲的中介是狭义上的,是指主体认知客体国家的中间环节,主要指大众媒介、社会组织、群体等。

中介是影响主体对客体国家认知的重要因素。大众传播媒介作为最重要的中介,其传播的信息是否准确而客观直接影响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结果。例如,美国自称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其大众媒介也自我标榜为民主、自由的卫士,常常戴着有色眼镜报道中国问题,意识形态偏见明显。美国的许多民众并没有来过中国,他们是通过美国媒体了解中国的。因此,他们对中国的认知不可避免地受到美国媒体的影响。

在媒介化、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密切,交流越来越便利。虽然经济的发展使很多人可以走出国门,到外国去考察、旅游,亲身接触其他国家,但许多人对他国的认识和了解还主要依靠传播媒介,而且媒介的影响有扩大的趋势。大众媒体通过议题设置或架构影响着人们对信息的选择和对社会的认知。人们沉溺于媒介之中,对传播媒介的依赖程度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更是加剧了这一趋势。这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中介因素在主体对客体国家认知中的作用。

(四)情境因素

情境指的是主体在对客体国家进行认知时所处的具体环境或背景。主体对客体国家进行认知时,除主体因素、客体因素和中介因素之外,情境也具有重要作用。这是因为,一方面情境可以影响主体的情感和情绪,进而影响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另一方面,主体对情境的理解能够转换到客体国家身上,视其为客体国家的一部分,从而影响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情境之所以会影响主体对客体的认知,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理解,这是由于人们的行为都是在一定情境下进行的,必然受特定情境的制约。例如,参加婚礼的人必须面带笑容,举杯祝贺:参加葬礼的人必须表情严肃,鞠躬致意。因此,人的行为是由情境规定的,特定情境规定特定的行为。久而久之,人们不但根据情境来决定自己的行为,还根据情境来判断他人的行为。主体对客体国家行为的认知也是如此。

二、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过程模型

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过程是一种思维建构过程,即主体在一定的情境下通过中介获取有关客体国家的信息,经过自身的文化选择,从而形成对客体国家的认知。国家形象生成过程本质上是一种认识过程,也就是思维的建构过程,是主体对客体国家反映和建构的统一。一方面,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识需要输入客体国家的信息,主体不输入客体国家的信息,就没有对客体国家的认识,也就无所谓国家形象:另一方面,认识的结果何以是这样而不是那样的,也就是为什么是这种国家形象而不是那种国家形象,就必须从思维的建构性中去寻找答案。

思维的建构性是现代认识论研究的热点。现代认识论强调对人的主体性的研究,提出了认识的三维结构:自在客体一主体一观念客体。在认识的三维结构中,观念客体或认识结果属于输出系统,它的形成受到两个方面的同时作用:一方面受到自在客体即输入系统的决定,另一方面又受到主体的思维结构即信息的加工转换系统的决定。其中主体是信息转换的调节、加工系统,是自在客体与观念客体之间转换的桥梁和纽带。自在客体只有经过主体的转换才能形成观念客体。在这一过程中,主体以自己已有的思维结构去选择、处理来自输入系统的信息,形成输出系统,即认识结果。

国家形象的生成过程就是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识过程,也表现为三维结构:客体国家一主体一国家形象。国家形象生成的三维结构表明,国家形象是由主体和客体双重决定的。首先,没有客体也就不会有信息的输入,当然也就不会有国家形象。因此,国家形象的生成过程必然是主体对客体国家的反映过程,反映是国家形象生成无法否定的前提和基础。换言之,不管所生成的国家形象是正确的或错误的,真实的或虚幻的,全面的或片面的,一切形象都是由客观内容决定的,都必须有信息的输入。从这一角度看,国家形象生成中的反映论具有它的永恒意义,它表明反映是国家形象生成的基本过程,是国家形象生成的基础。其次,没有主体对客体国家的理解、选择和创造过程,就不可能有国家形象的形成。国家形象总是主体对客体国家的理解和把握的产物,总是思维建构的产物。由此可见,国家形象既不是主体对客体国家的白板式的反映,也不是纯客观的、照镜子式的反映,而是思维建构的产物。

从信息论的观点来看,国家形象的生成过程就是主体通过特定的概念结构对客体国家信息的转换、加工过程。关于信息的作用,正如维纳所言,“信息这个名称的内容就是我们对外界进行调节并使我们的调节为外界所了解时而与外界交换来的东西”[8]。主体及其概念结构类似信息转换器,从客体国家输入的信息经过主体的概念结构的转换,变为自身能理解的观念(即认识结果或国家形象),同时这种观念又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客体国家的属性、特征。

由于主体都是具有一定文化背景的人,因此概念结构的本质在于它体现着一定的文化结构。这样,主体及其思维结构对客体国家信息的选择就表现为一定的文化选择,不同文化背景的主体对来自客体国家的信息要经过其概念结构的跨文化转换才能更好地理解。

以上分析的是关于主体对客体国家认识的三维结构,三维结构是国家形象生成的基本结构,是我们理解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机制的基础。但是,国家形象的生成是复杂的过程,是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要经过一系列的流程和环节。

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是一种社会认知,下面从社会认知的角度,来探讨国家形象的跨文化生成模型。

美国心理学家布伦斯维克( Brunswik)把认知经验比作光线通过透镜聚焦作用,提出了知觉的透镜模型(lens model of perception),用以说明人对物的知觉过程。后来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海德(Haider)证明这个模型(图1)也可用以解释社会认知。

根据这个模型,外界的认知对象是认知主体的远体刺激(distance stimulus),远体刺激与认知主体是分离的,它只有通过适当的介质或中介物(medi-ator)-如光波或声波等,才能反映在主体的外周感官上。在外周感官上形成新的刺激模式,称为近体刺激(proximal stimulus)。近体刺激是远体刺激的复制品,但二者并不完全相同,由于主体的选择性注意及其理解能力的问题,一部分信息必然流失。近体刺激再经过主体的神经编码形成编码刺激(code stimulus)。编码刺激进一步在脑内受到其他神经活动的加工,就是构造过程(structural proces-sion),经过构造过程,最后形成认知。

布伦斯维克认知透镜模型对于理解国家形象的生成过程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我们把国家形象的生成模型称为文化透镜模型,就主体对客体国家认知的角度来讲,其模型如图2。

按照上述透镜模型,客体国家是认知的对象,但在许多情况下它是远离主体的,属于远体刺激,只有通过一定的中介,如大众传播媒介、社会组织、他人等才能进入主体视界,成为近体刺激。经过中介转换后的信息是客体国家信息的复制品,但并非与其等同,因为它经过了中介的选择、组织和加工。近体刺激到达主体后,经过了主体的文化过滤即思维建构,形成编码刺激。编码刺激再经过主体的需要、价值观念的过滤,形成认知结果,即国家形象。主体的需要、价值观念往往决定着其认知的目的、意向和态度,并导致某种信念产生。一般来说,主体总是有选择地从客体国家获取同自己的需要、价值观念相一致的信息。该模型还表明,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跨文化认知过程,始终是在一定的情境中进行的,情境是影响认知结果的重要因素。

三、国家形象的跨文化认知偏差

正确、全面地认知客体国家是主体的认知目的,但在对客体国家认知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往往会出现认知偏差。主体对客体国家认知偏差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认知中抽样错误

主体对客体国家进行认知,需要在已有事实基础上得出认知结论。比如,如果要对一个国家的教育发展状况作出判断,就必须选取该国各种层次、各个地区的教育情况的样本进行分析。只有这样才能准确把握该国教育发展的面貌。但有时候,人们的信息往往来自个别案例或该国个别地区的教育发展情况,即所谓小样本。统计抽样理论表明,小样本是极不可靠的。根据小样本作出的判断往往是以偏概全的。

(二)基本信息利用不充分

认知主体如果要对客体国家进行正确的认知,必须充分利用基本信息。因为只有基本信息才能表征着其根本特征和基本属性。但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们更喜欢关注独特的具体事例,而对代表性更大、可靠性更强的基本信息往往不感兴趣。这一方面是因为生动、具体的事例更容易引发主体的注意和兴趣,更具有说服力:另一方面是由于社会中普遍存在的验证性偏见(confirmation bias).即人们倾向于寻找支持自己信念的信息。这样的信息一旦出现,哪怕是独特的个案,也会影响主体的认知。在对客体国家进行认知时,人们往往根据客体国家发生的独特的具体事件来对这个国家进行判断,而不是根据这个国家的基本信息。例如,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老年人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老有所养已经基本实现,老年人的各项权利也得到基本保障,但也会有个别侵害老年人权益的事情发生,如存在孤寡老人无人照看被饿死的事例等。一些认知主体往往忽视中国老年人权益得到保障的基本事实,而看重这些极个别的事例,从而对中国的老年人生活状况产生错误认知。

(三)主体缺乏跨文化理解能力

从上述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过程模型可以看出,客体国家的信息为主体所认知要经过文化透镜的折射,经过文化的过滤,主体所具有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等会对认知结果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国家形象主要是一种跨文化现象,主体对客体国家的认知往往是跨文化的,这要求主体具有一定的跨文化理解能力,否则会产生文化误读,造成认知偏差。例如,阿拉伯国家具有浓厚的伊斯兰文化,如果认知主体对伊斯兰文化缺乏了解,是很难对阿拉伯国家形成正确的认知的。

综上所述,国家形象跨文化生成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是由主体、客体、中介与情境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些因素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有机地构成制约国家形象生成的因素系统,它们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共同决定着国家形象的生成,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因素的变化,都会影响到国家形象的体征。因此,要把握国家形象的跨文化生成机制,必须着眼于制约国家形象生成因素系统的整体联系和整体状态,并弄清各个因素在这种联系和状态中发挥的独特作用。同时,要努力克服认知过程中出现的偏差,正确、全面地认识客体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