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社会文化因素对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的影响——以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为例
杂志文章正文
社会文化因素对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的影响——以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为例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22        返回列表

张根海,刘君栓

【摘要】2012年11月7日,贝拉克·奥巴马获得了选举人团中332张选举人票,成功赢得了美国总统连任。在历届美国总统大选中,选民的支持对美国总统候选人的成功当选,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而作为影响民意的美国社会文化因素,如经济因素、文化精神、民族个性、社会价值观、大众传媒等多元要素,对美国选举人团制度和选举政治及主流民意,具有重要的构建作用和导向性影响。因此,美国政治的存在方式和选举政治的形成特点,与美利坚文化中包容的社会环境和精神实质有很大关联,并折射出多元开放的社会思维方式和民主化特点。

【关键词】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社会因素;文化因素;2012年美国大选

【作者简介】张根海,河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博士;刘君栓,河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石家庄 河北050018

【中图分类号】D7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4434(2013)06 - 0074 - 04

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的形成不仅遵循一定的选举程[来自www.LW5u.coM]序,而且还受到社会文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在长期的选举中逐渐形成了符合美国社会习惯和生活方式的选举文化,而选举文化的发展和完善,又对社会环境中文化价值观的实现产生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有力地促进了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的发展和政治文化的形成。

一、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的形成和发展特点

(一)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的形成过程

美国选举政治从1788年开始,依据美国宪法,实行选举人团制度,发展到今天已经历了200多年的历史,形成了比较成熟的选举政治制度。按照惯例,美国总统选举遵循一定的选举程序,分为预选阶段、不同党派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确定总统候选人阶段、各党派确定的总统候选人竞选阶段、全体选民投票选出总统“选举人”阶段、各洲“选举人”成立选举人团投票表决正式选举总统阶段、当选总统就职典礼六个阶段。从表面上看,美国总统选举是由全国选民选举产生,但实际上是由选举人投票选出,而非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因为选民选出的是全国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538张选举人票,选举人票计算方法除了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单独计算票数外,其余48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遵循“胜者全得”的原则,只要总统候选人获得过半数或270以上选举人票,即可当选总统。

(二)美国选举政治的发展特点

经过长期的发展,美国选举政治已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体系和成熟的选举制度,体现出美国政治的发展特点,并折射出美国社会文化环境中民主政治的发展特色和多元政治文化的形成。

1.民主性。

民主是美国政治的精神实质,也是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的突出特点。在美国政治发展进程中,民主始终是美国人民的精神支柱和价值实现目标,也是美国政治发展的主导方向。美国的公民选举,包括总统选举和参众两院选举,都体现出民主的组织形式和“三权分立”的分权制衡思想。因此,为了实现民主化进程目标,美国人民和美国政治权力机构,选择了以民主化的选举方式,来决定国家的前途命运和政治发展的具体化形式,因而在美国政治的发展进程中,美国选举政治制度体现了民主性特点。

2.稳定性。

从美国《独立宣言》和美国联邦《宪法》中所体现的民主选举条文,到美国社会实践中的总统选举和参众两院议员选举,美国的政治选举已经历了两百多年的历史进程。在这长期的选举过程中,已逐渐形成了美国的民主选举文化和较为成熟的选举法律和规则,因而保持了选举政治规范化的稳定性,不仅使选举制度为美国主流社会所接受,促进了美国社会的稳定和民主的进一步发展,而且使民主选举制度在美国社会更加根深蒂固,有力地推动了美国民主政治制度的完善和发展,因而美国的选举政治具有稳定性的特点。

3.广泛性。

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经过多年的发展,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已被美国大众普遍接受,在美国大选过程中体现出全体公民参与的共性。虽然在美国历届总统选举中,公众的热情度和参与度有一定变化和波动,但从历史发展的总体过程来看,选举一直是美国政治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广大公众所热衷的公共事务和参与政治活动的有效实现形式,而且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因此,在全国范围内全体公民的选举,体现出美国选举政治具有广泛性的特点。

4.公正性。

“三权分立”思想不仅是美国政治发展的重要理论支柱,而且也是美国选举政治发展的指导方向,成为美国政治发展的风向标,已深入美国权力政治中心。“三权分立”所体现的核心思想之一是公平和公正,包括美国第十六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提出的“民有、民享、民治”,折射出美国政治中公正性的存在和美国民众对社会公正性的渴求。美国政治在长期的演化和发展过程中,通过全体公民对总统候选人、参众两院议员的公开选举,达到了政治层面公正性的客观存在,不仅实现了美国《宪法》中规定的公民自由和平等权利的赋予,而且使美国政治在国家治理方面更加透明,因而美国选举政治的运行和发展具有公正性的特点。

二、美国选举政治制度与社会文化因素的关联

(一)影响美国选举政治制度的社会因素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具有开放和包容的社会特点,因而美国社会中存在的一些社会要素,对美国选举政治制度产生了一定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宗教

宗教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在美国政治结构中属于上层建筑部分,对选举政治制度具有一定的影响。美国是一个信仰宗教国家,大多数美国人都信奉基督教,还有一部分人包括外来移民信仰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和佛教等不同派别的宗教,因此宗教对美国选举政治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在历届美国总统大选中,总统候选人信仰的宗教派别和信仰的依赖程度,对选民的选举和选举人票的积累有一定的影响,因为宗教对美国政治在长期的政治文化和社会环境中,对美国民众整体思维方式的建立和稳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2.民意

民意是民众的意愿,体现社会公民的意志和期待,是美国政治制度形成和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对美国选举政治具有重要的导向性,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赢得总统选举的决定性力量。美国总统选举的程序中,首先选出各州的选举人,然后组成选举入团,最后通过计算选举人团票数来决定总统候选人的票数,以确定总统候选人是否当选。因此,在美国的选举政治制度中,虽然选民不是直接选出总统,但通过选出选举人而间接地选出总统,体现出广大民意对美国选举政治产生重要的影响。

3.资金

美国总统选举俗称“金钱选举”,折射出美国大选与经济因素有很大关联。据美国媒体统计,1980年,美国总统竞选总开支仅为1.62亿美元,1988年达到3.24亿美元.2000年已达5.29亿美元,2004年是8.81亿美元,2008年达到惊人的50亿美元。可以看出,从1980年至2008年30多年间,美国总统选举的竞选开支不断上升,在2008年扩大到近50倍,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国大选实质上是金钱选举。因此,资金对美国总统大选和美国选举政治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4.大众传媒

大众传媒作为现代信息技术的传播手段,如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网络等多种媒介,对选情的播报和选民的影响,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在2008年美国大选中,贝拉克·奥巴马的成功当选,与网民的支持有很大关联,因而互联网对贝拉克·奥巴马的成功竞选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选举进程中,总统候选人通过大众媒体,不仅可以表达自身所在阵营的竞选纲领,而且能够展示个人形象和风采,并通过电视进行竞选辩论,在网络上记录下自身的选举陈述,以扩大在选举过程中的影响力。因此,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流通速度的加快,大众传媒已成为总统选举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要素,不断影响着美国总统选举的阶段性进程。

(二)影响美国选举政治的文化因素

文化作为社会形态的构成要素,对美国政治结构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并随着美国政治进程的演化,逐渐形成了富有美国本土特色的政治文化。美国著名文化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科特(Ruth Benedict)于1946年出版了《菊与刀》(TheChrsanthemum and The Sword)一书,从侧面论述了美国政治文化的特点,并掀起了19世纪50年代后美国政治文化研究的热潮。美国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自1776年建国以来,形成的美利坚文化不仅包含着“普世主义”的价值观念,而且体现了理想与现实的互动与交融,折射出自由与平等的社会价值规则和文化认同心理,是民主、个性、自由与价值观的文化精神在政治层面上的具体体现。

1.民主

民主作为美国文化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要求政治结构实行政治选举,另一方面又体现出美国政治文化核心之一的民主精神,不仅是民主主义者要求的个人基本尊严和自我价值的实现,而且也是美国人民赞成通过民主政体来实现自由平等的社会目标和治理国家的良好方式。法国著名学者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系统阐述了美国的民主制度及其影响力,是对美国民主政治文化的最早探索。美国民主经历了长期的发展过程,已形成了影响美国社会深层次的民主文化,并体现出反映全体公民诉求的文化价值观和社会民主公共需求,即全体公民享有公平的选举权,同时享有为政治目标实现而组织起来的自由,以及投票人享有了解投票真相和表达不同意见的权利,这些都显示出美国民主的文化性和文化观念的民主性,并在选举政治的社会实践中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2.个性

美国文化中透露出的张扬与开放的民族个性,不仅与美国早期清教徒富有理想的精神世界和艰苦朴素的生活方式有关,而且还与美国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有关,如美国的独立战争、西进运动、南北内战、海外殖民等,这些特殊时期的特殊事件,塑造了美利坚民族富于探险的变革与拓荒精神以及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个人利己主义,在现实世界中则表现为自我价值的获得和个人魅力的拓展,如个人利益至上、自我中心主义、我行我素的行为主义等,在总统候选人身上则集中体现为外在的表现力和内在的精神世界,如总统候选人的青春、激情、活力、善辩的外在形象,理想、信仰、意志、自信心的内在心理特点,对获得多数选举人的支持并最终胜选,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3.自由

美国人自始至终对自由的追求,自然渗透到美国的政治生活中,并通过多年的努力与积淀,形成了民主、平等与自由的政治文化,折射出美国文化精神的深厚底蕴和政治情怀。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的发表和美国《宪法》的诞生,明确规范地将自由权力赋予了努力争取自由的美国公民,从此自由也就成为美国政治文化层面的一个核心内容,不仅包括自决权,而且包含自由选举权。在大选期间,总统候选人对公民自由权利的赋予和利益实现程度的承诺,对选情的走向和选举结果的影响,将会产生一定的推动作用,这不仅是美国选举政治的特点,而且也是美国文化精神在现实政治中的重要体现。

4.价值观

价值观是美国文化精神的重要实现形式,一方面反映出美利坚文化的认同态度:另一方面体现出美国社会的文化需求特点,是美国多元政治在文化观念和心理差异下的综合体现。美国公民在大选期间对总统候选人竞选纲领和政治目标的认同以及对个人领导魅力的倾向,包括经济政策、政治主张、文化建设、社会福利政策等,都有个人的见解和建议,因而对大选的选情走向和选举人票的获得,对总统候选人来说具有一定的导向性影响,并成为美国大选的重要影响因素。因此,作为文化内涵的一部分,价值观在美国政治文化中具有重要的社会地位,成为总统候选人在大选中获胜的重要推手。

三、201 2年美国大选中社会文化因素剖析

(一)2012年美国大选结果分析

2012年11月7日,美国总统大选揭晓,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贝拉克·奥巴马获得了各州选举人票332张,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获得了206张选举人票,因而贝拉克·奥巴马获得了连任,成为美国历史上第57届总统。从此次大选结果可以看出,贝拉克·奥巴马在选票上遥遥领先,以较大优势战胜了米特·罗姆尼,反映出美国大众选民对贝拉克·奥巴马的支持度较高,体现出美国民众对贝拉克·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内的政绩和能力比较满意,同时对以贝拉克·奥巴马领导的美国民主党对建设国家和对外政策充满了信心和期待。

(二)社会因素对2012年美国大选的影响分析

从整个社会层面看,影响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社会因素主要有宗教、民意、资金、大众传媒、华裔力量等,而在这些社会因素中,影响选举走向最重要的因素是民意、资金和大众传媒。民意是反映美国民众对总统候选人的信赖程度,不仅影响着各州的选举人票,而且对总统候选人的成功当选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资金在选举中对于选举人票的获得能够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总统候选人所在的选举团队不仅能够通过足够的资金满足选举的正常开销,而且可以为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进行大力宣传和造势,使总统候选人得到更多选民的认同和接受。而网络、电视、广播、报纸等大众传媒,对美国总统选举的进程和走向,将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总统候选人不仅能够通过大众传媒表达一定的政治主张,而且可以展示个人形象,扩大自身影响力,以获得社会主流民众的支持。

(三)文化因素对2012年美国大选的影响分析

美国社会环境中存在的选举文化,对美国政治制度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一定的推动作用,而政治制度的逐步完善,又进一步促进了美国政治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因而在当今美国政治结构中,文化因素对美国大选的走向必然带来了一定影响,如民主、自由、价值观和总统候选人的个性等,在选举中发挥着相得益彰的作用。美国是一个追求民主、平等和自由的国家,一代代美国人所寄托的美国梦而折射出鲜明的民族性格和张扬的文化精神,使美国选举政治出现了多元化的存在方式,表现在总统候选人身上则更多体现了个性的独特和差异,将总统选举带入了积极活跃的进程中。

结语:美国选举政治制度是美国政治制度发展的重要内容和标志,不仅代表了美国民主政体的组织形式,而且融合了美国多元政治的发展要素,促进了美国政治在国家意志层面的扩大和完善,而选举人团制度的成立,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美国政治制度的稳定。作为选举政治的影响因素,社会和文化等不同要素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能够影响选情,而且对大选的走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使美国政治经过多年的发展,形成了比较稳固的政治组织结构,有力地促进了整个社会的稳定和选民自主权的扩大,使美国社会成为民主国家示范的标杆,在国际社会中发挥了重要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