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污点证人权利保护问题研究——兼论我国污点证人保护制度的构建
杂志文章正文
污点证人权利保护问题研究——兼论我国污点证人保护制度的构建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22        返回列表

黄树标

【摘要】污点证人的权利保护无疑是我国刑事诉讼法改革过程中一个非常有挑战性但却非常实际的理论和制度问题,污点证人之权利能否得到切实保障,直接关系到污点证人作证的态度,关系到特殊类型案件的追诉。本文对污点证人的权利保护制度作了系统全面的分析与阐释,并提出了一些颇有启发性的制度设计观点,以期构建和完善我国污点证人权利保护制度。

【关键词1污点证人;权利保护;现状;制度构建

【作者简介】黄树标,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法律系,广西南宁530023

【中图分类号】DF7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4434(2013)06 - 0121 - 04

英国著名大法官丹宁勋爵曾说过:“证人对于还原案件真相非常关键,证人应当自由地、无所顾虑地作证,这对法院审判来说是至关重要。”在现代法治社会中,没有证人作证便不会有诉讼,而没有证人保护则没有证言的获取。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来看.污点证人出庭作证无疑是一种全新的、值得利用的取证手段,在面对取证难度大的恶性案件时,司法机关可以从“污点证人”寻找突破口,以豁免污点证人罪行的方式换取关键证言或者重要线索,实现对重大犯罪行为的打击。在现代刑事诉讼中,保障污点证人自由地无所顾虑地作证并建立相应的污点证人保护制度,已经成为各国证人作证制度构建中重点关注的问题。尽管我国司法实践中已经有运用污点证人的实例,也取得[来自wwW.Lw5u.com]了一些成效,但是在打击贪腐、有组织犯罪等特殊类型案件的过程中仍然效果不明显,这跟我国缺乏完善的污点证人保护制度不无关系。因此,如何从立法上规范,并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污点证人保护制度,无疑需要更多的理论探索。

一、污点证人权利保护的法律涵义及其特点

我国法律并无“污点证人”的提法,“污点证人”一词译自境外。在美国《布莱克法律词典》的解释中为:“为了获取关键证词,政府赋予证人不受刑事追诉的自由”,即刑事作证豁免。英国1981年《最高法院法》第72条明确规定,“证人”在向司法机关提供证言后,司法机关在今后的诉讼中不得以此证言指控“证人”。根据德国《刑事诉讼法典》规定,为了国家安全和社会秩序的需要,经有权管辖的州最高法院同意,联邦最高检察官可以对恐怖组织成员作出不起诉决定以换取“证人”提供的关键证词。上述“证人”均可被理解为“污点证人”。2003年12月10日,我国政府签署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该《公约》规定:污点证人是指参与犯罪活动的人,为减轻或免除自己的刑事责任,与国家追诉机关合作,作为控方证人指证其他犯罪人犯罪事实的人。笔者认为,所谓污点证人(Tainted Witness),是指犯罪行为参与者经检控方同意并与其达成司法交易,转化为控方证人,指证其他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的人。污点证人多存在于贪污贿赂犯罪、团伙犯罪、毒品犯罪或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之中,证人愿意出庭作证的前提是部分或者全部获得一定程度的司法豁免权。

在刑事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相关概念界定中,“污点证人”不同于一般的“清白证人”.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1)两者与犯罪行为联系程度不同。污点证人是犯罪行为的参与者,与所证实的案件有紧密联系。而享有拒绝作证特权的证人与犯罪无涉,其本身是清白的,是清白证人(或称一般证人),实行作证豁免的“污点证人”本身是犯罪的参与者,只不过因作证指控他人而对其刑事责任予以豁免。(2)两者作证风险不同。“清白证人”面临的作证风险主要是证人及其家属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或者侵害。而污点证人从犯罪参与者的身份转化为控方的关键证人,这一身份的转变使其面临的生命威胁远远大于清白证人,容易被发现并成为犯罪团伙残余力量隐性打击和报复的对象,其面临的危险性极大。为此,《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在第37条中鼓励贪腐案件的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积极与司法部门合作,并要求各缔约国采用适当的措施保护这些“污点证人”。目前,美国、德国、英国及我国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都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污点证人保护制度,对污点证人实施最为严格保护措施。可以说,对污点证人权利的保护已成为西方发达国家证人保护计划的重要内容,例如进入美国联邦证人保护程序的证人中,97%以上为“污点证人”。

污点证人虽然是有犯罪污点的特殊证人,但是其作为证人应当享有的各种权利不应被剥夺。污点证人的权利应当包括:人身、财产安全受保护权、获得经济补偿权以及要求国家兑现作证豁免三大权利,这些权利不得被剥夺,而对污点证人权利的保护也应从立法上予以规范。由于法律传统、证据制度及诉讼制度的差异,世界各国对于污点证人保护制度概念的界定存有一定差异。结合我国的国情和司法实践,笔者认为,污点证人保护制度是指刑事诉讼过程中,基于为污点证人提供良好的作证环境的考虑,由证人保护机构对污点证人及其近亲属因作证行为而导致的各种风险与损害提供必要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诉讼权利行使等方面的法律保障的总称。该制度不仅局限于我国刑事诉讼法对公诉案件规定的清白证人出庭作证、参加审理等阶段,而是泛指与整个刑事诉讼活动相关的立案、侦查、起诉、执行等诉讼阶段。

二、当前我国污点证人权利保护的现状与缺失

目前,我国并没有制定污点证人权利保护的法律法规,仅在刑事诉讼法、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法规中规定了保护一般证人权利的条款,如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第62条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采取以下一项或者多项保护措施。”新修订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70-73条也规定了证人保护的一些原则性条款。从上述规定看,尽管我国已经构建了保护一般证人合法权益的总的框架,但是这些法律法规并没有对“污点证人”的概念从立法上予以界定,也没有制定污点证人保护的具体措施。而且,这些涉及证人保护的法律规定都属于事后救济措施,无法及时有效地保护污点证人及其近亲属的人身、财产安全。因此可以说,我国的污点证人保护制度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事实上,由于缺乏有力的“污点证人”的证言,不少黑社会性质组织、贪污受贿犯罪案件因证据不足导致“流产”,一些案件的首要犯分子逍遥法外,逃避了法律制裁。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我们不禁要对现行的污点证人保护制度进行深层反思。

(一)污点证人概念界定不清,性质存在争议

虽然我国法律对证人保护作了一些规定,但是相关立法中对污点证人的基本概念却没有明确,也没有对污点证人保护的机构、主体、保护职责、保护手段、程度和时限等环节作出详细规定,而是笼统地将污点证人与清白证人等同。然而,在实践中,由于污点证人与犯罪行为有着密切联系,其提供的证据具有关键性的价值,容易成为被揭发者报复、恐吓的对象,极端情况下甚至会被杀人灭口。如果没有将污点证人的概念进行明确界定,那么执法部门在实践中缺乏依据,一些污点证人只能以警方“线人”的身份存在。一方面,由于对污点证人缺乏定性,再加上污点证人的保护制度缺失,其人身处境更加危险;另一方面,在实践中,由于缺乏明确的立法规范,容易给警方随意执法提供机会。因此,从立法上对污点证人进行界定,将其与清白证人区别对待,并对污点证人给予重点保护,刻不容缓。

(二)污点证人保护的机构和职责尚不明确

虽然《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明确了公安机关负有保护证人及其近亲属安全的首要职责,但是公安机关担负着侦查和治安管理的双重职责,任务本来就已经很繁重,如果再把保护污点证人的职责完全交付给它,使其在诉讼全过程甚至诉讼后继续负责证人保护,保护的效果令人担忧。为此,许多国家和地区都设立了专门的证人保护机构负责污点证人的保护工作。另外,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三机关在进行刑事诉讼过程中如果需要污点证人协助工作,那么具体如何分工?在不同阶段应承担哪些职责?我国法律并没有详细规定,也缺乏相应的监督和责任规定,可能导致司法机关相互推诿,污点证人保护在实践中难以落实,污点证人作证后的风险和法律效果均难以保障。

(三)污点证人保护的对象和内容局限性较强

污点证人的权利应当包括:人身、财产安全受保护权、获得经济补偿权以及要求国家兑现作证豁免三大权利。现行证人保护的法律规定既缺乏对证人及其近亲属财产权利的保护,又没有关于证人作证补偿的相关规定。现实中,对污点证人及其亲属实施报复的同时,往往会侵犯污点证人及其亲属的财产权益。对于污点证人财产权益的保护往往被执法部门所忽略,但是一旦发生侵害行为,污点证人就会遭受较大损失,出庭作证的恐惧感较严重,甚至导致污点证人及其近亲属的家破人亡的局面。因此,我们不仅要保护污点证人及其近亲属的人身权利,还应重视对其财产权利的有效保护,如果发生针对污点证人及其亲属财产的损害行为,国家执法部门不仅要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而且国家要给予经济补偿,同时要“兑现”其作证后的司法豁免权利。此外,从证人保护的手段来看.我国对污点证人人身权的保护手段单一,没有采取特殊保护措施,且多为事后保护,缺乏事先预防性保护措施,污点证人遭受侵害后,保护联动程序启动较慢,保护效果不理想。

(四)污点证人保护观念滞后,保密措施不足

由于污点证人权利保护问题在我国尚属新事物,公、检、法三机关受到传统执法观念和公权优先思想影响,普遍存在“重实体、轻程序,重打击、轻保护”的倾向,对证人保护意识淡薄,执法者重视不够,加之我国污点证人作证豁免制度尚未完全确立,针对污点证人的启动程序缺乏严格的批准程序,相关的档案保密工作不足,也严重制约该项工作的顺利开展。总之,证人保护观念缺乏,具体操作的法律机制缺失,污点证人保护现状堪忧,难怪中国人民大学汤维建教授感慨:“我国大陆的证人保护制度形同虚设,空白之处太多。”

三、构建我国污点证人保护制度之设想

“没有证人便没有诉讼!”这是一句著名的法谚。在打击涉黑、贪腐犯罪的过程中,许许多多的污点证人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应当采取有效措施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鼓励更多的“深喉”发音,站出来维护社会正义。污点证人保护制度的建立,是我国新形势下刑事司法侦查和打击犯罪的现实需要,是对传统证人制度及其刑事诉讼的突破与创新。笔者拟结合相关法律和司法实践,对构建我国污点证人保护制度作粗浅的探讨。

(一)污点证人保护制度的立法模式

司法实践表明,操作性极差的法律只能停留在制度层面上,缺乏处理社会实际问题的能力,也谈不上具有权威性和可行性。由于证人保护问题是一项涉及社会各个方面、内容庞杂、条文繁多、操作性很强的法律制度,仅由诉讼法或者部门规章予以规定并非适宜,况且对污点证人恐吓、侵害不仅仅发生于刑事诉讼领域,也可能发生于行政诉讼、民事诉讼和非诉讼等领域。因此,我们应当采取综合性的立法模式,不仅对污点证人的权利义务,保护机构及其职责,保护的对象、程序、手段、启动条件、案件范围、经费保障、费用承担以及责任制度等予以规定,而且对污点证人权利保护涉及到的行政诉讼、民事诉讼和非诉讼领域与刑事法律立法之间的关系进行有效协调,并予以立法保护,这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的重大课题。这样既可使污点证人保护的重要性得以彰显,又有利于法律的规范统一,同时也符合国际立法趋势。

(二)明确规定污点证人保护的机构及其职能

污点证人的保护应当归属于独立的证人保护机构。虽然我国现行立法规定了证人保护机构主要由公安机关负责,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也应当采取一项或者多项保护措施,但是却未明确规定公、检、法三机关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或者办理本部门案件期间关于证人保护的具体工作职责。尽管有的专家主张由人民检察院自侦的案件或者人民法院办理自诉的案件中也应该承担证人保护职责,但是检察机关和法院在保护证人方面的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证人保护方面的经验无法与公安机关相[来自www.lW5u.com]比,无法达到保护证人的现实要求,美国、英国、加拿大等西方发达国家及我国香港地区均设有独立的证人保护机构。借鉴国外经验并结合我国实际,笔者认为,目前较为可行的污点证人保护机构应当是:在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内部设立专门的“证人保护中心”,“证人保护中心”负责执行清白证人和污点证人的保护任务,在执行保护任务过程中,有权请求一切机关、团体、组织和其他单位及公民的协助与配合,凡拒绝、阻碍其依法执行职务者,按妨碍司法公正行为追究法律责任。同时,针对清白证人和污点证人的不同情况,应对污点证人制定特殊的严格保护措施。

(三)明确规定污点证人保护适用的程序和对象

证人保护程序是否及时有效地启动,是开展污点证人保护工作的关键。对此,我国应从立法上明确证人保护适用的程序和对象。一方面,证人保护适用程序的启动,既可以由污点证人或者其律师申请,也可以由证人保护机构依职权主动采取保护措施。一般情况下,应采用书面形式启动保护程序,申请内容包括证人及其近亲属的基本身份信息、住址、作证案由、作证事项、请求保护理由、请求保护方式等。但是,在某些紧急情况下,经主管领导批准,“证人保护中心”一旦接到污点证人的口头申请,即可迅速启动保护程序。另一方面,“证人保护中心”应及时制定严密的保护方案,具体方案包括污点证人及其近亲属的身份信息、住址、作证案由、保护对象、保护措施、保护期限等,并随时根据具体情况调整保护方案,直至危险解除。同时,所有参与执行保护任务的人员,均负有严格的保密义务,一旦出现泄漏污点证人档案、信息等情况,应严格追究行为人的责任。

(四)建立多元化的污点证人权利保护模式

污点证人权利保护工作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针对黑社会犯罪、贪污贿赂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特征以及污点证人的特点.我国应当构建多元化的污点证人保护模式。

1、构建完善的污点证人作证豁免制度是污点证人权利保护的前提。国家为了达到追诉和惩罚罪行较重罪犯的目的,在证据并不充分的情形下,承诺对污点证人的罪行予以豁免以换取其供述或证言,虽然从本质上看是国家与罪犯之间进行的一种交易,但是这种交易对于国家而言是一种“利大于弊”的选择。只有明确规定污点证人作证后享有对应的刑事豁免权,才能打消污点证人害怕被迫诉、定罪的顾虑,污点证人权利保护才有实现的可能。

2、对污点证人采取特殊的严格保护措施。在司法实践中,对证人的保护措施可分为一般保护措施和特殊保护措施两大类。一般保护措施包括对一般证人及其近亲属为避免不法侵害行为发生所采取的各种防范措施,包括在庭审质证时利用视频、音频设备进行变像、变声处理等方法作证。然而,对于污点证人,除了采取一般保护措施外,还应当制定严格的特殊保护措施。

3、污点证人保护的措施应当具备特殊性、实用性。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做法来看,对污点证人实施这些特殊保护措施主要包括:一是“贴身保护”措施。该措施主要用于毒品犯罪、黑社会犯罪以及有贪腐犯罪等特别重大犯罪案件中的关键证人。当上述关键证人及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有可能面临威胁抑或业已造成某种危害后果,则立刻启动24小时的“贴身保护”程序,将污点证人及其近亲属临时迁移到“证人保护中心”提供的安全居所,提供专人保护,并陪同污点证人出入法庭;二是移居安置。我们可以借鉴美国、英国、菲律宾、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做法,对作证后的污点证人可采用身份变更、就业保障、生活保障、移居、整容等方法进行保护。这是最强有力的证人保护措施。三是国家经济补偿和法律援助。污点证人由于出庭作证,本人及其近亲属人身或者财产遭受侵害时,不仅应当获得国家的经济补偿,而且理应成为国家无偿提供法律援助的重点对象。

四、结语

当今世界各国的刑事犯罪率居高不下,各国的司法资源又是十分有限,因此如何以有限的司法资源去解决日益增长的犯罪案件尤其是特殊类型的刑事案件,成为世界各国相当棘手但却又必须解决的一个难题。“合作促进双赢,这是利益双方博弈的结果”,运用污点证人出庭作证可以使办案部门以极少的司法资源消耗获得侦破案件的关键证据,能及时破案并有效打击犯罪。所以,构建完备的污点证人保护制度,既是司法实践的需要,也是尊重人权的具体体现,将成为完善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又一闪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