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本土与现代——城市休闲发展的两个维度
杂志文章正文
本土与现代——城市休闲发展的两个维度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39        返回列表

赵春艳

【摘要】休闲对城市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本土与现代的文化冲突是当今城市休闲正在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和复杂的问题。由于本土休闲的衰落及现代休闲的扩张使得城市休闲发展在两个维度上出现了失衡。因此,从学理上重新认识本土与现代的关系并分析两者融合的必要性,达到本土休闲的现代性重构及现代休闲的本土化改造以实现城市休闲在本土及现代两维上的和谐发展。

【关键词】本土;现代;城市休闲;休闲文化

【作者简介】赵春艳,浙江大学博士生,浙江杭州310028;贵州财经大学副教授,贵州贵阳550004

【中图分类号】F29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4- 4434(2013)03 - 0130 - 05

当前,愈来愈多的城市开始意识到休闲对城市发展、提升的重要性。有学者指出“休闲功能的打造和提升已经成为城市发展和转型的一个趋势。”很多城市也将休闲列为城市发展的重要战略,部分城市提出了打造休闲之都的城市形象定位,使城市的休闲产业与休闲文化得到了飞速发展。与此同时,正在发生的城市化进程及世界范围内蔓延的全球化进程都加剧了城市休闲发展中本土与现代的冲突与矛盾,这几乎成了每一个城市休闲发展中不可回避的问题。本文将对城市休闲目前发展中本土与现代失衡的现实进行分析,从学理上提出重新认识在城市休闲中本土与现代的关系并分析城市休闲本土与现代两维融合发展的必要性。这将对当前及今后城市休闲的发展提供一定的启发与借鉴作用。

一、当前城市休闲发展在两个维度上的失衡

(一)本土休闲的衰落

首先,休闲是由特定的社会结构型塑而成的,任何一种休闲活动的发生都必须依赖一定的时问和空间范畴,也必然为这一时空范畴内的特有文化打上深深的烙印。城市休闲也必然有着其所在的地域的特点。从这个意义上讲,城市休闲因其承载着的独特的地域文化应是一个城市灵魂的体现,是具有浓烈的乡土气息与本土性色彩的。然而伴随着现代化的进程,现今中国各大城市都在进行着城市化革命,使得本土化的城市休闲个性逐步衰落甚至消亡。尤其是今天,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对城市旧城一刀切的大规模拆除,使城市休闲的本土性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坏境。当今中国城市休闲之所以普遍产生城市特色、场所感消失等现象,归根结蒂就是由于城市历史文化遭到大规模人为破坏,而导致城市记忆被迫中断。或者说,城市被迫回到一个历史为“零”的起点,并按照同一种所谓的“现代化”模式进行发展。当前中国城市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但人们普遍发现城市数量的增加,并没有让他们感受到风情各异的城市风貌,从南到北的城市都有着如同一个模子刻出的高楼大厦,有着同样标识的麦当劳、肯德基、星巴克、美容美发厅、酒吧、茶吧、咖啡吧更是随处可见。诚如有学者指出的:“城市虽已更新,但已千城一面,并且魂不附体、形神皆散。历史的脉络已割断,传统的神韵已消失,留下的是一座座受伤的城市。”传统城市建筑的消失,传统城市休闲空间已不复存在,代之而起的是现代城市化进程中如出一辙的新城市休闲空间,这能不致使当前城市休闲生活千篇一律、千城一面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随着城市物质文化(如城市休闲街区、建筑物等城市外貌)及城市休闲非物质文化(如城市生活方式、休闲娱乐方式等)的改变,城市休闲的本土性也随之消失不见。旧城空间消失的同时伴随着城市文化的消失,与此同时传统的城市休闲也减消踪影,取而代之必然就是毫无地域文化根底的现代趋同化城市休闲。

其次,当前许多城市在休闲发展之中,由于对自己城市休闲文化的价值判断出现了偏差,因而要么通过盲从于其他城市,要么在定位上发生错位而导致的城市休闲同质化的趋向也导致当前城市休闲本土特色的消失。就盲从这一层面而言,当前各大城市的特点就是学习模仿,小城市学大城市,大城市学国外大都市,而这个学习多半又是不加扬弃、盲目随从的“拿来主义”。相互抄袭的结果当然是使得城市休闲越来越没有个性,唯国外马首是瞻的结果当然是与地域文化相脱节,不加思考的盲从使我们的城市休闲发展中彰显自身个性时底气不足,出现了千城一面的城市休闲也就不足为奇了。而就城市休闲个性的错位这一层面而言,个性定位的错位在中国城市中非常普遍,许多城市坐拥自身优越的自然风光,厚重的人文历史内涵,却不加以珍惜。这些城市不仅不以自身城市本身的优势为基础去营造城市休闲的个性与独特魅力,相反不惜将这些宝贵的资源全部放弃、遗忘,以便打造所谓的“国际化休闲大都市”的繁荣景象,而城市中原来那份依托优美的自然山水、蕴含城市人文历史的休闲文化要么撤退到城市休闲的边缘区域,要么消逝在城市现代化休闲发展的洪流之中,甚至连残余遗迹都不可再寻。

总之,以上这两个方面都造成了城市休闲中本土性的衰落甚至是消失,在这样缺乏本土特色的城市休闲活动中本地居民再也找不到作为这个城市居民的主体认同感,外地游客走到哪儿都被一样的休闲环境、休闲方式所包裹,再也找不到属于这个城市的休闲活动,体验不到各个城市休闲文化的本土特色。这样的城市休闲必然造成当地人找不到家的归属感也让外地游客失去了对城市休闲的强烈愿望,这不是与将休闲列为城市发展的战略背道而驰了吗?“传统不再、经典难求。难怪平遥古城、丽江古城已成为摩肩接踵的劝业场,难怪乔家大院、周庄水乡已成为人们追寻历史记忆的稀有场所。中国人都已经难以在自己的国土上找到具有独特气质的城市记忆和家园之梦了.况外国人乎?难道要让来自纽约、东京的朋友看我们的钢筋水泥玻璃房吗?”

(二)现代休闲的扩张

首先,全球化使得西方的城市休闲方式在中国各大城市不断曼延。“全球化不仅是一种经济现象,而且是一种文化现象、政治现象。”全球化将导致世界范围内各种不同文化的融会交流,从而形成一种全球化的休闲。但在全球化休闲的形成过程中,各个民族国家、民族国家内不同的社会共同体所处的地位是不一样的。发达国家或地区往往成为休闲方式的输出国,而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则常常成为休闲方式的输入国。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在“全球化”时代,西方人的休闲理念与方式、西方国家的休闲产业与设施更成为了引领世界休闲之潮流,直接引领着、影响着多数国家民众的休闲欲望和需求。毫无疑问,休闲领域同样存在着不容忽视的“霸权”。弱势地区休闲文化会受到强势地区文化的激烈冲击,面临着被摧毁的可能,休闲作为一个国家或地区民族认同与民族凝聚的活动已面临挑战。肯德基和麦当劳代表的美国快餐文化已成为城市中绝大部分年轻人向往和热衷的流行休闲方式,情人节、圣诞节等西方节日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面对这些外来的休闲方式的冲击,中国传统的许多民俗节日也不再被他们所重视,原来民间的许多休闲方式如品茗斗棋、听曲看戏都已不再被关注。吉登斯在《现代性的后果》中提出了“脱域”这一概念,揭示出全球化使以前局限于特定的民族国家和特定的地域[来自www.lW5u.Com]的事件从固定的时空中抽离出来,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影响。这一观点也同样适合于描述当今休闲的现状:引领和操纵着世界休闲潮流的西方国家,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后盾再制造休闲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在其中宣扬、推销其自己的休闲伦理观与价值观,在看似多样的休闲方式中颠覆着他者的信仰和价值。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还不注重保护、挖掘具有自己国家民族或是地域的休闲文化,那就会在追随这种世界休闲文化潮流不知不觉地丧失了自己国家及民族的价值观。“地域文化如果缺乏内在的活力,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和自强意识,不自觉地保护与发展,就会显得被动,有可能丧失自我创造力与竞争力。”

其次,如果说上述城市休闲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出现的现代休闲方式的扩大化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事情,那么当今城市休闲中对“现代体系”的盲目崇拜使本土城市休闲不断被淹没,却更多的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后果。诚然,在城市休闲发展中,“现代体系”也是社会历史发展的结果,其具有自身可取的价值。事实上,许多城市休闲在保留自身休闲历史底蕴的前提下,有选择地使用“现代体系”,使得城市休闲具有时代的气息,如法国的巴黎、英国的伦敦、意大利的罗马。但现在问题是现今中国许多城市,在城市休闲现代化、城市化的过程中,不是将“现代体系”作为彰显城市休闲个性的手段,而是将其作为城市休闲发展的最终目的——城市往往放弃、遗忘城市中深厚的历史文化去迎合“现代体系”。因为认为现代的就是好的、就是受欢迎的,所以往往对“现代”顶礼膜拜,用现代的休闲取代本土的休闲,越来越忽视城市休闲个性的营造。这样,各个城市休闲原本所蕴含着的历史感、审美观与生活气息被现代体系下的同质化休闲所淹没。其实由于我国理论界在城市休闲研究上起点较晚不能为当今的城市休闲发展提供必要的理论指导,导致城市大众的休闲文化处于一种盲目的自发状态,各大城市都在竞相模仿西方发达国家的休闲模式,也是造成现代休闲扩张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本土与现代的融合——城市休闲的两维发展

(一)重新认识本土与现代的关系

如前所述城市休闲是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范围内发生的,是与其所处地域的文化牢牢相连的,这即是城市休闲的本土性。城市休闲的现代性是在全球化、城市化趋势之下城市休闲表现出普遍性和国际化的特征,并在不发达国家和地区中被竟相模仿和复制。因而城市休闲的本土性具有“本土”与“传统”的内涵,城市休闲的现代性具有“外来”与“现代”的特性。“本土”与“外来”是在空间上相对应与相对立的范畴,“传统”与“现代”是在时间上相对应与相对立的范畴,由于只看到它们之间的对立并将这种对立视为是绝对的才导致了城市休闲的单限度发展,用现代性的城市休闲代替、取消本土性的城市休闲。其实本土与现代之间的对立关系,并不是绝对的和不可兼容的,而是可以调和的。例如日本的东京,其许多休闲消费的方式,休闲产业的构成,甚至是城市的外在形象,都深受西方现代休闲消费文化的影响,城市居住人群中来自西方的工作和消费人群在整个城市中也占据了相当高的比例。但是,因能调和本土与现代的发展关系,那里不仅有高度发展的现代休闲生活体系,同时仍然高度保持着具有内在同质性的日本民族的个性。只要去过东京的人,都不会把这座城市与西方国家的城市如纽约或是法兰克福等相混淆。东京的成功其秘诀就在于在现代城市休闲中对自己城市休闲本土性的内涵的保有但在表现方式上却实现了现代的[来自www.Lw5u.com]转化。这就是说在保有本土性的前提下,城市休闲既可以采用传统的表达方式,也可以运用现代的表达方式,本土与现代之间同样存在着相互交叉和融合的可能,因而应以发展的眼光认识城市休闲本土与现代之间的关系。作为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北京,早些年由于对城市休闲本土与现代关系的认识有误,也出现过拆除传统休闲空间让位于现代休闲的例子,而现在这种状况已经改变。王府井商业街在休闲现代化、全球化的浪潮中融入现代城市休闲发展改造传统城市休闲空间的成功列子,成功做到了本土与外来、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成为展示北京文化和现代文化的完美结合的典范。事实上,休闲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城市休闲更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一个随着城市发展而不断在创新中保持自己固有特色与融合新发展的过程。它不是一种静止的、凝固的存在,如果只是一味地强调自己的本土性并将其封闭在一定不变的环境中,即只在封闭的状态下发展城市休闲文化,这在过去的时代或许还有可能完成,而在全球化、现代化的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实现的。当前城市休闲要获得长足的,发展就必须在对外开放中在与外来休闲文化的碰撞中保持、发展各具本土地域特色的休闲,只有这样才不会失去其鲜活性与生命力,做到不因为经济的相对落后而放弃自身的休闲文化,也不因他者的经济繁荣而盲目跟风模仿。城市休闲的历时性特点使得城市休闲中本土与外来、传统和现代能够并举,它们也构成了当下城市休闲的一个重要特征。因此,我们在城市休闲的发展中应以“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的态度来重新审视、定位本土与现代的关系。

(二)本土与现代融合的必要性

当城市处在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的形势下时,追求和实现“现代化”是社会发展的要求,而把最新、最时尚、最流行的趣味当作最“先进”、最有价值的休闲加以追求,这是从现代社会理想衍生出来的一种普遍的休闲审美心理。然而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与进步,当代人逐渐意识到,自己内心需要的休闲不仅仅是时尚和外来先进的玩意儿,而且还应有那种能维系族群记忆,保持身份认同的包含乡土气息和文化的本土休闲。近些年一些反映地域文化的影视篇《江南》、《徽州》、《徽商》、《河之南》、《望长安》等一系列人文历史纪录片的创作,它们以影像这种直观而感性的方式,重现江南文化、徽州文化而获得人们的喜爱与赞赏,这难道不是现代化思潮中大众的一种文化乡愁吗?随着现代性荒诞的加剧,城市人更需要在城市日常休闲生活中确立自己的主体感与真实性。因而越是在个性受到压制之时,更应重视城市休闲本土化的发展,更需要能以彰显主体个性与真实性的城市休闲生活。事实上,城市休闲文化作为全球化的一种地方性知识,是一个民族谱系的符号象征。特别是全球化加速、社会日益碎片化的转型期,它在赋予生活意义,维系族群记忆,保持身份认同等几个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当前网络上一些关于70后、80后儿时休闲活动的动画、图片,之所以引起那么多的人关注,难道不是因为它们具有“维系族群记忆,保持身份认同”的巨大作用吗?“不同时代、民族、地域和城市的休闲文化是在长期积累中逐步形成的,生活在其中的每个成员,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把这些独特的休闲文化吸收到自己的身体里、头脑中,成为一种无意识的观念、爱好、行为方式、习惯,甚至性格,内在地存在于人的观念中,内化为其自身素质,自然而习惯地在人的言行过程中发挥作用。”

在知识经济时代,在多元化城市休闲发展中差异性、本土化能创造更大的经济、社会价值。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本土性的城市休闲文化将在未来全球城市的竞争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城市休闲是未来城市的竞争力的一个重要评估指数。城市休闲只有保持自身本土与传统的特色,才能在当今的休闲浪潮中不被淹没,才能在城市休闲经济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否则,一味的亦步亦趋,只能处于东施效颦的附属地位,不彰显自己本土色彩的城市休闲是不能够得到充分发展的。当今城市发展中休闲文化模式同质化、均一化的危害性已开始逐步展现:趋同化休闲导致的城市个性精神的丧失,重复性休闲设施建设造成的资源浪费,均质化休闲活动使得当代人失去了对城市休闲参与的热情,模式化的休闲生活导致个性化的休闲需求得不到满足。因而,面对全球化导致的城市休闲趋同化,保护、继承与再创造城市休闲文化就成为了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不同休闲文化的碰撞也会加强人们对自身休闲文化的认同从而进行有意识的地方休闲文化创造。“地域和民族的文化常常会与全球文化进行着‘有意识地创造’。这种创造的过程,正是一种‘文化的生产’与‘文化的再生产’的过程。”但这种“有意识地创造”绝对不是在仅以经济利益为最高旨归,推掉历史街区、凿空城市历史空间、割断地域文化并以外来标准建造的城市现代休闲体系。其实每个城市的休闲都有自己文化的文脉与地脉发展过程,关键是如何去描述、挖掘、重塑来构建自身城市休闲文化,发扬自身传统城市休闲中优秀的部分,重新挖掘它们的内涵,并结合社会转型建立具有生命力和原创性的休闲文化生成机制,不断产生融合城市本土休闲文化的现代城市新休闲方式。“全球性和地方性变得同样重要,共同成为了当代的城市文化特色(Cultural Identity)的一部分。城市中全球共性与城市特色之间的关系日益表现为多元文化的融合。”由此,城市休闲发展的模式应该是多元的,城市休闲文化应该是异彩纷呈的。“城市休闲的特色并不是一个固定的模式.而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不同的时代,社会变化了,事物发展了,人们的休闲生活自然会面临不同的环境和条件,也必须更新原有的休闲观念、内容、方式和习惯,形成与之相适应的休闲生活。”

结语

城市休闲本土与现代的结合是当今城市休闲发展不可回避的挑战,在处理两者的关系时我们必须注意避免以下这种倾向:即把本土与现代绝对对立化。夸大现代,无视本土,会导致以“西方的就是好的”、“现代的就是受欢迎的”为理论前提,从而在现实城市休闲发展中实行以现代取代本土的趋向。夸大本土,无视现代,会导致在现实城市休闲发展中固执于本土,使本土成为呆板的、一层不变的古董,失去在城市休闲发展中的勃勃生机。既要认识到全球化与现代化的必然性和普遍性,看到城市休闲全球化、现代化发展既是个挑战的同时也是个机遇,认识到它同时可以给城市休闲本土文化带来发展。认识到城市休闲的发展既有对本土文化的超越,又必须以休闲文化差异性和多样性为前提。现代本身是对多元化、本土化的尊重,而不是扼杀,因此,城市休闲的本土应该是全球化、现代化进程中的本土。总之,本土与现代的文化冲突是当今城市休闲发展中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而又极其复杂的问题,其最根本的解决方式就是树立这样的观念——即本土休闲的现代性重构及现代休闲的本土化改造是城市休闲发展不可或缺的两个维度。

【责任编辑: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