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中国学术期刊文化建设的“五品”论
杂志文章正文
中国学术期刊文化建设的“五品”论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107        返回列表

谢光前,戴陵江,程晓芝

[摘要]中国学术期刊的文化气象直接影响着整个学术生态的生成变幻,是学术研究成果的显性标志。从文化建设的主体结构上看,学术期刊文化可以分为三个层面:其一是整个中国学术期刊界的文化场;其二是某一类学术期刊(如人文社会科学、教育、自然科学等)的文化流;其三是单一学术期刊的文化源。这三个不同层面分别承栽着文化建设的各自重任,同时又融合在一起共同为中国的文化事业发展和学术繁荣作贡献。重塑学术期刊文化应该以““五品”(即品象、品牌、品位、品质和品德)作为基本标识,这对正本清源,促进编辑理性的回归,使学术期刊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学术生态中实现对不合理现实的超越有重要作用。

[关键词]学术期刊文化;品象;品牌;品位;品质;品德

[作者简介]谢光前,《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副主编,副编审,江苏 无锡 214122

[中图分类号]G21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4- 4434(2011)11 - 0178 -04

当前学术生态的失衡问题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随着一起起学术造假事件被揭露出来,诸多的当事人在社会舆论的漩涡中备受煎熬。当所有的矛头皆指向那些造假者时,作为一个期刊人,也应该反躬自问,在当下的学术生态中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笔者以为,借助社会和学术界进行学术清理之势,中国的学术期刊有必要用审视的目光检讨自身,进而着手建设能够正本清源的学术期刊文化,以促使学术生态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

一、学术生态:一个复杂的系统

对学术生态概念的厘定,国内学者大凡皆从复杂性系统科学的角度加以说明,如刘贵华先生认为,学术生态是指学术与系统、学术与其环境之间相互作用而形成的统一体。杨移贻提出:“学术生态由学术一科研人员一环境三大生态因子构成,是一个与外界不断进行能量、物质和信息交流的自组织耗散结构系统。”笔者更倾向于认为:学术生态是一个不断创造、消化、吸收和传递学术信息的开放性系统。其简单的结构形式是作者一编者一读者三者之间的逻辑循环,但现实的学术生态结构却因为各种隐性或显性的因子交织在一起显得极其复杂。由于受到评价机制和管理体制的制约,整个学术生态中纠结着诸多的学术或者非学术的要素,构成了一个易变的、不确定的开放性系统。而非学术因素过度扰动学术生态的正常循环,学术环境趋于失衡甚至走向变态就在所难免[来自Www.lw5U.com]。

实际上,对学术环境的常态和变态的关系从来就很难用一个标准去衡量,因为任何学术研究都是在一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中展开的,但这并非意味着学术生态的维护便可有可无。在人类文化演进的过程中,当学术被政治化、商业化的浪潮吞噬而成为御用的或者是用来交易的工具时,“学术”就不再是学术而是一块丑陋的遮羞布,就必然导致学术乱象丛生、学术腐败横行。虽然学术生态在结构上是极其复杂的,但要保证其处于相对平衡状态就不能逾越其基本的底线。

如今学术界所呈现出来的混乱状态是由于非学术因素扰乱了学术活动的基本规则,使本来相对独立的学术活动必须依附非学术的“活动”才能生存。最典型的就是饱受质疑的学术评价中通过行政机构制定出来的所谓标准用来衡量学人学术水平的高低,以核心期刊的发文量来证明学人的学术含量,是否进人核心期刊或成为来源刊成为检验刊物质量的标准,学术期刊就这样被捆绑在评价体系中。所以学人和学术期刊只能循着由行政机构设定的规则艰难前行。余三定先生就直言,三个“过分”(即“过分”重视学术评价;参与学术研究的人员“过分”膨胀;学术管理界对学术活动、学术研究“过分”重视)严重破坏了学术生态平衡冈。此说恰如其分。

当下学术生态的变异源于外部的力量,借助行政权力实施对学术的规约和管理,势必遏制学术发展的原动力,研究者放弃原本对学理的追求转而迎合时宜用学术作粉饰便在所难免,学术期刊放弃学术为本而投管理者、评价机构所好似乎也理所当然。或许还可以找出更多的理由来为现实存在的学术生态辩护,如人是自然的人(要生存),又是社会的人(受环境决定和影响)等等。黑格尔关于存在一合理一现实三者之间的精辟论述也可以作为一个理论依据。但是,我们恰恰不能忘记的就是黑格尔的经典思想是对一个不合理时代(社会)的超越。所以,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学术生态环境里,实际上正在酝酿着变革学术土壤的酵素,而此时,作为展示学术成果的重要载体和平台的学术期刊,着力建设属于自己的期刊文化也许能够实现对不合理现实的超越。

二、学术生态中的学术期刊文化建设

“文化”之说,近现代以来试图界定其意者甚多,不过无论如何界定,有两方面的内容是明确的:一方面是文化的要素有符号、价值观、规范和物质载体;另一方面就是它的功能在于启迪心智、化育心灵。这与中国古代所谓“文以化人”的思想极为契合。本文对于当下中国学术期刊的文化认知,正是基于前述文化内容来确立的。

中国期刊文化的建设问题主要不是符号、规范和物质载体的确立问题,而是价值观念的冲突问题。经过新闻出版总署批准正式出版的6000多家学术期刊都有国内刊号、国际系列流水号,都能够遵守国家有关部门颁发的新闻出版法律法规和出版标准,有相应大小的开本供读者阅读,这些构成了期刊文化的基本元素。拥有这些基本元素的学术期刊,由于刊物资源的稀缺、参与学术研究的人员“过分”膨胀,始终具有至尊的地位,呈现出供方市场和期刊文化繁荣的“良好”态势。

然而,客观而言,学术期刊正在逐渐丧失其文化禀赋。尽管学术与文化实际上是天然地联系在一起的.但是由于经济利益、排名、评优、进入核心等因素的影响,不少期刊的办刊宗旨悄然发生扭曲,部分学术期刊以一种“骑墙”的姿态营造着极其暧昧的文化氛围,半推半就之间自觉或不自觉地跨越了学术期刊以“学术为本”和“以文载道”的底线。更加可悲的是,中国的学术期刊在几根所谓“国际权威的数据评价体系”的指挥棒(SCI、SSCI、AHCI)影响下集体迷失,在国际化进程中“几乎遭到了灭顶之灾”。在这种“被评价”的旋涡里,真正的期刊文化要保持独立而不至于沦丧就显得异常艰难。

学术期刊界可以找到众多的标准和规范,唯独难以确立的是价值标准,而价值取向又恰恰是期刊文化发展的核心和生命力之所在。诚然,价值设定本身是一种极其复杂和艰难的工作,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们可以从经济、道德、历史、审美等不同的视角去寻求价值尺度,但“文化的力量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力量”(李长春语)。因而,学术期刊文化力量的显现从一个国家战略的意义说就应该从“培育民族精神、提高人的素质”方面去追寻。而如今说存在期刊界的价值标准,可能就是不少期刊推行的交易标准,即版面费的收受标准,而这也正是学术期刊饱受诟病的一大缘由。因而,没有中国学术期刊的文化自醒和自觉,期刊人就无法保持自己的独立品性,摆脱不了受制于人的厄运,更不要说在中国文化之林中确立自己应有的地位。既然期刊文化的沦丧说到底就是价值失范,那么,以学术安身立命的学术期刊就应当坚持“学术可以交流但绝不可交易”的原则,这是确立期刊文化的基本价值导向和前提,在此基础上明确学术期刊“积累成果、传承文明、创新学术、繁荣文化”的根本目标,从而形成学术期刊的文化立场,此乃是学术期刊可持续发展之要义。

从文化建设的主体结构上看,笔者以为,学术期刊文化可以分为三个层面:其一是整个中国学术期刊界的文化场;其二是某一类学术期刊(如人文社会科学、教育、自然科学等)的文化流;其三是单一学术期刊的文化源。这三个不同层面分别承载着文化建设的各自重任,同时又融合在一起共同为中国的文化事业发展和学术繁荣作贡献。

首先,中国学术期刊需要建立一个文化统一场,也就是期刊文化共同体。这个共同体有相对一致的信念、价值观念、原则立场、行为规约等。由于体制的原因,国内的所有期刊都纳入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管理体系之中。毫无疑问,遵守国家新闻出版的法律法规是每一个期刊生存的前提。在市场化、产业化趋势的冲击下,一方面学术期刊因受到的各种压力的影响而陷于各自为政、互不关联的盲目竞争状态;另一方面,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能够使文化和观念得以迅速传播,这又挤压着学术期刊的生存空间。所以,时代迫使学术期刊探寻自己的共同性,以彼此间的团结与价值认同构建一个联合共同体,避免在各种评价体系的影响下增加彼此之间的“他性”和差异,造成人为的等级,引发期刊歧视现象的发生。特别是在学术期刊与国际接轨、走国际化道路的复杂背景下,通过构造中国学术期刊共同的文化基础和文化象征符号,才更能展示中国文化的实力、增强民族和国家文化在国际间的认同度。

其次,不同类别的学术期刊应当凝聚成一股股推动科学和文化进步的“清流”,为整个学术生态的健康有序运行注人活力。由于学科分类的不同,中国的学术期刊也在不同的学科领域内寻找自己的归宿,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教育学、工程技术、医学等领域的学术期刊在长期的历史积累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期刊特质,对昌明科学、弘扬人文、完善技术、促进文明进步产生了重要影响。但毋庸讳言,近年来学术期刊的“清流”正在变得泾渭难分,大有与求实的学术精神相背而渐行渐远的趋势,这些“原本是守护精神家园的人却失去了精神家园”。如果一味地把外在的压力作为推卸责任的借口,学术期刊真要成为学人(研究者)之痛、期刊人之殇了。虽然国内各类别的学术期刊或紧密或松散地参与该类期刊组织(如学会、协会)的活动,但是在这些活动中期刊人更热衷于人际交往,建立关系网络,而对如何共同为学科发展创建理想平台的探讨却不甚关心。实际上,在学术生态的重建过程中,不同学科领域的学术期刊完全可以构筑起自己的阵地或者联盟,共同研究适合本领域的期刊运行规律,特别是明确办刊的价值理念,并且以坚定的信念为之坚守,从而形成学术期刊的文化清流,浇灌出学术生态文明之花。

最后,学术期刊文化统一场的形成与文化清流的汇集,从根本上看有赖于每一学术期刊在源头上提供不含杂质和没有污染的精神产品。这意味着在每一个学术期刊的编辑都是影响期刊文化之流清浊的直接控制者和责任人,也即“精神家园的守护神”。但现实的状况令人堪忧,有同仁认为目前学术期刊出现的总体性倒置或偏移,与期刊编辑的主体性迷失有密切的关联网,究其原因就是文化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的淡化甚至缺失。在学术生态的关键环节出现主体性迷失,失去去浊澄清的机能,无论如何都将是学术生态的灾难。1906年东吴大学创办第一份中国大学学报,取名《学桴》,其意深刻,因为“桴”之义有二:一是渡船:二是鼓槌。这是把普渡学人通往学术研究理想彼岸和鞭策期刊追求至高境界相结合的价值诉求。学术期刊的编辑长期被誉为是“为他人做嫁衣”、“润物细无声”的人,而如今主体性迷失之时,[来自WwW.Lw5u.com]渡人者恐怕得需要先渡自己。“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如果期刊人恪守净化学术空气、清除学术泡沫、纯洁学术灵魂的天职,那么学术清流源远流长则可以期待。

在文化事业的发展过程中,价值评价引导文化的走向。学术期刊文化的建设虽然有着一定的依附性(与管理者、评价者、作者、读者之间的依存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学术期刊就可以放弃自身的价值立场。所以,在关于编辑出版的形式规范得到推广与应用的前提下,当务之急是学术期刊界确立具有中国路线的价值规范,从而形成自己相对独立的文化特质,为中国学术的真正繁荣,也为学术生态的良性循环奉献智慧和力量。

三、学术期刊文化的“五品”标识

中国学术期刊的文化气象直接影响着整个学术生态的生成变幻,是学术研究成果的显性标志。笔者以为,以下“五品”可以作为重塑学术期刊文化的基本标识,以期正本清源,促进学术期刊的理性回归。

1.品象。《易经,系辞》言:“圣人立象以尽意。”“意”是“象”的内蕴,“象”是“意”的形式或外显。学术期刊或大气,或庄重,或清秀,或华美,皆是传递给读者的一种外在“具象”。期刊的封面封底、开本、排版格式、装帧等往往是期刊被人认同与否的最初形式标志,通常我们所说的“第一感觉”即是由此而来。虽然它具有形式化的特征,却同样发散着文化符号的信息,这是期刊人不能忽视的。在电子技术和印刷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只要期刊人精心设计,获得学术期刊理想的“品象”、产生良好的视觉效果不是困难的事情。所谓“大象无形”是不宜在学术期刊中提倡的。

2.品牌。邹韬奋先生曾经说过:“没有个性和特色的刊物,生存已成问题,发展更没有希望了。”诚然,“办好特色栏目,造就优势品牌”已经成为学术期刊的共识,但是真正要造就期刊品牌,形成“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变”的品牌效应,决非朝夕之工就能实现。这需要期刊人的学识和胆识,也需要敏锐的洞察力和前瞻性,只有对某一领域有着深入的沉潜和丰沛的浸润,方能拂土见玉、淘沙现金。品牌一旦得到学界的认同,其感召力和凝聚力便开始形成。品牌是彰显学术期刊文化底蕴的生命线。

3.品位。相对于数量众多的各种媒体,学术期刊的位格应该是非常明确,那就是“阳春白雪”。因而“媚俗”取悦大众或者随波逐流就不是期刊的基调,“清雅”而不失独立风骨才是其安身立命的资本。《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原主编龙协涛先生认为:“高雅的刊物办得不高雅,有学问的地方出版的东西没学问,那就有辱门庭。咽毕竟,我们不可能奢望每一个社会成员都成为学者或研究者,学术研究也不是制造“快餐文化”,所以,“面向大众”便不是学术期刊的价值追求。我们只能通过高品位的学术魅力聚汇志同道合的人逐渐营造一种文化氛围,使先进的科学成果、文化精神得到传播。学术期刊的品位最重要的是能否刊发具有创新观点、确凿论据、缜密论证的学术精品,以此启发思维、开阔视野、教化育人。

4.品质。文化品质是学术期刊的灵魂,它蕴涵着期刊的精神气质,包容了品象、品牌、品位,是期刊持续的、总体的办刊质量的反映。学术期刊的品质展现出它自身特有的内在价值。高品质的学术期刊,不仅给人以感觉上的愉悦,更重要的是情感上的认同、精神上的满足。比如《读书》杂志,曾经就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的精神食粮,以致有人说:“可以不读书,但是不可以不读<读书>。”网这正是因为它高贵的品质深深地吸引当时一大批有理想抱负、勇于探索的中国知识分子。

5.品德。如果说上述“四品”是学术期刊文化的显性观照,那么,品德则是它的隐性的、内敛的特质。宋代大儒朱熹把人欲与道德生活放在一个完全对立的位置,在物欲横流、利益纷争激烈、价值冲突明显的当今时代,要求二者选一恐怕是一种虚妄。然而,学术期刊传承文化与文明的天职呼唤期刊人的“良心、良知、良能”,期刊人从事的是一份“尽心、养心、求放心”的事业,在所有通过编辑出版的学术期刊上,其实都折射着期刊人的心路历程。期刊人并不需要泯灭做人的欲望,只是不能放纵自己的欲求,要通过对文明历史承担的责任、对学术研究的热情、对读者的忠诚、对作者的爱护和关心,再现人文和道德情怀。所谓“仁者无忧”,才是学术期刊文化昌盛的希望所在。

[责任编辑:清 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