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巴黎公社的农民问题及其当代价值
杂志文章正文
巴黎公社的农民问题及其当代价值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89        返回列表

宫玉涛

【摘要】1871年的巴黎公社虽然短暂,但它的一些探索具有开拓性价值。巴黎公社曾面临农民问题困境,为了争取农民阶级的支持,公社做出过积极努力,但因为多种原因的制约,公社没有解决好农民问题,没有争取到农民的广泛支持,没有建立一定的工农联盟,这是公社最终失败的重要原因。巴黎公社在处理农民问题上的经验与教训对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巴黎公社;农民问题;中国;意义

【作者简介】宫玉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专业博士毕业,现为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博士,北京 100081

【中图分类号】D1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4- 4434(2011)10-0097-05

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上的一朵奇葩,是无产阶级夺取国家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一次伟大尝试,“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而为人所称颂”。巴黎公社是社会主义运动史上的一部“小百科全书”,涉及很多问题,它的成败得失值得后人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予以解读。农民问题是巴黎公社没有解决好的一个战略性问题,它需要农民阶级的广泛支持,而在革命现实中却没有得到农民阶级的广泛支持,巴黎公社在这方面的一些经验与教训至今仍值得总结,对当代中国具有重要意义。

一、法国当时阶级关系的基本情况

作为无产阶级夺取国家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一次开拓性的革命运动,无产阶级在巴黎公社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巴黎公社革命运动主要体现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但并非仅仅包含这两大阶级之间的斗争。巴黎公社是一场“人民”革命运动,当时法国几乎所有的阶级都主动或被动地参与进来,成为巴黎公社革命运动的一部分,农民阶级同样也无法置身事外,“当时只有把无产阶级和农民都包括进来的革命,才能成为真正把大多数吸引到运动中来的‘人民’革命。当时的‘人民’就是由这两个阶级构成的”。

18世纪60年代第一次工业革命在西欧启动后,伴随着资本主义工业化进程,法国的工业资本主义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但受多种因素的制约,速度相对缓慢,成效不太突出。以至于有学者评价说,当时的“法国并没有出现真正的工业革命,也没有像‘急剧’或‘突然’这些形容词所暗示的那种劲头,……没有表现出真正的、成熟的和自信的工业资本主义的迹象”。实际情况是,当时的法国是一个正在向现代国家过渡的农业国,农业经济在国家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在1789年至1876年的将近100年间,法国农民人口绝对数一直保持在2300万人左右,到1876年法国农村人口在国家总人口的比重仍达到67.6%。

在农业人口占较大比重的国家,无产阶级任何重大的革命行动,如果得不到农民阶级的广泛支持,将很难最终成功,即使取得革命的初步胜利也很难巩固革命的成果,或即使最终成功也将付出超出平常的代价。反之,若能得到农民阶级的广泛支持,虽然不一定就会最终成功,但相对更容易成功,更容易巩固革命的胜利成果,付出的革命代价也会相对较少。这在近代世界范围内的无产阶级革命中一次又一次被验证。特别是在资产阶级力量相对强大的情形下,这表现得更为明显。巴黎公社虽然争取到了城市中的多数阶级相对广泛的同情和支持(例如,从公社委员的构成看,最初选进公社的有86人,除了布朗基尚在狱中,17个资产阶级人士很快退出公社,尚有68人:32名知识分子,包括记者、律师、医生、军官等;25名工人[来自WwW.lw5u.cOm];8名职员;2名小业主;1名手工业者。但没有争取到国家重要力量——农民阶级的广泛支持,没有建立一定的工农联盟,缺乏“外部”力量对资产阶级强有力的牵制和制约,使得资产阶级及国外势力可以集中力量“围堵”、对付巴黎公社,无形中增加了巴黎公社面临的压力,这是巴黎公社失败的重要经验与教训。

二、巴黎公社的农民政策及其作用

19世纪法国的基本国情及基本阶级状况决定了,巴黎公社政权能否巩固,不仅取决于工人阶级的努力,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能否争取到农民阶级的支持。为了争取农民阶级的支持,巴黎公社曾经做出过积极努力,3月18日革命胜利后的第二天,作为临时革命政府的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立即发布告外省居民书,号召外省的城市和乡村仿效巴黎的榜样。3月21日,中央委员会通过它的《公报》宣布:大部分的战争赔款应该由战争的祸首们交付,并强调如果梯也尔得胜,这笔赔款只能由“生产者群众”支付,“在这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上,公社不仅代表着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利益,实际上也代表着除了资产阶级(富有的资本家)(富有的地主,以及他们的国家寄生虫)以外的全体中等阶级的利益。首先它代表的是法国农民的利益”。这说明,当时的公社革命者们已经意识到,他们与包括农民阶级在内的很多阶级有着一致的利益,需要争取他们的支持。巴黎公社成立后采取了一系列反映农民利益和需求的措施,例如废除征兵制、常备军,建立廉价政府,公职人员的低薪制等,这些都直接关系到农民的切身利益。

当梯也尔政府的军队将巴黎围困得水泄不通时,公社革命者们更加意识到农民阶级的重要性,并积极采取了争取行动,《巴黎公社社员告农村劳动农民书》的广泛散发即为重要例证。它虽然不是巴黎公社的正式文件,但却被公认为是公社关于农民问题的最为重要的纲领性文件之一。它由安德列·列奥与贝·马隆起草,发表于1871年4月10日的《公社报》上。在被围时刻,为了争取巴黎周边农民阶级的支持,公社社员将它印成传单,用气球向周边散发了十万份。《巴黎公社社员告农村劳动农民书》开头就指出:“弟兄,你受了欺骗。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我所要求的,也正是你所希望的;我所争取的解放,也将成为你的解放。”它着重阐述了巴黎公社涉及到农民阶级的政治主张:平等的受教育权,使农民的儿子接受免费教育;废除王权,取消官员的高薪,减轻人民的税负,把主要税负放在富人身上;免费诉讼,法官由人民选举;把土地给农民,等等。《巴黎公社社员告农村劳动农民书》在文末发出了公开的呼吁,“乡村的居民们,你们现在应该看出,巴黎的事业就是你们的事业”,“你们要帮助巴黎打胜仗,无论如何,你们要牢牢记住土地给农民,劳动工具给工人,人人都要干活这些话,因为革命将一直进行到这些话实现为止。”由上述可见,这一文件体现了工农联盟的思想,强调了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利益的一致性,以及农民阶级参与保卫巴黎公社的重要性。可惜的是,因种种原因,只有少数传单被农民得到,并没有发挥预期的效用。此外,德勒克吕兹起草的《3月18日革命的性质·致农村居民》也是巴黎公社关于农民问题的重要文件,但它在内容和影响方面相比较《巴黎公社社员告农村劳动农民书》都有所逊色。

巴黎公社时期还存在很多支持公社的报纸,例如《法兰西共和国公报》《杜歇老爹报》《社会革命报》《公社报》等。这些革命倾向的报纸是公社的重要舆论阵地。公社的革命者经常利用这些报纸阐述农民问题,强调争取农民阶级支持的重要性。例如,《社会革命报》的一篇文章曾强调:任何力量也不能反对车床的无产者与犁的无产者的联合。公社的政论家昂利·布里萨则在《公社报》上撰文强调,与工人、手工业者和职员一样,农民同样是资本家和特权者的可怜的奴隶。

巴黎公社的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部分农民的响应和支持,但这种响应和支持是非常有限的,对于捍卫巴黎公社政权基本没有发挥实际的效用。而且公社的很多涉农政策仅仅停留着在法令、决议层面而没有实施,因而当时对农民阶级的影响非常有限。但巴黎公社的农民政策的历史作用却不容抹杀,它的一些政策被苏联(特别是列宁时期)所吸收、借鉴。巴黎公社在处理农民问题上的经验与教训也为后来的社会主义者所总结、吸取,重视工农联盟成为此后无产阶级政党从事革命实践和领导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一条根本原则,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很多无产阶级政党较好地解决了争取农民阶级的支持、建立工农联盟的问题。

三、巴黎公社的农民问题困境及其原因

巴黎公社需要农民阶级的广泛支持,但在革命现实中却没有得到农民阶级的广泛支持,这就是巴黎公社面临的农民问题困境。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困境,原因是多方面的,是多种原因综合作用的结果。

(一)公社整体对农民问题重视程度不够,且存在分歧。整体而言,巴黎公社对农民问题的重视不够,对农民问题的重要性认识不清,特别是领导层在这方面的主观“失误”所带来的后果更为严重。在巴黎公社存在的72天内,没有召开过一次会议专门研究如何发动农民阶级支持公社革命运动的相关问题;所做出的414个决议、法令和398个公告中,没有一个是直接针对农民问题的;没有制定一份正式的关于农民问题的纲领性文件。这种状况的出现,与公社领导层的不同政治见解有关。在公社委员构成中,布朗基主义者和蒲鲁东主义者占据大多数,不管是布朗基主义还是蒲鲁东主义都存在忽视农民阶级的倾向,这些思想不可避免地会制约公社领导层对农民问题的判断和认识,制约公社在经济、政治等方面的决策,正如恩格斯后来分析的:“对于公社在经济方面的各项法令,无论是值得称道还是不值得称道的方面,首先要由蒲鲁东派负责;而对于公社在政治方面的行动和失策,则要由布朗基派负责。”公社领导层对农民问题重视程度不够既有上述的主观原因,也与公社面临着严峻的军事斗争形势有关,很多公社领导人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军事斗争上。

此外,公社在农民问题上也存在分歧。公社有不少人士强调应重视农民问题、积极争取农民阶级的支持,但同样公社也有不少人士对农民阶级抱有成见,将农民看作是资产阶级的“同盟者”。例如.1871年3月21日的《公社报》发表该报主编德利马尔的文章,认为巴黎不需要农民的支持,也不要求农民跟随自己,因为农民是拥护帝制的,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受帝国十八年的统治”;5月3日《人民呼声报》发表公社委员让一巴·克雷芒的文章《来自巴尼奥勒德农夫们》中,公开指责农民对革命的巴黎持有敌对态度,认为农民阻碍进步,逃避法律,与自由作对。从这可以看出,公社内部对农民问题的认识存在较大分歧,有些观点甚至是针锋相对的,这难免会影响到公社在农民问题上的认识和决策。

(二)梯也尔政府及其同盟者对巴黎公社的围堵以及对农民阶级的欺骗性宣传。巴黎公社是一个“城市政权”,并非一个地区性政权,更非全国性政权,这也决定了它的政令发挥作用的范围是有限的,这也为梯也尔政府及其同盟围堵公社提供了客观条件。巴黎公社成立后不久,梯也尔政府及其同盟者就开始围堵公社,它们千方百计地阻断公社与巴黎周边地区农民的联系,使得公社无法大规模地与农民接触,而只能通过气球散发传单这种方式与农民接触,其效果可想而知。此外,相对于巴黎公社的革命者,梯也尔政府及其同盟者对农民阶级的重要性有更深的认知,对于他们而言,“农民的解放对他们来说甚至比城市无产阶级的解放更加可怕”,因此他们千方百计地阻止无产阶级和农民阶级发生“化学反应”。为此,梯也尔政府及其同盟者肆意污蔑公社,挑拨农民阶级与公社的关系,误导广大农民对公社的认知。再加上农民阶级自身的局限性,以及他们与公社缺乏实际性接触,使得他们与公社之间距离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进一步拉开。

(三)法国无产阶级和农民阶级之间在当时客观上存在着深刻矛盾。19世纪的法国,“在城市生产者和农村生产者之间、在工业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是存在着深刻的矛盾的”。这两大阶级之间追求的目标存在较大差异性。对无产阶级而言,他们所普遍追求的是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劳动、生产资料的集中。对农民阶级而言,他们所普遍追求的是独立的劳动,以及属于自己的零星分散的生产资料。在这些经济差异的基础上,不可避免地会形成互不相同的社会政治观点。这些不同的社会政治观点反应到现实中,再加上巴黎公社的相关政策无法在农村实施,无法让广大农民切身感受到巴黎公社的“好处”,以及梯也尔政府及其同盟者的欺骗性宣传,造成了农民阶级对无产阶级的错觉和偏见,使得这两大阶级不仅没有结成同盟,反而长期处于隔阂状态。这也会影响到公社相关农民政策的制定,甚至影响到公社部分人士对农民阶级、工农联盟的判断和认识。

总之,巴黎公社面临着一定的农民问题困境,公社曾为此做出过积极努力,为争取农民阶级对公社的支持做了一定工作,提出了建立工农联盟的初步思想,“曾力求为自己开辟实现这个联盟的道路,但是,由于许多内部和外部的原因,没有达到目的”。从今看史,没有处理好农民问题,没有争取到农民的广泛支持,没有建立一定的工农联盟,这是巴黎公社最终失败的重要原因,也是巴黎公社给后人留下的重要经验与教训。

四、巴黎公社农民问题的当代价值

实际上,晚清时期的部分中国人就开始关注巴黎公社问题,辛亥革命前后,资产阶级民主派也关注巴黎公社,“他们对于巴黎公社是抱同情和肯定的态度,虽然他们对于公社的性质并不了解”。到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国人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人对巴黎公社的关注更为明显,李大钊、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的先驱都曾撰文纪念巴黎公社。1926年3月18日,广州的各革命团体隆重纪念巴黎公社55周年,这是中国人民第一次大规模地、隆重地纪念巴黎公社革命运动。此后,中国共产党人又通过不同方式、在多种场合宣传、纪念巴黎公社。新中国成立后,为全国范围内宣传、纪念巴黎公社提供了可能,中国共产党人对巴黎公社展开了大规模的、系统的宣传和纪念活动。

关于巴黎公社的农民问题,中国共产党革命的早期对此缺乏关注,大革命失败后,随着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重心转向农村,也开始关注巴黎公社的农民问题。1932年3月18日福建省第[来自wwW.lw5U.coM]一次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召开之际,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发表了一篇纪念性社论——《纪念“三一八”与庆祝福建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这篇社论中,总结了巴黎公社失败的六点原因,其中有一点就是:公社没有争取到农民阶级的支持。社论还明确提出中国共产党人要紧密地联合农民,坚决反对破坏工农联盟的左倾错误。不难看出,当时部分中国共产党人已经在关注巴黎公社的农民问题,并尝试结合中国革命的实际情况,在总结、吸取巴黎公社在处理农民问题上的经验和教训基础上解决中国革命的相关问题,特别是争取农民阶级的支持、建立和巩固工农联盟的问题。1934年3月17日,为纪念巴黎公社63周年,《红色中华》发表成仿吾的文章《纪念巴黎公社》,提出:巴黎公社的旗帜同时也就是中国的工人和农民的旗帜,中国的工人与农民要学习巴黎公社的经验与教训。可以说,正是在总结巴黎公社在处理农民问题上的经验与教训的基础上,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了争取农民阶级的支持、建立和不断巩固工农联盟对于中国革命的重要性,并在革命实践中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措施实现这一目的,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新道路,这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之所以能够胜利的重要原因。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人在总结巴黎公社在处理农民问题上的经验与教训的基础上,继续重视农民问题,强调工农联盟的重要性,并在实际工作中注重工农联盟建设。

当代中国是一个农民人口居多数的国家,农民问题是需要从战略上予以重视的问题,争取农民阶级对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支持,积极引导农民阶级参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断巩固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爱国统一战线,这关系到当代中国各项战略目标的实现和未来发展的大局,这不仅是一个重大的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在这方面,中国共产党人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就,这本身就有巴黎公社的“功劳”。巴黎公社不仅为中国共产党人在处理农民问题时提供了直接的经验与教训,而且苏联在总结巴黎公社相关经验与教训的基础上所推行的农民政策,以及在处理农民问题上的一些做法,同样对中国产生了影响,这是巴黎公社为中国共产党人在处理农民问题时提供的间接经验与教训。当代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问题和矛盾多发期,在这种情况下更要重视农民问题,千方百计地争取农民阶级的广泛支持。为此,要通过多种途径、采取积极措施解决“三农”问题,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切实保障广大农民的合法权益,切实减轻农民的负担,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推动农村尽快实现现代化,积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同时,要重视工农联盟建设,不断巩固和发展工农联盟,这是我国爱国统一战线的基础,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巩固和发展、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基础,“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联盟,而主要是工人和农民的联盟”。这是巴黎公社在处理农民问题上给当代中国的最重要启示,是我们从巴黎公社的经验与教训中总结的真谛。

【责任编辑:周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