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科学性的认识
杂志文章正文
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科学性的认识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103        返回列表

刘小燕

[摘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一条符合中国具体国情和时代特征的既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所阐述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社会主义,也不同于以前苏联为代表的传统社会主义,更有别于资本主义的一条全新的道路。它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一般原理的科学应用,它的形成发展过程充分体现了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运动的一般规律,是一个合乎规律的过程。实践证明,这条道路是引领中国实现人民共同富裕和国家繁荣富强的唯一正确的道路,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显现出了蓬勃生机与活力。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共同富裕;市场经济

[作者简介]刘小燕,湖北民族学院南方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硕士,湖北恩施445000

[中图分类号]D61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 4434( 2011) 01 - 0034 - 05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国情以及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产物,它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一般原理的科学应用,这一道路既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所阐述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与之相比,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不够格”的社会主义。也不同于以前苏联为代表的传统社会主义,与之相比,是在体制上进行了彻底变革的社会主义。更有别于资本主义,与之相比,其经济制度、政治制度、价值观念、发展目标和理念等诸多方面都有着本质的区别。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对其内涵作了如下概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立足基本国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真正坚持社会主义”。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引领中国实现人民共同富裕和国家繁荣富强的唯一正确的道路

与实际相符合的就是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符合中国国情,体现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原则。辩证唯物主义的实质和核心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和发展真理。一个国家究竟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首先起决定作用的是这个国家的基本国情。国情具有客观实在性,是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和前提,决定和制约着社会发展道路。早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就指出:“认清中国的国情,乃是认清一切革命问题的基本的根据。”认识国情,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现实社会的性质和发展阶段,认识社会主要矛盾和它的变化。正是由于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全面准确地把握了我国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一基本国情,制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总路线,并在这一总路线的指导下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人民的解放和民族的独立。新民主主义革命不是中国革命的终结,而是中国革命的一个阶段,它的前途是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这同样是由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内容、特点及其所处的时代决定的。毛泽东把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比喻为文章的上篇和下篇。“两篇文章,上篇与下篇,只有上篇做好,下篇才能做好。坚决地领导民主革命,是争取社会主义胜利的条件。”“民主主义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准备,社会主义革命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趋势”。正是在这一正确认识的指导下,新中国成立以后即开始了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同时并举的过渡时期,到1956年,社会主[来自Www.Lw5u.com]义公有制的基本经济制度在中国得以确立,中国进入到了社会主义建设时期。

然而这一时期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恩格斯所描述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社会主义存在着天壤之别,无论是在生产力发展水平,还是在民主法治建设以及教育、科学、文化、社会等各方面都体现出了大大的“不够格”。从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到改革开放前的20多年的时间里,我国虽然建立起来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国的落后状态,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的农业大国。这就决定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必然具有其特定的内容和任务,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中国特色。中国必须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条件下去实现其他国家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所完成的工业化和经济的社会化、市场化、现代化的任务,因此也就必然会采取一些与资本主义相同或者相似的做法,会大量地吸收资本主义所创造出来的包括科技、教育、文化、社会发展的积极进步的成果。这是中国近现代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

我们不能脱离开国情去空谈社会主义建设。马克思曾深刻地指出:“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来自wwW.lw5U.coM]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多、底子薄、生产力落后的基础上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又是一个重大的实践问题,正如党的十三大报告所指出的那样:“在中国这样落后的东方大国中建设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新课题。我们面对的情况,既不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设想的在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也不完全相同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照搬书本不行,照搬外国也不行,必须从国情出发,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在实践中开辟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由此可见,中国近现代社会历史的状况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像其他西方国家那样,通过走资本主义道路来实现现代化和国家的繁荣富强,而必须经历从新民主主义过渡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实现人民的解放和民族的独立并最终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和国家的繁荣富强。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形成发展过程充分体现了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运动的一般规律,是一个合乎规律的过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所表达的是中国社会主义经济政治社会发展的体制模式、路径选择、发展动力、发展阶段和发展目标等。体现了同其他发展道路(比如资本主义道路、以前苏联为代表的传统社会主义道路等等)的质的区别。其形成发展过程充分体现了从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的认识运动的基本规律。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应该从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完成时算起,但是,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的社会主义模式从总体上来看并没有脱离以苏联为代表的传统社会主义模式,虽然在这期间毛泽东发表了《论十大关系》和《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重要讲话,并且明确地提出了要“以苏为鉴”,探索自己的道路,提出了要进行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的第二次结合,找到在中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正确道路。但是,由于主客观条件的制约,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所提出的一些有益的思想要么没有付诸实践,要么在实践中没能很好地坚持下去,甚至走向了反面。正因为如此,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并没有走出教条式的理解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某些特征的描述甚至是在某些错误理解的状态下而不顾客观实际条件来进行的,从而使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走上了歧路。尽管如此,我们也要看到,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探索为后来的探索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正如邓小平所指出的那样:“现在我们还是把毛泽东同志已经提出,但是没有做的事情做起来,把他反对错了的改正过来,把他没有做好的事情做好。今后相当长的时期,还是做这件事。当然,我们也有发展,而且还要继续发展。”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才真正开始“走自己的路”。走自己的路的标志就是重新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经历了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邓小平当初使用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概念。邓小平提出这一概念的基本着眼点是在于突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的特殊性,强调了从国情出发,走出一条有别于传统社会主义模式的新的道路。邓小平认为,过去搞革命,要适合中国情况,走毛泽东开辟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现在搞建设,也要适合中国情况,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明确指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邓小平强调指出,“社会主义原则,第一是发展生产,第二是共同致富”。正是基于这些认识,党的十三大明确阐述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

基本路线是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总纲,但是,仅仅有总纲还不够,在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每时每刻都会碰到一些有关社会制度方面的问题,比如非公经济的地位和作用的问题,社会主义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关系问题,生产要素在价值创造和财富创造中的作用问题,等等。这些问题如得不到很好解决的话,中国的改革开放就很难推进,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就会变成泡影。面对这些情况,我们党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在理论认识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突破。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所有制结构方面:从改革开放到党的十二大已经开始肯定“劳动者的个体经济是公有制经济必要的补充”。经过20世纪80年代的实践发展,党的十三大把私营经济、中外合资合作经济、外商独资经济同个体经济一起作为公有制经济必要的和有益的补充。党的十四大根据实践的发展,进一步强调,多种经济成分长期共同发展,不是权宜之计,而是一项长期的方针。党的十五大在深刻总结改革开放以来所有制结构改革经验的基础上,第一次明确提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非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六大根据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要求,进一步提出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的原则是要做到两个“毫不动摇”和一个“统一”。即必须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必须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统一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不能把这两者对立起来。各种所有制经济完全可以在市场竞争中发挥各自优势,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基本经济制度决定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个人收入分配只能实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把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结合起来,最大限度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让一切创造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以造福人民,造福社会。

在经济体制方面:改革开放以前,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基本上都把计划经济当作社会主义所固有的体制,而把市场经济看成是资本主义所固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正确认识和处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关系。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改革,在实践上为发展商品经济、遵循价值规律、发挥市场调节作用提供了许多新经验,实践的发展要求在理论上实现创新,以更好地推进改革开放,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就是伴随社会主义改革实践的深入而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开始是突破完全排除市场调节的大一统的计划经济观念。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提出了“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方针。1984年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首次提出“公有制基础上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概念,明确肯定商品经济的充分发展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不可逾越的阶段,是实现我国经济现代化的必要条件。党的十三大提出了社会主义有计划商品经济的体制,强调这种体制应该是“计划与市场内在统一的体制”,“计划和市场的作用范围都是覆盖全社会的”,新的运行机制总体上来说应当是“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机制。后来,又提出“计划经济和市场调节相结合”。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推进,市场机制在增强经济活力,优化资源配置,调动各生产主体的积极性等方面显现出了越来越大的作用。党的十四大在充分总结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十四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明确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经过20世纪90年代的不断深化改革,到了20世纪末,我国已经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此基础上,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根据实践发展的需要,对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出了明确的目标和任务。2007年,党的十七大根据新的历史时期所要实现的经济发展目标,提出了要进一步深化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的认识,从制度上更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形成有利于科学发展的宏观调控体系的要求。

中国在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推动政治体制、文化教育体制、卫生医疗体制、社会保障体制等各方面的改革。在科学的执政理念和发展理念的指导下,我国在民主政治建设,先进文化建设,和谐社会建设等各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从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提出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看似文字表述的细小变化,但实际上其实质内容也发生了部分变化。当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容还会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地丰富和完善。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彰显了这条道路的蓬勃生机与活力

胡锦涛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标志着我们党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组织路线,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的伟大觉醒,显示了我们党顺应时代潮流和人民愿望、勇敢开辟建设社会主义新路的坚强决心。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春风吹拂下,神州大地万物复苏、生机勃发,拨乱反正全面展开,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有步骤进行,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走上正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和领导体制得到健全,国家各项事业蓬勃发展。我们伟大的祖国迎来了思想的解放、经济的发展、政治的昌明、教育的勃兴、文艺的繁荣、科学的春天。党和国家又充满希望、充满活力地踏上了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伟大征程。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国防、外交以及党的建设等各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

一是改革开放取得重大成果。我国已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同时不断深化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科技体制、教育体制、社会体制以及其他各方面体制改革,不断形成和发展符合当代中国国情、充满生机活力的新的体制机制,为我国经济繁荣发展、社会和谐稳定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保障。与此同时,对外开放成果显著,从1978年到2007年,我国进出口总额从206亿美元提高到21737亿美元、跃居世界第三,外汇储备跃居世界第一,对外投资大幅增长,实际使用外资额累计近10000亿美元。2008年,在面对国际金融危机严重影响的情况下,我国的货物进出口总额达25616亿美元,比2007年增长17. 8%,外汇储备19460亿美元,比2007年增加4178亿美元。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状况下,中国与其他国家一道共克时艰,为世界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二是经济建设成效显著,综合国力大大提升。从1978年到2007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由3645亿元增长到24. 95万亿元,年均实际增长9.8%,是同期世界经济年均增长率的3倍多,我国经济总量上升为世界第四。从2008年至今,党和政府采取一系列应对国际金融风暴的政策措施,引导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使我国经济总量上升为世界第二。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了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我国主要农产品和工业品产量已居世界第一,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重大科技创新成果不断涌现,高新技术产业蓬勃发展,水利、能源、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生态文明建设不断推进,城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三是人民生活水平极大提高,总体上达到了小康水平。改革开放30多年来是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增长最快、得到实惠最多的时期。从1978年到2007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343元增加到13786元,实际增长6.5倍;2008年达到15781元,比上年增长8.4%.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34元增加到4140元,实际增长6.3倍;2008年达到4761元,扣除物价上涨因素,比上年增长8. 0%,农村贫困人口从2.5亿减少到1400多万。城市人均住宅建筑面积和农村人均住房面积成倍增加。群众家庭财产普遍增多,吃穿住行用水平明显提高。改革开放前长期困扰我们的短缺经济状况已经从根本上得到改变。

此外,民主政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得到更好保障;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取得突出成就,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得到更好满足,国家文化软实力不断增强;社会建设成效显著,社会和谐稳定得到巩固和发展,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加快推进,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形成,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和基本医疗服务体系不断健全,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覆盖全国,社会管理不断改进,社会大局保持稳定;国防和军队建设取得重大成就。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全面加强,人民军队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能力全面增强,在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特别是抗击各种自然灾害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祖国和平统一大业迈出重大步伐。香港、澳门回归祖国,“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得到全面贯彻执行,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保持繁荣稳定。祖国大陆同台湾的经济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不断加强,两岸政党交流成功开启,两岸全面直接双向“三通”迈出历史性步伐,反对“台独”分裂活动斗争取得重要成果,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呈现新的前景;全方位外交取得重大成就。我们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恪守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外交政策宗旨,同发达国家关系全面发展,同周边国家睦邻友好不断深化,同发展中国家传统友谊更加巩固。我国积极参与多边事务,承担相应国际义务。我国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显著上升,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重要建设性作用;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明显提高,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以及凝聚力和向心力不断增强。

30多年来,国际局势风云变幻,改革任务艰巨繁重,党和人民经历和战胜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和挑战。无论是面对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和国内严重政治风波,还是面对西化、分化图谋和所谓的“制裁”,无论是面对历史罕见的洪涝、雨雪冰冻、地震等重大自然灾害和非典等重大疫病,还是面对亚洲金融危机和当前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党和人民始终同心同德、奋勇向前。特别是在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历史关头,我们党紧紧依靠全国各族人民,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不动摇,排除各种干扰,坚定不移地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保证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航船始终沿着正确方向破浪前进。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所取得的举世公认的巨大成就,无不充分显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蓬勃生机与活力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科学性及其无限美好的前景。

[参考文献]

[1]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2]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4]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历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全会重要文件选编:上[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

[5]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6]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责任编辑: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