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物尽其用还是权利穷竭——“垃圾”里的物权与知识产权的冲突
杂志文章正文
物尽其用还是权利穷竭——“垃圾”里的物权与知识产权的冲突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101        返回列表

高荣林

[摘要]在含有知识产权的载体被抛弃或销售后,获得该载体的物权人拥有了物权,其能否以物尽其用来对抗他人的知识产权呢?为了解决两种权利的冲突,在以后的知识产权立法中可以规定:在含有知识产品的载体作为废弃物品抛弃或者出售后,如果该载体可以回收重新利用,在不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前提下,该载体的物权人可以以物尽其用和环境保护为由对抗他人的知识产权。

[关键词]垃圾;物权;知识产权;冲突

[作者简介]高荣林,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湖北警官学院法律系讲师,湖北 武汉 430074

[中图分类号]DF5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 4434( 2011) 01 - 0105 - 04

根据百度百科对垃圾的解释,垃圾有两种含义:一是废弃无用或肮脏破烂之物,如生活垃圾;二是比喻失去价值的或有不良作用的事物,如垃圾邮件。维基百科将垃圾分为可回收的垃圾与不可回收的垃圾。可回收的垃圾,指经过人类研究,可透过收集并经由回收工厂透过技术处理成为纯净可再使用的资源,这些垃圾称为可回收的垃圾,细分类为废纸、塑料、玻璃、金属和布料五大类。不可回收的垃圾,指完全无法经由工厂的干净技术而产生纯净可再使用的垃圾。例如经垃圾车搅拌的混合物,因为分类成本比较高。本文所指的“垃圾”,是指包含有知识产权的可回收利用的废弃物。

一、垃圾的商业秘密问题

1994年,我国一些报刊纷纷转载一条消息:“捡了8年破烂的人,原来是‘商业间谍’。该消息称广州爆出经济间谍案,一个福建南安的青年农民在广州做了8年的‘破烂王’,捡的破烂比同伴少,但每月寄回家的钱却比同伴多。直到有一天他被某公司保安人员抓获,谜底才揭开。原来他是某公司派来专门收集三家竞争对手的‘工业垃圾’以获取商业秘密。”无独有偶,“2[来自Www.lW5u.com]001年初,宝洁公司和联合利华公司之间爆发了情报纠纷事件。2001年4月,面对主要竞争对手联合利华的强烈质疑,宝洁公司公开承认,该公司员工通过一些不太光明正大的途径获取了联合利华的产品资料,而这80多份重要的机密文件中居然有相当比例是宝洁的情报人员从联合利华扔出的‘垃圾’里找到的。后来,宝洁公司归还了那些文件,并保证不会使用得来的情报,沸沸扬扬的‘间谍案’就此不了了之”。对于通过捡“垃圾”的方式获取竞争对手的商业秘密的行为,是否属于合法的竞争行为呢?在此我们得先分析该垃圾的物权归属。由于垃圾分为可回收的垃圾与不可回收的垃圾,由于不可回收的垃圾不符合物权客体的“有用性”要件,所以此类“垃圾”不能成为物权法上的物。而可回收的垃圾由于符合物权客体的所有要件,因而此类“垃圾”的归属问题就与物权法产生了联系。

可回收的垃圾原始物权人是垃圾的生产者,该生产者可以是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团体。由于垃圾的生产者一般并不具有处理垃圾的能力,所以他们大都采取抛弃的方式放弃自己对可回收的垃圾的物权。因为该行为符合抛弃动产物权的两个要件:有抛弃所有权的意思表示和抛弃对该动产的实际占有。所以一旦可回收的垃圾的生产者完成了抛弃行为,该生产者就丧失了物权。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抛弃以后的物权归属问题。“据报道目前仅北京就有30万拾荒者,他们一年能从北京捡走30亿。”如果我们不从法律上对可回收的垃圾的物权的归属作出明确的规定.势必会对可回收的垃圾的拾荒者利益造成重大影响。据报道:“厦门一个小区的保洁员黄莲珠认为她拥有该小区内的‘垃圾专拾权’,因而与外来拾荒者林小贞发生冲突,双方扭打在一起,林小贞受伤了,从而引发了厦门首起因‘垃圾专拾权’纠纷的官司。近日,法院对这起因‘垃圾专拾权’引起的人身损害案进行宣判,保洁员维护‘垃圾专拾权’打伤拾荒者,被判赔近3万元,保洁员的雇主厦门市住总物业管理公司承担1.2万元的补充责任。”该文章的作者也因此认为“垃圾专拾权”是一种新型的物权。目前,学界对被抛弃的可回收的垃圾的权利归属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种说法。(1)先占说:即“据为己有为意图获取或者占有不属于任何人所有的物(无主物)”。由于该可回收的垃圾被抛弃而成为无主物,所以最先发现并占有该垃圾的人便可以以先占原则从而成为新的物权人。(2)管理说:即可回收的垃圾的权利归属于管理该垃圾的小区的物业公司,其法律根据是可回收的垃圾的生产者与其所在的物业公司之间的垃圾处理协议。(3)国有说:持“国有说”的众多学者都认为,“我国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任何没有所有人的财产原则上都应当直接归国家或集体所有,进而否认了先占取得制度”。还有学者建议设立“推定先占与贵重物赎回制度”,“即当原物主错误抛弃了贵重物品时,应当自己承担寻找主动抛弃的原物的责任,并且在从拾得人(推定先占)那里赎回原物的所有权时,应当支付相应的对价”。笔者以为,解决可回收的垃圾被抛弃后权利归属问题最有力的根据还是先占说。但是谁可以成为先占的主体却是个引起争议的问题,是最先捡拾垃圾的人,是垃圾抛弃者所在的物业公司,抑或是垃圾清运站的上级管理机构城市管理局?这还有待于相关法律给予规定,设立“可回收的垃圾专拾权”这种物权或准物权制度,未必不是一种解决可回收的垃圾的权利归属问题的方法。比如:规定小区(或单位)物业公司对该小区(单位)业主抛弃的可回收的垃圾享有“专拾权”;处于公共地区的垃圾适用先占制度;运回垃圾清运站的可回收的垃圾的物权归垃圾清运站所有等等。

在确定了抛弃的可回收利用的垃圾的权利归属后,我们再来讨论该案。在商业秘密的权利人把含有商业秘密的废弃物抛弃到公共场所以后,竞争对手通过先占从而获得该垃圾物权,此时通过分析该废弃物而获得商业秘密的行为属于合法的竞争行为。因为从获取人的角度来说,他的行为不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所规定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以盗窃、利诱、胁迫或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权利人和商业秘密;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违法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视为侵犯商业秘密。也就是说获取人通过分析商业秘密权利人抛弃的废弃物而获取他人商业秘密的行为属于从公开途径获取的。从商业秘密的权利人的角度来说,如果把含有商业秘密的废弃物随意抛弃而不是采取保密的方式处理的话,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对该商业秘密没有采取“合理的保密措施”,而该“合理的保密措施”恰恰是权利人证明其商业秘密存在的必不可少的要件之一,因此商业秘密的获取人可以凭此来抗辩权利人商业秘密的存在。所以在捡拾的垃圾里含有商业秘密时,物权与商业秘密权冲突的解决原则是:合法的垃圾捡拾者的物权可以对抗垃圾里的商业秘密权。

二、垃圾里版权问题

某出版社出版了《2004年国家司法考试辅导》,但2004年并未全部售出。司法考试过后的2004年年底,该出版社将积压的200套书作为废纸卖给了废品收购者。该收购者将这200套书放到旧书店4折出售,获利2万元。出版社得知后,认为废品收购者侵犯了其发行权,应当返还不当得利并赔偿其他损失。对于此问题有论者认为:“对于此问题在目前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时,根据民法诚实信用、权利不得滥用原则,可以判处废弃物在后物权人拥有销售该物品的权利,是一种符合法律基本价值的方式。”其实其理论根据是作品首次销售后的销售权穷竭。

其实,在该案中出版社在出售作品的载体时是作为废弃物来处理的,废品收购者在收购该“司法考试辅导书”时也是以废弃物来论价的。就像论者所说:“出版社和废品收购者之间的买卖合同的标的物是纸张,而不是作品的阅读价值。”而我们知道,销售权穷竭,也即首次销售原则,“在知识产权领域,是指知识产权人或其授权人将知识产品第一次置于市场流通后,他对于被销售出去的那部分知识产品的再次销售就无权控制了,这是权利穷竭原则最为典型的表现形式。在著作权法中,这被称为‘发行权穷竭’或‘销售权穷竭’”。从发行权穷竭的定义中我们可以看到:发行权对象的价值构成有纸张的价值和作品复制件的价值两部分,其中作品复制件的价值是其核心价值,而纸张的价值可以忽略不计。而在上例中买卖合同的销售对象(纸张)恰恰与“销售权穷竭”中销售的对象(作品)相反,所以该案的废品收购者不能以“发行权穷竭”原则对抗出版社。出版社的发行权并没有穷竭,出版社仍然可以控制该打折销售“司法考试辅导书”的行为。另外,出版社并没有通过销售该“司法考试辅导书”获取一定的利润(销售作品,而不是销售纸张的利益),而法律规定发行权穷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权利人通过发行行为获得相应的利益,而废品收购者恰恰就是通过销售“司法考试辅导书”这件作品而抢占了出版社的销售作品利益,此时,废品收购者无疑在行使出版社享有的发行权。

所以该打折销售“司法考试辅导书”的行为侵权了出版社或作者的发行权。总之,垃圾里的物权与著作权的冲突问题的解决原则是著作权优先。当然也有这种情形,即在垃圾里捡拾到作者身份不明的作品原件时,可以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13条规定:“作者身份不明的作品,有作品原件的所有人行使除署名权以外的著作权。作者身份确定后,由作者或其继承人行使著作权。”此时,在作者身份明确之前,物权优先;作者身份明确之后,著作权优先。

三、垃圾里的商标问题

“尚未‘严打’的一周前,走在广东陆丰市碣石镇街头,你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路边的商铺并不像其他城市五花八门,而是清一色的服装店,几千家门面鳞次栉比。另一件奇怪的事情是,有些店里的服装款式新颖,从上衣到牛仔裤,从衬衫到毛衣,应有尽有,居然才几块钱一件。你可能会以为来到了购物天堂。其实这些都是从国外走私入境的淘汰产品,不仅不合法,质量、卫生等指标也有严重问题,它们就是所谓的‘洋垃圾’服装。”这些所谓的“洋垃圾”服装存在诸多法律问题,在此我们只讨论这些的“洋垃圾”服装在改头换面(翻新)以后重新到市场销售的行为是否会涉及侵犯他人商标权的问题。

其实,该问题可以分为两种情况:第一,这些“洋垃圾”服装以及该服装所附着的商标都可以翻新,也就是说无需更换商标;第二,附着在这些“[来自Www.Lw5u.com]洋垃圾”服装的“商标”已经磨损无法翻新,而只能通过复制的方式制作新商标;对于这两种行为,翻新服装者是否可以以商标权穷竭为由抗辩呢?当然可以,因为商标权利穷竭是指商标权所有人或经其许可的人将带有商标的商品首次投入市场后,商标权人无权禁止合法受让人使用或销售该商品,以及无权禁止在该商品上使用其注册商标。显然,上述第一、第二种情形都属于商标权利穷竭的范围,因此不构成商标侵权。也有论者认为:“由于商标与附有商标的产品没有分离,商标持续发挥其功能与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也即,商标正常发挥了其功能,消费者没有混淆)……如果该批产品质量有问题,对他们来说这种物权是有瑕疵的,他们自然可以根据商品上贴附的商标和其他说明‘按图索骥’,商标权人则必须承担责任。”可问题是商标权人在首次投放附有其商标的商品时,其质量是符合产品质量法的。在该产品变成“垃圾”并“翻新”后,仍然贴附原商标进行销售,虽然商标的区分功能没有遭到破坏,消费者不会产生混淆,但是这种‘以旧充新’的行为无疑是欺诈消费者的行为,而且也会损害商标权人的商誉,如果仍然要商标权人承担产品质量的责任更是不公平。所以为了保护商标权人和消费者利益,我们可以把上述“翻新”和复制商标的行为看作是我国“商标法”第52条第3款明文规定的“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所以以上两种行为都属于商标侵权行为。由此,在处理“旧物翻新”时,如果不存在侵害消费者和商标权人利益(比如各种二手商品市场的存在一般不会损害消费者和商标权人利益),物权优先;否则商标权优先。

四、垃圾里的外观设计权问题

专利权人鞠爱军1998年9月发现古贝春集团擅自使用其设计并拥有专利权的酒瓶,大量制售“古贝春头曲”进行营利活动,使其专利权受到侵害,于是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偿其经济损失30万元。后来法院查明:银河酒厂于1999年9月30日与鞠爱军签订独占专利实施许可合同,每年专利许可使用费为15万元。古贝春集团使用的酒瓶来源于诸城康业副食经销处从消费者处收购的旧酒瓶(该旧酒瓶经过洗净消毒)。对于该案例,“一审法院认定侵权,其理由是:回收与专利设计相同或近似的酒瓶并作为自己同类酒产品的包装物……成为一种变相的生产制造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行为。二审法院认为不侵权,其理由是:白酒售出后,专利权人和银河酒厂已经获得了收益,体现在酒瓶上的专利权已经用尽,根据专利权用尽原则,购买者的使用或者再销售行为就不构成侵犯其专利权”。该案例到底如何解决,我们可以借助专利产品修理、再造的相关理论来解说。

修理受权利穷竭原则的保护,而再造则属于侵犯专利权的行为。但是如何区分修理行为与再造行为呢?有论者在考察了美国的相关案例后认为:“修理,指在专利产品合法出售或让与后为使专利产品正常使用或更好地发挥性能而对该产品进行的维修、更换零部件等维护性行为。再造,指当专利产品整体报废后,在报废产品的基础上生产出新的产品的行为。再造行为的构成条件有二:专利产品已经整体报废,而不是可以通过替换部分零件来维持其功能;第二,利用专利产品的技术特征生产出一个功能、性质与原专利产品相同的新产品。”那么对有外观设计权的旧酒瓶的重新利用到底属于修理还是再造呢?其实,根据上述修理的定义,如果修理的前提是该专利产品仍然具有使用价值,或者是使用后的专利产品恢复其应有的功能,即有修理的必要。显然使用过的有外观设计权的酒瓶仍然有使用价值,只是需要清洗和消毒处理(这可以看作是一种修理行为)。而再造的前提是该专利产品已经整体报废(没有任何使用价值,显然旧酒瓶不属于此类),重新制造一个新的专利产品。所以有论者认为:“当外观设计专利产品销售后,他人回收该外观设计产品并用于包装自己产品的行为并不能认定为专利侵权,因为专利权已经用尽。所以,将这种行为认定为‘再造’并不妥当。实际上,为生产经营目的回收他人使用过的包装物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用于包装自己的产品的行为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了竞争对手及消费者的利益,该行为应当由反不正当竞争法来规范而不是由专利法来规范。”但是也有论者认为这种行为构成专利侵权,因为“只是经过清洗、消毒的酒瓶或者仅仅是对瓶盖等破损部分进行简单修补的酒瓶,毫无疑问会落人外观设计专利酒瓶的保护范围之内,也就是说会构成受外观设计专利权控制的制造行为”。虽然两位论者的观点不同,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即对含有外观设计的酒瓶的回收再利用的行为属于侵权行为,一个是不正当竞争行为,一个是专利侵权。我们认为该行为之所以构成侵权,是因为如果法院判决不侵权,古贝春集团可以继续使用该酒瓶生产白酒,则无疑将会给专利权人的市场利益造成损失(许可使用的利益),也会给银河酒厂带来损害(可能造成消费者混淆,因为酒瓶的外观设计一样)。

总之,含有知识产品的载体作为废弃物品抛弃或者出售后,如何协调知识产权人的知识产权与在后物权人的物权是法律应当予以解决的问题。一方面,应当保障物权人的处分权,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和贸易自由;另一方面,也需要考虑知识产权人的权利和消费者利益,在法益平衡的基础上解决两种权利的冲突。因此,在以后的知识产权立法中可以规定这样一个条款:“在含有知识产品的载体作为废弃物品抛弃或者出售后,如果该载体可以回收重新利用,在不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前提下,该载体的物权人可以以物尽其用、节约资源和环境保护为由对抗他人的知识产权。”因为人类的环境利益与个人的知识产权相比无疑具有更高的价值。

[参考文献][1]张瑞玉.商业秘密法学[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

[2]全球历史上10大著名商业间谍案[EB/OL].http://au-to. ifeng. com/roll/20091016/125710. shtml,2010 - 08-25.

[3]代小琳.30万拾荒大军调查报告:拾荒一年捡走30亿 [N].北京晨报,2006 - 02 - 06.

[4]斌鹭,“垃圾专拾权”也是一种特殊物权[J].现代物业,2008,(3).

[5]彼德罗·彭樊得.罗马法教科书[M].黄风,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

[6]陈华彬,物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7]杨遂全,吴雯.论抛弃物权的效力与废弃物的权属[J].南方论刊,2008,(2).

[8]徐伟,版权作品载体废弃物处分中的权利穷竭问题[J].知识产权,2006,(2).

[9]郑成思,知识产权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10]翟敏.洋垃圾服装走私揭秘:几元货品暴涨几百元[EB/OL]. http://gz. house. sina. com. cn/biz/seller/2009 -10 -16/1315232. html.2010 - 08 - 26.

[11]马强,商标权权利穷竭研究[J].现代法学,2000,(1).

[12]程永顺,“酒瓶”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中的几个法律问题[J].科技与法律,2000,(4).

[13]胡开忠,专利产品的修理、再造与专利侵权的认定[J].法学,2006,(12).

[14]李扬.修理、更换、回收利用是否构成专利权侵害[J].法律科学,2008,(6).

[责任编辑:戴庆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