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高等教育与个体社会资本、生活资本获得研究
杂志文章正文
高等教育与个体社会资本、生活资本获得研究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26        返回列表

[摘要]高等教育功能是多元化的,它除了有助于个体获得较好职业,增加个体经济收入,进而促进个体向上层社会流动外,还有促进个体社会资本和生活资本获得的功能。个体通过大学生活,不仅可以积累大量社会资本即结识重要他人、获得更多社会支持、更强归属感,还可以促进个体生活资本的增加,如养成科学价值观,促进身心健康和获得高质量闲暇生活等。我们应该以更加科学、客观的态度看待高等教育的功能。

[关键词]高等教育;社会资本;生活资本

[作者简介]刘娜,天津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社会学博士,天津30019;向冠春,教育部考试中心助理研究员,管理学博士,北京100084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4434(2010)08 -0189 -04

一、关于高等教育功能的现实解读

大量理论与实证研究证明,高等教育可以促进个体向上层社会流动,可以帮助个体获得较好职位、较高收入乃至较高社会地位。改革开放至20世纪90年代末,我国也创造出了“高等教育全能”的神话。但是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当今时代,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使许多人对高等教育的功能产生了怀疑,一些人认为上大学找不到工作还不如早些去打工挣钱。难道读大学就真的没用了吗?仔细思考我们会发现,不是读大学没用了,而是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家庭的高投入与产出不成比例,或者说上大学的效益不像以前那样立竿见影了;不是大学生太多社会容纳不了,而是大学培养的人才不适合社会发展需要。本文的重点不在于讨论大学生就业问题和高等教育人才培养问题,主要从社会资本、生活资本的视角分析高等教育的功能,以引导大家更客观、科学地看待高等教育的功用。在新时期,关于高等教育功能有以下认识:

首先,高等教育不是全能的,“考上大学,你就什么都有了”的神话已经破灭,尤其是对于我国广大农村青年学子来说,金榜题名,实现鲤鱼跳农门的愿望也不像以前那么有吸引力了。我国高等教育已进人大众化阶段,一方面,高校培养的大学生越来越多;另一方面,随着改革与发展的持续平稳进行,我国大学生人才的需求也不像改革开放初期那么迫切了。尤其是近两年来的金融危机,更使“大学生就业难”成为社会问题。因此,上大学、接受高等教育是使个体走向成功的强有力的助推器,不是金钥匙,高等教育帮助个体实现上升性社会流动还需要许多前提条件,这是一个综合而复杂的过程。

其次,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接受高等教育仍然是必要的。高等教育虽然不再像过去30年那样有那么大的“魔力”,也即高等教育不一定带来“成功”的结果,且个体实现成功的道路也多起来,特殊的才能、勤劳的品格、卓越的胆略、聪明才智等等,这是我们社会进步与开放的表现。但高等教育仍然对个体的生活产生着重大影响,仍然是个体实现向上流动的重要资本,它对个体综合素质的提高、职业的获得、收入的增加、生活质量的提升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应理性对待高等教育的功能。最后,高等教育是一种人生经历。高等教育能够促进个体向上层社会流动,不仅仅是能够促进个体职业地位、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提高,即不仅仅是可以使个体获得较好的职业、较高的收入、较高的社会声望,还可以促进个体整体生活质量的提高,如可以增加个体的社会资本,结交更多较高层次的重要他人,参与更多社会组织活动,获得社会支持,增强个体的社会归属感;还可以培养个体的科学价值观,增强个体的身心健康状况,使个体获得较高质量的闲暇生活,全面提升个体的生活质量。这样的效果是任何其他社会流动方式无法实现的。

下面我们主要就高等教育促进个体社会资本、生活资本获得,提升个体整体生活质量的功能进行论述。

二、高等教育与个体社会资本获得

社会资本主要指建立在信任、规范基础之上的社会关系网络。高等教育在社会发展史上的不同时期发挥着不同的作用,产生着不同的功效。正如克拉克·克尔所言:“知识原先是为了真理起见(例如亚里士多德),然后是为了对自然的权力(例如培根),然后为了国家的领导(例如拿破仑和洪堡),然后也为了个人的能力(例如杰弗逊),然后为了领导的素质(例如纽曼),然后为了金钱(例如富兰克林和马奇卢普和一切工业社会),现在为了所有这六项(和其他目的)一起。”高等教育也能产生社会资本。

个体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不仅仅是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也不仅仅是就业这个唯一目标,大学生活还可以促进个体社会资本的积累。

(一)结识了重要他人

接受高等教育是一项群体性活动,而且大学相对于高中来说是一个开放、自由的场所,它为每个个体展现自己的才能、个性创造了条件。一个人要顺利完成几年大学学习生涯,必须学会与大学里的重要他人——老师和同学保持良好关系。全国甚至全世界不同地区、不同生长背景、不同个性的学生汇聚到一起,要和谐相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需要每个学生学会与他人交往的技巧。另外,同乡也是学生们结识的重要他人。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地缘的社会,“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是这一传统的真实写照。每到新生开学,学校里各地的同乡会都积极开展各项活动,给新入学的同乡以温暖。如果说让学生学到知识是大学最重要的职能之一,那它另一个重要职能就是锻炼学生如何与他人相处,如何更好地社会化。经过大学教育,个体不仅学习到了参与社会关系网络的技巧,而且结识了社会关系网络中的其他个体,这些同学、校友、恩师、同乡将来都是重要的社会关系资源。

(二)锻炼了人际交往能力

随着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劳动分工体系日趋复杂,现代劳动力市场所需要的高素质劳动者不仅要掌握所需的专业性知识与技能,还需要劳动者具备良好的团队合作能力与社会交往能力,同时还需要劳动者具备处理和应对各种复杂社会情况的能力。这些能力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无法单纯依靠课堂教学完成的,而必须辅之以各种各样的校内外实践活动。在大学校园内,存在大量由学生组成的社团组织,除了具有“官方”性质的学生会外,还有许多大学生自发组织的各类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的“民间”社团组织。据统计,60%以上的在校学生属于一个或几个社团,而90%以上的大学生参加过由社团举办的某种活动。脱离繁重、沉闷和僵化的高中生活,进入自由开放的大学校园的大学生们很[来自www.lW5u.Com]快跨越班级、专业和年级的界限,按照自己的兴趣、特长或需求,自由地组合在一起。在社团里,可以认识新朋友,和志同道合的同学交流思想,可以一起读书或打球,可以举办讲座;也可以走出校园,参加社会实践。在社团里的日子往往是大学期间最难忘的经历:在社团里学到了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结识了一生都难忘的朋友。社团在培养学生的组织能力、自学能力、思维创新能力、表达能力、交际能力等方面作用突出。可以这么说,高等教育对于个体社会资本的效应是非常明显的,在大学中,人们学习到最多的不但是怎样与那些认识的人打交道,而且与那些从未见过,但不管怎样被认为是同一个一般性共同体的成员的人打交道。

(三)可以获得更多社会支持

经典人力资源理论认为:接受高等教育的个体有更多机会获得好职业、高收入、高声誉、高地位,并逐步形成一个具有较高社会地位的阶层。个体在大学毕业后一般还会通过同学会、校友会等等与原来的群体保持密切联系,再加上同学的同学、朋友的朋友等关系的扩张效应,就织成了由一个个个体组成的较高层次的社会关系网络。不仅熟识的同学、校友之间可以保持社会资本的交换,而且不熟识的校友在社会交往中也有着“同源感”。许多单位的人事主管在招聘过程中都有着这样的经历,在同等条件下,感情会偏向与自己是同一个学校的校友。如刘持金先生在一次报告中所提到的那样,哈佛商学院世界有名,商学院的许多毕业生成就辉煌,但这并不能完全归功于哈佛商学院的教育质量,即不能仅仅归功于“人力资本”的因素;相反,哈佛商学院毕业生之间所建立起来的相互支撑的关系网络在毕业生以后的工作中起到了更为重要的作用,也即哈佛商学院为他的学生提供的社会资本对他们毕业后的工作也相当重要。因此,可以说,受过较多学校教育的个体比那些受过较少学校教育的个体可以获得更高水平的社会支持。

(四)拥有更强的归属感

帕特南从“信任、规范、网络”等方面探讨了社会资本问题。他认为个体之间组成的“小群体”或公民社会、社群组织之所以能够发挥作用,是因为他们能够通过面对面的有组织的参与活动,让公民形成密集的网络关系,产生共享的知识和价值,促成合作与信任的观念[3](P195)。另外,社会资本关注社会网络和人际关系,用以说明社[来自wWw.lw5u.coM]会信任、责任感、社会归属感的产生问题。社会心理学也表明:良好的人际关系、广泛的社会联系、明确的社会归属感有助于减轻压力,也有助于形成有组织的社会生活。大部分经历过高等教育的个体有比较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有比较广泛的社会关系,有更多机会参加各种社会组织,也更容易为各种社会组织接纳,也会产生比较强烈的社会归属感,从而一定程度上减轻心理压力。

因此,我们应该以更科学、更理性的态度看待高等教育,上大学不仅仅是为了就业和找到好工作,它还可以提高学生个体的人际交往素质,为学生个体走人社会积累社会资本,得到更多社会支持和社会资源。

三、高等教育与个体生活资本获得

本文所说的生活资本主要指个体科学价值观的养成、身心健康发展和闲暇生活选择等。

(一)高等教育与个体的科学价值观

现代大学的教化功能之一就是塑造大学生的理想人格。理想人格的价值目标应该是科学的现实认识、超前意识和价值需要的有机统一体,是自我利益和社会需要的高度融合体。主要表现在:一是帮助学生提升个人的精神境界,使人的精神面貌发生深刻的转变,在价值上引导个体不断地超越自己的特殊性而走向普遍性的人格特征,从而实现自己完满的人性;二是在社会倡导平等、民主、正义等基本价值宣传时,现代大学作为新知识和新思想的策源地,可以发挥其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影响个体科学价值观的形成。

许多学者研究证实,受过较高学校教育的人与那些获得较少学校教育的人有不同的价值取向。戴卫斯( Davis,J.A)发现,在控制其他社会人口统计因素的情况下,如年龄、性别、种族和宗教,学校教育年限与49种态度的9/10有显著联系。事实上,戴卫斯报告指出,没有其他的预言像学校教育年限那样显著地影响这些态度。其他一些学者也指出教育对个体的一系列价值观有影响,包括自治和顺从、自我定向,还有对自由主义、公平主义和人类的态度等。另一个受到关注的是学校教育与厌世态度的关系。史密斯( Smith,T.W)表示,学校教育与厌世态度有相反的联系。厌世态度就是个人将其他人看作共谋者和自己要提防的人,而不是值得信赖的和有帮助的人。他认为,受过较高教育的人比受过较少教育的人有可能更乐观地对待他人。比较而言,受过较少教育的人可能把他们较少的社会地位和资源归咎于他人的阴谋策划。

可以这样认为,较高水平的学校教育可以开阔人们的心智。受过较高水平教育的个体在思考一些涉及到价值观的问题时,能够超越个体、家庭或当前环境的局限。从这个意义上说,学校是个扩展性教育的场所。

(二)高等教育与个体的心理健康

有学者研究认为,受过较多学校教育的个人报告说,他们比受过较少教育的人更具有积极的心理状态和幸福感。受过较多学校教育的人在处理有关个人控制、压力、痛苦、忧郁和情感等心理问题时,比受过较少教育的人有更好、更积极的心态。罗斯( Ross)和她的同事研究认为,受过较多学校教育的个人对生活有更强的个人控制感,生活更有目的性、计划性。他们的研究还发现了教育成就和心理压力与忧伤之间的一种反向联系。原因是,较高水平的学校教育更容易使人倾向于非异化,更容易使人得到高工资的工作,使个人产生较强的个人控制感,从而削弱了产生心理忧伤如焦急、生气等负面心理的可能性。同时,受过较好教育的人一般心智比较灵活,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这可以为个体提供比较广泛的社会网入口,可以得到支持性社会联系,从而减少心理忧伤。

(三)高等教育与个体的闲暇生活

教育家纽曼的“博雅教育”功能观完满地诠释了大学的闲暇教育功能。他认为大学四年是学生个人生命史上的“灵魂发育”季节。在他看来,大学教育“旨在提高社会的益智风气,旨在修养大众身心,旨在提炼民族品味,旨在要为公众的渴望提供固定的目标,旨在充实并约束时代的思潮”,认为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使人性变得更加完美。

受过较多学校教育的人更懂得利用闲暇时间。其中罗宾森和古得贝( Robinson &Godbey)的研究比较有代表性。他们从三次“美国利用时间工程”中得出的数据说明,学校教育水平对于闲暇时间活动的意义不同。他们报告说,大学毕业生比那些受过较少教育的人花费更多时间从事健康活动和组织性、教育性的活动。他们将闲暇时间的利用与个体的阶级文化联系起来,认为虽然大学毕业生比接受较少教育的人把更多时间花费在工作上,而拥有较少的闲暇时间,但他们利用时间的方式与社会精英的价值观是一致的,主要从事一些更具有利他性的和与更广泛的社会组织相联系的活动。

(四)高等教育与个体的身体健康

高等教育可以促进个体身体健康的养成,这可以从两方面印证:一是接受高等教育者比未接受高等教育者普遍具有较好的职业、较高的收入、较高的社会地位,他们有更多的物质资本来改善自已的生活;二是接受高等教育者比未接受高等教育者有更强的学习力,去接受、学习更科学的养生知识。且本文前两节论证了高等教育可以促进个体养成理想人格,使个体有更健康的心理状态,有更高质量的闲暇生活,这些也能综合地影响到个体的身体健康。

国外许多研究证实,学校教育对身体健康的一系列指标有明显的、广泛的影响。获得较多学校教育的个人比那些获得较少学校教育的个人有更好的健康成果。例如,撒恩德( Sander)认为那些获得较多学校教育的个人似乎比那些受过较少学校教育的个人抽烟的可能性要小。在烟民中,那些受过较多学校教育的个人似乎比那些受过较少学校教育的个人更可能戒烟。邦得( Bound J)对教育与身体健康的关系也作了研究,他们认为教育成就与日常活动上的功能性限制有着显著的联系,在中年人中,那些受过较多学校教育的人比受过较少学校教育的人在洗浴、就餐以及穿戴服饰上遇到的困难较少。他们还发现在从事其他轻体力活动时也较少遇到困难。在研究中,他们也发现教育成就和总健康状况之间有很强的联系,只有9%的大学毕业生报告他们的总健康状况是差或一般,但没有完成中学学习的男性39%判断他们的总体健康水平是差或一般,为前者的四。

一些学者在对教育如何影响健康状况和死亡率问题进行研究后认为,受过较多教育的个人比受过较少教育的人会有更健康的行为,他们有得到维护自身健康的较好的信息途径。受过较多学校教育的人比受过较少学校教育的人更容易养成良好的健康习惯,如开车时更多使用安全带等。

[参考文献]

[1]克拉克·克尔.高等教育不回避历史[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2.

[2]王建华,高等教育与社会资本引论[J].青岛科技大学学报,2003,(4).

[3]罗伯特·帕特南.使民主运转起来:现代意大利的公民传统[M].王列,赖海榕,译.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4] Dayis J A..Background variables and opiruons in the 1972-1977 NORC General Social Survery:Ten generalizationsabout age, education, occupation prestige,race, religion,and sex,and forty - nine opinion items[M].Chicago: Na-tional Opinion Research Center,1979.

[5] Smith T W. Factors relating to misanthropy in contempora-ry American society[J].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1997,(26)。

[6]Ross C E,Van Willigen M.Education and the subjectivequality of life[J].Journal of health and Social Behavior,1997.(38).

[7]约翰·亨利·纽曼.大学的理想[M].杭州:浙江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8] Robinson,J.P.,&Godbey,G. Time for life:The surpris-ing ways Americans use their time[M]. Uruversity Prak,PA:Pennsylvarua State University Press,1997.

[9] Sander W. Schooling and qLutting smoking[J].the Review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1995,(77).

[10] Bound J,Schoenbaum M, Weudmann T.Race and edu-cation differences in disability status and labor force attachment in the Health and Retirement Survey[J].Joumalof Human Resources ,1995,( 30).

[责任编辑:陈梅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