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基本矛盾理论研究的新进展
杂志文章正文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基本矛盾理论研究的新进展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104        返回列表

吕世荣,聂庆彬

[摘要]社会基本矛盾理论是唯物史观的基本内容之一。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学界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原理和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原理的内容进行了诸多思考,取得了一些新的成果,对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也有了更深的认识,但也存在着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唯物史观;基本矛盾;新进展

[作者简介]吕世荣,河南大学人文社科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聂庆彬,河南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2007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专业博士研究生,河南开封475004

[中图分类号]B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4434(2010)05 -0053 -04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社会各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变化,总结其基本经验,其中之一就是实践和理论之间的互动关系。一方面,理论研究为实践变革提供了理论支撑,另一方面,实践的深入推动了理论的深化。这种深化具体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对原有概念和原理的批判性思考;二是新观点的不断提出。社会基本矛盾理论是唯物史观的基本内容之一。这里仅就社会基本矛盾理论的发展与实践变化之间的关系作一探讨。

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理论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的过程中,我们对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理论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一)对生产力概念认识的深化。传统教科书将生产力定义为人们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从自然获取物质资料的能力。这个定义主要强调人们对自然的征服和改造。但是从现实情况看,我们在享受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却面临着与之相随的环境恶化、资源枯竭、生态破坏等一系列问题,人们在反思这些问题的根源时,有学者认为这表明了传统生产力概念在理论上存在着重大缺陷,它是形成当代生态危机的中心因素。面对现实,人类应修正这一范畴的历史片面性,新的生产力内涵不仅包括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更应涵盖人类协调人与自然关系、保护自然的能力。

[来自wWw.lW5u.CoM] 关于生产力的要素构成,传统教科书认为生产力由劳动者、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三部分构成。这种观点的论据主要来自于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劳动过程时所说的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是:有目的的活动或劳动本身,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理论研究的深入,生产力的内涵也在不断丰富。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曾经提到科学技术在生产力发展中的作用。他说,科学和技术使执行职能的资本具有一种不以它的一定量为转移的扩张能力,科学作为独立的力量被并入劳动过程。但是受传统科技观和生产力理论的支配,科学技术在生产力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获得足够的重视。当代,科学技术在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科学技术已经成为促进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因素,邓小平还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社会分工的发展和激烈的市场竞争也使我们认识到先进、科学的管理的重要作用,同时,对外开放也让我们见识到国外先进的管理模式和方法。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用“乐队指挥”来形容管理工作的重要性。今天,人们愈发认识到在以分工和协作劳动为基础的现代经济中,管理是劳动与劳动对象、劳动资料结合在一起形成现实生产力不可缺少的要素,是各种生产要素的黏合剂。它起着协调不同职能部门之间的劳动、优化活劳动与劳动资料、劳动对象之间的数量关系、提高效率、减少浪费的重要作用。甚至,有人说管理才是最重要的生产力。

通过对生产力概念和内涵的研究,强调科学技术以及管理在推动生产力发展中的重要作用,这一方面突出了劳动者科学技术素质的作用,强调提高人的科学文化素质对生产力发展的意义,另一方面,这也是对我国社会发展现阶段要求的思想提升。

(二)通过对生产方式的研究深化了对生产关系的认识。传统教科书认为生产方式就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统一,但是,学界并没有对这个问题作进一步的理解和深化。近年来,随着发轫于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讨论,生产方式理论的研究也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当前尽管学者们在关于生产方式的内涵和外延上还存在着诸多分歧,但大多数学者都认为马克思并不仅仅是在一个单一的层面上使用生产方式的,生产方式有着不同的层次。

有学者认为马克思所讲的生产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经济体制意义上的生产力的社会运行方式;一种[来自www.lW5U.com]是经济制度意义上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结合而产生的社会经济方式。也有学者认为生产方式有三个不同层级的含义:第一级的生产方式指撇开生产的社会形式而从生产一般的角度来看待的“工艺学意义上的生产方式”,即“生产方式本身”;第二级的生产方式即包括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在内的统一的社会生产过程的生产方式,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经济形态;第三级的生产方式是最广义的生产方式,即一定社会形态中人们在物质(经济)、社会、政治、精神等各方面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总和,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社会形态。与生产方式相对应,生产关系也有三个等级:第一级的生产关系就是人们在直接生产过程中共同活动和互相交换其活动的关系;第二级的生产关系指直接生产过程以外的,人们在交换、分配和消费领域内表现出来的物质生活关系;第三级的生产关系则是由前两级生产关系派生出来的各种社会关系,其中也包括政治的、法律的、宗教的、道德的以及各种意识形态方面的相互关系。

对不同层次生产方式的理解,以及对与之相关的不同层次生产关系的理解,是我们区分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的思想根源,它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提供了理论基础。传统上认为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而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这实际上是混淆了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目前,我们已经将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区分开来。经济制度作为社会制度的基础,是指人类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上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的总和,它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本质特征。而经济体制是某一经济制度采取的社会经济组织的具体形式,包括一国经济结构和组织管理经济活动的方式方法、组织形式、组织机构等。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都与生产关系相关,但经济制度与生产资料所有制直接相关,是一种深层次的本质的生产关系,具有相对的稳定性。而经济体制作为生产关系的具体形式,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同一种经济制度,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阶段,可以采取不同的经济体制。不同的经济制度,也可以采取相同的经济体制。经济体制的差别并不是不同社会制度的根本差别。通过对经济制度、经济体制的研究,在理论上将制度和体制区分开来,使人们认识到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以后,还需要通过具体体制和机制来实现其优越性。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所要改变的不是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本身,而是它的具体实现形式。这不仅消除了传统上将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等同起来的观念,有利于发挥市场经济体制的作用,而且把我们的改革同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紧密结合在一起。

对生产方式的研究,也为我们研究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机制问题提供了一条新的解决途径,这个问题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传统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理论中,我们对二者关系的研究仅停留在质的规定上,缺乏对二者关系的深入研究,没有解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具体机制问题。目前对于这一问题,有的学者强调自然环境、劳动力、生产资料、信息、科学技术等生产要素对生产关系的影响。有的学者认为生产过程中最稀缺的生产要素决定了生产技术的社会性质或生产技术在发明过程中不同历史阶段质的差异性,以此来解释生产力在不同发展阶段的质的差异性。这些解释尽管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并没有严密、清晰地说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关系的具体过程和机制。而通过对作为连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中间环节的生产方式的研究,则为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条可供选择的路径。因为在生产方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以及它们的各级、各层次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渗透和相互转化的关系。林岗认为,各种不同的生产要素,通过人们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技术组合关系,才能结合起来形成劳动过程,从而形成现实的生产力。因此,一定性质的生产力对与其相适应的社会经济关系的决定作用,是以劳动方式为中介而实现的。这是对这个问题的一个有益尝试。

二、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理论和我国的意识形态建设

经济基础的变化推动着上层建筑的变化,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和完善,在上层建筑领域特别是意识形态领域也出现了一些新变化。这些变化推动了学界对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原理、意识形态理论的深入研究,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新问题。

(一)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原理研究的新进展。在传统教科书中对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的规律主要侧重于质的分析,即经济基础的性质决定上层建筑的性质,经济基础的变化决定了上层建筑也要随之发生相应的变化。但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机制问题并没有进行详尽的分析,这是亟须解决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我们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具有重要意义,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的规律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有学者指出,在当代,一是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适应越来越注重双重性,即不仅上层建筑的性质要适应经济基础的性质和进一步发展的要求,其规模、结构、层次也要适应经济基础发展水平;二是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适应越来越显示全球性;三是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的运作越来越具有民主性;四是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适应越来越呈现中介性;五是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适应越来越依赖自我调节性。也有学者指出,现代意义上的日趋高度的社会化和日益紧密的普遍联系,催生了现代社会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新型的辩证关系,在社会化大生产方式下的现代社会,社会发展对上层建筑的公正性要求越来越迫切。因此,在现代社会背景下,可通过先进的上层建筑(具有先进思想意识和先进科学的社会管理方法)来逐步改造不科学不合理的传统经济利益关系,进而减少乃至消除矛盾冲突的发生,促进经济科学合理地全面发展。但是,笔者认为尽管当代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的规律确实出现了一些新特点,但是这并不代表社会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出现了新型辩证关系。首先,具有先进思想意识和先进科学的社会管理方法,毕竟是在现代社会化大生产的基础上产生的,其根源恰恰存在于现实的社会经济基础中;其次,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是有反作用的,当我们通过先进科学的管理方法来逐步改造现实时,正是上层建筑在发挥其为经济基础服务的职能,促进自己的经济基础的形成、巩固和完善。

(二)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新问题与意识形态研究的新进展。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入,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都发生了重大变革,这些变革使人们的思想观念、生活方式、行为准则都发生了新的变化,还有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的影响,这使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不断受到挑战,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建设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从现实情况看,社会上有些人已经丧失了共产主义理想,丧失了社会主义集体价值观,他们崇尚极端利己主义,崇尚西方的社会制度,鼓吹西方的民主、自由,甚至有人公开主张“多党制”,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从理论上看,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从来没有放弃颠覆社会主义、颠覆马克思主义的企图,不断宣扬所谓的意识形态“终结论”、意识形态“多元论”、“全球化意识形态”等观点,挑战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传统上我们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和马克思主义作为我国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的理论的研究并不够。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着重于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阶级性和虚假性批判,而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新变化研究不够;二是过于强调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功能,而对其建构功能、心理认同功能研究不够;三是对我国意识形态工作的经验和教训总结不够。.目前意识形态领域正在发生着感性化、学术化和日常生活化三大趋势,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种种挑战以及意识形态领域发生的变化,促使学界更加深入地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同时不断吸收西方意识形态理论的先进成果,突破了传统的界限,将意识形态研究推向一个更广阔的领域。

首先,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理论既包括对特定的意识形态的批判,也包括一般的意识形态理论。在马克思那里,意识形态多是在否定性的意义上使用,偶尔也在中性的意义上使用。自马克思之后,经过普列汉诺夫、列宁以及西方马克思主义和西方学者,意识形态的客观性逐步彰显。近年来,我们的研究视角不断拓宽,对意识形态的理解越来越趋向于客观化和中性化,其否定性色彩在逐渐消退。其次,我们对意识形态功能的研究更加深入和仔细,意识形态对社会统治进行了合理性、合法性、公正性论证,有利于维护阶级统治和社会稳定;意识形态通过教育功能、舆论导向、价值导向,有利于形成强大的民族凝聚力;意识形态发挥其批判功能,能够促进社会不断完善和进步。再次,学界及时总结了我国意识形态工作的经验和教训。传统上我们的意识形态工作主要侧重于理论宣传和教育等外在灌输,这在革命年代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我们的意识形态工作和现实联系不够紧密,对意识形态发挥作用的机制研究也不够。在此基础之上,学界开始进一步研究意识形态发挥作用的机制问题,积极探索保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各种路径,越来越重视意识形态工作的生活化和大众化,注重理论贴近现实,注重集体意志和个人意志的结合,意识形态工作的方式不断由外在灌输式转向内外结合式,不断开展丰富多彩、吸引人心的各种工作,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当然,这些工作都亟须进一步的深入和提高。最后,我国学者在进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同时,还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对各种理论上的挑战进行驳斥和批判,揭露其实质,维护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全球化意识形态、意识形态终结论、多元论、淡化论、中立论等观点实质上都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三、社会基本矛盾理论与资本主义的生存空间

苏东剧变后,国际社会主义事业受到重大打击,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也陷入低潮。在这种情况下,学者们通过对社会基本矛盾的研究加深了对社会发展的认识,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和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期性和社会主义事业取得胜利的必然性、长期性和艰巨性也有了新的认识。

传统上,我们在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认识上,主要是从《共产党宣言》“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两个必然”思想出发,并且根据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主要强调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矛盾的不可调和性,强调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的必然胜利,而没有认识到这个过程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而随着研究的深入,学者们开始关注马克思“两个决不会”的思想——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认识社会发展,必须把“两个必然”和“两个决不会”结合起来。“两个必然”是在质的层次上对社会发展总体趋势的认识,揭示了社会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两个决不会”是对“两个必然”思想的发展,是在度的层次上揭示出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现实条件,揭示出现存的资本主义在短时间内还不会灭亡。这些研究,使我们扩大了对资本主义生存空间的认识,同时也深化了对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认识。

二战以后,开始了以原子能技术、电子技术、航天技术等为代表的新科技革命,科学技术在推动生产力发展中起的作用越来越大,新科技革命还改变了社会生产结构,导致了新产业革命,出现了一大批信息、生物、自动化、海洋等新兴产业。同时,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也在不断调整,如国家积极参与经济管理、股份制的发展、员工持有公司股票、社会福利制度等等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而不断扩张的经济全球化进程为资本主义开辟了更广阔的原材料基地和产品市场,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经济触角不断伸向全世界,在世界范围内攫取巨额利润。无论从空间上还是时间上看,资本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调整都还存在着极大的余地,资本主义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还没有发挥出来。同时,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还不成熟,社会主义国家的生产力还不发达,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尚未充分体现。因此,资本主义还将在很长的时间占统治地位,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并存的局面也将长期存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是一个长期、艰难、曲折的过程。但是,我们也要警惕对社会主义丧失信心的倾向。

总之,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在社会基本矛盾领域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开拓了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新领域,但是我们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许多问题上还有待进一步的努力和深化。

[参考文献]

[1]秦裕华.科学地理解生产力概念的新内涵[J].自然辩证法研究,1997,(12).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

[3]许兴亚.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中国经济问题探索[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4]张宇,孟捷,卢获,高级政治经济学:第二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5]胡纯和,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规律作用的当代特征[J].理论建设,2004,(6).

[6]刘国章.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问题新探[J].广西社会科学,2007,(9).

[7]侯惠勤,新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建设的基本经验(下)[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9,(9).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9]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责任编辑:胡彩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