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学术论坛》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录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含扩展版) 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研究
杂志文章正文
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研究
发布时间:2018-02-08        浏览次数:122        返回列表

张加林

[摘要]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是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保护的一项重要制度。世界各国都从保护未成年人成长的角度设计了合理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或类似制度。虽然我国法律规定了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但还存在不完善之处。我国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应包括父母监护权撤销的原因、程序、范围及撤销后的安置措施等方面,在结合我们的具体国情,借鉴其他国家的有益做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健全和完善。

[关键词]父母监护权;撤销;原因;程序;安置

[作者简介]张加林,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在职博士生,江苏省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湖北 武汉430074

[中图分类号] DF5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 4434(2010)05 - 0155 - 06

一、父母监护权撤销的制度设计 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又称父母监护权剥夺制度、亲权撤销制度,是指如果父或者母不履行监护职责,侵害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权益,经相关人员或者机构申请,法院作出撤销父或者母监护权的制度。由于各国民事法律制度传统存在差异,大陆法系国家的父母对未成年子女享有亲权,相应的这些国家就制定了亲权撤销制度;英美法系国家父母对未成年子女存在监护权,所以这些国家有监护权剥夺制度。在我国,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监护权,国家制定了监护权撤销制度。

(一)域外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

在罗马法中,只有家中的男性市民才可享有家长权,没有父母监护权概念,所以没有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对于家长权在罗马古代不发生撤销的问题,是因为当时国家对家庭以内的事不加干涉,以后由于社会的进步和国家权力的增强,才逐渐对家长权加以限制。帝政以后,人格家长迫使女儿为娼,或使儿子与猛兽格斗等,都要剥夺其家长权。古时家长对初生的婴儿有遗留决定权,基督教在罗马盛行后,凡家长抛弃婴儿的,就丧失对婴儿的家长权。

在大陆法系国家,父母对未成年子女享有亲权。如果父或者母不履行亲权,危害子女利益的,有关国家设立的未成年人保护机构或者法院有权宣告撤销父或者母的全部亲权或者部分亲权。这些国家的亲权剥夺制度相当于我国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

有些国家,如越南,父母对子女享有权利义务,没有亲权概念,也没有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监护权概念,所以,这些国家的父母权利撤销制度相当于我国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

在英美法系国家,父母对自己的未成年子女享有监护权,如果父或者母违反相关规定,危害子女利益的,法院可以撤销父或者母的监护权。所以,这些国家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与我国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概念相近。

(二)我国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

我国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主要表现在《民法通则》和《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民法通则》第18条规定了监护人职责。1991年《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2条规定了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的法律责任及监护人资格撤销情形;第29条规定对流浪乞讨或者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监护作出了专门规定。在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方面,《未成年人保护法》基本照搬《民法通则》规定,但也有一些发展:第一,对于父母不履行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增加了“经教育不改”用语,体现了撤销父母监护权乃“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的立法意图;第二,明确了民政部门对流浪乞讨或者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的特殊救助职责。

2006年12月29日通过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3条、第53条在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方面作出了一些新的规定:第一,对于父母不履行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根据法律规定可以撤销父或者母的监护权,无须根据民法通则第16条的规定指定新监护人。同时,新法律明确规定,撤销父母监护权并不同时消灭父或母的抚养义务,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义务与其监护权是相互独立的法律关系;第二,新法扩大了民政部门设立的儿童福利机构救助的范围,由原来的“流浪乞讨或者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修改为“孤儿、无法查明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以及其他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第三,新法规定了临时监护制度,要求公安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护送流浪乞讨或者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民政部门根据需要设立的救助场所,由救助场所予以救助和妥善照顾,承担临时监护责任;第四,对于需要救助的未成年人,儿童福利机构的职责发生变化,由原来的“收容抚养”修改为“收留抚养”①。

在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方面,2003年《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作出了一定突破性的规定,对那些遭受“家庭暴力”需要及时救助摆脱困境的情况,明确规定“市人民政府设立未成年人紧急救助机构”具有救助未成年人摆脱困境的职责。

2009年1月18日通过的《江苏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关于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方面有了许多新的亮点:第一,对于父母监护权撤销的原因,附加了新的内容。《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撤销父母监护权的原因是“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经教育不改的”。该条例则对撤销父母监护权的原因进行了细化,将《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不履行监护职责”变为父或母不履行监护职责,同时不履行抚养义务,将《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侵害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变为“侵害未成年人人身、财产以及其他合法权益”。这样的变化,条例的可操作性增强了许多。第二,该条例明确了有权提起撤销父或母监护权申请的单位和个人。《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有关人员或者单位”可以向法院提出撤销父或母监护权的申请,但具体是哪些人员和单位有权向法院提出撤销父或母监护权申请,法律没有规定。《江苏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未成年人的近亲属、未成年人父母所在单位、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等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父或母监护权。尤其是该条例确认了民政部门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父母监护权,突破了民法通则第16条确认的监护人的范围,值得肯定。第三,该条例规定了撤销父或母监护权的公示方式,即将撤销父或母监护权的内容载人个人户籍信息。这样规定,提高了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的影响力。

二、父母监护权撤销的原因分析

按照被撤销监护权的父或母的主观态度不同,父母监护权撤销可分为被动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和主动的父母监护权撤销。所谓主动的父母监护权撤销,是指由于父或母自己的客观原因,无法对自己未成年子女实施有效监护,可能导致危害子女人身财产利益损失,从而主动申请撤销自己的监护权。如《瑞士民法典》第312条规定:“下述情况,监护官厅可剥夺亲权:(1)父母因重要原因提出申请时;(2)父母同意让第三人收养其子女时。”我国法律没有规定这种制度。

我们常见的是被动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即父母违法侵害未成年子女利益,如果再让其监护子女,将严重危害子女的成长和利益,所以在其他人的请求下,经有权机构决定或法院裁决撤销父或母的监护权。这时的父或母被撤销监护权,自己完全是被动的,不是自己主观追求的。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属于此类。

在有权机构决定或法院裁决撤销父或母监护权前,是否需要穷尽其他的救济方式?各国规定不尽相同。

有的国家民法规定,只要父或母的行为严重侵害或者危害未成年子女的人身财产权益时,其对子女的监护权就可能被强制撤销,如《法国民法典》第378条、《意大利民法典》第330条、《日本民法典》第834条、我国《澳门民法典》第1769条规定等均作了详细规定。

有的国家民法规定,只有穷尽其他救济措施无效果时,或者不足以免除对未成年子女人身财产利益危险时,才能够撤销父或母对其未成年子女的监护权。《德国民法典》第1666条、《瑞士民法典》第311条、我国《台湾民法典》第1090条、《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婚姻家庭法》第41条等作了类似规定。

美国法律也规定了父或母监护权撤销制度。在美国的儿童保护法律制度中有一项制度叫做TPR,即“终止父母权利”。该制度与我国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相当。如果法院认定存在以下情形之一,则可能会作出TPR的决定:1、父母自愿签署文书放弃监护权。2、父母对未成年人有遗弃行为,包括故意不履行父母义务和在60天内无法查清父母身份或下落。3、父母是服刑人员,并且满足以下三个条件:(1)在孩子满18岁前有相当一个时期都要服刑;(2)父母被确认为职业暴力犯罪者,暴力惯犯、性犯罪者,被定为一级或二级谋杀或构成死刑、终生监禁或一级暴力重罪的强奸;(3)有清晰、确信的证据证明继续维持父母子女关系将会导致对孩子不利,而TPR程序是最符合儿童利益的;4、父母从事与家庭服务无关的行为,对孩子生命、安全、福利或身体、精神或心理健康构成威胁;5、已经与法院协议达成方案后,父母仍然继续虐待、忽视或遗弃孩子;6、父母有极度不良行为或对不良行为不制止;7、父母使孩子陷于更加严重的儿童暴力、性犯罪或虐待、慢性暴力中;8、父母对另一个孩子实施了谋杀或故意杀人或重伤罪,导致这个孩子或另一个孩子严重的人身伤害,或参与以谋杀孩子为目的的行为。由于TPR是一种比较极端的措施,法院一旦决定终止父母权利,就意味着父母不仅失去了与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权利,而且丧失了一切决定孩子成长事项的权利,甚至连探望孩子都不可以。所以,在美国只有在证明已采取其他措施但都已经失败,且单独起诉,适用单独的程序才能启动。

我国《民法通则》第18条规定,我国父母监护权撤销的前提条件是父或母不履行监护职责或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没有父母因重要原因申请而被撤销监护权制度;也没有规定在撤销父母监护权前必须采取其他措施,只有在这些保护措施无效的情况下,才能撤销父母监护权。显然,该条件过于抽象,不够具体,在实践中无法操作。

所以,笔者建议,我国立法应当借鉴国外的科学制度,允许父母自己在特殊情形下申请撤销自己对未成年子女的监护权;人民法院只有在穷尽其他救济措施后,才能作出撤销父母监护权的裁决。

三、父母监护权撤销的相关程序

(一)父母监护权撤销的宣告程序

现代立法思想认为,亲子关系不仅为亲子之间之私法的关系,同时为“国家”所应保护之公法的关系,故父母如对子女不尽其为父母之义务或滥用其权利时,“国家”应依申请或依职权,予以干涉。故各国立法多有剥夺父母监护权或停止父母监护权的规定。

1.父母监护权撤销权人。父母监护权撤销必须经过严格的法定程序,由法定机构行使决定或裁判权。有的国家法律规定,有关政府机关可依职权主动、直接撤销父母监护权。如《瑞士民法典》规定,监护监督官厅可在一定条件下无须当事人申请而主动撤销父母监护权。挪威《儿童福利措施法案》规定,儿童福利机构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签署照管命令剥夺父母照顾权,甚至剥夺父母的所有权利。

许多国家法律规定,在相关当事人提出申请后,只有法院才有权根据相关规定撤销父母监护权。《意大利民法典》第336条规定,如果父或母严重违反法定职责,给未成年子女造成严重危害,法院可以根据无过错的一方父亲或母亲、[来自Www.lw5u.com]其亲属或者检察机关的请求宣告撤销父或母的监护权。《法国民法典》第378 -1条规定,检察机关或家庭成员或儿童的监护人可以向大审法院提起撤销父母监护权的诉讼。法院可以判决父或母丧失全部权利或者部分权利。《日本民法典》第834、835条规定,未成年子女的亲属或检察官可以请求撤销父或母的全部权利或者财产管理权,家庭法院有权根据法律规定宣告撤销父或母的全部监护权或者部分监护权。

2.父母监护权撤销提起人。各国民事法律制度规定,未成年人的民事行为能力受到限制,许多民事行为,包括诉讼行为,应当由其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理进行。依照此规定,如果父母侵害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权益,应当由父母代理未成年子女向法院提起诉讼。这样,就会出现父母对自己提起诉讼的尴尬局面,父母监护权撤销的诉讼就无法产生或者无法达到维护未成年子女权益的立法效果。所以,许多国家或者地区的民法规定,提起父母监护权撤销的诉讼主体并不局限于父母本人,还包括未成年子女的其他亲属、朋友,一些民间组织,政府机构,甚至包括检察院。如我国《澳门民法典》第1769条、台湾《民法典》第1090条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婚姻家庭法》第42条等,均对父母监护权的撤销主体作出了具体规定。

在美国,各州政府的儿童保护部门可以作为诉讼主体提起撤销父母监护权的诉讼。法院任命的特别代理人也可以提出撤销父母监护权的请求,但主要体现在他们履行职责时,在参与处置性庭审的过程中,在庭审前要准备一份详尽的报告提交给法官,内容包括对事实和儿童安置状况的叙述以及在此基础上提出关于TPR是否为防止对孩子侵害的最不受局限方法的建议及结论。所以,法院任命的特别代理人所提出的主张是建议性、参考性的,而不是启动程序的步骤。

有的国家法律规定,除了因为父母违法而被撤销监护权外,父母也可以申请撤销自己的监护权。《瑞士民法典》第312条、《日本民法典》第837条就有类似规定。

我国《民法通则》18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l条规定,在我国,只有未成年子女无过错的、具有父或母以及其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姐可以申请撤销父或母的监护权,未成年子女父母所在单位或未成年子女住所地居委会、村委会也可以起诉,撤销其父或母的监护权。法律没有授权其他人员或者组织可以申请法院撤销父或母监护权,也没有规定父或母因为重要原因而提出申请,要求法院撤销自己的监护权。从理论上讲,我国已经建立父母监护权撤销的程序制度,但从实践来看,真正为了未成年人的利益,起诉申请人民法院撤销父母监护权的实例却很少见到。其中的原因在于这些人员或者单位都不是代表国家行使对未成年人监护的监督权,提起这样的诉讼只能给自己带来费用成本和麻烦,而没有任何好处,因此没有提起这类诉讼的积极性。

但是,新《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民政部门设立救助未成人场所,承担临时监护职责,这就说明民政部门可以成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以“有关单位”的身份申请法院撤销父或母的监护权。2009年6月1日生效的《江苏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民政部门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撤销父母监护权。这样,我国申请撤销父母监护权的主体包括了政府部门,操作性增强。

笔者认为,人民法院作为父母监护权撤销权人的规定符合我国实际,无须改变,但对于撤销父母监护权诉讼的提起人制度,应当借鉴国外的一些科学做法,授予未成年子女的所有亲属、相关社会组织和政府机构享有对父母监护权撤销提起诉讼的权利。

(二)恢复父或母监护权的程序

父或母被撤销全部监护权或者部分监护权后,如果导致监护权撤销的原因已经消失,是否可以申请恢复父或母监护权,各国法律规定不一。有的国家法律规定,如果导致撤销监护权撤销的原因已经消灭,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可以恢复父或母的监护权。《法国民法典》第381条规定:“被撤销监护权的父或母可以提出申请,结合已发生新的情况,请求法院恢复他们被撤销的权利之全部或一部。但是,这种申请,仅在宣告完全撤销监护权或部分撤销监护权的判决成为不可撤销的判决之后至少经过一年,才能提出;如申请被驳回,只有经过一年,始得再行提出之。如在提交申请之前,子女已受安置以准备由他人收养,任何请求均不予受理。”《日本民法典》第836条规定:“父或母监护权撤销的原因消灭时,家庭法院因本人或其亲属的请求,可以撤销失权宣告。”

我国法律没有恢复父或母监护权的规定,也没有发现相关案例报道。我国应当建立恢复父或者母监护权制度。

四、父母监护权撤销的范围限定

父母是未成年人的最好监护人,撤销父母对其未成年子女的监护权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措施。所以,撤销父母监护权并不是一定撤销父母全部监护权,也可以只是撤销父母部分监护权,且在发生撤销监护权的原因消失后,仍然可以恢复父母监护权。

按照是否撤销父或母全部监护权,父母监护权分为完全撤销父母监护权和不完全撤销父母监护权。完全撤销监护权,是指有权机构决定或者法院裁决父或母丧失对未成年子女的所有与父母监护权相关的人身权与财产权。在没有其他明确规定时,完全撤销父母监护权之效力扩大至决定或裁判作出时已经出生的所有未成年子女。有的国家法律还规定,如果决定或裁判撤销父或母的监护权,一般情况下,子女对此类父或母的赡养义务可以免除。不完全撤销父或母监护权,是指有权机构决定或者法院裁决父或母丧失的仅限于宣告撤销其特别列举的权限之部分,决定或裁决还可以明确其效力仅及予已经出生的子女中的某些子女。

在德国,有子女身上照护权之单独剥夺与管理财产权之一并剥夺,子女财产管理权之单独剥夺,并有因对于子女犯罪之亲权自动的丧失①。在法国,法院可以宣告完全撤销父母监护权,也可以决定不完全撤销父母监护权,而仅限于宣告撤销其特别列举的权限之部分。判决还可[来自wwW.lw5u.Com]决定完成撤销父母监护权或部分撤销父母监护权仅仅对已出生的子女中的某些子女产生效果⑦。在意大利,法官可以宣告撤销父或母监护权,也可以只是撤销父母双方或一方的财产管理权,还可以完全或部分撤销法定用益权③。在日本,家庭法院可以宣告撤销父或母监护权,也可以宣告撤销父或母对未成年子女财产的管理权④。

我国法律没有关于撤销父或母监护权范围的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时,只能由法官依照法理自由裁量。这样,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显得过于机械,实际效果不好。笔者建议,我国法律应当借鉴国外的先进做法,细化撤销父母监护权的范围,从而达到保护未成年子女合法权益的效果。

五、父母监护权撤销的补救措施

撤销父或母监护权.只是解决了未成年子女部分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他们的生活和教育等问题。未成年子女父母的监护权被撤销后,他们仍然需要监护,需要为其建立新的监护关系,使之尽快摆脱父或母监护权撤销后的不稳定状态。所以撤销父母监护权导致监护关系终止只是相对的,法律还必须建立父母监护权撤销后的安置制度。

按照撤销父或母监护权的后果不同,可分为无须重新确认监护人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和须重新确认监护人的父母监护权撤销。前一种父母监护权撤销只是撤销了父或母一方的监护权,没有撤销另一方父母的监护权,另一方父母依然可以监护这些受监护的未成年子女,法院无须为此重新确认监护人;后一种父母监护权撤销则是父或母被撤销监护权后,未成年子女就没有监护人,国家应当为其安排新的监护人。这种情形可能是父母两人的监护权都被撤销,也可能是父或母一方的监护权被撤销,但另一方父母已经死亡、失踪后者被禁止行使监护权。所以,父母监护权撤销制度中的安置,主要是指后一种类型的父母监护权撤销情形下的安置。

父母监护权被撤销后,许多大陆法系国家法律规定,未成年子女应当设立非父母监护制度⑤。《法国民法典》第390条和391条、《德国民法典》第1773条、《意大利民法典》第343条、《瑞士民法典》第368条、《日本民法典》第838条、《俄罗斯民法典》第31条、第32条和第33条、《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民法典》第58条、我国台湾《民法典》第1091条、澳门《民法典》第1778条规定,设立非父母监护制度。

在美国,只有父母才能成为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享有监护权。如果父母被终止监护资格,惟一可能选择的方式就是为儿童寻找新的监护人,终止儿童与原父母的法律关系,寻找新的收养家庭。一旦决定终止父母监护资格并将儿童送养,就必须事先确定愿意并合适收养该儿童的家庭。为了减少对儿童的伤害,在终止父母监护资格之前,最好让儿童在潜在收养家庭那里住上一段时间。

在我国,父母监护权被撤销后,未成年子女可能面临几个去向:第一,未成年子女还有其他监护人,能够继续履行监护职责;第二,未成年子女没有其他监护人,但有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亲属或朋友,自愿担任监护人,照管未成年人;第三,未成年子女很快被符合收养条件的家庭收养,养父母成为他们的监护人;第四,未成年子女陷于没有监护人的状态,没有人愿意担任他们的监护人,他们处于“没人管”的境地。为了解决未成年人“没人管”的问题,《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18条规定:“受助人员户口所在地、住所地的乡级、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对确实无家可归的残疾人、未成年人、老年人应当给与安置。”现行《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3条规定:“对孤儿、无法查明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以及其他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由民政部门设立的儿童福利机构收留抚养。”所以,我国民政部门具有对“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的救助义务。但是,由于缺少相关的配套制度,民政部门往往无法为这些缺少监护人的未成年人寻找监护人,这些未成年人无法得到最好的救助。

笔者认为,撤销父母监护权,只是解决了父母侵害未成年子女的现时问题,但其产生了新的问题,即未成年子女的继续监护问题。我国必须借鉴国外成熟的丧失父母监护的未成年人安置制度,为这些未成年人建立新的、更适合其成长的监护关系,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目标。

[参考文献]

[1]周枏.罗马法原论:上册[M].北京:商务出版社,1996.

[2]佟丽华.未成年人法学家庭保护卷[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

[3]史尚宽,亲权法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4]李霞.监护制度比较研究[M].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04.

[责任编辑: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