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吕成刚:从律师到公益机构的改革者
杂志文章正文
吕成刚:从律师到公益机构的改革者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5        返回列表

“跨界,可能会让另一个我变得更好。”吕成刚借用《跨界歌王》一位女嘉宾的赛后感言,形容自己由律政佳人转身公益达人的状态,“现在觉得活得很充实,每天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从知名律师到官办公益机构的改革者,吕成刚的转身,亦带来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成立24 年后的全新面向。

文| 李珍

50 岁生日那天,在三亚出差的吕成刚接到了深圳市民政局副局长余智晟的电话。对方告诉她,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正招聘理事长,邀请她参加竞选。她答复:考虑一下。

不到半小时,吕成刚把电话回过去,告诉对方“可以”。

其时,她对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并不了解。她也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这件事。“冥冥之中我觉得,50 知天命,( 做公益)是一个很好的转身。”

从知名律师到官办公益机构的改革者,吕成刚的转身,亦带来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成立24 年后的全新面向。一改基金会的“死气沉沉”,她将 “公益创投、社会创新”确定为基金会的使命 ,对内进行社会化改革;对外,将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导向创新、公正和科学,影响力更甚以往。

“跨界,可能会让另一个我变得更好。”吕成刚借用《跨界歌王》一位女嘉宾的赛后感言,形容自己由律政佳人转身公益达人的状态,“现在觉得活得很充实,每天都是满满的正能量。”

女大侠

吕成刚成长在军人家庭,有着军人般非是即非的习性,在部队大院里“像个男孩子一样爱打抱不平”,人赐外号“女大侠”。法学专业毕业后,她进入法律系统工作,“看不过眼的事情,都要管”。

在一次法律援助中,吕成刚的当事人是安徽一个不满18 岁的孩子,南下深圳打工,半条手臂被机器绞住,老板拒绝赔偿。法庭上对方律师将责任完全推到孩子身上,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吕成刚顾不得法庭纪律,当场质问对方律师,“你连做人的基本准则都没有了,不配为律师,更不配为人!”

工作时爱打抱不平,工作外,她也没断过帮贫扶困。她曾经同几个好朋友在贵州找到几个贫困学校,送去物资,资助贫困学生。校长看到“金主”来了,立马提出更高的要求,索要50 万元建一个洗手间。吕成刚直觉认为,单纯凭爱心做公益,劳民伤财。“当时对公益的理解全都是1.0 版本的扶贫济困,但是也没[来自www.lw5U.com]有反思,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2014 年5 月24 日,由深圳市慈善会秘书长房涛主持的公益人才培养计划“公益星火二期——企业家社会创新成长计划”举办开学典礼,吕成刚被选为纪律委员。这是她第一次系统学习公益。

除了每周一次的课堂学习,公益星火班还组织学员到公益机构参观实践。2014年8 月10 日,参访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时,吕成刚在朋友圈发出一条微信,“放下30 年的法律工作做一个专职公益人是我努力的目标。加油!”

这个目标在半年后即达成。在吕成刚之外,竞选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理事长职位的,还有6 位企业家和律师。最终,在2015 年3 月的竞选中,吕成刚全票通过,成功当选。

改革者

放下律师事务所的丰厚回报,全职做公益,且不拿薪水,吕成刚承担了很大的压力,“收入肯定是一方面,但更大的压力在于我对这个( 公益) 领域很陌生。”

最开始基金会开会的时候,吕成刚不敢多说话,与团队的沟通也小心翼翼。但是接触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这是一群很有热忱的人,“当时一下子就没有压力了。”

由于对公益组织的运作缺乏系统的了解,吕成刚花了很长时间进行调研。带着基金会秘书长杨钦焕,她走访各类公益组织,邀请公益界人士开会,共同探讨基金会的定位和发展。

基金会属于官办,理事都是政府公务员,大部分的资金也都由政府拨付,“下面的工作人员基本上没有什么主观能动性,领导安排做哪个项目,就去执行哪个项目。”吕成刚在深圳市国资委工作过,又创办过律师事务所,深谙企业管理之道。她决定,把基金会当作一个企业来运作,要“自我设定目标,自我造血,有自己权威的产品,让别人信服”。

吕成刚到任后两个月,第四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进入筹备阶段,她在大赛中一点一滴融入自己的改革理念。

她将“社会创投 公益创新”八个字定为基金会的发展使命,目标是打造一个国家级的公益创投平台。她扩大大赛在社交媒体的传播,增设了大学生公益创客大赛,鼓励年轻人参与公益创投和社会创新,并邀请李云迪、快乐男声宁恒宇等年轻偶像为推广大使。

在大赛评审上,吕成刚也在努力实现公正、科学。以往大赛的评审都是圈内人,今年增加了大众评审,专家评审团包含了学术界、媒体界、投资界、公益界,“形成一个权威的规则群体。”

除了大赛本身,吕成刚也在基金会内部推行改革。她刚进入基金会时,7位理事都是市民政局各部门领导,官僚气息浓重。她动用自[来自wwW.lw5u.cOm]己的人脉资源,邀请了6 位跨界理事,包括公益人、企业家、投资人、学者,并计划明年增加到20 位理事。“我不能把这些公务员请出去,那就邀请外界的人进来,让这个基金会完全社会化。”

通过主办这两次大赛,外界逐渐认识到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运营项目的能力。据房涛透露,以往深圳90% 的专项基金都挂靠在深圳市慈善会下面,吕成刚担任理事长后,基金会吸纳了二十多个专项基金。

现在,基金会员工的工资较之前翻了一倍,“他们不再认为自己是政府的人,而是在给自己干。”吕成刚说,“把每个人的能动性调动起来,每个人的人脉资源也都贡献出来,共同搭建一个共生共荣的平台,这样基金会就活了。”

布道士

大赛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自然有很多效仿者,秘书长杨钦焕着急,问吕成刚被别人抄袭怎么办?吕成刚给他分析:不要怕别人抄,抄证明我们做得好,最后大环境一起变好就可以了。

转身做公益,担任基金会理事长,吕成刚说,“从初心讲,我没有什么利益诉求,我就是有多大力量,就做多大的事。”这让很多事情的开展变得纯粹。

做律师时的吕成刚,“很急躁,说话凶巴巴的,嗓门又大,说话又快,机关枪一样,”负面情绪经常爆棚。她一度去学习心理学,后来又学了国学。

现在,她的助理说她跟之前判若两人,“绝大多数时候都在想怎么帮助别人,每天传播的都是积极向上的东西,当然幸福感增强啦。”

做公益前,吕成刚也想过退休后在家写字、画画,“但是觉得挺浪费的。还是要把自己学到的东西传播给别人。发挥一下余热嘛。”

在她的带动下,她的心理学班和国学班的同学很多也做起了公益。在她的圈子里,不乏资产千万的大律师和企业老板。

“那些做私募的大佬,家里面放几个亿,干吗啊?”她见缝插针给这些社会精英“洗脑”,普及“现代公益”知识,告诉他们,做公益不只是给钱给物那么简单,还有更多更有效的方式。

“其实现在很多人像我这样多元,有跨界的知识,又很正直,愿意做公益,但是不知道怎么做。”吕成刚说,“所以我在我的圈子里,像布道士一样见人就讲,一传二,二传四,去影响更多人。”

来源:《中国慈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