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社区基金会如何参与社区多元共治
杂志文章正文
社区基金会如何参与社区多元共治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4        返回列表

文丨王冰洁

论坛讨论

时 间 2016 年10 月30 日

地 点 上海市公益新天地园

嘉宾

马国平 上海市民政局基金会管理处副处长

庄爱玲 上海映绿公益事业发展中心董事长

任艳萍 上海洋泾社区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焦兴旭 上海陆家嘴社区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倪 杰 《新闻晨报》主任编辑、《社区晨报》主编助理

李 群 上海浦东新区洋泾街道维多利居委会主任、浦东新区人大代表

10 月 30 日上午,第六届上海公益伙伴日“社区基金会与社区多元共治”论坛举行,论坛由长期致力于公益组织能力建设与培育的上海映绿公益事业发展中心举办。社区基金会的实践者与管理者,社区居民代表与政界、学界代表共聚一室,集中探讨社区基金会如何更好地参与社区多元共治。

作为产生于社区、立足社区、服务社区的基金会,社区基金会在社区治理中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正如上海市民政局基金会管理处副处长马国平在致辞中所说:“社区基金会是一种新形态,但这个前程是很广的。社区基金会是社区公益资源的蓄水池,是社区公益事业的助推器,是连接社区的纽带。”

社区基金会   如何回应社区居民需求?

任艳萍:我们洋泾社区公益基金会是2013 年在上海第一家发起的,并且获得公募资质的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通过搭建平台,整合资源,满足社区,最终实现幸福洋泾。我们的方法总结起来有三点,第一是精准对接社区需求,第二是激活了社区共治的机制,第三[来自WwW.lw5u.com]是拓展或者说积累了社区资本。

2013 年,我们刚刚进入这个社区的时候,其实对这个社区一无所知。我们进入居委会做焦点访谈,访谈街道职能科室的负责人,做了很多居民区的调查。甚至,我们还走上街头随机拦下一些路人,询问他们对于洋泾的认识,对于公益的认识,对于基金会有什么期待。我们花了近4 个月的时间,做出了完整的社区需求排行榜。

慢慢地我们通过一些小的项目,例如为社区老人拍全家福的项目等,跟社区和居民建立了一些联系。我们开始尝试引进一些新型的,真正让居民发表自己意见的参与式方法。2014年,我们第一次尝试开放了社区居民空间,包括社区高中生的开放空间,了解他们对社区的理解、认识,了解他们能为社区做些什么,据此形成了很多行动的方案。

三年来我们基金会很多项目都是从这个方案当中找到,并且结合洋泾的资源开展的。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家长提出需要公益市集,倡导更多的小朋友和青少年一起做社区公益。我们也从中设计出“小小志愿军”这个项目,重要的是配需社区的公益家长,把家庭的资源链接到整个社区的公益资源中来。

焦兴旭: 我们陆家嘴社区公益基金会去年做了几个小的项目,第一个和国外社区基金会一样,出台了2015 年的社区需求报告。社区需求报告,主要对社区类型进行分类,同时根据小区的一些具体数据,把每一类小区的主要需求提炼出来。这种需求是我们基金会设计项目和筹款的依据。

第一个小的项目是“青丝行动”,项目很简单,就是让长发女生把头发剪下来,做成假发之后捐给癌症患者。项目虽然比较小,但是传播和倡导意义非常足,希望通过这种品牌性比较强的项目,帮助刚刚起步的我们建立自己的品牌和项目识别度,为我们基金会下一步筹款带来更多的社会资源。

我们做的第二个小项目是美食市集,让社区里面的达人、白领做美食节,民以食为天,吃的需求会比出去运动需求的门槛更低一些。

社区治理中,社区基金会价值何在?

倪杰: 各个区条件不一样,我认为不是每个区都一定要搞一个公益基金会,还是需要一个标杆作为引领,这是特别专业的。

我认为公益基金会大大提升了资源配置和资源链接的作用,所谓的社区共治、自治,包括各种各样所谓的整合,关键的创新只有两种,第一个是组织架构的创新,第二个是链接方式的创新。社区公益基金会从某种程度上让社区的各种力量整合起来,媒体一直在倡导所谓的“善”字,由政府牵头、让社会各界共同合作管理社会生活,这是一种状态。

因为每个项目的小微化,让受益人群的数量自然而然得到一定的增长,在我看来,公益基金会比较大的价值在这里。从长远来看,作为政府的补充力量,作为社区共治中的推动力量,一定会有更好的未来。

李群:近两年来, 居委会的工作越来越多,对上承接政府,以及下派的一些工作,对下要化解居民的矛盾。我们现在的社区都属于中高档社区,还有很多精神文明方面的需求。在居委会层面来说,受到限制的地方还是比较多。另外人手也有限,财经预算比较紧张。社区基金会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2011 年我们政府部门牵头成立了基金会,我觉得这是这个时代的需求。基金会成立了以后,吸纳了一些外面的资源,包括企业和一些爱心人士的赞助。

另外一方面,培育我们社区的志愿者,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公益活动,对接社会的一些需求。社区基金会从各个层面开展了一些活动,一方面是结合政府的工作,宣传政府提倡的垃圾分类活动等。还有近两年开展的少年志、全家福这些活动,开始我们的居民不了解公益,到逐渐地知道这么一回事,再到积极地参与,基金会做了大量的工作。少年志活动开展了三年,一开始很多人不知道,现在很多人主动到居委会咨询。今年的少年志活动结束以后,很多家长到居委会来预约,居委会很欣喜。很多工作我们人手不够,资金不足,通过基金会就能解决,缓解这些矛盾。

庄爱玲:有了社区基金会,社区居民从陌生人变成熟人,原来家里面的事情关心,家外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从冷漠到热心,把社区的活力给激发出来了。

此外,社区居民对于自己社区的认同感和凝聚力增强了。社区基金会减轻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负担,并且又强化了居委会跟社区居民的关系,这种连接、这种激活等于在这个社区的环境里面增加了很多正能量,特别良好的因子。对老百姓来讲,增加了幸福指数。

社区基金会面临哪些挑战?

任艳萍:我们刚到社区的时候,第一个困难就是到底先做什么,要自我定位。其实每一个机构要想可持续地茁壮成长,一定要有自己核心的定位和很清晰的未来发展方向。所以我们第一年在制定三年战略的时候很痛苦,想做的事情太多,想回应的社区需求太多,但是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希望到第三年的时候这个社区变成什么样?我们的使命到底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第二,我觉得还是整个社区公益的氛围,这个氛围包括居民和居委会对公益的意识。还有一个社会组织能级的问题,我们刚来到社区的时候,街道告诉我们有100 多家社会组织。我们调研时发现,真的能跟社区紧密联系的社会组织,也就10 个手指头能数过来,而且大部分是满足政府托底服务而建立的。这是第二个挑战。

第三,我觉得还是专业人才的培养问题。昨天我们团队还在做一个专业团队的优势分析。真正执行好的理念的是人,做社区事情的是人,真正有这样专业的人才才能把我们整个基金会运作得更好。我们现在跟高校做很多资源的对接。很多我的学弟学妹们毕业之后没有从事这方面工作,我觉得还是很可惜的,因为这个行业能够锻炼人,能够挖掘自我潜力。

最后一个遇到的挑战,就是目前对基金会政策上的支持和保证,在实施的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一些实际的困难。比如一些实物的资助,前阵子有位老先生说想把房产捐给我们基金会,在这个操作过程中,还会有很多很实际的问题。

焦兴旭:我提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第一,我们这批社区基金会都是街道发起的,新成立的,体制内人员进来工作的还好。其他人士加入其中的,了解体制内部结构体系本身是非常重要的挑战。凡是要和政府合作,都不得不去了解体制内部分工,还有我们最近区域推行的热点、议题、领域。了解这些隐含的知识,对于社区基金会在具体的项目推动过程中很有意义。

第二,社区基金会一开始的时候筹款压力特别大,我们这样一批机构既要去摸索社区老百姓的需求,同时又要找自己能做得了的,还要去整合能够做这样事情的企业,这都是难题[来自WwW.lw5U.com]。要以企业能够听得懂的语言告诉他社区里存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