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社会组织该如何成长?(下篇)
杂志文章正文
社会组织该如何成长?(下篇)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4        返回列表

没了官方背景,社会组织是否还能活下去

“以前是管理,现[来自wwW.lw5U.com]在是服务。”8月5 日下午,谈及近年来行业协会的变化,合肥市门窗幕墙协会秘书长赵红文一语中的。

合肥市门窗幕墙协会成立于1986年。近些年来,协会逐步实现与市住建委的人事、机构、职能、资产等方面的“脱钩”。“脱钩”过程中,有人质疑:没有了官方背景,是否还能生存下去?

“新形势新要求,我们协会也在与时俱进、自我转型,不仅打消了很多人的质疑,而且对于会员企业来说,更具有亲和力了。”赵红文说,“打个比方,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博览会,很多会员企业都想参加。以前,会员企业是单枪匹马,结果连张门票都搞不到。现在,协会担负起联络、服务职责,不仅可以以集体的名义与博览会举办方谈判,获得相当多的进场乃至参展名额,还能为会员企业提供住宿、餐饮、交通等各方面保障,深受大家欢迎。”

事实证明,市场化、社会化是社会组织未来的发展方向,它让社会组织很多方面更加具备优势、更加充满力量。

8 月5 日下午,我们来到合肥市服装商会。该商会成立于2012 年,赶上了社会组织登记制改革的契机,不存在以往的主管部门;商会成立时,会长、副会长、秘书长也是企业自荐的,整个选举过程没有政府机关人员的参与。商会完全是市场化运作。

谈及市场化运作的优势,该负责人用“更像一个家”来形容。“来到这里,不像是去了政府机关,大家一起聊天说事都非常自由和轻松,更像是兄弟姐妹。再如,商会每年举办一次会员大会,会场从来都是会员企业老板亲自布置的,大家一起搬桌子、拉横幅、倒茶水,忙得不亦乐乎,场面很温馨。”

“大家把这里当成了家,商会也始终努力为大家服务好。”据该负责人介绍,现在社会上有各式各样的评选表彰,对于获奖单位和个人,多半也就是得到一个证书、获取一些奖励。虽然我们商会也有优秀企业、优秀品牌的年度表彰,不同的是,我们把这种奖励机制日常化,即依靠商会力量,为这些企业、品牌做宣传、搞推广,使之不仅赢得表彰,更能赢得市场。

同样是一个市场化运作程度较高的行业协会,铜陵市保险行业协会副会长邵华说:“协会不参与会员企业的经营,反而能够为企业带来实惠。对于保险行业来说,恶性竞争是最要不得的。但是行业协会有自律机制,有协调平台,有服务职能,能够为各家保险机构创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使很多保险机构从‘冤家’变成‘亲家’。”

通过配套法规、政策支持帮扶社会组织成长

社会组织发展不足、发展不优的问题依然比较突出,相当一部分社会组织建设质量不高、服务能力不强,与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不相适应。

山西省医师协会虽然是全省为数不多被省民政厅评估为5A 级的社会组织,已成立了直属二级分支机构52 个,拥有3 万名左右的会员。但是,人手紧张、缺少经费始终是山西省医师协会会长李俊峰的一块“心病”。

据介绍,山西省医师协会的省会工作人员共10 人,4 个在职兼职,4 个离休人员,2 个聘用人员;52 个分会人员均为兼职。“老同志不好抓,都在忙旅游、带小孩,年轻人期望高,很难留得住,整个协会的领军人才比较缺乏。正因如此,很多项目没敢承担,这又限制了协会的建设发展。”李俊峰说。

我们在调研中了解到,缺资金、缺人才、缺场地、缺经验,甚至没有基本的规章制度,连维持运转都困难,这是许多社会组织成立之初经历的窘境。“大部分公益组织,最开始只是依靠爱心凝聚建立起来的,但这种松散的组织显然不足以承担政府转移的公共服务职能,必须经历一个艰难的嬗变过程。”安徽省铜陵市民政局局长裴学和说。

为此,安徽省铜陵市于2013 年搭建社会组织培育中心,旨在通过政府资金支持、民间力量参与、专业团队管理的运营模式,帮扶社会组织成长。“目前,已有25 个社会组织进驻中心,我们提供场地支持、能力建设、公益宣传等免费服务,最终目的是通过两三年的孵化,将它们打造成为具有核心理念、详细规划、主营业务、骨干团队的社会组织。”裴学和说。

“总体而言,很多社会组织的运作能力还比较低,市场竞争力不强。” 安徽省民间组织管理局常务副局长高光权说,一方面,社会组织自身发展不健全,工资制度、社会保险、福利待遇和职称制度等几近空白;另一方面,社会组织与政府部门之间职能界定不清,背负了很多额外的任务,即便是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也存在内容狭窄、持续性不强、力度较小等问题,无法有效支撑社会组织的生存发展。对于这些问题,都亟须政府配套法规、政策的支持。

在山西省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吴建强看来,社会组织的组织建设任重道远。“一方面会员素质水平参差不齐;另一方面, 一些社会组织发展会员时贪多求全,‘嫌贫爱富’,在接揽项目时好高骛远。从长远来说,社会组织的建设发展,首先离不开建立健全组织内部的规章制度,只有内部运作规范化、科学化,才能使其获得更多的市场影响力和社会公信力。”

政府部门应在规范引导上下功夫如今,中办、国办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要求促进行业协会商会成为依法设立、自主办会、服务为本、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的社会组织。

“社会组织的社会化是一方面,法治化是另一方面,没有依法引导和规范,社会组织的发展也是无序的、难以长久的。只有两条腿走路,才能走稳走好。”安徽省合肥市民政局副局长曹晓红说。

首先,要加强社会组织的内部章程建设。“制度既是行业自律的体现,也是组织发展的灵魂。无论是政府部门的等级评估、组织年检,还是政府购买服务,最重要的衡量指标就是内部章程。”据曹晓红介绍,合肥市相继出台了《合肥市示范行业协会商会标准》《关于印发合肥市行业协会商会管理制度示范文本的通知》等规范性文件,指导行业协会商会建立健全以章程为核心的民主选举、财务管理、重大事项报告制度等内部管理制度,做到依法按章开展活动。

同时,为了社会组织的健康发展,政府部门也不应该“甩包袱”,相反,更应该在规范引导方面下功夫。调研中,很多人提及了今后政府对于社会组织管理的几个“抓手”:加快社会组织的立法工作,明确“脱钩”之后社会组织的法律地位、权利义务;健全社会组织的准入和退出机制,对于职能不清、业务开展不正常、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社会组织,要依法予以注销;完善信用体系和信息公开制度,对社会组织开展社会评价,评价结果向社会公布;完[来自wWw.lw5u.coM]善政府综合监管体系,加强对社会组织的政策和业务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