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九天花雨 七彩芳菲
杂志文章正文
九天花雨 七彩芳菲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6        返回列表

名家小传

柯桐枝,1943年生于福建莆田,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文史馆馆员。曾任长沙市文联副主席、美协主席,现任湖南省花鸟画家协会主席、湖南省中国画学会顾问、中国热带雨林艺术研究院常务理事等。出版多部《柯桐枝画集》,在美国、澳大利亚、北京、山东、福建等多地举办美展,并有多幅作品获奖和被国家相关馆院收藏。

1965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师从岭南画派名家宋省予、陈子奋先生。在西安工作期间追随版画大家修军先生学习版画创作,后定居湖南。

几 十 年 来 笔 耕 不 辍,潜心艺学,孜孜不倦,执着追求,在特别热爱的花鸟画天地里,取岭南隽秀、黄土地粗放及楚韵湘风的艺术养分为己用,承袭传统“攻进去”,又开辟新径“走出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构图繁密紧凑、色彩绚丽丰富、线条奔放有力、画面新颖明快。花鸟画泰斗陈白一曾说 :“柯桐枝的花鸟画题材新,形式新,意境新,小花画出大画面,使人看了非常激动……他的作品赋予了生命意义和新艺术内涵,逐渐显示出自己的花鸟画比前人更多的力量感和阳刚气。”

柯桐枝

我的名字中,三字皆含“木”,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梧桐夜雨”、“捡尽寒枝”等传统中国诗画意象。父亲当年为我取名时,应该不会想到我日后会成为一个花鸟画家。

父母一共养育了6个子女,我是最小的一个。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由于体弱多病,父母一度认为我不能活下来。

从小我就表现出对画画的兴趣,由于家穷,没有条件拜师学艺,父亲就在家中土墙上刷了一层黑锅灰给我当画板,年幼的我就在这特制的“画板”上开始了绘画生涯。那时,隔壁邻居坐在室外拉家常,我就把他们的神态画下来。每天画了又擦,擦了又画。

“桐枝的画画得越来越好啊!”乡亲们总是这样鼓励“贪画”的我。也许就是这些鼓励,1960年中学毕业后,我报考了福建师范学院美术系,师从岭南派大家宋省予、陈子奋先生,开始潜心研习撞粉撞水的岭南花鸟画风。

1965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西安一家大型军工企业,在党委宣传部搞宣传,主要负责文字方面的宣传报道,画画倒成了业余爱好。

“文革”时,花鸟画被认为是“封资修”的东西,我差点因此连女朋友都告吹了。那时生活比较艰难,连饭都吃不饱,谁会去欣赏艺术?谁又有闲钱去买一张画挂起来?这些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学绘画专业的不吃香。我女朋友的哥嫂都是厂里的高级工程师,他们不同意她和我交往,还说,厂里那么多清华、北大的理工科毕业生你不要,找一个学画画的干什么?他能有什么前途?

当时版画很是红火,于是我跟从著名版画家修军先生研习版画艺术,很快上手,每年都有几幅作品在报纸上发表,并参加过全国和省、市的大型美术展览。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或许因为缘分,我的女朋友不仅没有嫌弃我“没什么前途”,反而走得越来越近。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们举家迁到岳阳,在一家大型军工企业搞宣传工作。我创作的版画接连在报刊上发表,单位的美术创作随之火爆起来。

1987年,我加入长沙市美协,我终于有了一个理想的用武之地。我开始创作自己喜爱的花鸟画,并把版画艺术融进国画技法,以丰满密布的方式打破传统的留白构图,使画面满而不乱,密而不堵;还尝试打破过去画家过分强调的笔墨效果,让丰富的色彩在画面上得到充分体现。

几年后,我的国画作品在业界引起了不小反响,人们惊奇:一个以版画见长的画家,何以国画画得这么好?其实,我在大学就是学国画的,现在才算是回归本行。

我认为,色彩是今天中国花鸟画的最高境界。作为花鸟画,除了笔墨功夫外,要敢于用色、善于用色,这便是美之所在了。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要想使自己的作品富有生命力,面对欣赏者具有吸引力,就必须以大自然为师,亲近自然,到自然中去吸收营养,以丰富自己的创作构思和对画面的把握能力,这是常理,也是定理。

1991年,我来到了敦煌莫高窟,看了70多个洞窟的壁画,我深切感受到我们的民族艺术在过去是如此辉煌、伟大,那些斑斓绚丽的色彩——紫色、石绿、白色直到今天还那么鲜亮,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画的!它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色彩,我必须把这些色彩用到我的画作当中去。

中国的花卉是世界上最富丽的,而云南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蕴藏着丰富的珍贵花卉。1999年,我前往[来自wWW.lw5u.com]西双版纳写生。在那边待了一个礼拜,那边的花确实离奇,很多花藤从地面长上去又从很高的树上垂下来。抬头可以看到花,地面上也可以踩到花。

回到长沙后,我创作了《雨林风采》《对对兰,红艳艳》《山花醉春》《月是故乡明》《春洒雨林》等一组20余幅写意花鸟画。

[来自www.Lw5u.com]

我 画 画,并没有想过成名成家。在读大学时,我只是想当个美术老师,把画画作为终身爱好,顺便作为生活的饭碗。一个人想当画家,有天分,还要经过勤奋努力才能成为画家。有些人一心只想着很快就出名,那是不行的,画家不是突然长成的,一定要慢慢积累,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渐获得大家对你的认识和欣赏。

吴冠中先生曾说 :“艺术真是没有捷径,唯一的正道是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讲,画家的定义应是,成熟的绘画功力加上鲜明的创作特色。光有熟练的绘画基本功,仅仅只是画工、画匠而已,只有形成鲜明的个人艺术特色的才称得上家。

艺术的追求永无止境。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幅作品比较好,可以说,至今我感到很满意的仍然没有,更别说是代表作。我甚至说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代表作。